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县委书记的官路史:权力漩涡-女县委书记的官路史:权力漩涡第217部分阅读-作者不祥-历史军事-新御宅屋

女县委书记的官路史:权力漩涡第217部分阅读
作者:作者不祥      更新:2021-01-23 03:35      字数:11469
  运动和锻炼了!腿都有些不听使唤了!
  还不到四十岁,难道这么快就要变老了吗?
  不行不行,得多运动峨!
  紧赶慢赶的,终于连跑带走的来到了那座庙前……
  子安可能有些累了,早就坐在石凳子上等着他了!
  看到朱大云气喘“于吁地跑过来,子安笑着说:“叔叔,你输了!我早就到了啊!”
  “是……叔叔输了!”朱大云笑着说,“还是子安跑得快,像个飞毛腿一样,叔叔怎么追也追不上了!”
  子安听了,笑嘻嘻地看着朱大云。
  他从小就喜欢这个叔叔,他还记得小时候叔叔带着他去滑冰,带着他去吃肯德基,还有那个和他同岁的朱天亮,他也喜欢!
  “叔叔,天亮怎么没来一起爬山?”子安问道。
  “天亮在家里陪爷爷……”朱大云笑着说,“下次我带他来和你一起爬山,你们可以竞赛,谁跑得快!”
  “好!”子安高兴地说道。
  朱大云很满足得看着子安,然后在子安的背上很疼爱地拍了拍。
  “我的儿子……”他在心里默念道,“什么时候能够真正叫一声爸爸啊……
  正当他看着子安心里想着这些的时候,迎面走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依偎着那男的楼着女的腰,一路款款而行,边走还边笑着……
  这一对情侣还真有情趣,这个时候来山里,也不怕冻着……朱大云心里想,眼晴盯着这两个人看着。
  待他们走近了,来到跟前了,朱大云的心立马咯哈一下,怎么会是她?怎么会是她啊?!她怎么回来呢?不可能啊!这么多年都没有她的消息,她就像是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再也没有出现过……
  而面前的女孩子看到他,也是一愣!然后迅速地别过脸去,兀自地低着头往前走去……
  旁边的男人看到朱大云并没有吃惊,看到子安的时候,却是非常吃惊了!“子安?!你怎么在这儿?”他问道。
  “爸爸……”子安喊道,“我出来爬山,遇到了叔叔……”
  “叔叔?”丁志华看着朱大云,再看看子安,然后嘴角扬起了一丝无法捉摸的笑意。
  是啊,叔叔!呵呵!他心里说道,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叔叔吧!
  “你好!”朱大云也认出来了丁志华,他们虽然很少见面,但是,彼此都还是有印象的。
  “你好!”丁志华也朝朱大云点点头,还伸出手和朱大云握了握手。“什么时候回来的?”朱大云问道。
  “回来两三天了……”丁志华说,“你现在在哪儿?”
  “还在下林!”朱大云说,“丁主任有才,可以到外面去闯荡,像我这样的,也就只好在家混口饭吃了!”
  “呵呵……朱部长的才华是有目共睹的!”丁志华说,“你可是余河的一支笔啊!”
  “呵呵,都过去了……”朱大云笑着说,然后看了看走到了远处的女子,故意问道,“那位是?”
  “我的未婚妻,管芯彦!芯彦,过来认识一下……”丁志华喊道。管芯彦似乎没听见似的,还是一个劲儿地往前走着。
  丁志华笑了笑,摇摇头,说:“没听见……”
  两人又打了句哈哈,丁志华往前去追管芯彦了。
  看着那个熟悉的背影,朱大云心里真不是滋味!
  当年在这个地方,也是在这个地方,他和她并肩而行,她在他的怀里,是那么依依不舍!她说她爱他,永远都爱他!可是,现在呢?物是人非!她已经变得刻意不认识他了!当面见到都不愿意面对他了!难道在她心里就是那么恨他吗?还是不想当着丁志华的面来见他,避免不必要的尴尬?!
  可是,他是多么想和她说句话,哪怕是一句话,都好!她却是连这样的机会都不给他了!他心里犹如被刀割一样难受!
  他承认,当年是他伤害了她!是的,是他的自私和无能伤害了年轻单纯的她!她是那么爱他,无条件地爱着他,可是最后他却无力保护她,无力给她想要的东西,他不配拥有她,不配!她选择离开他是对的!他也为此付出了代价啊!差点连公职都没有了!
  如今岁月带走了一切,却唯独把这份伤痛沉淀了下来!他本以为,自己见到她不会再有心痛的感觉,不会再那么伤感……他错了,他内心深处还是那么有她的位置,心底深处还是对她有深深的愧疚啊!
  青桃!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就算你改了名字,就算你换了新颜,我依然还是能一眼就认出你来!你的背影,你的笑容,就连你走路的姿势,都是那么熟悉……
  曾经爱过,就无法当做不存在……
  “芯彦,芯彦……”丁志华一路追着跑上去,“等等我……”
  丁志华追上去后,和管芯彦肩并肩走着,然后楼着她的腰,一直往树林深处走去……
  朱大云知道,他的青桃,他心里的青桃,彻底的死了,消失了……现在看到的,是重生后的芯彦,和他之间再也没有任何的关系,再也没有了……
  第一卷大结局篇 2_1(文)
  大结局篇
  “芯彦……”丁志华楼着她的腰,亲昵地喊道,“怎么叫你也不答应啊?!
  “峨……我在看前面的风景,没听见……”管芯彦笑着说,“怎么啦?”“没什么?你没看见我家子安在那儿吗?”丁志华问道。
  “峨,没注意,就忙着赶路了!”管芯彦淡然地说道。
  “本来想介绍你认识一下子安身边的那个男的……没想到你走得那么快!”丁志华说道。
  “峨……呵呵,他是谁?”管芯彦看了丁志华一眼,笑着问道。
  “我前妻的同学……”丁志华笑着说,“对子安特别好!呵呵……”“峨……”管芯彦淡淡地应了一声,然后转过头朝后面去看了一眼。不看没关系,这一看,她的心是再也无法淡定了!
  朱大云那幽幽的眼神,就在她一转身的那一刻,深深地映入了她的心里!她路过他身边的时候,就看到了他!看到他那么愕然地看着她!她刚才之所以不看他,不停下来和他打招呼,就是不想和他面对面!不想让自己已经结痴的伤口再次被撕裂……那是怎样的伤痛啊!她无法形容!她真是没想到,在这里还能碰到朱大云,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昨天在丁志华家里,她看到的那个女人,居然是县委书记杜秀青!曾经到下林去考察,还有人说她们俩长得很像!没想到她就是丁志华的前妻!人生真是充满了戏剧性!她和丁志华走到一起,完全是因为惺惺惜惺惺,两人都是受过伤害的人,又在同一个公司上班,同是信江人,让他们的心很快就靠近了……她从来不知道丁志华还有这么强大的背景,曾经是女县委书记杜秀青的丈夫!直到来到他的家里,她才知道这个真相!他的过去她并不关心,重要的是,两人在一起,丁志华对她的疼惜和呵护,让她感觉到了踏实,安全,她现在需要的就是这样一份感情,稳定的,长久的,平淡的,能够一辈子相守着的……不再要求轰轰烈烈,不再要求爱得死去活来,只希望能平平淡淡,真真切切!
  她曾经是那么不顾一切地爱上了朱大云,爱得那么疯狂,那时候她渴望的是轰轰烈烈的爱,是只要曾经拥有,不在乎天长地久的爱,可是,到头来呢?她没有品尝到爱的甜蜜,却受受尽了这份爱带来的伤害!她被伤得体无完肤,伤得心都碎了一地……当然,她不怪朱大云,是她自己飞峨扑火般的爱上了他,最后所有的苦果她只有一个人尝……她也想到过死,那时候,死对于她来说,是最迫切的愿望!可是,年迈的双亲,母亲的眼泪和担忧,让她无法下定这个决心,因为那样太残忍!她的生命,不仅仅是她个人的,更是父母的!父母含辛茹苦把她养大,刚好能够独立走向社会的她如果真的突然间消失了,那么对于父母来说,就是天塌地陷,他们的世界彻底崩塌了!她不能那么自私!不能自己遭受了打击不想活,就忘记了父母的生命,她活着,父母才能活着,她好好活着,父母才能晚年快乐!所以,她选择了从下林消失,就是为了重新开始,为了能够活下去……管芯彦这个名字,也是她自己取的。她要让自己的生命焕发新的生机和活力,要让人生换新颜!所以,她给自己改了名字,以此次开始自己的重生……可是,这一刻,她万万没有想到,她最不想见到的,也最怕见到的男人,却突然间出现在她的眼前!而且是在这个熟悉的地方!
  对这里,她的记忆中是很深刻的!这是他曾经带着她来过的地方!那张石凳上,他们相拥着依偎着亲吻着缠绵过……这条铺满落叶的山间小路,他们搀扶着一起走过!管青桃没有想过,在他们的爱情没开始以前,她想象不出自己会那样狂热地去爱一个人;管青桃也没有想过,在他们的爱情没结束以前,她想象不出那样刻骨铭心的爱也会消失;管青桃更没有想过,在爱情被忘却以前,她想象不出那样融进骨髓里的爱也会只留淡淡痕迹……经历了,她才知道,无论在哪里,他离她都只有一个转身的距离。而当她孤独时,却只有寂寞做伴……是的,她从他的影子里走出来,用了很久很久……都说一个女人只有爱上另一个男人,才能结束过去的一段感情……真正把朱大云埋进心里,就是因为丁志华的进入,因为他给她带来的温暖和踏实。
  丁志华和朱大云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
  朱大云是狂热的,也是粗心大意不才j,卜节的男人,他不懂得去照顾女人,他示爱的方式就是狂热地对她,是用火一样的热情燃烧着她……但是,丁志华却不是这样的。丁志华是个细心的人,他不急不躁,没有火一般的热情,但是,他却是那么仔细,那么体贴……他带给她的,就是那份精心的呵护,贴心的关爱,和他在一起,她感觉到就像是涓涓细流般,没有什么大的涟漪,但是却总有那种经久不息的爱意在流淌……两种不同的男人,两种不同的生活。
  管青桃选择了丁志华的平淡和贴心……
  但是,此刻看到朱大云的那一瞬间,她内心还是有颤动的……她不敢停下来,也不想停下来,她还是无法让自己淡定地面对他……虽然他们之间已经结束了……可是,那份尘封的感情却会不自觉地跳出来,然后让她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是的,看到他的那一刻,她就心颤了……
  丁志华呼唤她,她也只能假装没听见,然后脚步匆匆地走远,留给朱大云一个孑然的背影……也只能给他一个背影……
  可是,她转身的这一个回眸,却让她看到了朱大云眼神里的那份伤感,落寞……是的,是这样的感觉……她知道,他的内心,也曾经纠结于这段违背世俗的爱!在无法给与她想要的答案后,他选择了放弃,不得不放弃!她相信,如果他真爱过她,内心一定也同样存留了他们之间的记忆,或浓或淡,或深或浅,或美好或伤感,总之一定会有的……现在,这个两年后才看到了的眼神,让管青桃同样心疼!他的眼神告诉她,他的心里对她也是有愧的,他同样无法做到淡然地面对她的出现……
  匆匆的一瞥,已经让她的泪不可抑制地往外溢出!她使劲忍着,强行把泪水逼了回去!不能在丁志华的面前落泪,是的,坚决不能!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她主动挎着他的手臂,把头靠在他的肩上说:“走吧……我们早点回家……
  丁志华点了点头,疼爱地拍了拍她的手臂,挽着她的腰从另一边往山下走去了……
  青桃……青桃……看着管青桃离去的背影,朱大云在心里默念着……如果可以,他是多么希望她能停留下来,和他打个招呼,哪怕是和他说一句话也好啊!可是,她却只留给他一个背影,一个决然的背影……
  “叔叔……我们也回去吧……”子安拉了拉他的手臂说道。
  “好,好,我们回去……”朱大云从恍惚中回过神来,然后和子安肩并肩往回走。
  子安走在朱大云的侧边,个头已经快赶上朱大云了。
  看着孩子的眉眼,朱大云心里的那份酸涩又涌上心头。
  何去何从?给子安一个完整的家,他的天亮就要承受家庭的破裂……维持那个无爱也无性的家庭,子安就永远都要留在丁家,或者说跟着杜秀青和另外的男人一起过……不!想到子安还有可能叫别的男人做爸爸,他的心头就隐隐作痛!他的孩子,明明就是他的孩子啊,可是却不能光明正大地叫他一声爸爸!明明知道真相,却又不敢对孩子说!这样的痛苦,朱大云觉得全世界可能只有他一个人在承受!他不知道,如果杜秀青当年和他之间不存在这个“种子“,而是断了就断了,再也没有牵连,他们会怎么样?是不是会就此老死不相往来?形同陌路?那么,他和吴淑芳的家庭,是不是就能保持完整?
  不!不可能的!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没有如果啊……
  看着身边的子安,想到家里的天亮,朱大云内心的酸廷无法言说……把子安送回到县委大院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
  朱大云要请子安一起吃中饭,杜秀青没有同意,她说下午子安要去参加学习中午必须好好休息。无奈,朱大云只得一个人落寞地离开……
  下午上班,杜秀青刚把自己收拾利索,坐下来喝茶的时候,吕桦来到了办公室。
  这段时间,来办公室里的人特别多,年前的拜访慰问,每个县直单位的一把手都必须过来,杜秀青每天就在应付这些事情。
  看到吕桦,她笑着说:“你也来凑热闹?”
  “呵呵……我不是凑热闹,我是来策划热闹的!”吕桦笑着说。
  杜秀青抿嘴一笑,知道他可能又有什么好事儿要宣布了。
  “秀青,过年的时候我们可以出去散散心啊……”吕桦看着她说,“正好你可以安排得过来……”
  “这个,可能比较难……”杜秀青不想和吕桦一起出去,家里弟弟从澳洲回来了,她得回去和弟弟陪着父母过年,这个时候怎么能自己出去呢?
  ,':支什么难的,就三四天的时间吧……也不会太久,我都想好了,我们一起去香港,你把孩子也带上,我去考察,陪着你考察……怎么样?”吕桦看着杜秀青说道。
  “时间上怎么定?”杜秀青问道。子安没有出过远门,带着出去走走也是好事儿。
  “大年初一出发,初五返回……”
  “哪几个人一起去?”杜秀青问道。
  “我和你,孩子,还有我姐姐和姐夫……”吕桦说,“没有外人,你看怎么样?”
  “让我想想,明天给你答复吧……”杜秀青说。
  “行,我等你的回话!”吕桦高兴地说道,“没去过的话,还是去一趟,值得去走走……”
  吕桦离开后,杜秀青陷入了沉思。
  想去,说实话,杜秀青是想去的。她想带着子安一起去,趁着假期,陪陪孩子,孩子太需要出去走走了。公干,没有这样的机会,不能带着他,可是,她自己除了公干,就无法出去,每天都是俗事缠身,总有忙不完的活儿……而且和吕桦一起去,是她比较放心的,不怕被别人算计和利用……现在处处是陷阱,稍不留意,就跳进了别人挖好的坑里……
  想了想,最后杜秀青还是决定要去,就当带着子安去旅游。况且是和吕桦和赵明强他们一起去的,这几个人都很可靠,她完全可以放心。
  晚上,杜秀青依照惯例,到市委书记林宇家里去拜年。
  今年拜年,杜秀青也是经过精心准备的。
  平时都是去林宇的办公室,这次杜秀青是来到了林宇家的别墅,登门拜访。
  林宇很热情地接待了她,但是没有看到林宇那位气质高ffl的美丽太太。两人聊了一阵,杜秀青即将起身告辞的时候,林宇突然间说道:“年后市里准备面向社会公开招考一批副处级干部,实行一推双考,让基层一些有能力会办事的同志能够脱颖而出,来优化信江市的处级干部队伍……”
  “这是好事!林书记总是能从大局出发,任人唯贤,这是信江市公务人员的福气……”杜秀青笑着说,“以后县里也要多实行这样的招考,优化我们的基层干部队伍……”
  “你在余河也可以有相应的动作,组织的任命是一条梁道,招考是很好的补充,两者结合,才能更好的优化我们的干部队伍……”林宇说,“今年的两会结束后,江南省的人事可能会有大变动,你也要做好心理准备……”
  “嗯……谢谢林书记……余河的发展才刚刚开始,我还是希望自己能为余河做点事情……”杜秀青看着林宇说道。
  “好,有规划,有计划,有行动,就会有发展……”林宇笑着说。离开林宇家里后,杜秀青接着去了市委组织部长周文家里。
  给周文登门拜年,杜秀青还是第一次。
  以往杜秀青都是去周文的办公室给他拜年,但是,听到林宇说要公开招考的事情后,杜秀青还是决定登门拜访,探探具体的情况。
  果然,周文见到杜秀青上门拜年,心里很是受用,对杜秀青自然是热情得很
  在杜秀青把话题引向了明年的公开招考后,周文颇为吃惊,没想到杜秀青这么快就知道了市委的决定,这个只有市委班子成员才知道的,并没有向社会公布,要待年后才来发布的!看来,杜秀青已经通过最高渠道提前获得了这个消息。
  在生意场上,先机就是商机!在上,一个消息就是先机,先机就是机遇!杜秀青如此关心此事,必定是有原因的。
  周文略微沉思了一下,说:“市委初步定了几个职位来试行公考,市文广局的副局长,市规划局的副局长,信江日报社的副总编辑,市科协的副主席……等等,第一批次拿出来公考的都是副职,担任副科三年、正科二年或者拥有中高级职称的千部都可以进行参考……”
  杜秀青边听在心里边琢磨着,朱大云的各项硬件都是符合的,他可以去参考!而且文广局和信江日报都是他对口的单位,以他曾经的工作经历,报考这两个职位是很有优势的。
  她决定把这个消息提前通知朱大云,让他趁着过年的时间,好好在家里准备一下,做到有备而战!说不定这就是朱大云事业的又一个转机呢!
  想到这里,杜秀青心里都替朱大云高兴!
  走出周文的家门,杜秀青就拿出手机给朱大云打电话。虽然已经深夜十一点了,但是,她还是把电话打了过去。
  朱大云已经在书房的小床上躺了下去,但是并没有睡着,脑子里也是乱糟糟的。这段时间,和吴淑芳之间的离婚,让他总是踌躇不定,一时间心里乱如麻。
  关了灯,睁着眼晴躺在床上。看着窗外投射进来的路灯,朱大云心里默念着的是子安和天亮的名字……
  正想着,手机响了!
  这个时候,是很少有电话打进来的。
  朱大云的心里惊了一下!不知道是谁这么深更半夜的来马蚤扰!一般来说,半夜鸡叫,都不会有好事情。
  他打开灯,抓过床头的手机,看了一眼,心里不禁纳闷了:杜秀青!这么晚了,难道她有事儿?
  按下接听键,传来的是秀青兴奋的声音。
  “大云!睡了吗?”她高兴地问道。
  ,':受有,刚躺下,你在哪儿呢?”朱大云问道。
  “我刚从市委组织周部长家里出来,有个好消息提前告诉你!”杜秀青难掩心中的喜悦说道,“年后市委公开招考副处级干部,文广局副局长和信江日报副总编辑都很适合你,你可以提前做些准备,到时候好好去搏一把!我认为这是个转机,大云!”
  朱大云一听这个消息,立马坐直了身体!他的内心也难掩激动了!“真的?那太好了!”朱大云不禁叫了起来!
  自从和管青桃的事情发生后,他就一直想离开下林!可是,能去哪儿呢?他没有机会!他这样在下林憋屈着,实在是难受啊!虽然现在陈利浩给了他一个职位,但是,那件事情的阴影却一直还在笼罩着他。现在能有这样的机会,那不是天赐良机吗?他真巴不得立刻离开那个地方,重新开始他的事业,开始他的人生
  “当然是真的,周部长亲口告诉我的!”杜秀青说,“这可是内部消息,年后才会正式对外发布,你先好好准备一下,争取借着这个机会上个台阶,换个地方!”
  “好!秀青,我一定会好好努力的!”朱大云激动地说道,“我觉得我还是报考信江日报的副总比较好,我喜欢做报纸,干业务,踏实!”
  “行!你自己选择,这个职位也很适合你!”杜秀青说,“你好好准备吧,我会替你打点一下相关的人员,只要你笔试能通过,面试和考核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秀青……谢谢你!”朱大云很感激地说道。
  虽然“谢谢”这个词在他们之间显得有些多余,但是,他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秀青在关键的时候能够想到他,帮助他,他心里是十分感激的!他知道,她心里有他,一直都有他……
  ,'f夏瓜,跟我不用说这个……”杜秀青笑着说,“你好好看百~万\小!说,准备一下,过年这段时间就别出门了,在家里啃书本吧!”
  “好……我听你的!”朱大云说,“你呢?过年怎么打算的?”
  “我回杜家庄陪父母和弟弟过年,然后带着子安去香港玩几天,回来就该上班了!”杜秀青说道。
  “去香港?带着子安?”朱大云有些诧异道,“和谁一起去?”
  杜秀青知道朱大云内心的那点小九九了,心里笑了一下,说:“我一个同学全家人去,我跟着他们一起去,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照顾好子安的!”
  “秀青……带着孩子一定要注意安全!”朱大云不放心地说道,“本来春节
  我还想着陪你和子安出去转转,这样一来就不用了,但是你带着子安出门,我还是不太放心……,,
  “我又不是小孩子,你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吧,不用担心我!”杜秀青笑着说
  “好吧……有件事儿我想告诉你……”朱大云迟疑了一下说道。
  “什么事儿?说吧……”杜秀青仔细地听着。
  第一卷大结局篇 2_2(文)
  “吴淑芳和我提出来了,她主动和我提出来要离婚了……”
  什么……?杜秀青似乎一下子没有听懂,但是很快她就明白了,朱大云是告诉她,吴淑芳同意离婚了!
  “她主动提出来的?”杜秀青不相信地问道。
  “是的,前几天她主动说的!”
  “大云,现在不是离婚的时候,你要沉住气,一切等你参加公考之后,事情完全办妥了才能来处理家里的事情,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杜秀青叮嘱道。“我明白……我也没想到她会提出来!我和她说年后再做决定……”朱大云说。
  “对……年后你的事情弄妥当了,能够正式到信江市去上班了,再来处理家里的事情!到那时候,就水到渠成了!”杜秀青说,“此前是绝对不行的,而且你还要尽量和她相处好,不能闹矛盾,否则的话会坏你的事情!”
  “我知道了,我和她也没什么矛盾了,你放心……”朱大云说,“现在她就是和我要天亮的抚养权,就这一项,除此之外,其他的都不是问题。”“现在一切都要先放下,别谈,好好过年,好好准备考试,集中精力去上台阶,这是个机遇,大云,男人的事业是天,错过了一次就很难再有这么好的机会了!其他事情都可以缓一缓!”杜秀青说,“这样吧,从现在开始,到你参考的事情弄安当后,我们都不要单独见面了!免得节外生枝!”
  “这个……不要吧……”朱大云很不情愿地说道,“我要是想你了呢?”“大云,你怎么还是长不大啊!什么时候都要分清主次!你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一心一意备考,全力以赴去抓住这次机会,真的是机不可失啊!上了台阶后,家庭问题再处理好了,我们以后才会有美好的未来!我希望你能在这几年争取大的发展,我也会全力去帮你!四十岁之前,是男人事业发展的鼎盛时期,就像是农民种庄稼一样,得抓住节气,千万不能错过了!”杜秀青语重心长地说道。
  朱大云听她这口气,不像是亲密的爱人,恋人,情人,更像是一位年长的领导在对下属说话,怎么突然间就变换了一个角色啊!看来这人当惯了领导,随时都有可能还原成领导的本色来说话。
  “可是,秀青……你难道不会想我吗?”朱大云不甘心地问道。
  “会,我也一样会想你,大云!但是,我们必须着眼于长远,不要贪恋一时的激|情,如果我们真的想永远在一起,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你就听我的,好好准备这一次的公开招考,争取上个台阶,然后我们再来计划下一步,好吗?”“好吧……”朱大云虽然心里有些不情愿,但还是必须要听她的。他也知道,这是大事,这是他最为关键的一步,如果能顺利晋升,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质的飞跃。
  多少人从科级到副处级,一辈子都无法跨越,在这个小小的县城里,要想弄个副处级,真的不是那么容易的!杜秀青的话很有道理,也是处处为他着想的,他不能不听。
  很不舍地挂了电话,朱大云内心激起了期望,他觉得这个机会他一定能够抓住的,他有这个信心,因为考试他很有把握,再加上杜秀青能帮他疏通外围的关系,那这个事情就算是成功在望了!
  好!新年新希望啊!想着自己美好的未来,朱大云闭上眼晴,甜甜地睡着了
  大年三十说到就到了,杜秀青带着子安回到了杜家庄,陪父母和弟弟一起过
  看着女儿带着外孙子一起来,唯独没有见到丁志华,杜秀青的妈妈有些不高!
  趁着大家都不在身边的时候,她拉着秀青的手问道:“志华怎么没来呢?”
  }了}年兴
  “他要留在家里陪他的父母啊,不能到我们家里来!”杜秀青说道。“你这孩子,那你也不该来,留在婆家过年是应该的!”
  妈妈还是老思想,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就算是杜秀青当了大官了,那也是人家的媳妇,也该留在婆家过年!
  “妈妈,弟弟难得回来,你别说这些了,我们一家人高高兴兴过年!”杜秀青笑着说,“明天大年初一,我就得回去了,难得在一起,对吧,我们痛痛快快地过年!”
  母亲被她这么一说,不好再说什么了!但是,心里却总是有些不畅快。吃过年夜饭,杜秀青把买来的那些烟花让华青搬到了大门口,一家人开始放烟花。
  但是,这回她是无论如何都不敢让子安去碰那些烟花了,上个春节子安就是被烟花给炸了,受了老罪了!子安自己似乎也有些畏惧,不敢靠近那个发光体,只能拉着妈妈的手,远远地看着……
  看着升腾到空中的烟花,那么璀璨,那么夺目,但却是稍纵即逝,杜秀青心里突然有种英名的忧伤,说不出为什么……这种感觉很不好,她知道,本该快乐的时候,心里却是伤感的,这不是个好预兆……
  就在杜秀青一家人放烟花的时候,朱大云也带着儿子来到了余河边放烟花!
  随着烟花腾空,朱大云看到的却是希望,是美好的未来!他觉得自己的明天可能就像这灿烂的烟花那样,即将绽放出美丽的图案!是的,他的心中,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就像这点燃的烟花那样,绚烂无比!
  大年初一的早上,吕桦亲自开车,到杜家庄把杜秀青和子安接到了省城的机场,然后和赵明强夫妇一起,直接飞到了香港!开始了他们的香港之旅。吕桦就像一个忠实的护花使者,全程细心呵护秀青和子安,连赵明强夫妇看着都感叹了!从来没有见吕桦对哪个女人这么贴心过!尤其是吕桦的姐姐吕莉,更是有些难以理解!在她的眼里,杜秀青除了拥有一点权力之外,那点都配不上她这个钻石王老五级别的弟弟!吕桦未婚,就是不到余河来创业,在深,jll也是金领一族,等着嫁给他的女人排着长队!她无法理解,弟弟为何这么钟情于这个已婚带着孩子的当官女人!吕桦并不是一个媚官的人啊?难道爱情就是这样,让人失去理智,无法自控?看着吕桦对杜秀青那份殷勤的样儿,吕莉心里还真不是滋味!
  吕桦陪着杜秀青和子安去了海洋公园,去了迪斯尼乐园,还陪着杜秀青专门去中环、铜锣湾、尖沙咀购物。杜秀青从来不卖奢侈品,但是这一次,吕桦却是让她大开了眼界!
  在香奈儿的专卖店里,吕桦为她选购了全套的化妆品,还有手包,看那个价格,杜秀青都咋舌,不敢接受。但是吕桦却硬是给她买了下来!只是,这样的手包,杜秀青觉得自己无法在公众场合用,这东西用了,容易给自己带来麻烦!已经有官员吃过这样的亏了!囚为一身名牌而遭到记者的质问,然后被人肉出来,以至于带来了祸患,她可不想因为一个手包而葬送了自己的前途,现在的网络,处处都是陷阱,让这些官员如履薄冰!
  三天的香港之行,子安玩得很高兴!因为到了他一直想去的迪斯尼乐园,见到了电视里的卡通人物,还去了海洋公园,看到了美丽的海底世界!
  待杜秀青从香港回来,已经是大年初五了!这期间,杜秀青接到过一次冯永斌的电话,告诉她他回余河了!杜秀青答应过,要请冯永斌吃饭,而且他要是去买石默洲的房子,让吕桦给他最大的优惠!
  回到余河,杜秀青立马联系冯永斌,得知他晚上回省城,杜秀青即刻安排了晚餐,在余河大酒店宴请冯永斌。对这位老大哥,杜秀青一直都是很尊重的。冯永斌此行回家过年,很重要的一个目的,就是去看石默洲的开发。大年初二,他已经悄悄地陪着老爷子到售楼处进行了暗访,说实话,看到楼盘的模型,冯永斌心里还是比较喜欢,比较心动的。余河虽然是小地方,但是,石默洲的规划,确实能和大城市相媲美,周边的配套也非常的漂亮,是个居家养老的好地方。尤其适合老人居住,空气好,水好,也很安静……售楼处给的价格,冯永斌觉得很高。石默洲的地价,是非常便宜的,每平方米接近三千的价位,在余河来说,是很高的了!按目前售楼处的销售情况来看,吕桦这第一期房子卖完,估计就能收回所有的成本,接下来的二三期,就完全是纯利润了!一个项目,造就一个亿万富豪,在余河这个小地方,也同样是那样的易如反掌!当然,前提是和官家结合,当家的想让谁发财,谁就能轻易地发财!冯永斌猜不透,这杜秀青和吕桦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怎么弄这么个名不见经传的人来开发这么个大项目,实在是让人难以理解啊!
  晚上,杜秀青请吕桦一起过来,陪冯永斌。正好可以给他谈谈购房的事情。
  冯永斌很久没有见到杜秀青了。
  刚一见面,还是吃惊不小!真是几个月不见,杜秀青又成熟了,更有女人味了!也更有领导的气质了!
  只是,她身边站着的这位大帅哥,冯永斌却是第一次见到,帅得让冯永斌都有些目眩!
  “大哥,新年好!”杜秀青很客气地握着冯永斌的手说,“这位是明桦置业的老慈,吕桦,就是开发石默洲项目的当家人!一会儿您要看中了石默洲的房子,直接跟他说!”
  “呵呵,那感情好!”冯永斌笑着说,“我正好看中了那儿的房子,环境不错,整体的配套也很好,是一个理想的居家之所!”
  “谢谢冯大哥夸奖,您能喜欢,我就非常有自信了!”吕桦也握着冯永斌的手叫大哥,“我已经为您预留了最好的方位,最好的套型,包您满意!”“谢谢!非常感谢!”冯永斌笑着说,“我大年初二去售楼处转了转,很热闹啊!买房者是趋之若鹜,这和大气候似乎正好相反,今年全国各大城市的楼市都遇冷,石默洲却是出奇的利好,看来余河的有钱人都被你吸引回来了!”“承蒙大家支持!”吕桦笑着说,“这说明石默洲非常具有增值空间,无论是从居家还是投资的角度来看,都是很好的一个项目,房价上,我尽量给予更多的优惠,让大家能买得起理想的好房子……”
  “不简单啊,年轻人!这么大手笔的开发,在余河也是第一个!石默洲的成功,将给你带来巨大的财富,”冯永斌说着看了看旁边坐着的?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