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西风颂(1V1,高干)

20.糖(h) 2w 96 .c om

西风颂(1V1,高干) 夜雪 6001 2024-04-02 15:39

  他根本就没有检查,所谓窃听器只是戏弄她要她脱光给他看罢了。王安羽想到就羞红了脸。

  没多久华峰就回来,看到王安羽没穿衣服,她裹着他的西装外套,小脸通红,不知道是车内暖风吹的,还是羞涩。

  华峰上车,丢了东西在扶手边的储物盒,一盒避孕套,还有一盒

  车内昏暗,王安羽凝神想看清,华峰已经拿起拆开,一个白色的玩具被他拿在了手中。

  白色乳胶制,前后两个凸起点,一头较粗可以插入,另一头有一张小嘴

  王安羽脸红透了,“你要干什么”

  “奖励。”华峰拿湿巾擦了手和自慰棒,才倾身对她道:“腿分开。”

  车内空间逼仄,他那样高大还靠她那么近,他宽阔的肩膀挡住微光,王安羽眼前一黑,几乎无法呼吸,只能本能地听话分开腿。

  华峰手指顺势插进她两腿间,拨弄她的阴唇,湿答答弄了他满手,他就在她耳侧,低笑一声:“王安羽,脱衣服就能湿成这样吗?还是光身子跪在这里等我让你觉得很刺激?”

  说着这么色情的话还要叫她全名。王安羽真是受不了。她低下头躲进他宽阔的肩下,无法回答,但这人只会变本加厉。

  微凉的乳胶抵上她湿软的穴口,轻而易举就陷进去一个头,华峰轻轻“啧”了声,一边用自慰棒插她一边用仅仅他们能听到的低哑声音道:“买自慰棒时候,我拿了最大款,店员问我要不要搭配润滑油,我说不需要,我的猫水够多,吃得下。”

  第三人的隐形参与,让这件私密的事变得更刺激。

  “你别说了。“王安羽轻轻推他。虽然稍微一动脑子,就知道他那样锐利的气质,肯定没有店员敢上来跟他搭话,但这个时候王安羽哪里动得了脑子。请记住夲文首髮站:2 w 89. co m

  王安羽大脑都快缺氧了,那个粗大的乳胶玩具还在往里入,越来越深,那张乳胶小嘴也含住了她挺立胀大的阴蒂。

  终于全吃进去,王安羽还没来得及松口气,身前的男人调开了按钮,她身子一抽差点倒在他身上,没控制住叫出声来:“啊!”

  “拿出来”王安羽受不了,紧紧攥着他的衬衫,不让他离开,身子整个贴进他怀里轻轻抽动,喘气仰视他:“拿出来好不好。”

  华峰轻轻掰开她攥他衬衫的手,但她攥得那样紧,他不忍用力,手摸到女人腿间,发现她动情得相当可以,只是害羞罢了,得到她小穴动情的确定,他才道:“手松开,到家我就取出来。”

  看她还是不动,他又道:“还抓着我不放,是想在这里戴一整晚?”

  王安羽这才吓得松开了他的衣服。

  她不明白这男人怎么这么懂她的敏感点,他插入的位置就刚好是她小穴里最敏感的地方,外面阴蒂还被吸吮着,快感一浪高过一浪,她跪不住,直接跌坐在副驾驶座上。

  华峰坐好发动车子,随手将遥控器丢在挂档台,在王安羽眼神看过去时,他挂了档,适时警告:“不许碰。”

  遥控器就丢在挂档台,她伸手就能碰到。王安羽却没有动。她突然想到了那条轻薄的卫生纸,如果段嘉滢不敢动是因为柏森的权势,她不敢动又是因为什么呢?

  这样的想法,反而让她备受刺激的小穴不断抽动,王安羽双目失神,紧紧抓着驾驶座的皮料,恰是时自慰棒的震动吸吮同时被调大,她咬着嘴唇也压不住呻吟,“呵啊嗯”

  这个男人不是在开车吗?他怎么知道她在想什么,恰到好处的时间调大震动。

  王安羽看过去,华峰认真在开车,他没抽烟,反而从储物台拿了颗糖吃。他有烟瘾,烟瘾上来不能抽烟时候就需要吃糖来压,但他很少这样做。王安羽见过他在市里招商会都在抽烟。那是第一次见面,她一直在看他,目光直接到已经不礼貌,这种不礼貌是在招商会这种地方几乎不可能出现的。

  被注视太久,华峰那时抽烟动作顿了下,讶然看向她,大抵是没想到这种地方还会有这么不礼貌盯着别人看的人。

  直到副市长走过来,笑道:“华总,烟先灭了,王小姐在这里,我们礼让女士嘛。”

  能让副市长开口让他灭烟,不用想也知道眼前女人身份不一般。官商两道你来我往,互相给面子。华峰招手让秘书拿来烟灰缸,他垂手打算灭了烟。

  王安羽却突然出声:“没关系。”

  华峰也没跟她客气,接着抽了。

  但现在他在吃糖。

  王安羽心里那丝甜意还没有来得及升上来,一波巨大的快感就从小穴传遍四肢百骸,她叫出声来,几乎要爽得落下泪。

  但身边这样一个活色生香的女人在抽动、呻吟,王安羽看到,华峰只是在看路,与她保持着距离,好像她这样取悦他,他仍不为所动,只有那不断被他放入口中的糖揭示着他是如何情动。

  被放置的快感,太刺激了这个男人太懂如何玩她。

  越来越剧烈的快感,让王安羽的神志濒临崩溃,她感觉自己好像要溺水,胸口鼓胀却吸不到氧气,她带了哭腔,叫着他的名字高潮了:“华峰”

  华峰突然抬起胳膊,长臂一伸握着她的后脑将她摁倒,压在了他胯间。

  隔着西裤,男人硬如烙铁的阴茎仿佛能烫到她,王安羽惊讶,分明刚他脸上冷淡看不出什么神情,原来这么硬了吗?

  小穴里自慰棒还在震动,脸又在黑暗里摩擦着他的西裤,王安羽蹭了蹭他的阴茎,更意乱情迷,被他摁在胯间,她会意,轻轻咬上他的裤链,就要拉下,却被他虎口卡住了下巴,桎梏她的动作。

  “没让你吃鸡吧。”华峰闷笑一声,他解释:“这儿有超速拍照。”

  路上超速拍照都可以拍得一清二楚,他当然知道这些,他的车牌本就比较敏感,再加上她的身份,他不想她冒险。

  躺在他腿上,那小穴里传来的快感也加倍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那震动吸吮又开大,她几乎要哭出声来,王安羽难耐得在他腿上不断磨蹭。

  “华峰?”好不容易,从情欲的深渊里,王安羽找到自己的声音。

  “嗯?”华峰回她。

  “我快不行了”王安羽的语言被情欲绞得支离破碎,她紧紧抓着他的西裤,混合着呻吟请求:“小穴要坏了饶了我求求你”

  “忍着。”高处的男人只是冷淡丢给她两个字。

  这两个字矜持、威慑、居高临下,却更如同催情的药。王安羽想起她父亲,她父亲就总是用很简单的字眼,让人不敢生起一点反抗心理。华峰给了她同样的这种常年身居高位的压迫感。

  情欲的迷幻中,王安羽感觉到两根修长的手指夹着一颗糖在她嘴边,和男人的轻声调笑:“补充点糖分,别晕过去。”

  硬糖被男人夹在指间,贴着她柔软干涸的嘴唇,对高潮后流失糖分的她来说充满诱惑力,王安羽张嘴想要吃进去,却不由自主停下了动作。

  一种本能的,常年培养的警惕与矜傲。

  他到底以前在那种地方,又有烟瘾,他的糖会不会掺杂了些毒品?

  察觉到腿上女人迟疑的动作,华峰气乐了。

  她刚要吃他的鸡吧,却不敢吃他的糖。她真是懂怎么羞辱人的。

  华峰收回手将糖放进嘴里,才又伸手抚摸着她的嘴唇,撬开,玩弄她的舌头,说话也不再压他的痞气,道:“王安羽,老子要是吸毒,精液也残余毒品,我看你前两天不是吃得很喜欢么?”

  “精液可以糖不行,是吗?”他挑逗着她的舌头,她的舌尖泛上他指尖拿糖留下的甜意,他手指模仿着鸡吧抽插的节奏,肏着她的小嘴,他声音也低下来,“就这么喜欢吃我的鸡吧,嗯?”

  上下两张小嘴同时被肏着,王安羽面红耳赤,没有回话。

  “说话!”他声音压抑着翻腾的欲望,肏她嘴的手指也变得粗暴。

  王安羽无助舔吸他的手指,不能吞咽的口水从嘴角不断流下,只能乖乖回:“…喜…欢…”

  他这才满意。

  刚她没吃糖,只是一瞬间的本能,或许她和柏森一样,都是关键时候极其捍卫自我利益的人?

  车驶进车库停下下来。

  华峰关了遥控器,抽出手拍了拍她的脸:“起来。”

  折磨人的震动终于停下,王安羽艰难坐起身,裹紧他的外套,看了看车库,“这是哪?”不是她家。

  “我家。”华峰回她,下车给她开了车门。

  小穴里的自慰棒还没有取出来,王安羽穿上高跟鞋,要扶着他胳膊才能走稳,她紧张得看向两边,只怕有人。

  还好没有走前台,而是直接指纹入室电梯。

  分明电梯很快了,电梯里王安羽却只觉得太慢,生理反应要将她逼疯,而她身边的男人衣冠楚楚。

  她紧紧盯着电梯的数字,压抑呻吟。

  华峰手掌轻轻扣住她的胯骨,暗示道:“夹紧,别掉出来,这里有监控。”

  王安羽吓得赶忙听话夹紧了小穴里已经不动的自慰棒。

  “叮”一声,电梯入室,王安羽终于松了一口气。

  是面对着整个海港码头的高层公寓,少见的复式结构,楼梯是旋转度很小的大理石制,显然只考虑了美观没考虑住户安全舒适,巨大的吊灯垂下来,房间是蓝灰色调,干净、整洁,太过雅致、整洁,所以没有一丝人气。

  “华峰,你一个人住在这里吗?”王安羽轻声问,声音是柔软的,鹅绒般的关怀。

  华峰脚步顿住,他微微侧眸,对上王安羽微蹙起的眉毛,和那双温柔到要溺死人的眼波,这比任何她脱光了自慰给他看还要让他欲望高涨。

  “谁教你的这些?”他呼吸沉下来,声音沙哑。

  这样明知故问的勾引。

  如果说那句话是由心而发的关心,后面作出的这种故意的柔情勾引的表情,确实是王安羽故意的。

  “什么?”王安羽还在用那双柔情的双眼无辜看他。

  华峰掐着她的下巴,冷冷盯着她,最后冷笑一声:“王安羽,你胆子肥了。”

  她怕他吸毒,却不知道他现在这样才像是在吸毒。

  王安羽整个人被男人横抱起,他大步上楼。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