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X(H)-分卷阅读74-凉鹤-玄幻魔法-新御宅屋

分卷阅读74
作者:凉鹤      更新:2021-01-22 21:58      字数:2267
  新故事开张!
  这是源自短篇集《30天性幻想挑战》的第20天车震主题的扩写长篇版。
  原来短篇版有个小bug让我改过来了,就是关于家族关系的部分,可能这篇的设定上也会有细微调整,但不会影响整体阅读。
  没看过的可以补一下,短篇很快会补完,如果没兴趣补其实也无妨,就当个全新故事看也是可以的!
  色偈(2)祁中泰
  祁中泰在屋中央踱了一圈,手别在腰间想事情。
  他是那种一眼看上去就很出众的男人,不仅仅是他那身精贵的西服衬衫打扮人,更多的是他有留洋新贵派们的气质细节,比如发型是蓬皮杜式的侧短削,敢穿棕色皮鞋配辣绿袜子,肌肉撑实衬衫,以及有喷香的习惯。
  他继承了祁家人高挑的身材,但又不太像其族人的面骨线条过于硬朗而露出刻薄倨傲的样子。他的脸像母亲,相对柔和,但眼间距却凑得近,眉骨又高,易让人产生一种心思诡谲的印象。
  里间传来冲水声,他立即走到桌前,拿起电话点rooservice。
  门开了,人从卫生间出来,他还在讲电话——
  “一瓶气泡蜜思嘉,加冰,送到5012来,对,祁先生。”
  挂了电话,他回头,看见重新补过妆的祁杏贞,不觉暗暗惊艳。
  祁杏贞膝盖一软,顺势坐在就近的沙发上,翘搭一条腿,花色百褶裙底下是紧俏裸腿,脚上吊着白色镶珠的细跟凉鞋,勾勒瘦长脚弧,涂了蔻丹的脚趾尖照映透粉流光。
  “叔叔还没喝够?”
  “有助睡眠。”祁中泰坐到她对面,是正好欣赏她腿的角度。
  扯,他真扯,哪有大晚上点一瓶女士甜酒给自己安眠的?
  祁杏贞抿嘴笑,也知他大概就是要让她知道他在扯谎。
  “喔,你这么一说,我怎么有点饿了。”
  “那就再加道菜。”他把桌子上的菜单递给她,不忘推荐:“这家酒店的三文鱼好吃,加豌豆蘑菇沙拉也不错。”
  祁杏贞猜是这道最快,脂肪量也低,便应了:“那叔叔帮我点吧。”
  果然,十五分钟后,餐桌就推进来了,白色桌布摆银亮烛盘燃两盏豆火,圆口杯依傍玻璃瓶,一枝艳红玫瑰点缀在侧。
  祁杏贞先倒了两杯酒,一杯递到祁中泰手中,一杯自己握着,似是无心倾过身子,凑到他跟前,胸前大领的露肩杉兜出雪白凹窝,脚尖有意无意轻踢他的裤脚,
  “叔叔,你觉不觉得今天晚上这聚餐吃得也忒拘束人了……”
  “没吃饱吧,再补一顿。”祁中泰同她撞杯,目光恰到好处地收回去。
  “……叔叔,你不知道,现在全公司都针对我,嫌我年轻,学历不行,又没有多少经验,臭我名声的人到处是,我也不敢跟大伯说,想他一天到晚够忙了,别到时候烦着他了,他又要骂我不懂驭人之术,我以前最得力的经营部经理还就在我眼皮底子下犯事儿,明天还要跟祁敏从头到尾查账,数字的事我也不懂……真是让人为难啊!”
  祁杏贞说到伤心处,眼圈又红。
  烛火光晕,美人面上旖旎粉润,春光浮动,祁中泰不厌这哭相,反倒觉得这人可怜了,不禁感叹怪不得在《红楼梦》里宝玉爱黛玉,这中国式的极致病态美确实有它迷人之处。
  他手伸过去,拇指拭去她眼角挂泪,声音也低柔了:“不是还有你哥嘛,你哥来当经营部经理,就都会好起来的。”
  “你不来就怎么都不会好……”
  柔润红唇,酒香扑鼻,二人离得那么近,脸都快贴到一处,祁中泰没有搂她,也没有亲她,只是举起杯子,杯口点点她两片薄唇:“嘴真甜。”
  一饮,把粉色的泡泡都饮尽了。
  他放下杯,嘴角荡起的笑也不散去,只是同她拉开了点距离。
  祁杏贞也喝了一小口,但杯子还捏在指间,翘腿晃,一边晃一边低垂眉眼,有一搭没一搭地同他说话,心思也早飞了。
  手一抖,那酒杯磕着下巴了,全灌进宽领衫里,白色衫瞬间浸湿一片淡粉印子,祁杏贞叫了一声,忙撇了酒杯去擦,兜着裙子,生怕酒再洒到地毯上。
  祁中泰反应快,拿起餐桌的纸巾就去擦,擦到一半,不对劲了,一抬头,看祁杏贞正低头看他,眼里都荡起水波漾。
  他此时的姿势也挺怪的,单腿跪地,半个身子探到她膝上,手里的纸正停在她胸前隆起的两峰处。
  烛火映得昏暗柔洽,气氛正是暧昧,祁杏贞伸手搭在祁中泰的肩膀上,手指摩挲他后脖子的短发,轻声轻气:“好像擦不掉了,叔叔,你看,你看……”
  她把他往自己身上拉,他的脸就对着她裸露的胸脯和肩膀,雪肌滑腻,洒了酒,液体顺着胸窝往下流。
  祁中泰热息加重,吹进她胸口,还没舔她呢,她就哼了一声。
  祁中泰目光暗下去,烛火跳一下,他眼皮似乎也跳了一下。
  既然有“送乳入口”,那又岂有不食之理?
  只是怎么个食法?
  食也不能食得狼狈不堪,这不符合他家教,君子进餐,不语不发怪音,非请勿食,就近取材,细嚼慢咽。
  他的舌头勾了勾她胸间酒汁,舌尖有酒香也混着她肌汗的香,顺着舔下去,入沟又出,反复几次,她的衫子退掉一半,挂在胸前,露出胸前风景——那文胸也是薄层一片,一扯就扯下去,乳白粉肉,丰盈充筋,成熟饱满。
  但他遍地都吃一遭,却偏偏不吃那一点,打游击战,左弧右弧中沟,越靠近那中心点越不下口。
  “叔叔……吃我。”
  祁中泰大概等的就是这句,但他却伸手拉回她的文胸,笑了:“酒都擦干净了。”
  “叔叔,里面还有……”祁杏贞被食得舒服,哪里肯放,捧着他脖子,还要他。
  “这酒流得那么深?”他歪着头笑,两手闲着,不去碰她。
  祁杏贞握住他的手放在花色裙底里,她身子前倾,伏在他肩头,对他耳朵吹气:“嗯,很深……不信你摸摸,我里面好湿的……叔叔。”
  大手沿腿内侧往上,她两腿微岔,忽地一紧,嗯了一声。
  她手也也不老实,伸到他身底下摸索,摸到了那长棒之物,揉来捏去的:“叔叔……你也好硬喔。”
  虽然声音极小,可都听见了。
  祁中泰轻微滑动喉咙,顿了顿,由她握着,上下撸弄,而自己的手指也碰触她湿热禁地,好像又回到多年前某晚的梦魇——他插进她小白屁股里了,她箍紧他,温润他,双腿都盘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