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袁氏叔侄

20戳破

袁氏叔侄 如如是阿如 7497 2024-04-02 22:33

  本以为注定是个不眠之夜,良好的作息习惯还是让她陷入睡眠。醒来时,外面天色已放白。

  袁如悄悄挣脱束缚时,男人已经醒了,只是没睁眼打扰她的行动。

  女孩极为小心地出了房间,袁韦庭跟着也坐了起来,不到几分钟,他侧耳聆听到书包拉链的声音。

  起了个大早这就要逃回上峰了。等见到毛诗,她会说些什么?不敢说还是哭着说。

  海宁某小区内,吕瑞季跟他的情人钟越尚在休息,手机铃声响起,钟越烦躁地退出他的臂弯,钻进被窝捂上脑袋。

  吕瑞季拿起一看见是老板,轻咳一声,接了起来。

  “季子,别让阿如的母亲回家,立刻调远点。这个周末都别让她回海宁。”

  “是,马上安排。”他对袁韦庭的命令向来绝对服从。

  “监控里那男的,你也查一下身份。”

  “好的,庭哥。”

  挂了电话,吕瑞季拉开被子,强行掰正钟越的脸,亲了上去,说:“我上班去了。”

  钟越骂了句“神经”。吕瑞季知道他骂了两层意思,既是打扰他睡觉的强吻,也是不分时间的老板的召唤。

  “庭哥在的时候,别再迟到。”见他不回应,他拉开被子让他赤身裸露在空气中。

  “行行行,滚啊。”

  此后,毛诗本来订的早班车回海宁,在途中就接到了上级的电话,让她再留几天,客户公司出了变故,答应的合同签订要延迟。

  昨晚的局,酒是白喝了。毛诗不明白那边答应得好好的,她同事今天留下来签合同,怎么一大早就变卦了?

  走出火车站,她给女儿打了个电话。很抱歉自己要爽约,约定下次来学校接她放学回家。

  袁如听后,很悲伤地挂了电话。此时她正站在家里的餐桌边。时隔一周,家里多了好多寂寥。

  她放下书包和钥匙,回到自己的房间,静静蜷缩在最爱的秋千里。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戳破面纱之前,她是喜欢他的。现在,喜欢成了负担,好像也成了轻易原谅他的解救药。

  不知过了多久,手机的震动震耳欲聋,她犹豫了几秒,预感一定是……

  “去哪儿了?不说一声就跑。”

  “……回……回妈妈这边了。”

  “嫂子回来了?”

  “还没有。”

  “还没有意思是等会要回来?”

  袁如没有吭声,这个周末都见不到妈妈了。耳边这个男人还在咄咄逼人,她都不想跟他说话。

  袁韦庭虽然在明知故问,体谅了下女孩的心思,耐心道:“我来接你,一个人在那空房子不如跟我去公司。”

  那还不如在家!“我不想去,就想在这里。”

  那边冷笑了一声,“可是我已经到了。”

  袁如惊讶地站起来,急忙跑去门口,从猫眼里见到了黑色的身影,最终还是不情不愿地打开门。

  “你怎么来了?”

  袁韦庭用胳膊抵开,道:“我第一次来这儿,你这态度?”

  袁如松开手,请他进门,给他找了双新拖鞋。

  “我不换。”他直接忽略走了进去。几天没人住了,地上的灰都积起来了,没有换鞋的必要。

  袁如郁闷得看他四下打量,收好新拖鞋,见他开始走动,立刻跟了上去。

  他首先就找到了她的房间,高大的身躯站在里面,显得她房间小了不少。袁如立在门口不敢进去,他现在可不是一位单纯的长辈了。

  袁韦庭参观完,走向门口,女孩紧张地后退了一些,他擦身而过,拎起桌子上的书包和钥匙,对她道:“走了,胆小鬼。”

  袁如问:“去哪?”

  “去上班。”他抬手看了眼手表。

  袁如想着今天不是周末吗,怎么还要上班,并且她真的不想去。

  “周六不放假吗?你不是老板吗……”她小声嘟囔着。

  “过年休过了,平时就没有假。快点跟上。”他率先走了出去。

  袁如叹了气,认命地跟上。

  她还以为他的公司在写字楼里,结果车停在了一栋三四层高的独栋楼前。

  周围都是高楼大厦,低矮的独栋附近还有几处,它们镶嵌在优美自然的绿色海洋里,显得遗世独立。

  跟着他进入大厅,浓郁的咖啡和面包的香气扑面而来,勾起了她的胃口。

  袁韦庭瞄了一眼,转向餐饮区,说:“想吃什么自己选。”

  台后的美女店员恭敬地向他问好,接着向她介绍了起来。袁如依着她的介绍选了个早上的搭配。

  东西还没拿到,袁韦庭就领着她上了楼。

  透明的玻璃门里已经坐了不少人,打量着办公环境还挺舒适宽敞。到了三楼,进了一间最宽敞明亮的办公室。

  袁韦庭道:“记住我的办公室,整栋楼都是我们公司,你可以随便玩。早饭送上来,吃完了再去玩吧。”

  “不用给钱吗?”

  “对员工免费的。你不是我的员工,要给钱。”袁韦庭逗弄她。

  袁如当真翻开书包,准备掏钱,“那多少钱啊,我等下给她。”

  “连带你送出去的衣服,打个折,算你十万吧。”他靠在办公桌前,轻松道。

  袁如一听数字有些傻眼,早餐应该不太贵,那身衣服……未免也太贵了!就算她付得起,也十足的心疼啊。

  她默默收回零钱,道:“……那只有取了钱再还你了。”

  “一套衣服就十万,两百万是不是听起来不够用?”他走到女孩跟前,捏了捏脸颊软肉,“我缺你那点钱吗,等会给你安装SPY的报酬,保证你出手十万也不心疼。”

  什么意思,什么叫出手十万也不心疼?袁如对巨额钱财完全没有概念,而且疑惑就安装一个app的报酬怎么会那么多。

  她小心地显得不生硬地躲开他的触碰,问道:“你要给我多少?没必要太多吧。”

  “我想要的很多,给你的这些不算多。阿如,别逃,好好考虑下。”

  他说的话总是话里藏话,袁如在心里揣摩。

  这时,门口传来敲门声。

  袁韦庭让人进来,开门后是吕瑞季,身后跟着做饮品的小姐姐。

  吕瑞季见到她在里面,客气地喊道袁如小姐。她愣神中后知后觉才回应。

  “等会需要我带你参观一下吗?门口隔壁就是我的工位,有需要随时来找我。”他对她说完就退了出去。

  袁如看着只有一份早餐,犹豫地看了眼旁边的人。袁韦庭回到办公桌后,开始处理工作。

  最终,她也没有问出口他吃不吃早餐,看样子也不需要吧。他不会委屈自己。

  坐在沙发上吃完早餐,咖啡的苦涩让她不习惯,没有继续喝。那边,男人已经投入进了工作,脸上面无表情,看起来有些严肃。

  明明是个成熟的正经的老板,怎么会对她有那些想法呢?她十分不解,就连做咖啡的美女都比她更有韵味成熟。

  ……要是她再矮个十公分,真就怀疑他是恋童癖患者了。

  “阿如,接水。”

  突来的吩咐打断了她的思绪,转头看向男人投来的目光,彷佛所思所想被看穿了,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她迅速起身,接过他的杯子去接水。放下后,他道:“后面柜子有干净的杯子,你要用就自己拿。”

  “嗯。”袁如转身离开,想了想,道:“我想出去看看。”

  得到应允,她拿上钱包和手机出了门。看向旁边的门边贴着“特级助理”的牌子,回头看袁韦庭的门口贴的是“总经理”。居然不是总裁或者其他更高级的职称。

  袁如敲了敲隔壁的门,听到请进后,走了进去。“季叔叔。”

  “袁如小姐,正好我有些合同需要你签字,庭哥都跟你提过吧。”他找出一个文件袋,请她先坐下。

  袁如便等着看看合同写的什么。结果,他拿出的纸上都是纯英文!

  “啊,都是英语……”她为难地看向吕瑞季,意思很明显,她看不懂里面的内容。更不可能随便签字。

  “里面是一些股权转让、股东分红转让、固定资产转让等协议,庭哥将名下的暂时能分出来的资产都分了一半给你,他账户在国外,这些也是由国外团队代理拟定的。”

  袁如听得发懵,喃喃道:“为什么。”

  吕瑞季友好笑道:“因为你是他唯一的侄女,庭哥很看重你。要是你不放心,我可以扫描一版中文的给你看。”

  “是他要给我的吗?”袁如真心有点不确定。

  “当然。”

  袁如没再多想,拿起笔问:“我签中文?”

  “可以的,我给你翻好,后面也有几页需要签。”

  她爽快签名的过程中,问道:“这些加起来有多少啊?”

  “不多,加起来大概13亿美金。庭哥赌场的生意一个月就可以赚回来。所以,小姐不用有负担。”

  袁如正在签字的手一抖,被听到的数字吓了一跳。她差点忘了他还是赌场的老板,妈妈给她提过。但亿和美金联合起来的效果还是足够让人震惊到傻眼。

  “……他这么有钱啊!”

  吕瑞季还是标准的笑容,等她回过神。“签完了。这些资产会给你找人专门管理,你需要用钱时,打我电话就行。等你成年后,会给你存到国内的账户里,刷卡消费。”

  签完字,袁如还是没有实感,听起来她似乎一跃成为了富豪。但其实这些还是属于袁韦庭,本来就是他的,若是哪天有了万一,收不收回还不是他说了算。

  她打算走,吕瑞季喊住她:“等等,需要我陪你逛逛吗?”

  “你不忙吗?”

  “有时间的。”他带着她刷一圈脸,此后她就可以畅通无阻,受人礼遇。

  三楼基本都是高层领导的办公室,二楼和一楼分了很多部门。他们来到IT部,几乎都是男生,桌子上都立着不止一台显示器,看起来高级酷炫。

  一个男生从工位上滑了出来,打量了她几眼,最后对她旁边的人翻了个白眼。她心觉奇怪,转头看向吕瑞季。

  他礼貌地笑了笑,忽略刚才的冒犯,介绍道:“这位主要负责技术研发,是项目团队的核心成员,叫钟越。”

  两人走到他面前,“钟越,这是袁如小姐,庭哥的侄女。”

  刚才还面露不悦的人此时一下和缓了脸色,扯出一记漂亮的笑容,说道:“嗨~”

  袁如也跟着笑着回应了一下,她尚不知情手机里的SPY就是眼前这人写出来的。

  吕瑞季跟着道:“等会你上去汇报一下这几天的工作情况。”

  “给你还是给袁总。”钟越面对着吕瑞季似乎总是缺乏耐心,表示出一股不想谈的腔调。

  吕瑞季道:“给袁总。”

  钟越哀叹了一声,皱眉道:“给你汇报不是一样的嘛!”他颓废地坐了回去。

  看得出来他十分不想面对袁韦庭。袁如觉得有几分好笑,找到了最初她也害怕面对他的熟悉感。

  接着,吕瑞季又领着她逛了圈其他部门,同时配合着简短说明,让她知晓了这个公司主营业务是开发和运营线上电子商城。

  没说得更仔细,商城其实是赌城。袁韦庭打算推出国内最大的电子赌场平台,困难很多,近期正在逐步解决。

  晃了一圈,又到了咖啡区,她上前礼貌地询问有没有甜点儿的咖啡。那小姐姐笑脸盈盈地说有。

  她问向旁边这个理应熟悉老板的助理:“二叔叔要不要喝咖啡?”

  得到他摇头的回答。“庭哥不喝这些,”末了,还补充了一句,“跟你一样,他也不喜欢苦的。”

  跟她一样不喜欢苦的,这句话恰好戳中了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