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她的腰(死对头高h)

76吸奶

她的腰(死对头高h) 沈郁白 8304 2024-05-15 20:50

  费锦无奈,也无可奈何。

  只能等常妤消气之后再去讨好哄诱。

  ……

  怀孕第四个月的时候,

  常妤的小腹有了明显的凸起,可四肢还是细细的,身上没肉。

  随着雌激素水平的升高,常妤的乳房开始肿胀。

  脾气也愈发的暴躁,阴晴不定。

  然最受罪的人还是费锦。

  常妤最近喜欢睡前数星星,数着数着发现今晚的星星比昨晚少了一颗,于是又数了一遍。

  这遍输完少了两颗。

  这时的心情已经很烦躁了,偏偏费锦又端着一杯温牛奶进来,让她喝。

  她不喝。

  他就劝。

  常妤很烦很烦。

  直接夺过费锦手里的牛奶泼到他的脸上。

  将被子也摔碎在地:“滚。”

  费锦生无可恋,还要安抚常妤,怕她动了胎气。

  他收拾好残局,拿着药物进来,温声温气的劝常妤喝药。

  常妤看了眼费锦,面无表情的喝药,让他滚出去。

  “妤妤,你都三天没跟我睡了。”

  “所以呢?有你在我睡不着。”

  费锦叹了口气:“那我坐床边,看着你睡。”

  “你这样我更睡不着。”

  “我睡沙发。”

  常妤拒绝:“等什么时候天上的月亮变成两个之后,你再回卧室睡。”

  ……

  第五个月的时候,

  常妤这段时间的情绪格外消沉,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

  无论费锦做什么她都懒得搭理。

  莫名其妙的掉眼泪,一句话也不说,有时候静静地靠在床头望着窗外,一望就是一整天。

  费锦担心坏了。

  期间,习莲有过来给她检查过。

  与之前相比,焦虑症有所好转。

  情感淡漠症似乎也有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说明这几个月下来吃的药还是有作用的。

  不过,作用不是很明显,习莲还是建议费锦别再限制常妤的人生自由。

  如果能让让她回归到正常生活,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或许情况会更好一些。

  一般情况下,很多孕妇在临近预产期的时候,都会感觉到情绪不稳定,或者情绪很容易浮躁不安。

  而常妤本身就患有精神方面的病症,习莲怕她后期会患上产后抑郁症。

  费锦这次听了劝,想要带常妤出去散散心。

  可常妤却拒绝了出门。

  她问:“你是想让人误会我未婚先孕么?”

  费锦蹙眉:“妤妤,我们去人少的地方,晒晒太阳也行。”

  常妤神情冷淡:“滚。”

  当初软禁她的时候也没见他说允许她出去晒太阳。

  现在,晚了。

  每天晚上,常妤胸部都肿涨得难受,费锦给她冷敷完又做了按摩,又是清洁乳尖。

  这晚,

  常妤闭着眼,眉心微蹙,平躺在床上。

  费锦只是盯着她浑圆的乳肉,下体就缓缓抬起了头。

  呼吸愈发滚烫,目光也逐渐晦暗。

  尽管如此,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这五个月以来,他的性欲几乎全是用手解决。

  他的修长的双手张开放在常妤乳房左右的两侧,以乳头为中心向里面挤压。

  动作很轻,一下一下的按揉,乳尖随着他的举动而挺立起来,翘红宛若熟透了的樱桃,诱色可餐。

  常妤听到了费锦喉结滚动的声音,睁开眼睛,冷冷的盯着他。

  “不按就滚。”

  费锦嗓音暗哑,低声抱怨:“我也没做什么啊。”

  “闭嘴。”

  “哦……”

  费锦乖乖地不再敢做出除了给她按摩以外的动静,他用一只手掌托住乳房,另外一只手的食指以及中指,使用螺旋形的按摩方式,从乳房的四周向乳头方向轻柔按摩。

  来回按摩,重复了三遍左右。

  看着常妤缓缓入睡,他宠溺的勾起唇角,俯下身亲了亲她。

  再往下,又舔了舔那两团日思夜想的乳肉。

  最后无法抑制的一只手抚弄她的乳肉,另一只手握着性器离去撸动。

  精液射出的那一刻他闷哼了声,微喘着粗气。

  又去啃了几口常妤的乳房。

  这一段时间,肉眼可见的她的胸大了很多。

  第七个月的时候。

  常妤光着身站在镜子面前看着隆起的肚子,紧蹙着眉,眼眶湿润泛红。

  丑。

  常妤被养的很好,肚子上没有妊娠纹,皮肤也一如既往地水嫩光滑。

  可她就是接受不了凸起的肚子。

  因此,她还大骂了费锦几回。

  为什么要让她怀孕,为什么他自己不去怀。

  费锦也挺无措的。

  明明每次做的时候保护措施都是做好的,也就偶尔没戴,事后他也给她扣出来了。

  谁知有了条漏网之鱼。

  …

  自从乳房渐渐的开始分泌奶水,常妤就觉得很脏。

  不仅肿胀疼痛,还伴随着瘙痒的现象。

  每晚都折磨的她睡不着,睡也只能侧躺着睡。

  每次清洗乳房的时候,乳尖就会分泌出乳白色的液体。

  她难受的不行,那狗东西在一旁都快流口水了。

  “妤妤,还难受么?”

  常妤不想理会他,转过身自己用纸巾擦拭乳肉上面的水渍。

  “妤妤,我能不能尝一口。”

  “滚!”

  费锦不死心:“那我给你按摩按摩。”

  “不需要!”

  “需要的,看着你疼我心里难受。”

  常妤发飙:“你他妈难受什么?你要是难受当初就不应该阻止我打胎,更不应该让我怀上。”

  “宝宝,我们就生这一个,以后再也不生了。”

  常妤想吐:“你别这样叫,少恶心我,能不能滚啊,烦死了。”

  ……

  小费一是早产儿,比预产期早到来两周,早产的原因,是他那个不要脸的爹非要吃他娘的奶,从而刺激到乳头,引发宫缩导致早产。

  常妤怀孕快到第九个月的时候,奶水分泌旺盛,每天睡醒胸腔湿淋淋的一片,被窝都是奶味儿。

  常妤很奔溃,情绪严重受影响。

  她一生气,自己不好受,费锦也跟着遭殃。

  CR的员工那几天总是能在自家总裁的俊脸上找出新伤痕。

  有那么一回,常妤在费锦脖子上抠出一道长长的指甲划痕。

  费锦带着划痕又红又肿的往外渗血,坐在电脑前与公司股东们视屏会议。

  一群人以为他去干架了,全程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会议开到一半,费锦断联。

  是常妤挺着肚子缓缓走近,伸出一只手将笔记本电脑重重地拍平。

  屏幕瞬间变黑。费锦愣了一下,眉头挑眉隐忍,起身过来。

  “祖宗,地上凉,咱能不光着脚么。”

  她如今这样,费锦也不敢再随意抱起。

  常妤质问:“你为什么还没有对我感到厌烦?”

  “我厌烦什么啊,我这辈子都不会对你烦,乖。”

  他把人扶到沙发前坐下。

  常妤望着他:“为什么。”

  “不会就是不会。”

  常妤抓着这事不放,追问:“理由。”

  费锦轻笑摸了摸她的头:“我从高二就开始喜欢你,要是真烦你早就没有现在的我们了。”

  常妤:“……”

  她还是难以置信那个时候,他就喜欢上自己了。

  费锦柔声问:“能不能试着喜欢我。”

  他甚至没敢说爱。

  常妤沉默不语。

  ……

  半夜,

  常妤涨奶涨到睡不着,缩在被窝低声抽泣。

  费锦心疼的要命,把她抱在怀里哄。

  一边给她按摩,一边说着:“对不起,再也不生了。”

  常妤哭声发颤。

  乳白色的奶水说着他青筋交错的手背流至她的睡衣里。

  淡淡的奶味萦绕在两人鼻尖。

  “妤妤,让我把它吸出来好不好。”

  常妤没说话,费锦只当是默认。

  常妤本身皮肤白皙,再加上这几个月没出过门,在家里捂的更白,两团雪似的乳肉更是白的晃眼,中间挺立着的一点点乳头,娇红欲滴,美的诱人。

  滑嫩、饱满……

  乳肉向着两边溢去,在费锦的指尖晃荡,软绵绵的手感让的他心尖一颤。

  只是看着就垂涎三尺。

  “……啊……”

  被费锦含住乳头的那一刻,常妤下意识夹穴,两条腿紧闭着,奶水也在这一刻泛滥的往出流。

  她没想到自己会敏感成这样,下体的暖流也是一股一股的。

  略带甘甜的奶水如愿以偿的进到了费锦的口中,他没敢用力吮吸,软舌拨动乳头,就有奶溢出。

  另一边的乳房被他轻轻揉着,没过多用力,怕她疼。

  两人的呼吸声交错在一起。

  他的吞咽声……

  常妤脸颊泛红,皱眉看着眼前的一幕。

  他将头埋在她的乳尖,大口吮吸她的奶。

  有种令人难以形容,莫名其妙的羞耻、害臊的的感觉。

  母性大发,她尽然想抱着他的头,让他吸。

  “嗯……费锦……”

  “嗯?”

  “另一边。”

  未被照顾的一边乳房,奶水浸透了大片布料,涨的发疼。

  费锦轻笑着揉了揉,换到另一边舔舐。

  被吸过的奶头又红又亮,水光粼粼,总算是不往外在溢奶。

  “妤妤,喜不喜欢。”

  常妤仰着头,声音娇媚:“别说话……”

  “好哦。”

  费锦奶头继续,舌尖勾着乳头转圈,来回跳动它,而后再连同大块乳肉咬住它。

  常妤呻吟出声。

  他体内火燥难耐,性器高高肿起。

  “妤妤……”

  “嗯……”

  “你好棒啊。”

  给他生孩子,给他喂奶。

  费锦想,等孩子生下来,如果是个男孩的话,还是另寻奶妈给他喂罢。

  他接受不了除了他以外的男性靠近他的女人,更何况,喂奶。

  ps:?(???)费一:新号别搞!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