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县委书记的官路史:权力漩涡-女县委书记的官路史:权力漩涡第218部分阅读-作者不祥-历史军事-新御宅屋

女县委书记的官路史:权力漩涡第218部分阅读
作者:作者不祥      更新:2021-01-23 03:35      字数:11391
  的杜秀青,“余河开发了这么大片的商业住宅,对于余河来说,是很大的一个进步,提升了小县城的城市品质,这是好事。但是,同时也要关注到那些低收入群体,对于经济适用房的建设,县委也应该做出考虑。石默洲的项目带来的收益,也要反哺于民,否则将来矛盾会比较突出……”
  杜秀青点了点头,说:“经济适用房已经进行了规划,首期三百套房子,三月份将进行建设,年底交房,这一点,县委是有考虑的。”
  “峨……在什么位置?”冯永斌问道。
  “在位于国道边的农场附近,那儿今后就是经适房的规划区域,总共也是三期,共计一千套经适房,对于余河来说,基本能够满足低收入群众的住房要求……”杜秀青说。
  “好……这个可以进行专题报道,你让宣传部的人策划一下,等房子开工后,我们就可以报道,这也是你在任的一个政绩!现在各地都在进行经适房建设,但是,真正让低收入者住进经适房里,才是政府必须保证的!千万别出现开着宝马住经适房,养着贵妇犬住经适房,吃低保的现象,那对低收入者是巨大的不公平,也会引起很多的社会问题……”冯永斌看着杜秀青说道。
  杜秀青知道,冯永斌这又是在给她打预防针。这样的现象,在很多城市都有出现,在余河,她也不能保证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毕竟具体执行的人,总是能欺上瞒下,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但是,有了其他地方的教训,加上冯永斌的提醒,她会严格去落实这个事情,尽量不让这样的情况发生。
  “谢谢大哥提醒……这样的情况我们尽量避免……”杜秀青笑着说。交谈中,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
  冯永斌离开的时候,吕桦把给冯永斌预留的那套房子的平面图和方位图给了他,而且告诉他,等房子交付使用的时候一并过来办理手续。
  特权的使用,冯永斌再一次领教到了!
  年后上班的第一天,朱大云看到信江日报一版的右下角刊发了市委组织部关于面向全市公开招考副处级职位的通告,果然和杜秀青年前向他透露的一样,他锁定的信江日报副总编一职,赫然在列!
  通告明确了报名的时间和招考时间,掐指一算,也就二十一天的时间了!朱大云庆幸自己先知先觉,利用了过年的这段时间,把相关的理论知识都进行了一个梳理,现在还有时间继续巩固。
  杜秀青说只要他能通过笔试,面试和考核就不会成问题。那么,他的笔试一定要在前三名,否则就无法通过了!
  这么一想,朱大云心里立马又有氛压力。好多年没有考试了,突然间又要参加考试,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但是,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他一定要全力以赴去抓住!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和秀青的未来!
  离开下林,是他的愿望,能官升一级,那就更是求之不得了!
  这段时间,他控制自己的内心,不去找杜秀青,做到心如止水去复习,把备考作为头等大事来对待!
  二十一天很快就过去了,朱大云迎来了人生中的又一次大考!
  朱大云没有参加过高考,但是当年的中考也是很艰难很残酷的,一个乡镇中学,能考上中专和重点高中的人,屈指可数。那情势比高考更严峻!
  算上中考,这算是朱大云参加的第二次至关重要的考试了!
  进考场前他的心里难免还是有些紧张。因为对这次的考试期望值比较高,所以心里的紧张便油然而生!
  离开考还有一个小时,朱大云站在市委党校门外,等着进考场。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拿出来一看,是杜秀青的!好久没有接到她的电话,他也没有打电话给她,两人之间似乎约定好了似的,互不干扰。
  没想到这个时候杜秀青倒是打来了电话。
  “大云,加油!”杜秀青在电话里说道。
  “谢谢!我会的!”朱大云笑着说,心里很是高兴!
  杜秀青的这句话,真的是给了他很大的信心和动力!就像是强心剂一样,让他立刻变得兴奋起来!
  “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杜秀青继续说道。
  “好!我也相信自己!”朱大云信心满满地说道。
  带着杜秀青的期望和祝福,也带着对未来的美好希望,朱大云走进了考场…
  三天后,考试结果出来了,信江日报副总编辑一职总共有十个人报名参考,朱大云笔试成绩名列第一!
  成绩一公布,连朱大云自己都不相信!他居然能考第一名!太出乎意料了!
  他迫不及待地把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了杜秀青,让她也高兴高兴!“秀青,我的笔试成绩出来了!”朱大云兴奋地说道。
  “恭喜你大云!”杜秀青高兴地说道。
  “你知道啦?”朱大云奇怪地问道,他还没说成绩呢,她就恭喜什么?“是的,你是榜首啊,当然要恭喜!”杜秀青笑着说,“没想到你能考得这么好,真是准备得很充分了,功夫不负有心人啊!大云!这一关过了,接下来就是面试和考核了,你也要做些准备!”
  “嗯,我知道,我会的!”朱大云说。
  “和陈书记那儿多沟通,我会向陈书记打电话,争取你的考核方面不要出任何问题!尤其是那件事情……”杜秀青有些隐晦地说道。
  朱大云听她这么一说,心里立马咯啥一下!这事儿考核的时候还真有可能成为障碍!看来要做一些工作才能顺利过去……
  “好,我试试看……”朱大云心里没有底气了。
  只要想到自己和管青桃的事情,他心里就发虚,那是他内心无法过去的一个坎儿,也是他不想待在下林的重要原因……如今要跳出下林,还有可能受到那件事情的影响,真是一步走错,步步惊心啊!
  他知道,光靠他自己的力量是有限的,这个时候,杜秀青的能量比他大多了!陈利浩和杜秀青的关系历来不错,如果陈利浩愿意帮他,那么,他的考核就不会有问题,安排谁去谈话,如何谈话,这个领导都可以暗示的,甚至是可以直接指示的……当然,如果有人故意要陷害朱大云,这个时候也是最好的时机了!那就是想尽办法说他的坏话,把他的污点抖出来,那么,他可能就死定了!他最怕的是办公室主任杨星,那个曾经和他一起争抢过管青桃的男人,至今对他都是不服气的!如果说要报仇的话,也只有杨星会报他的这个仇了!那么,只有j敞开杨星了,否则杨星不说他的坏话是不可能的!
  朱大云鼓足勇气,带着一点心意来到了陈利浩的办公室。
  陈利浩很高兴,朱大云的成绩他看到了,推荐的时候也是陈利浩签的字,对于朱大云这个笔杆子,陈利浩还是比较欣赏的,只是,朱大云这个人裤腰带太松,容易“犯事儿”,这点,也是很多男人的通病!
  第一卷大结局篇 2_3(文)
  “陈书记……”朱大云站在陈利浩跟前,想说却又不敢说出口。
  “大云啊,笔试成绩不错,胜利在望啊!”陈利浩笑着说,“坐吧!”“陈书记,这只是第一关,还有面试和考核两个关口……”朱大云说,“希望陈书记支持!”
  “你放心,我是绝对支持你的!我希望我属下的同志,都能步步高升,一个个飞出去,飞得越高越好!这说明我们这里有人才啊!当然,从工作的角度来说,你走了,我还是舍不得的,你走了,我就少了一员大将!下林工业报就没有了得力的人员来支撑了!但是,为了你的前途,为了你将来更好的发展,我不能那么自私,把你困在下林,所以你放心,考核不会有问题,你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做好就行了!”陈利浩靠着大班椅笑着说。
  他也知道朱大云担心的是什么。这时候,就是检验一个人的历史的时候了!
  为了朱大云能顺利过关,也是给杜秀青一个面子,陈利浩早就在心里想好了,如何才能让朱大云的考核不出现问题,找的相关人员,陈利浩都已经心中有数了!
  “好的,谢谢陈书记,非常感谢!”朱大云把拿在手上的那个袋子放到了陈利浩的办公桌上。
  那是他精心挑选的一个玉镯子,本来是想送给杜秀青的,现在关键的时候,倒是派上了用场,只是可惜了他的一片心,没有交给自己心爱的女人。很快,面试和考核都结束了。
  朱大云真的顺利通过了!
  只要公示通过,四月一号,他就要正式到位,去信江日报当副总编辑!人生的一个大台阶,他迈上去还算是顺利的!当然,这要感谢杜秀青!他心里是有数的!
  公示一周,朱大云的心里还是志忑不安的!任何一个小插曲,都有可能让他前功尽弃!
  几乎是扳着手指头过日子,终于挨过了一周的公示期,平安无事!总算是大功告成了!
  周末,朱大云的一帮同学要为他庆祝,由余河县委宣传部的杨桂龙牵头,杨桂龙当年是杜秀青在县委宣传部的时候从教师队伍里调进宣传部报道组的,现在是报道组组长了,也算是*级的人物。他召集了一帮要好的同学,大家聚集在马峦山肚p下的狮子岩山庄,为朱大云摆宴庆功!
  除了杜秀青是正处级,他们班上职务最高的就要数朱大云了!
  虽然是副处级,但是好歹也是处级干部!这让他们这群现在连科级都还没有混上的人心里真是羡慕嫉妒恨!
  杨桂龙邀拢了有十来个要好的同学,都是师范毕业的,如今散落在余河和信江市的各个单位,留在教师队伍里的已经不多了。他也抖着胆子请了杜秀青,但是杜秀青说有事儿,不能来参加,不过她把对朱大云的祝福让他带过来了。领导就是领导,自然不可能和他这些普通人一起聚餐的,虽说是同学,但是已经有了身份上的巨大差异,大家也理解,何况这里绝大部分是男同学,杜秀青一个女的,也是有些单薄了些,不来就不来吧,来了反而让大家构束!她不来,这些人更能尽兴!
  杨桂龙提前来到了山庄,订好了包间,点好了酒菜,就等着朱大云的大驾光,1备了。
  其他人也都陆陆续续来了,到最后,果真就剩下朱大云没来!杨桂龙打电话催他,朱大云说已经到了,就在山庄门口呢!
  几个人走出去一看,果真看到朱大云的车子开了过来,然后朱大云神采奕奕地从车上走了下来。
  “呵……你小子,人逢喜事精神爽啊,看着都不一样了!”杨桂龙走过去,拍着朱大云的肩膀说道。
  “靠!你小子少贫嘴,哥哥我一直都这样潇洒的!”朱大云笑着说。朱大云在同学里是年龄最大的,比他们都大两岁,因为朱大云初中的时候是辍学两年后回炉再造的!
  “哈哈,是,哥哥本来就潇洒……”杨桂龙笑着说,心里却在想着朱大云的*韵事。
  朱大云和杜秀青的恋爱史,全班人都知道。如今他们是否还藕断丝连,大家不清楚,但是,这次朱大云的公考晋升,估计也少不了杜秀青的功劳。现如今说是公考,其实猫腻多了!考核和面试就是最见功力的,没有点背景和后台,要想争到一个理想的职位,那也是相当难的!
  朱大云这小子,真他妈的走了狗屎运,步步高升!
  大家都等着朱大云进来,今晚准备好好让他喝一壶!
  “欢迎朱大总编辑……”
  朱大云刚走进来,就听得里面一阵的喝彩声和掌声!
  呵!好家伙,一屋子的雄性动物!朱大云没想到杨桂龙召集了这么多人!有些人很久都没有联系了,咋一看,还真是有些不认识了!
  朱大云环视了一下,然后笑着说:“谢谢各位,什么总编的干活就不要叫了在这里,只有朱大云,同学之间,永远都是直呼其名!”
  “好!大云,我们永远都是好兄弟,今晚不醉不归!”站在旁边的那位胖胖敦敦的应和着说道。
  朱大云看着他,一时间竟然没有想起来,这是谁啊?
  看着朱大云那孤疑的目光,这位仁兄有些不高兴了,插着腰说道:“我操刚上个台阶就不认识我了,还要我叫你朱大云,怕是以后追着你屁股喊朱总朱总,你都不理我了吧?”
  一句话说得朱大云脸上挂不住了,他笑呵呵地说:“你小子这变形得太厉害了,我记得我们班上没有这么敦实的‘董存瑞’啊!”
  “哈哈……”大家一阵哄堂大笑。
  “烧晓武……你还真认不出来啦?”杨桂龙在旁边说道。
  “峨……烧晓武……”朱大云恍然大悟,这样说还真是想起来了。当年那个跑一万米的长跑冠军,足球小子,那时候那么精瘦精瘦的,怎么现在长成这个样子了,十几年不见了,真是认不出来了!
  “烧晓武,你的生活太优越了!你看你这肚子,都赶上佛祖的肚子了……”朱大云上前故意拍了拍烧晓武的肚子,“当年是锻炼过渡,让你刁、子瘦得像个猴儿似的,这会儿突然间像吹气球似的膨胀起来,还怪我不认识你,你这是猪八戒倒打一把!”
  “靠!这领导说话就是会拿捏人,自己把老同学给忘了,还怪我长得变了形真是没天理了!”烧晓武笑着说,“你等着,以后你可是要比我这变形得更厉害……”
  “哈哈……我不会,我会保持健康的形体……”朱大云笑着说,“你小子长成这样,连个妞都泡不到,太吃亏了……”
  “靠……你怎么知道我泡不到妞,改天带个给你看看……”烧晓武笑着说,“就有女孩子喜欢我这敦实的人,看着安全踏实……”
  “好了,好了,就座……”杨桂龙看大家都在看朱大云和烧晓武的舌战,立刻招呼大家坐下来。于是一伙人簇拥着朱大云,让朱大云坐在最里面对着大门的位置上,那是领导的座位,杨桂龙坐在他的左边,烧晓武坐在右边,其他人则随意落座。
  朱大云和大家一一打过招呼,除了烧晓武,其他的人基本都变化不大。同学相见,格外亲切,大家很快就拉起了过去的往事!
  “上菜,上酒!”杨桂龙招呼服务员道。
  很快酒菜就上来了,这回喝的还是信江的“茅台”―潭花大曲,三十年陈酉良。
  所有人的都斟满了杯中酒,杨桂龙招呼道:“来来来,第一杯,兄弟们同饮为大云祝贺!我们班上目前最有出息的男人!今天女人不在,就是我们男人的天下,为我们班上目前最有出感的男人―朱大云干一杯!
  “哈哈……好!干杯!”大家笑呵呵地一饮而尽。
  对于“最有出熟的男人朱大云”这个称呼,朱大云并不反对,这种感觉还真是不错。所谓“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禅空对月”!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也确实是不容易的,在座的每一位,想必对他都是羡慕得不行!
  但凡在行政单位混着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晋升,当官!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体现你的人生价值,才能证明你的个人能力!才能让自己活得有尊严有滋味l
  这第一杯酒下去之后,十几个男人就开始了轮番的敬酒,一个接着一个的,杯杯见底!
  “大云,今后要多关照老同学啊!”杨桂龙是第一个举起杯子的,“我现在在报道组抓任务,实话实说,压力山大啊!”
  “呵呵,你个臭小子,跟我这儿叫,把队伍带好,稿子写好,没有完不成任务的道理!”朱大云拍着他的肩膀说,“我们都是这样过来的!现在只会越来越好!”
  “好!有大云这句话,响就放心了!”杨桂龙一饮而尽。
  朱大云高兴,也是二话不说,举杯畅饮!
  轮到烧晓武了。
  他故意把杯子给换成大号的了!
  “大云,我们有些日子没见了,你都快认不出我来了,你说这杯酒我们该怎么喝?”烧晓武扬着眉毛挑衅道。
  “怎么喝?感情深,一口蒙!”朱大云臾快地说道。
  “好!这话我爱听!”烧晓武笑着说,“不过得换个大杯的!
  “大杯就大杯!”朱大云也不示弱,两人都从小杯换成了大杯。
  用喝啤酒的杯子来喝白酒!烧晓武没想到朱大云还是这么直爽的性格。“大云,你真没变,还是那么交快!好样儿的!我就喜欢你这性格!”烧晓武说,“我现在在龙虎山附近弄了个做饮料的厂子,到时候你朱总可得多给我宣传宣传!”
  “呵呵,做了大老板发财了!我说你怎么变得这么肥呢!比猪八戒都要肉多!”朱大云笑着说,“到时候多割点肉到报社多做广告,宣传自然就有了!”“你小子,就是个猪扒皮,人还没进报社的门,就开始拉广告了……不够哥们!”饶晓武骂道,“要做广告,我找你,要宣传,我更找你!反正我找定你了i
  “行,没问题!”朱大云笑着说,“要宣传找我,我要钱,就找你!你是资本家,不割你的肉割谁的肉啊?!”
  两人痛快地喝了这一大杯酒。
  只是这大杯子一用上,后面就收不回去了!每个人都要用大杯子敬朱大云。否贝]就显得不够诚意了。
  老同学喝酒,都很豪爽。每个人都有讲不完的故事,说到当年在学校里的往事,大家都很兴奋,很激动,喝酒也更有激|情!
  “大云,还记得你当年在学校里和杜秀青半夜三更出去检东西吧?”丁建国笑着拍着朱大云的肩膀说。
  这个故事可是当年最经典的故事了,在师范的校园里那是流传很久啊!“你小子,还记得这茬啊,都多少年的陈年旧事了!”朱大云笑着说。那段美丽的日子,也是他青春岁月里最美好的回忆。
  “呵呵,这么激|情燃烧的岁月,你能忘记?”丁建国依旧笑着说,“你小子不回忆一辈子才怪呢?大家说是不是啊?”
  “那是当然……这是我们共同的美丽记忆!”烧晓武笑着说,“大云,你们这激|情燃烧的岁月还在继续吧?”
  “靠!去你的,胡说什么啊!”朱大云笑着骂道,心里却是美滋滋的。想着自己和杜秀青之间依然存在的爱情,他就感到很美好。虽然经历过挫折虽然经历过伤痛,但是,最终他们还是因为爱而无法分开,这份一直坚守着的感情,也是他最珍惜的。
  “你看看他这样幸福的样子,八成是还在继续着吧……”丁建国笑着说,就你小子命好,靠!连女县委书记都能泡到,我们这里没有人能和你比啊,就为这个,你小子今晚得多喝几杯!情场你都得意,太他妈的幸运了!……”朱大云没有理由不喝了!说实话,他也确实想喝,今晚就是要喝个痛快的!
  这一圈下来,接受了十来个人的轰炸,朱大云的头就有些晕晕乎乎的了!但是,今天他很高兴,也很兴奋,居然还想继续喝下去,丝毫没感觉到自己醉了。
  杨桂龙看他这样,摆摆手劝大家不要再敬酒了!适可而止,大云已经喝醉了
  ,'i受醉,我没醉……”朱大云站起来,晃芜悠悠地说着,“来,接着喝,接着喝,不醉不归……”
  然后他端起杯子,醉态可掬地看着大家,“来,我敬大家一杯,今朝有酒今朝醉……”说着他自己又把那杯酒给喝了下去!
  “大云,别喝了,别喝了,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去……”杨桂龙扶着他的肩膀说。会自己争着要酒喝,就真的是喝醉了!
  “胡说……谁说我喝醉了,我没醉……”朱大云扶着杨桂龙,身子都在摇晃“来,今天高兴,接着喝……”
  “真喝醉了,真的喝醉啦……”杨桂龙笑着说,“走吧走吧,我开车送你回去……”
  一行人又簇拥着朱大云走了出去……
  杨桂龙几乎是架着朱大走出去云的,朱大云的脚步都有些踉琅跄跄的了。“大云,回家了,回家了,我送你啊~一”杨桂龙喊着他说。
  “不,我不回家,不回家……”朱大云嘴里,&窝着,被杨桂龙搀扶着放到了车上。
  杨桂龙把他放到了副驾驶的位置,正要弯腰把朱大云的一双脚搬进车里的时候,却听得朱大云“哇……”的一声,狂吐了出来……
  杨桂龙顿时感觉到自己的后背一阵湿烫,还闻到一股浓烈的酒味,接着就感觉到朱大云趴在了他的肩上……
  “大云……”杨桂龙抱着他,缓缓站了起来,然后把朱大云的脚放进了车里
  待他把他放平后,看了看朱大云的脸,顿时吓了一大跳!
  只见朱大云脸色煞白,嘴唇发紫,双目紧闭,整个人软软地瘫坐在座椅上,一动也不动……
  “大云,大云……”杨桂龙被朱大云这个样子吓了一大跳!他拍了拍朱大云的脸,大声喊道,“大云,大云……”
  朱大云缓缓睁开了一下眼晴,只是脸色愈加灰白了,他朝着杨桂龙摆了摆手然后又缓缓地闭上了眼晴!
  ,'决,快打1!”杨桂龙立刻对站在旁边的几个人说道,“大云呕吐了不行了!”
  “啊……”大家一听,立马都凑了过来,然后即刻拨打了1。
  “不行,我们得加快速度,自己开车往医院赶,不能等了!”杨桂龙看了看朱大云的神色,决定还是自己开车往县人民医院送!这里离县城有那么远,等着救护车开过来,还是不如自己开车送过去来得快!
  “晓武,快,你坐在车上,我们把大云放平……快!”杨桂龙立刻发动车子烧晓武一上来,他的车就“唆”的一下开了出去。
  烧晓武扶着朱大云的肩膀,吓得心都快跳出来了!
  “大云……大云……”烧晓武边拍着朱大云的脸边喊道,朱大云这次没有再睁开眼晴,但是手勉强抬起来,动了一下。
  “大云,你没事吧,坚持一下,我们马上就到医院里了!”烧晓武看着朱大云说,他现在真是后悔死了,干嘛要拿那么大的杯子和朱大云对着喝,这下子彻底把人给放倒了!
  杨桂龙开着车,心里也是砰砰直跳!
  一般醉酒呕吐本不是什么大事,可是看朱大云这神情,不是普通的呕吐了!面色都变了,而且不会说话!这是什么情况啊!
  “大云,你说句话,大云……”杨桂龙边开车边转过头看了看朱大云,“告诉我,你没事的,大云,你没事啊~一”
  朱大云的头似乎是动了一下,但是很快又一动不动了,眼晴紧闭着,脸色灰白灰白的,特别吓人!
  狮子岩在离县城较远,来的时候大家都很兴奋激动,没感觉到路途这么远。这往回开,一路上又没有路灯,杨桂龙觉得这路怎么那么远,好像没有尽头似的i
  后面几辆车也一直跟着,看到朱大云的样子,大家的心都揪成了一团。想不明白,朱大云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间就呕吐不行了?看他喝酒的架势,应该是酒量不错的,怎么会这么快就倒下去了?
  半个小时候,朱大云终于被送到了县人民医院急诊科。
  朱大云立即被推进了手术室。
  杨桂龙这会儿才感觉到自己的手在发抖,全身都在发抖!
  他掏出手机,给朱大云家里打了电话,吴淑芳接听的,听到朱大云喝酒呕吐昏迷不醒,吴淑芳来不及多想,立即拿起包就冲出了门外。她没有告诉朱大云的父母,而是一个人悄悄地出门,朱大云的父母年岁已高,父亲行动不便,吴淑芳想着等明天再说,朱大云也就是醉酒,她一个人过去就行了。
  大家焦急地等在门口,盯着手术室的大门,期盼医生能早点出来,告诉他们朱大云没事了!
  没过一会儿,手术室的门真的打开了!
  杨桂龙立即迎了上去,还没开口,医生就先说话了:“对不起,病人必须马上转院,最好直接往省城送,初步判断是脑出血,我们县医院的技术和设备都不行,建议立即往省里送,家属呢?请家属签字……”
  “这……”大家一听医生这话,吓得都面无血色了!
  怎么突然间就脑出血了!这不可能吧!
  “医生,你是不是弄错了,他就是喝了点酒,怎么会那么严重?”杨桂龙不相信地问道。
  “就是因为饮酒过度,兴奋过度才导致脑出血的!”医生说道,“现在必须马上往省城送,再耽搁就来不及了!请家属签字!”
  “这……家属还没来……”杨桂龙说,“我,我代签行吗?”
  “不行!必须是家属签字!”医生很坚决地说道。
  “好,家属马上就到,请你们安排好车子,立即出发吧,家属来了补签就行了!”杨桂龙看着医生说道。
  “好吧……家属签字了,我们才能出发!”医生边说边走了进去。十来个人站在走廊里,个个面无血色,面面相觑!这个情况太突然了!突然到让他们每个人都无法接受,都难以置信!
  “蹬蹬蹬”一阵脚步声从楼道里传来,只见吴淑芳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大云呢,大云怎么样了?”吴淑芳看着杨桂龙说,这么多同学里,她对杨桂龙是最熟悉的。以前在一个单位工作,杨桂龙也会经常到朱大云家里去走动走动。
  “在手术室……医生说要往省城送……”杨桂龙看着她说,“等你签字!”
  “大云究竟怎么了?”吴淑芳说话的声音已经颤抖了,看到这么多人的神色
  那么黯然,她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大家一阵沉默,没有人敢说话。
  “告诉我,大云怎么了?”吴淑芳大声说着,眼泪已经不知不觉滑落下来。
  “脑出血……”杨桂龙说着低下了头,也难以抑制泪水潺潺而下!这时,医生再次走了出来:“哪位是家属?请去交费签字!”
  吴淑芳颤抖着手接过医生手里的单子,泪水已经模糊了眼晴,她看不清上面的字迹,身子也颤抖得厉害……
  “淑芳,我去交费,你签字吧,尽快把大云往省城送……”杨桂龙拿过单子,却无法安慰眼前这个极度伤心害怕的女人。
  “大云……大云……”吴淑芳突然失去理智似的哭着冲到手术室门口,大声喊着,“大云,你不能有事啊,大云~&86;…”
  正好医生推着朱大云从手术室里走了出来。
  朱大云的鼻子上插着氧气,手臂上吊着吊瓶,人一动不动,就像完全昏睡过去了一样……
  “大云……大云……”吴淑芳哭着扑到了朱大云的身上,“大云,看看我,睁开眼晴看看我……大云……”
  可是,手术车上的朱大云双目紧闭,脸色灰白,一动不动……
  “大云……醒醒啊……我是淑芳啊,大云……”吴淑芳依旧哭着喊道。“快签字吧,我们立即用救护车送往省医院,已经联系好了,家属跟着车一起前往……”医生把吴淑芳拉开说道。
  “大云……我是淑芳啊,你要挺住啊,大云,爸爸在家里等着你呢……大云……”吴淑芳伸出手抚摸着朱大云的脸喊道。
  就在吴淑芳的手抚摸着朱大云的面颊时,她感觉到了他脸上湿湿的泪痕……大云流泪了!他还有反应,还知道她在喊他!
  “大云……大云……坚持住……”吴淑芳一度失望的心立马振奋了,“医生,他流泪了……他知道我在喊他!”
  “是,病人有知觉,但是已经无法说话了,我们即刻往省医院送去,争取最佳的治疗时间……”医生边推着手术车边说。
  吴淑芳拿着那个手术单看都没看就签字了!现在她恨不得立刻就到了省医院,恨不得朱大云马上就能醒过来!
  杨桂龙交完费也来到了救护车旁边。
  “医生,我也跟着一起去吧!”杨桂龙说道。
  “好,你们两人跟着一起去,其他人留下吧!”医生说道。
  朱大云被推上了救护车,吴淑芳坐在朱大云的身边,紧紧地握着他的手,不停地喊着他:大云,大云……坚持住,我们马上就到了,马上就到了啊……车子一路疾驶,但是赶到省城也用了两个多小时,这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钟了!
  刚到省医院,朱大云即刻被送进了手术室。
  吴淑芳把家里所有的钱都带来了,先预付了五万的钾金。
  杨桂龙看着吴淑芳那憔悴不安的神情,心里好一阵难受!都是他惹的祸,弄什么庆功宴,把好好的活蹦乱跳的朱大云一下子弄成了这个样子!
  如果朱大云能够顺利醒过来,不留什么后遗症,那还好说;可是万一朱大云就此留下后遗症,或者说……
  杨桂龙不敢想象!朱大云可是他们家的项梁柱,上有老下有小的,他的生命是全家的希望,他万一出事了,这个家就算是彻底垮了……
  “大云……大云,你要挺住啊!”杨桂龙也在心里默念着,在走廊上来回地走着,这滴滴答答的每一秒,都让他觉得极度的难熬!
  “桂龙,大云怎么突然间就变成了这样啊?”吴淑芳流着泪问道。“唉……我们几个同学一高兴,大家凑在一起,喝了几杯,没想到大云把喝成了这样……”杨桂龙自责地说道。
  “大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们这个家可怎么办啊?”吴淑芳绝望地抱着双肩,身体还在瑟瑟发抖,她真的不敢想象,这个家要是没有大云将怎么办?虽然朱大云说要和她离婚,虽然她也做好了离婚的准备,可是,只要朱大云健康地存在,就算离婚了,她总觉得自己还是有个依托,毕竟他还是天亮的父亲,毕竟他对孩子还是会关照……而且,他还有年迈的父母啊……
  “淑芳,别着急,大云会没事的,会没事的……”杨桂龙安慰着吴淑芳,也安慰着自己。
  “平时大云有高血压吗?”杨桂龙问道。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吴淑芳流着泪说,“大云的身体一直都很好的,没听说他有什么不健康的指标……怎么会突然间变成这样呢?”
  “唉,真是没想到,一喝酒会喝成这样……”杨桂龙再次自言自语道。其实,他们此刻的心里,都是极其的没有底……朱大云能不能醒来,就看老天的恩泽了!
  第一卷大结局篇 3_1(文)
  权力漩涡正文大结局篇3
  早上,余河县委大院门口。
  一轮鲜红的朝阳升起,朝霞映红了整个院子,照亮了县委这栋气势宏伟的“黄楼”。
  杜秀青坐在车子上,由小舒驾车,正要驶出县委大院。
  杜秀青今天要去市里参加一个重要的会议―市委*推荐会。所有的市委委员,投票推选一位新的市委常委。
  杜秀青是作为陪选去参加此次会议,这是经过市委常委会研究决定的,并且报省委组织部批准。此次省委组织部要推举的人,是信江市副市长*。杜秀青没想到市委会挑选她作为陪选人员。
  她是位新干部,又是位女干部,资历较浅,从根基来说,信江市的正处级千部比她条件优越的多了去了,但是,这次却偏偏推选了她,由此她也看出林宇真的对她不薄。
  她本以为钱密的那件事情会影响到她和林宇之间的关系,如此看来,林宇还是很大度的一个人,丝毫没有把那件事情放在心上。对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好!
  坐在车上,杜秀青习惯性地眯着眼晴小憩。
  闭上眼晴,她的脑海里出现的却是朱大云的样子……
  想到她,她的泪就忍不住流了出来。
  前几天,她到省城去看望了朱大云。
  她没有想到,朱大云突然间就倒下去了!没有丝毫的征兆!眼看着新的生活,新的希望就要来了,工作上了一个崭新的台阶,他却得了这么大的病―脑出血啊!这个中老年人的高发病,怎么会在健康的朱大云身上发生呢?她实在是无法接受,更不敢相信!
  杜秀青不是在第一时间接到朱大云病倒的消息,杨桂龙是到第二天才告诉她的。她赶到省城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朱大云虽然昏迷着,但是医生告诉她,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
  走进洁白阴冷的病房,杜秀青的心里阵阵发冷!病床上的朱大云紧闭着双眼,对她的呼唤似乎没有什么反应!
  看着他这个样子,杜秀青无法抑制内心的伤痛,不知不觉她的泪水就溢满了又又眼&86;&86;…”
  那一夜缠绵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春节的时候,朱大云说想她,她没有见他。本想着等他参加招考完毕再和他见面的,没想到再见到他,却是这副模样。
  那个在病床上躺着的,鼻子上插着管子,脸色灰白,瘦得几乎让她无法认出来的人,是朱大云吗?她不敢相信!
  “大云……大云……”她在他的耳边轻轻唤道,“我来看你来了……”朱大云没有什么反应。
  她伸出手去,摸了?br />好看的电子书shubao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