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卑劣情人(姐弟,骨科)

十五

  她又气又怕地盯他,踌躇几秒后,迅速回房并反锁了房门。

  她像泄了气的皮球,瘫倒在门后,又环顾了一圈周围,突然觉得这座房子真是晦气,四面八方的潮湿好似钻入了骨髓,浸湿了她的眼眶,她开始哭,哭得忘记了时间。

  到了凌晨,她还没有睡意,头疼的厉害,心中憋着一股气。

  她突然站起来,打开房门,看到他的书包正安稳地躺在沙发上,顿时萌生了一个念头。

  她像是在剜他的心一样,用剪刀猛剪他的书包,把他的书本都剪个粉碎,纸屑在黑暗中白得耀眼,反射在少女炯炯的瞳孔中。

  佳念沉浸在这懦弱的报复中,丝毫不觉后面人的脚步声。

  她突然察觉到后颈处的温热呼吸,手里的剪刀“啪”落下,整个人又掉进了熟悉的怀抱中。

  “放开我!”惊慌失措的佳念又踢又叫,不停地打他、扯他头发。

  嘉言望着沙发上的一片狼藉,一声不吭,只听着姐姐的骂声在耳边回荡,破坏欲再次在心中泛滥。

  佳念正骂着,手上动作一紧,顿时感觉头皮像被扯走了一样。

  天旋地转之间,她被他抓着头发,抱着扔进了床上。

  嘉言心底的暴戾残忍生根发芽了十几年,在看到姐姐如此破碎柔弱的画面,冲破牢笼一般生长。

  有什么比亲手弄碎少女的骄傲来得更快意?

  轻抚过她因生气涨红的脸颊,眼神充斥着明显的侵略性。他看到佳念眼底的恐惧,热乎乎的唇贴上她耳畔:“姐姐。”

  这个时候,她似乎有点怕他,身体不自然地发抖,这种与平时的顽劣的反差让他满意。

  他的身体开始发抖,为心里所想的事情感到激动,像一个多年的心愿即将在自己面前完成。

  佳念耳朵敏感,她怕痒,被灼热气息烫得缩起了脖子,嘴巴漏出一声呻吟。

  她连忙止住,感到一阵羞辱,随即铺天盖地的咒骂声响起来,像是遮掩刚才的呻吟:“滚开!你个混蛋……”语气却娇软,听上去有种撒娇的意味。

  他低声喘息着,热气喷洒在她耳边:“别骂人了,姐姐。”

  男生的力气很大,她的手居然被他用睡衣打了结绑了起来,现下羞耻地被他按压在脑袋上方,胸部被迫挺起。

  她绝望地惊呼:“你……陆嘉言!你放开!你个禽兽,畜生。”

  嘉言对她的骂声充耳未闻,他坐在她身上,以一种君王的姿态俯视她,看到她因恐惧涨红的脸,以及眼神中的屈辱不甘,都忍不住叫他心神荡漾,身体触电似的发烫。

  好像是长大了,他懂得了弱肉强食这个道理,弱者被强者欺凌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就像自己小时候被她欺负,全因她长得比他高、力气比他大;如今反过来了,他变成了小时候的她。

  他们果然是一类人,嘉言心口翻涌起一股似是复仇的快慰、又似是来之不易的满足。

  他真心觉得现在的她好漂亮,她知不知道她现在的表情是多么可爱有趣。

  他仔细凝视她,眼里放了光,痴迷地喘息,手从眼睛一直抚到锁骨。

  对了,就是这样不甘心的、看垃圾的表情,却无可奈何,什么都做不了,却让人产生一种暴虐的征服欲。

  她每扭动一下,嘉言按压她手腕的气力就越大,他半张脸隐匿在黑暗中,嘴角似有若无地勾起,她看不真切,只觉他浑身阴恻恻的。

  “你真的别动了。”他突然说道,目光炯炯。

  佳念看到他的眼睛仿佛渗透出血红色的暗影,里面有着过分直白裸露的欲望。

  他想对她做的事,是亲密无间的,让她离不开自己的,能侮辱她的,弄脏她的,她是他一个人的姐姐,谁也抢不走,再恶毒也是他一个人的。

  “姐姐……佳念。”他痴痴唤她的名字。

  爱欲催发他的意识,意识拨动他的手,那温热的手撩起她的衣服下摆,顺着光滑细腻的皮肤,手掌亲密地覆上她的胸。

  她脑袋里的弦轰然崩裂。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