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卑劣情人(姐弟,骨科)

十七

  他也是第一次见她的下面,以前脑海中似乎有个拼搭的雏形,现在瞬间清楚明了。

  细软的毛发下是她饱满柔软的阴唇,里面藏着她的小穴,红红的,水汪汪,好娇嫩,果然是一朵朝露中没长成的花。如今,要被他摧残了。

  一想到这,他惊慌失措地咽了咽口水,脸上却泛出满足的红晕。

  心口悸动之际,他拨开那因惊恐而翕张的逼口,手指在穴口刮蹭,指腹往上顶住微微冒头的花核,激起她的一声低吟。

  她的手被绑着,动弹不得,只能嘴里逞强:“你这个……恶心下贱的东西。”

  他听着她无力的骂声,往日里那些阴暗的想法更是被勾起,欲望像迷雾一样在他周身盘旋。

  他已经被禁忌游戏冲昏头脑了,痴痴地勾起穴口的一丝粘液,手里捻了捻,又放鼻尖闻了闻,那股独属于少女的甜骚气味一下子让他兴奋不已。

  佳念脑子晕晕的,看到他邪肆痴迷的表情,脑海中突然回忆起小时候自己欺负他时那副唯唯诺诺、又满怀希冀的样子。

  而后又回想起母亲去世后到现在,自己孤独的生命像灰色的梦境,虚无缥缈,他们两个就在这样奇怪黏湿的环境中长大。

  明明是最亲密的亲人,却像陌生人一样每天擦肩而过,如今他又用最极端的方式报复她,让她强行和他变得亲密。

  是她欠他的吗?都是她的原因吗?她在灼热的气息包裹中开始反思,越想越矛盾,突然感觉心头一紧,胸口闷闷的。

  可她就是这样的人啊,她有点哽咽。

  嘉言没有听到她心中的自言自语,他好像一头野兽,已经被禁忌的、即将融合的欲望撩拨着。

  他像个孩子看到新奇的事物一样,眼神很亮,盯着那粉粉嫩嫩的肉缝,水淋淋的,手无声地描绘着女生阴部的形状。

  好不容易和她亲近了,他就像一条狗,额头抵着她的脸,不停地蹭。舌头时不时伸出来,欺负着她敏感的耳朵。

  “姐姐,佳念。”他低语,手下动作却不停。

  原先在外部抚摸的手指,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往里插入,一插进去,就像被紧紧咬住了,动也动不得,逼里的嫩肉出于自我防御,自动绞住他的手指,不让他再进去。

  “姐姐,吸得好紧,你心里……有我。”他把她的生理反应当做是对他的喜爱,汗湿的脸庞蹭得她酥痒难耐,耳朵更痒,小穴被异物进入,似乎全身上下都被他掌控住了。

  “唔……不……”嘴巴一直被这样来来回回捂着,她好想呼吸新鲜空气,他的手力气好大,捏得她脸上的骨头都疼。

  可是一边疼,一边又有蒸腾的情欲围绕她身边,她整个人开始绝望地沉沦,渐渐地,连哭声也小了。

  细细的低泣声就像被欺负透了的呻吟声。

  一个平时那么骄傲恶毒的女生,结果被自己亲弟弟欺负成柔若无骨的样子。

  一想到这,他情难自持,低声道:“姐姐……啊……”手不断搅动着她的阴穴,水润润的,弄得他也很难受。

  胀大的鸡巴戳在她腿肉上摩挲,他好想插进去,插得她不停地哭,最好让她向自己求饶,这才是真正的欺负,真正的侮辱,这样她不会离开自己,她是他一个人的,因为她身上已经留下他的印记。

  被抠弄小穴的女生逐渐眼神迷离,她的身体尽头似乎有朵即将绽开的烟花,可是她一直达不到尽头,只觉得越来越热,好难受,好痒。

  佳念渐渐扭起身子,她也不懂为什么会这样难受,耳边嗡嗡地响,像是耳鸣。

  直到有个粗烫的硬物抵在穴口,她察觉到,世界好似一列脱轨火车,再也没有挽回的可能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