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玲珑策(NPH)

(26)青楼花魁(剧情)

玲珑策(NPH) 月桃仙人 4518 2024-05-15 04:36

  虽然玲珑这一世的情人不多,但也算是舒服地度过了七日发情期。

  她吃饱喝足之后收到了成临玉的信件,大约是说他的父母发现他离岗半日、浑身香气而归,再次警告他戒断情色之事,并安排管家每日接送,不准他独自离开京城。

  他在信中详细解释了他如今的处境,由于他今年初入仕途,还是关系复杂的吏部,已经有人盯上他这个软柿子,想要拉他下水、当政治炮灰。

  此外,他还提到朝堂之上暗潮涌动,镇远侯及其家人的一举一动都会受到上位者的关注,而梁峥为她一掷千金的消息早已传遍京城,所以成临玉担心矛盾爆发时会连累她和邀春楼。

  如若事情出现最坏的结果,他会尝试用其他手段帮她脱离邀春楼。

  “他没说具体是何方法,多半是要强行撕毁卖身契。”玲珑躺在藤椅上享受着沐星的按摩,手里还攥着信纸来回翻看,“这家伙本就是个心眼蔫坏的,现在也不藏了。”

  她把信纸往桌上一扔,对着沐星张开怀抱。

  他很快把她抱起来,换了个位置,让她趴在自己身上,如同人形肉垫让她趴着打盹。

  她盯着他近在咫尺的面容,忍不住抱着他的脖子蹭来蹭去,咬着他的耳朵尖撒娇,“阿星好,阿星坏,阿星可爱又乖乖。”

  他勾起温柔的笑容,捏着她的下巴,轻轻吻住她的唇。

  湿热的舌尖毫无阻碍地探入她的唇齿间,掠过可爱的虎牙,扫过柔软的舌苔,攫取最甜蜜的津液。

  等到他察觉她喘不上气时方才松开她,一边牵着她的手往下握住勃起的肉棍,一边低头继续吻过她的侧颈,留下一片片吻痕。

  他现在的技巧当真是越来越好了,哪怕玲珑已经吃撑了,也会被他挑起欲望,摩拳擦掌准备享用她的专属肉棒。

  谁知她刚扒开沐星的衣服,忽然听到盼春苑外出现的马蹄声,懊恼地撇了撇嘴,“该不会又是付明要来?那天让他睡了好久,若不是仆从提醒,险些耽误了谈生意的时辰。”

  他捏了捏她的脸蛋,帮她整理好衣服,隐约听门外传来画枝惊慌的声音,一名女子已是风风火火地闯进厢房。

  “这就是那花魁的住处?”

  “你又是何人?”玲珑发现对方衣着华贵却眼神不善,一时间不明白自己何时得罪过这等身份尊贵的女子。

  追上来的画枝听到她这般质问的语气,顿时吓得脸色苍白。

  “这位,这位是……”

  “你们无需知道我是谁。”宋秋妍看到两人在藤椅上亲密相拥的画面,难掩厌恶地撇过脑袋,“我只是想亲眼看看你这个艳绝京城的青楼花魁有几只眼睛、几张嘴,竟能惹得无数男人魂牵梦萦。”

  听起来是个找茬的?

  玲珑满脸疑惑,翘起二郎腿斜靠在沐星怀里,“你看完了就早点回去吧,我这一个时辰两百两。”

  “二两百,我给得起。”她不知为何改变了态度,径自坐在茶桌旁,仍是不肯转脸看她,“我还需奉劝你几句……”

  “这位姑娘,你怕不是误会了什么。”玲珑不耐烦地打断她,同样没给她什么好脸色,“我与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擅闯民宅也就罢了,还搁这教我道理,我给你四百两,你能否拍拍屁股走人?”

  她这话毫不客气,画枝愈发着急,连忙给她使眼色,生怕她说出更加放肆的话。

  “你这牙齿着实伶俐,难不成在他面前也是这般言语乖张?”

  “他是谁?”

  “镇远侯府世子,梁峥。”

  看这衣着架势,再加上画枝的神色变化,能和梁峥扯上关系的年轻女子恐怕只有当朝的瑶光公主。

  玲珑猜到了她的身份,态度稍稍耐心了些,毕竟她和沐星身负贱籍,还是不要轻易得罪权贵为好。

  “你要说些什么,小女子洗耳恭听。”

  “我只是来劝你几句好话罢了。”宋秋妍笑了笑,转过头打量她的身段,确实是个窈窕诱人的姑娘,“我与梁世子本该形同陌路,奈何我们架不住长辈的撮合,总是隔叁差五要单独相处。”

  关于太后给镇远侯世子和瑶光公主牵红线的事情,玲珑倒是听到过只言片语,不过,她对此不甚在意,因为这是梁峥该自个处理好的问题,她插不上手,也懒得插手。

  “他曾暗示与我,说是心中早有归属,可我明知如此,仍然要做些表面功夫,还请玲珑姑娘见谅。”

  先倨而后礼,这位公主看来另有算计。

  玲珑心中微动,抬眸浅笑道,“您说的在理,小女子确实无言怨怼。”

  “道理是这般,但是我作为女人,也会好奇什么样的姑娘能把梁世子的心抓在手中。”

  宋秋妍话锋一转,露出无奈的神情,“再加上他数次无故失约于我,独自骑马离京,让我在长辈面前难堪,所以我恼怒之下便闯入此处别院,本是找个人撒撒气,可我转念一想,你不过是身不由己的弱女子,哪像这些男人为了自己快活肆意任性……”

  她慢慢收住语调,悄悄观察她的神色变化,发现她确实有所疑惑。

  “难道梁世子从未与你说过他为了你而失约于我?”

  “不曾。”

  “他倒是体贴,不肯让你担心,只是我这边瞒不住长辈,咬咬牙承受几次问责也就罢了,就怕那一位恼怒于颜面尽失,下令整顿这些风月场所。”

  她原以为这些半真半假的话语很快就能挑拨玲珑和梁峥之间的隔阂,谁知她突然反问了一句,“那岂不是件好事,难道你对青楼感到不舍?”

  宋秋妍胸口一哽,她当然不会在意这些伤风败俗的风月之地,但是玲珑作为花魁,难道不该担心自己失去邀春楼作为依靠之后又该沦落到何等下场?

  “……倒是我闲得慌,替你这个裙下臣无数的青楼花魁操心了。”她把那四个字说得很重,似是提醒她花魁身份带来的枷锁,“那我只能最后提醒你一句,别指望男人能给你安稳的归宿,他们贪图的是什么,想必你也是十分清楚。”

  听起来像是一片好心,玲珑终于来了兴趣,露出几分真切的笑容,“那么,敢问公主建议小女子指望谁来庇佑我的余生?”

  ――――

  盼春苑独居的日子即将结束,容燕翘首以盼仍是等不来第二个客人。

  她原以为客人们已是厌倦了玲珑的姿色,谁知她刚宣称她病愈回京,就有不少贵客上门定下酒宴茶会,点名要玲珑陪侍。

  “……这些个贵公子平日出手阔绰,怎会连一千两银子都拿不出来……”

  “……难道是发现了两头吃的生意?”

  “谁知道呢……”

  容燕满心郁闷地摇了摇扇子,推开房门便见沐星正为玲珑佩戴发簪。

  “怎么不戴上郭公子送你的金雀钗?”

  “忘了。”

  “这一个月忘得挺快,人家倒是念你得紧。”容燕站在她身侧,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有了男人的滋润,越发漂亮可人。”

  玲珑瞥了她一眼,她想说该是她滋润男人,但是联想到宋秋妍的那番话,并未张口反驳她的歪理。

  如今邀春楼已被上面的大人物注意到,那些身份不俗的贵公子多半是收到消息,抓紧时间再尽兴玩乐几次,就是不知道容燕有没有心理准备。

  玲珑这般想着,沐星已是为她戴好金雀钗,送她步入酒宴。

  ――――――

  瑶光公主也算是比较重要的女配,这应该不算雌竞吧,她确实瞧不起玲珑,也不太看得上梁峥。之前说好写点青楼内的雌竞,结果憋不出来,还是更擅长写雄竞(扶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