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县委书记的官路史:权力漩涡-女县委书记的官路史:权力漩涡第216部分阅读-作者不祥-历史军事-新御宅屋

女县委书记的官路史:权力漩涡第216部分阅读
作者:作者不祥      更新:2021-01-23 03:35      字数:11468
  碌。
  工作很忙,家事更忙。
  弟弟从澳洲回来了,带着女朋友小梦,第一次回到老家来过春节,这对于小小的杜家庄来说,又是一件很不同寻常的事情。
  杜家庄这个穷奋兄,从来就没有出过一个名牌大学的大学生,更没有一个人走出过国门,去海外留学。杜华青开创了杜家庄的新历史,为杜家庄增添了巨大的荣耀。
  杜秀青现在又是权倾一方的县委书记,杜行生和易金桂的这对儿女,真是光宗耀了!杜家庄的人只要说到他们,都是无比羡慕和骄傲的神情。
  现在杜华青要从国外回来过年,整个杜家庄就像是迎接中央首长级别的人物似的,非常隆重。
  村委会主任早就号召大家,写了欢迎标语,请来了锣鼓队,全村的男女老少,在杜华青要回家的这一天,都要身着盛装,站在村口迎接。
  大家都知道,杜华青回来了,杜秀青也一定会跟着回来过年的。这才是他们要真正张罗这次欢迎仪式的重要原囚。
  大年二十六的早上,听说华青上午的飞机到省城,全村人就陆陆续续来到了村口,大家果然都穿得比过年还要隆重,早早就来候着。只是等来等去等了一个多小时,还不见车子开过来。
  正当大家都站得有些累了,想往回撤的时候,看到前面不远处开过来两辆车,一辆是白色的奥迪,一辆是杜秀青的越野车,这辆车杜家庄的人都认识,县委书记的座驾,就是这辆老式的三菱越野车。可是,这辆白色的奥迪似乎从来都没有开到杜家庄来过,村民们还不太熟悉。但是,对于车子的到来,大家都显得很兴奋,开始高兴地议论开了:“来了来了,华青回来了,秀青也回来了!快,快奏乐i&;o;
  就听得锣鼓队开始敲锣打鼓,一时间鼓声震天,热闹非凡!
  车子开到村口,看到这么多乡亲出来迎接,杜秀青首先走下了车子,很高兴地看着大家,她没有想到乡亲们会这么隆重地来迎接他们两姐弟,这太出乎她的意料了!这架势就像是当年李成鑫来到了大兴村那样的规格,太大型了!杜秀青看着村长杜月生,握着他的手笑着说:“我的村长叔叔,大家都很辛苦,招呼大家回家去吧,心意我就领了,还是不要如此兴师动众的,太过扎眼了i,,
  “呵呵……你还是这么低调!”杜月生笑着说,“华青从国外回来了,这可不是一般的事情,这是杜家庄从来没有过的喜事儿啊,怎么能不隆重?这可是杜家庄的荣耀啊!打鼓,敲锣,使劲儿吹喇叭……”
  在杜月生双手的指挥下,鼓乐队这回吹得更响亮了!
  杜秀青摇了摇头,只能由他们去了!她笑着看了后面从车里走出来的华青和小梦。
  这对在澳洲生活了近两年的年轻人,看到眼前这景象,也是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太热闹了!真是很久很久没有看到这么热闹的场面了!
  看到家乡的父老乡亲们这么热情地迎接他们,杜华青的心情一下子就激动起来了!这个堂堂七尺的男儿,竟然眼眶都湿润了!而不远处,他那对饱经风霜的父母,也正含着眼泪望着他们!
  “华青……儿啊,你回来啦?”易金桂看到华青走下车,几乎是一路小跑着来到了儿子的身边,然后双手在华青的身上来回地摩华着,反复地蹭着,嘴里喃喃有词:“儿啊,高了,高了,瘦了,瘦了哟··一”
  然后拉着小梦的手,含着泪说:“孩子啊,回来就好啊,回来就好,父母可是天天都在想你们呢……”
  易金桂说着说着,眼泪就吧嗒吧嗒往下掉了。
  “妈……”华青抱着妈妈的肩膀,轻轻喊道,眼泪也不知不觉流了下来。朝思墓想的父母老家就在眼前,怎么能不感动呢?多少回在梦里梦见这个地方,梦见父母在田地里劳作,醒来却是泪湿枕巾……
  哪个离家的游子不想家呢?杜华青以前也不觉得家乡对自己的重要性,但是,走出去之后,才知道,这个地方虽然贫穷闭塞,但却是生他养他的地方,是他童年和少年时期每天都行走游玩的地方,注定了一辈子都根植在他的脑海里,无论他走到哪里,记忆中最清晰的,就是故乡的模样,永远都无法抹去……“阿姨……”小梦也抱着华青的妈妈,两个孩子一左一右,才卜在易金桂的肩膀上,楼着这两个孩子,易金桂的心里才是踏实的,从未有过的踏实。“好,回家,回家去……”易金桂看着华青,心里那份踏实的感觉啊,真是太舒心了!看到儿子在身边,她才真正放心啊!每天就只知道儿子在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可是遥远到哪儿去了,她没有概念,只是知道自己这样很难见到儿子回来,每次想到这些,易金桂的心里就难受极了!一个宝贝儿子,还要跑得那么远,要见一面都是那么不容易,这样的感觉她真是不喜欢!现在,她宁愿儿子在国内找个工作,节假日还能回来看看她,她也能去儿子工作的城市里住,隔着那么远的地方,她这把老骨头,可无法坐那么久的飞机,所以,出国的事情对于她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
  第一卷你死我活106_2(文)
  &l;&;
  杜雨生也在旁边,但是,他的感情总是那么含蓄,就算是眼里有泪,他也不会让泪水流下来。他看着比自己高出很多的儿子,伸出手拍了拍儿子的肩膀,然后用手揽着儿子的肩膀,一路走回家里去……
  这个家庭,两年多没有这样幸福的团聚。
  儿子女儿都回来了!易金桂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但是,她心里还是想着女婿丁志华能来,好久没有看到志华了,这孩子听说也出去了,去哪里了呢?“秀青啊,志华回来了吗?”易金桂问道。
  “没有,好像还没有回来!”杜秀青说。
  “那他打电话说什么时候回来啊?你可是做妻子的,要对人家好一点!”易金桂说道。
  直到现在,她都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和丁志华早就离婚了!
  “妈……”杜秀青喊道,心里有点怪妈妈多管闲事儿了!
  “等志华回来,一定要叫他到家里来玩,我也好久没有看到志华了!”易金桂说,丁志华在她心里一直都是很老实的人,这个女婿,易金桂还是比较疼爱的i
  杜秀青没有回应,心里却是想着:不可能啊!志华现在怎么会到杜家庄来呢?可能再也不会来了!
  “妈妈说的是实话,孩子,志华是个好孩子,把志华和子安都带来,让我看看我的外孙子!”易金桂说。
  “好吧……下次我把子安带来……”杜秀青看着妈妈说。
  “志华也得来啊,一定要来!”易金桂看着杜秀青说。
  “他不一定会来呢!”杜秀青笑着说。
  “不管怎么样,只要他回来了,就让他来家里看看,我很想他!”易金桂说
  “唉……”杜秀青叹了口气,这怎么就说不清楚呢!
  她真是不想和父母说自己的事情,尤其是这件事儿已经过去了,她不想再提了,可是,妈妈这儿似乎永远都过不去,丁志华是她的女婿好像就是一辈子的事情一样!
  杜华青看姐姐那为难的样子,似乎发现了什么,但是,他又不好开口去问。
  一家人吃过午饭后,杜秀青要先回县城,华青和小梦就留在家里。返回县城后,杜秀青本想休感一下,却意外接到了方贺兰的电话。方贺兰通知杜秀青晚上去家里吃饭,丁志华回来了!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啊!上午老母亲还念叨他,他就真的回来了!杜秀青满口答应,晚上回去吃饭。这么就没有见到丁志华,她也想看看志华的的变化。
  虽然嘴上答应了,可是等到真的要去的时候,杜秀青心里又有些忐忑了!毕竟身份不同了,自己已经不是丁家人了,这样空手回去好像有些不太好。
  她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些东西带上,茶叶,还有一包上等的腊味,另外还有一条烟,丁月成偶尔也抽几口,杜秀青特意给他带上的。
  拿上这些东西,她才让小舒送到了那个熟悉的巷子口。
  来到小院子的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阵女人的笑声。
  仔细一听,是丁志娟的,似乎还有一个女人的声音?杜秀青没听出来是谁的,
  她抬起手敲了敲门。
  丁志娟小跑着过来打开大门,看到杜秀青,习惯性地叫道:嫂子!可是,她似乎立刻意识到不对,转过头看了看,然后对着杜秀青笑了笑,接过她手上的东西,说:“请进!&;o;
  “妈妈,妈妈……”子安看到她进来一路跑过来,拉着她的手喊着,“妈妈
  “子安……”杜秀青楼着他的肩膀,儿子已经比她高出很多了,像个刁、伙子了。
  这才抬起头看看小院子里,丁志华站在走廊上,笑嘻嘻地看着她,而在他的身边,还站看另外一个女孩子!
  这个女的怎么看着那么面熟?!杜秀青一时间想不起来自己在哪儿见过她,但是,总是感觉很熟悉的样子。
  “志华,回来啦!”杜秀青笑着和丁志华打招呼。
  “嗯,上午刚到的!”丁志华笑着说。
  然后看了看旁边的女生,说:“这是我的女朋友小管,管芯彦,这是我前妻,杜秀青,余河的女县委书记……”
  “你好!”小管很大方地伸出手来和杜秀青打招呼。
  杜秀青握着她小小的手,看着眼前这位年纪不大,依旧清纯靓丽的女孩,心里还真不是个滋味!
  丁志华和她离婚后,居然这么快就能找到这么年轻漂亮的女孩!她作为一个县委书记又如何?丁志华不是没人爱,爱他的人比你杜秀青更年轻更漂亮啊!这说明什么?说明丁志华有本事有魅力有能耐!可是这个男人在你身边的时候,你是怎么对他的呢?有好好爱过他吗?有珍惜过他吗?有看到他的优点吗?似乎都没有!
  听到丁志华这么介绍,握着小管的手,杜秀青瞬间感觉自己的脸色就变了!
  女朋友?而且看这感觉,两人的关系还很亲密似的!莫不是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不然怎么会带到家里来见父母!
  “呵呵,恭喜恭喜啊,小管好年轻漂亮啊!志华,你真是好福气!”杜秀青笑着说,心里却在不自觉地抽动着。
  “谢谢,你呢?也得抓紧啊!让我看到你未来的另一半!”丁志华很大方地说道,“明年我就准备和小管结婚了!到时候还是放到老家来操办,你得来祝福我们啊!&;o;
  “一定一定……”听得丁志华这么说,杜秀青的心里就更不是滋味了!太快了吧!真的谈婚论嫁了!
  而且看丁志华那表情,他对眼前这位小管姑娘似乎很满意啊!那份爱意都写在脸上!杜秀青似乎从来没有见过丁志华用这样的眼神来看过她!真的没有!他们十年的夫妻,就是在新婚的时候,丁志华也不曾这样爱意绵绵地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杜秀青内心的酸楚一下子就袭来了!她觉得自己很可怜,虽然有权力,虽然有地位,可是……可是,在丁志华的心里,她似乎从来就没有重要过,没有成为他内心最中心的那个人……没有!可是,眼前的小管呢?小鸟依人的样子,就算她什么都没有,此刻在杜秀青的眼里,她也是最幸福的小女人!
  这样的感觉,她也曾经有过……就是在杜家庄,和朱大云在一起的时候!只是,她轻易就把那段美好的感情给抛弃了!现在就算是回过头来,她和朱大云之间也无法回到杜家庄的时代了!她那最美好的爱情,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杜秀青有些看不下去了,而且,她觉得丁志华就这么当着子安的面,大秀他们的恩爱,有些过分了,这对孩子的伤害是很大的……她转过身,看到子安坐在院子的角落里,压根儿就没有看这边……杜秀青走过去,拉着子安的手,子安抬起头,眼里却是泪光闪闪……
  杜秀青的心项刻间就碎了……
  孩子,对不起!她的泪忍不住倾泻而出!
  在这段从来没有爱的婚姻里,到头来最受伤害的,其实就是子安!丁志华明明知道子安不是他的孩子,却还要留下子安,来陪伴他的父母……杜秀青不知道他究竟是为了父母,还是想占有子安,霸去杜秀青的心头之肉!而且子安留在丁家,如果今后丁志华回到余河,那么孩子会是什么样的境遇!杜秀青不敢想象,子安是有思想的孩子,他虽然不多言语,可是孩子的内心是非常敏感的,今天丁志华的举动,已经给孩子带来了伤害!
  她不能让子安继续留在丁家了!不能了!她要把子安带走!一定要带走!就是在这一刻,杜秀青坚定了这个想法,要把子安带回自己的身边!方贺兰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厨房里出来了。
  “秀青到了,那就吃饭吧,吃饭,饭菜已经好了!”方贺兰的精神似乎出奇地好,满脸挂着笑容,这是杜秀青这么久以来看到方贺兰最高兴的一次!看来,儿子带着女朋友回来,为方贺兰带来了很大很大的精神安慰!
  丁家,似乎很快就可以随着丁志华的重生而获得重生了!
  那么,杜秀青的重生呢?在哪里?
  杜秀青再次陷入了迷惘……&l;&;
  第一卷大结局篇 1_1(文)
  权力漩涡正文大结局篇1
  余河的农历春节是很有传统特色的。
  为了让这个春节过得更隆重,杜秀青让宣传部和文化局好好布置了一下各条主要的街道,让余河的年味变得更浓了!
  大街上的路灯杆上挂满了红红的大灯笼,还有鲜艳的中国结,人行道上也摆上了各色喜庆的鲜花。这个小城虽然很小,但是,却显得非常的精致。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大红灯笼和中国结也亮起来了!大街上一片朦胧的红色,如梦如幻,非常美丽!
  冬夜的余河比较寒冷,平时外面都是很冷清的,少有人逛街。
  但是,春节来了,余河的夜也随着热闹了起来,华丽了起来。商铺的生意都好得出奇,到处都是一片喜气洋洋。
  吴淑芳的“真女人”服装店,这几天的生意也是很好很热闹,店里顾客盈门,真可谓是财源滚滚。
  前几天吴淑芳主动向朱大云提出了离婚,这是她经过深思熟虑的。与其守着这样一个只有躯壳的男人,她还不如选择一个人过。带着儿子,经营好自己服装店,就是今后她生活中最大最重要的事情。
  朱大云没有爱过她,这一点她以前是不相信的。她当初决定嫁给朱大云的时候,也知道朱大云不爱她,但是,她总是相信,只要时间久了,只要她一心一意爱他,一心一意来经营这个家,朱大云会对她产生感情的,因为人都是在相处中增进了解和情感的,夫妻之间,很多人也是先结婚后恋爱,照样过了一辈子。她以为他们的婚姻和爱情也可以如此的。
  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她十年的苦心经营,换来的依然是一个冷漠的朱大云,一个没有真心对她的朱大云……她承认自己失败了!一个女人最大的不幸,就是做了该做的一切,却依旧无法收住老公的心,就是你全心全意爱他他却丝毫不爱你!这个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海角天涯,不是大洋彼岸,而是,背靠着背睡在一起,他心里想的却不是你!
  吴淑芳觉得自己受够了!再也没必要死拽着朱大云而不放了!既然他的心不在她身上,既然他是那么想和她离婚,那就离吧!她并不是少了男人就无法活着的女人!她有自己的事业,有自己的追求,她虽然文化不高,但是,她却在这个社会上有一席立足之地!她完全没必要把自己的不幸和朱大云捆绑在一起!当然,虽然想通了,虽然心里有准备了,但是,真正提出来之后,吴淑芳心情还是很难受的,每每想到这件事儿,她就无法抑制心里的悲痛!婚姻的失败,对于女人来说,就是最大的失败,尤其是她这样把婚姻看得比什么都重的女人,苦心经营十年换来的却是一场空,还有什么比这更让她伤心的事情呢?店里的顾客来来往往,吴淑芳强颜欢笑去面对顾客,但是,只要坐下来,一个人的时候,她的忧伤就挂在脸上。她甚至还想,朱大云一个人的经济条件并不好,离开她之后,他父母的康复治疗怎么办?难道就这样放弃了吗?不行,绝对不行的!老父亲的病眼看着就要好了,如果这个时候放弃了,那就真的太可惜了!吴淑芳想了想,朱大云说他什么都不要,但是,为了给父母看病,她还是决定给他一点钱,让他稍微宽裕一点,能够继续给老父亲治病请保姆。
  吴淑芳也知道,朱大云前不久又有了一个职位,担任了下林开发区宣传部的副部长,分管报纸,这对于朱大云来说,是一件好事。吴淑芳也替他高兴,无论如何,他都是天亮的爸爸,这是一辈子都不能改变的事情。她也希望他好,希望他能官运亨通,顺风顺水。
  已经是夜里十点半了,路上的行人慢慢少了,吴淑芳呀咐两位小妹关店,她最后盘点一下今天的账目,就可以回家了。
  正当小妹要把卷j'+1门拉下来的时候,一辆车子停在了店门口。
  “淑芳姐……”小兰朝里面喊道,示意她往外面看。
  吴淑芳闻声抬头一看,很是吃惊:只见朱大云从车上走了下来。
  吴淑芳结完最后一项,把账单放进了抽屉里,走了过来。
  “你怎么来了?!”吴淑芳问道。
  “太晚了,看到你还没回家,我过来看看……”朱大云说。
  吴淑芳没吭声,心里却是莫名的一阵涌动,说不出是激动,也说不出是感动,就是那种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酸酸的,涩涩的……开店这么久,多少次夜里回去,朱大云从来没有到店里来接过她,似乎也从来没有想过她一个女人在外面拼打的艰辛……可是,今天晚上他为什么来了?难道真是要分开了,反而觉得珍惜一些了?还是路过这儿顺带来接她?
  “你这是刚回来?”吴淑芳问道。
  “不是,我下午就回家了,特意过来接你的!”朱大云看着她说,“这几天忙坏了吧,年末的生意特别好,我知道,你也要注意休息!”
  从来没有听朱大云说过这样好听的贴心的话!
  吴淑芳的眼眶湿润了!项刻间就感觉到雾气弥漫了双眼……为什么这个时候还要如此温情的来接她呢?她倒是希望他照样冷冰冰的,对她不闻不问,这样比什么都好!两人之间没有留恋,也没有多余的话语,该分也就分了!可是,可是朱大云啊,为什么要反渠道而行之……?
  “好,我们回去吧……”吴淑芳说,“已经结算好了!”
  “好,走吧!”朱大云打开车门,让吴淑芳坐进了副驾驶的位置。“这么晚了,你饿了吧,我带你去吃点东西……”朱大云说。
  “不用了,我不吃,晚上我都不习惯吃东西的,直接回家吧……”吴淑芳说
  “还是吃一点,忙了一个晚上,你也累了,饿了……我请你!”朱大云笑看说,“我升职后还没有请你呢,今晚我请你吧!就算为我庆祝一下!”吴淑芳笑了笑,没有再坚持了。
  朱大云开车来到了加州西餐厅,今晚他要好好请吴淑芳吃一顿,婚后他似乎还从未单独和吴淑芳来这样浪漫的地方吃过东西。
  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下了车,吴淑芳有些吃惊,怎么到这样的地方来吃夜宵?这里可是余河消费最贵的地方啊!
  吴淑芳的店里虽然生意好,但是日常的消费吴淑芳还是比较省的,这样的地方她也很少来。
  “大云……随便吃点什么就好了,不用到这里来……”吴淑芳看着朱大云说
  “呵呵……这里环境好,走吧,我请客!”朱大云说。
  “这……”吴淑芳迟疑了一下,还是跟着朱大云往里面走去了。
  已经深夜了,店里的顾客并不多,朱大云选了最里面靠窗口的那个卡座,里面亮着橘黄|色的灯光,很有一种朦胧的感觉。隔着玻璃就能看到余河的街道,霓虹灯照耀下的余河,也是那么美丽多姿!
  “淑芳,坐吧……”朱大云看着吴淑芳说。
  吴淑芳在朱大云的对面坐了下来。
  他们之间这么正式的两人面对面单独坐着,似乎还是第一次。
  吴淑芳似乎感觉到了朱大云今晚有什么重要的话要对自己说,不然怎么选这么个地方?不仅仅是吃宵夜吧?
  “两位,请问要喝点什么?”服务小姐走过来问道。
  “一瓶红酒,烤鱿鱼丝,南瓜饼……”朱大云很熟练地点了,也没问吴淑芳爱喝什么,他知道,让吴淑芳自己氛她是点不来的,这个地方她很有可能是第一次来了。
  服务小姐很快就端着红酒走了过来。
  两个晶莹别透的高脚杯放到了桌上,开瓶倒酒,杯子里荡漾着深红的简萄酒
  朱大云端起杯子,晃了晃,然后递给吴淑芳一杯,自己手上拿着另一杯。“淑芳,来,我们今晚好好喝一杯!”朱大云看着吴淑芳说,“我要谢谢你,淑芳!谢谢你一直以来对这个家的付出,对我父母的照顾……真心的谢谢你!这杯酒,我敬你!”
  朱大云举杯和吴淑芳轻轻碰了碰杯子,然后仰起脖子喝光了杯中的酒。吴淑芳不会喝酒,也从来没喝过,看着这昔油水般的红酒,她有些难以下咽。但是,朱大云说的这番话却是让她很感动。
  这说明他心里还是有数的,她对这个家的付出,他也是看在眼里的!她还以为他从来就不把这些放在眼里,根本就没当回事儿……
  “大云,家是我的,你的父母也是我的父母,为家庭,为父母付出都是应该的,你不用谢我……”吴淑芳捏着杯子说,眼里再次涩涩的雾气盈盈。“淑芳,谢谢你!没有你这么辛苦的付出,就没有我们这个家庭现在的生活,我心里很清楚……我的父母也一直很疼你,因为你孝敬他们,因为你是个好媳妇……和你比,我不是个好儿子,不是个好丈夫,也不是个好父亲……我知道,我很多方面都做得不好!所以,这个家多亏有你一直在撑着……你是个好女人,我谢谢你!从心底里谢谢你!”朱大云很诚恳地说道。
  “只是,我朱大云是个混蛋……”朱大云说着,再次倒了酒,然后一饮而尽,继续说,“我管不住自己的心……这对你不公平……真的不公平!淑芳,你应该得到一个好男人的爱,我不是那个好男人,不配拥有你这样的全心付出……以前是我想离婚,我觉得自己对不起你,真的对不起你!现在,你想通了,主动和我说要离婚,我更觉得对不起你……我朱大云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淑芳,真的对不起!我们离婚,我什么都不要,只要儿子天亮跟着我,其他的我什么都不要,房子,车子我都可以给你,不和你分,但是儿子必须给我……好吗?
  原来朱大云就是为了得到天亮才和我出来喝酒的?!不!天亮也是我的命根
  子啊!吴淑芳心里说道。
  “不,大云,天亮必须跟着我!孩子跟着妈妈比跟着爸爸好,我可以给他很
  好的经济条件……你能吗?你不能!”,天亮只有跟着我才能有稳定的生活,
  吴淑芳说,“你工作那么忙,很少管孩子为了孩子,你也不能那么自私啊!大云!
  吴淑芳是绝对不会放弃天亮的!她就打算这辈子带着孩子过日子了,再也不嫁人了!
  “淑芳,你的工作同样很忙!你也不能给孩子一个很稳定的生活,你平时怎么照顾他?你管得了他的学习吗?管不了的!孩子越来越大,男孩子进入青春期后,很难管教的,你无法管好孩子的!”朱大云看着吴淑芳说,“你别和我争了,好吗?”
  “好!我不和你争!我们都别争了,让天亮自己选,他愿意跟谁就跟谁?行吗?”吴淑芳说道。
  “好吧!”朱大云迟疑了一下,说道。或许这是最好的办法。
  可是,让天亮自己选,朱大云觉得自己的胜算就比较小些,因为平时他都不在家,和天亮呆在一起的时间不多,而吴淑芳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却是比较多的
  “如果没什么事儿,我想先回家睡觉去!”吴淑芳说道。
  已经很晚了,明天还要照常工作,她可没有时间为这些事情而伤神的,店里的生意每天都要做。再大的事情,她也要放在一边,没有时间去哀伤。“淑芳,再喝一杯吧,再喝一杯,我们从来没有这样喝酒,以后或许也不会再有机会这样喝酒了,就当我们最后的一次晚餐,单独的二人世界晚餐……”朱大云说着,举起了杯子。
  吴淑芳颤抖着手,举着杯子和朱大云碰了碰,终于仰头喝下了那杯酒。酸酸涩涩的,味道很不好!吴淑芳觉得这酒真是难喝!喝了这杯,她再也喝不下第二杯了。
  放下杯子,她起身要离开。
  朱大云立马追着出来,在前台接了帐,拿着没有喝完的红酒来到了车上。“淑芳…”朱大云看着坐在副驾驶的吴淑芳说,“天亮的事情我们能不能再商量一下,孩子跟着我,其余的东西都给你,好吗?”
  第一卷大结局篇 1_2(文)
  吴淑芳侧过脸,看了看朱大云,很决绝地说道:“不行!没得商量!孩子愿意跟谁就跟谁,尊重孩子的意见!”
  朱大云长叹一声,发动车子开了出去!
  如果离婚不能带走天亮,那么对朱大云来说,将会是最的打击!
  他最渴望的就是带着两个儿子和杜秀青生活在一起,那才是最幸福的生活啊
  开着车回到家里,已经是深夜十二点了。¥官¥场¥中¥文¥网¥
  父母和孩子都睡了,小院子里一片寂静。
  吴淑芳来到三楼,推开天亮的房门,走进去看了看儿子。
  天亮把一双脚都放在外面,丝毫没感觉到冷。吴淑芳悄悄地走过去,心疼地帮儿子把被子拉好,把那双放在被子外面的小脚给盖上。
  天亮躺在床上,已经是那么长的身子了!孩子长大了,十二岁了,是啊,真是太快了!这么快儿子就大了!可是这个家却真的要散了!吴淑芳知道,朱大云今晚就是想和她把天亮的抚养权明确一下的!可是,她是坚决不会放弃对天亮的抚养权的,没有儿子,她所做的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她已经三十多岁了,已经不是女人最佳的生育年纪了,她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再婚生孩子了,天亮就是她唯一的希望,叫她如何能放弃孩子的抚养权!绝对不可能的啊!
  看着天亮,吴淑芳的眼眶再次湿润了!
  她默默地退了出来,轻轻地把房门给关上了。
  就在她转身的时候,看到朱大云站在了她身后。
  “我看看天亮……”朱大云说。
  “别看了,孩子睡着了,别吵着他……”吴淑芳说道,“去睡吧l”“不,我要看看天亮……”朱大云坚决地说道。
  “唉……”吴淑芳叹了口气,流着泪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一个家庭,一对夫妻,真正到了要解散的时候,可能最大的牵拉,就是孩子!这个曾经凝聚着两人爱的结晶的生命,是两人连接的纽带,也是分离时最大的牵绊&86;…”
  吴淑芳舍不得孩子,朱大云同样舍不得孩子!
  孩子啊!一个家庭的解体,到头来受伤害最深的,也是孩子!
  朱大云来到儿子的房间里,不敢开灯,就用手机的微弱灯光,照着孩子的脸蛋看了看……看着天亮睡得那么香甜,朱大云的心里感&86;陇很多很多,他甚至在这一刻现出了不想离婚的念头,不离婚,不就可以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吗?为什么一定要离婚呢?成全了子安,就会伤害了天亮!手心手背都是肉啊!他以前总是一根筋想着给子安一个完整的家,却忽略了天亮也需要一个完整的家,和杜秀青组合的家庭,对于子安来说是完整的,可是对于天亮来说,那就不是完整的,是残缺的,因为天亮的妈妈不是杜秀青!就算是杜秀青会对天亮视如己出,在天亮的心里,吴淑芳才是妈妈,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疼他爱他的唯一的妈妈……是啊!为什么就不能两全其美呢?朱大云坐在地板上,仰头长叹!这个晚上,他没有离开天亮的房间,而是拿了一床被子,铺在木地板上,陪着儿子和衣而睡……
  第二天,他想带着天亮出去玩,却被天亮拒绝了!天亮以要在家里陪着爷爷奶奶为借口,就是不和朱大云单独出去!朱大云感觉到儿子似乎在疏远他,以前都不是这样的!难道是吴淑芳对孩子说了什么?提前给儿子做了思想工作,让儿子不要跟着他?!真是这样的话,吴淑芳就太有心机了!¥官¥场¥中¥文¥网¥
  朱大云觉得自己也小看了吴淑芳,怎么能这么教育孩子呢?既然让儿子自己选,那就要让儿子自己选,而不是去做思想干预!这算怎么回事儿?如果他也这样对孩子做工作,那孩子的心里会受到更大的伤害啊!他不想这样,他倒是希望给儿子一个平静的正常的思考空间,不要让儿子感觉到思想压力!本来离婚对儿子的打击就够大的了,还要人为地去给孩子洗脑,那就更是对孩子的伤害了!天亮不愿意跟着出去玩儿。朱大云心里挺失落的,他一个人开着车出来转悠,很是无聊至极,想来想去还是给杜秀青打了个电话。
  杜秀青还在上班,她听朱大云说已经放假回到余河了,立马说道:“那好,你来把子安带出去玩玩,他今天正好在我这儿!我这里很忙,无法陪他,你正好陪陪他!”
  “好!”朱大云真是巴不得了!他就是想见子安,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见到了!刚才被天亮拒绝的失落一下子消失了,想到能见到子安,能带着子安出去玩,他心里开心极了!
  有两个儿子的感觉真好啊!朱大云心里喊道。
  他开着车来到了县委楼下,看到子安正在门口转悠着,他立刻下车,拉着子安的手上车了!
  “叔叔……”子安叫了一声。
  “子安,叔叔带你去爬山吧,好吗?”朱大云摸了摸子安的脑袋说道。“好!”子安弱弱地答道。
  昨天妈妈把他从家里叫出来,就让他住在酒店里了。他也不想回那个家了,家里平白无故多出一个人女人来,还说是爸爸的女朋友,还说要和他结婚!子安的心里很难受!以前子安虽然知道爸爸妈妈离婚了,但是,他跟着爷爷奶奶也习惯了,从来没有想过爸爸会带着一个新的妈妈来到他身边,他无法接受这个家里走进别的女人……可是,那个年轻的女人却已经走到他家里来了,他无法接受也要接受……他也知道,妈妈看到那个女人之后,心里也难受,所以才选择把他带出来的……他现在都不知道自己以后怎么办了?是继续跟着爷爷奶奶,还是跟着妈妈?如果爸爸带着那个女人离开了家,他还是想回去跟着爷爷奶奶过的,毕竟那儿才是他的家啊!而且爷爷奶奶年纪大了,需要他在身边陪着,子安觉得,他不能离开爷爷奶奶,爷爷奶奶也不能离开他,他们之间早就是相依为命了……朱大云开着车,载着子安一路开到了马峦山脚下……
  冬天的太阳显得很弱,都半上午了,太阳还懒洋洋的似的,没有睡醒一样,一点儿都不火热……气温不高,北风吹着,外面还是有点冷……
  “子安,我们跑起来,爬上山,身子就热乎起来了!”朱大云看着子安说道
  眼前的子安显得很瘦弱,让朱大云看了都有些心疼了!
  这孩子和天亮真的不一样!眼神都不一样!天亮的眼神是有些霸道的,天不怕地不怕的,子安却有些弱,好像对他都有些畏惧似的!这就是不同的家庭造就的不同孩子。
  天亮所处的环境是一个完整的正常的家庭,朱大云也是经常带着他出去玩,天亮从来就不缺乏安全感,他的世界是完整的:可是,子安却不是这样的,他从小就缺少父爱,丁志华对这个孩子不够爱,朱大云也是知道的,加上丁家那样的氛围,子安从小就被圈养着,以至于养成了这样柔弱的性格……
  唉,可怜的孩子!朱大云叹了口气!白白有个当县委书记的妈妈!“子安,我们比赛吧,看谁先到那座庙前,顺着这个台阶一直往上走!”朱大云说。¥官¥场¥中¥文¥网¥
  “好!”子安到底是个孩子,跑得快,很快就到了朱大云的前面,没多久就把朱大云抛在后面了。
  朱大云加紧步伐追着,一路上累得有些喘感了!好久没有跑步,更没有爬山,他感觉自己缺少运?br />免费电子书下载shubao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