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县委书记的官路史:权力漩涡-女县委书记的官路史:权力漩涡第219部分阅读-作者不祥-历史军事-新御宅屋

女县委书记的官路史:权力漩涡第219部分阅读
作者:作者不祥      更新:2021-01-23 03:35      字数:11299
  了摸他瘦弱的手,凉凉的,冰冰的,她的心也跟着变得冰凉冰凉的,这还是她心里深爱着的男人吗?那个曾经生龙活虎,在她身上战斗不止的健硕的男人,那个在她面前谈笑风生,总有说不完话的男人,那个带着子安在溜冰场上飞舞着的男人……怎么突然间就会变得这样不省人事?
  为什么在他的生活即将改写的时候,上天要对他进行这样的惩罚?她觉得命运对朱大云太不公平了!他究竟做错了什么?要遭到这样的人生劫难?!如果说这是上天对他的惩罚,如果说他有罪,她觉得自己的罪比他更大!他们为了追求爱和幸福,一直在伤害着她眼前的这个可怜的女人!她知道,吴淑芳是痛苦的,也是无助的!同样作为女人,她对眼前这个任劳任怨,一心为朱大云付出的女人是心存愧疚,同时更是心存感激的!
  在她抛弃了朱大云的时候,在朱大云的人生跌入最低谷的时候,是眼前的吴淑芳给了朱大云爱的抚慰,是吴淑芳给了他新的动力和希望……吴淑芳对朱大云的好,杜秀青也是知道的,她一心一意为了这个家而付出,一心一意为了朱大云,对他的事业只有支持,从来没有拖后腿……可是,朱大云的心却不在她身上……这对吴淑芳来说是不公平的!
  上天是不是因为这个才如此惩罚他呢?可是,如果真是如此的话,该接受惩罚的人,应该是她杜秀青啊!她伤害过朱大云,又间接地伤害了吴淑芳,她才是那个应该受到惩罚的人……
  看着朱大云现在的样子,杜秀青的心如刀割!可当着吴淑芳的面,她不敢表现得太过心痛!但是,泪水还是无法抑制的流了出来!如果吴淑芳没有站在她面前,她或许会抱着朱大云,痛哭不止!可是,这是人家的老公,她只是作为同学出现在这里,只是作为曾经的同事领导来看望他……她没有理由那么伤心,更没有理由痛哭不止!她只好安慰吴淑芳,好好照顾大云,等着他醒过来,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说,她一定揭尽全力来帮助他……她要是有空,还会再来看他的
  吴淑芳也流着眼泪,伤心和痛苦写在她的脸上。作为妻子,朱大云的倒下,最痛苦最伤心的那个人,就是她吴淑芳……这个世界上,她唯一可以依靠的男人,唯一爱过的男人,轰然间倒了下去……让她如何能够承受得了啊!
  朱大云倒下去,这个家的顶梁柱就垮了,作为妻子,她的这份伤痛是无人能体会到的!
  朱大云家里的人都去了!除了他年迈的双亲,大家还隐瞒着,其他的人,哥哥妹妹,包括朱大云的舅舅王义财都到了医院里,大家的脸上都写满了悲痛……
  “大云会醒过来的……”杜秀青握着王义财的手说,其实更像是自言自语。
  “希望他早氛醒来,早氛好起来……”王义财说,“家里不能没有他,父母不能没有他啊……”
  王义财也泪湿双眼。这个家族里最有出感的就是朱大云了,没想到他却突然间遭遇了这样的人生不测!
  这个家怎么能经得起这样的打击。他的父母如何接受得了这样的打击啊!如果大云能恢复,他的父亲或许还能多活几年,如果大云从此留下后遗症,对他父亲的打击是最大最大的……
  王义财无法想象,自己那对年事已高的姐姐和姐夫,如何能面对这样的家庭劫难……太残忍了啊!
  想着医院里看到的那一幕,杜秀青的泪又不知不觉滑落了下来。
  她拿出手机,拨打了王义财的电话。
  “大云怎么样了?”她便咽着问道。
  “醒过来了!”王义财高兴地说道,“好多了,已经能进食了!”“那太好了!”杜秀青听了也很振奋,“祝福大云能早日好起来!”“我们会全力配合医生的治疗,争取早日让大云好起来……”王义财说道。
  “好!你辛苦了!”杜秀青说道,“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你尽管说,我会尽力量去协调……”
  “谢谢,已经很麻烦你了!”王义财说,“现在的专家都是你调配来的,已经做了几次会诊了,各方面的条件都是最好的,谢谢你……”
  “王局长别这么说,为了大云的康复,我可以做任何事情,只要他能尽快好起来……”杜秀青说,“现在就是要让大云自己有信心,积极配合治疗,效果才会更好!”
  “是的,大云的精神状态还可以……”王义财说,“如果你有时间,再来看看他,估计他会更有信心……”
  王义财知道,朱大云和杜秀青之间,其实一直都没有断,他们之间的感情,不是一般的感情……
  “好,我会的,等我忙完了这阵子,我会专门去省城看他……”杜秀青说,“你可以告诉大云,我很快就会再去看他的……”
  “好,我这就告诉他……”王义财很兴奋地说道。
  杜秀青的到来,对于朱大云来说,或者比吃药更有用!
  挂了电话,杜秀青的泪又流了出来……
  她知道,朱大云就算是恢复了,也回不到过去了,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健康的朱大云……她最爱的男人啊,在最壮年的时候,却要提前进入这样混沌的状态,真的是太悲催了……而她和朱大云的未来呢?还有吗?子安呢?能接受朱大云这样的父亲吗?
  她不敢想象……
  这样的一场变故,将彻底改变她和朱大云的命运!
  但是,她现在最大的期望,就是朱大云能够尽量的恢复过来……至少能恢复到生活可以自理吧……
  如果可能,她还是会考虑,让子安能有一个完整的家……
  但愿上天能垂怜吧……她在心里为大云祈祷,也为他们的未来祈祷……车子不知不觉就驶进了了市委大院。
  抬手看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了。
  杜秀青直接走到了会议室里。
  果然,市委会议室里已经座无虚席了,大家的目光都盯着门口,等着重要人物的到来。
  杜秀青从后门走了进去,选了最后一个角落坐了下来。
  她的隔壁是贵和市市委书记,市委常委黎文忠。
  贵和市是县级市,但是,贵和市的经济比余河县要好得多。历来贵和市的市委书记就是信江市市委常委,属于高配。
  杜秀青作为余河县委书记,在黎文忠的面前,总是显得逊色一等,无论从什么角度,都无法和人家相比。
  两县两区的一把手里面,杜秀青感觉自己是最资格最浅,也最没有资本的人。余河的社会经济发展在信江市是倒数的,这个历来都是如此,所以,她开会的时候,总是很自觉地坐到最后面一排的角落里去。
  黎文忠看到杜秀青坐下来,朝着她很客气地点了汽头。
  过了一会儿,黎文忠侧过头,在她耳边笑着说:“杜书记,你的机会来了…
  “呵呵……”杜秀青轻轻笑了一下,没有言语。
  她只是陪选,她心里很清楚,自己是没有希望的。
  陪选一般都是让最没有优势的人来陪,如此才能确保领导要推举的那个人没有任何悬念。这是常识,大家心里都很清楚的。
  杜秀青虽然年轻,虽然当上县委书记不久,但是,对于这样的常识,她还是知道的。
  况且,她也是前天才接到这个消息。自己又没有去做任何的前期工作,这个世界上哪里还有天上掉馅儿饼的好事?
  她从来不做这样的春秋大梦。任何事情,都是有代价的。
  *这个副市长已经上任有一年的时间了。这次是省里要促成他进入市委常委,对于这样的事情,一般来说,是不会有任何悬念的。
  杜秀青笑了笑,对黎文忠投去了感谢的目光。
  不管如何,黎文忠能这么说,她心里还是感谢他的。
  这时,会议室的大门口走进来两个人,走在前面的是省委组织邵副部长尤柱,他那隆起的肚子尤其醒目,加上那个油光铮亮的脑门,顿时就把大家的目光给吸引过去了。林宇跟在后面,脸上挂着微笑。
  两人走到主席台中央的时候,尤柱特意看了一下全场,然后清了清嗓子,说“同志们,今天,我们按照省委的安排,来到我们信江市召开这个*推荐会,推荐一位同志进入信江市委常委,充实我们信江市委常委的力量。*推荐,就是通过我们大家公平公正的推举,让真正优秀的同志,加入到核心领导的队伍里来,确保德才兼备清正廉洁的同志能够得到重用。我们党任用千部的原则,就是提拔会干事,能干事,想干事的同志起来,真正做到任人唯贤。今天,请同志们一定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来投上自己神圣的一票。下面我们就正式开始投票吧!”
  尤柱看了看身边的林宇,然后又看了看站在旁边的市委组织部部长周文,示意他开始发票了。
  就在发选票的时候,杜秀青发现,林宇一直在看着她。
  她和他的目光交汇一下,林宇看着她的眼神似乎在微笑。
  杜秀青也向他投去了一个微笑。
  全市位市委委员,除了一位请假的,实到6位。
  杜秀青自己也有一票。
  拿到选票后,杜秀青沉思了片刻。
  她很想侧过头看看坐在自己身边的黎文忠是写的谁的名字,但是,她很快就觉得这其实是多此一举的。这还用说吗,*一定事先做了很多人的工作,这里坐着的人里面,绝大部分都会选他,而不是选她杜秀青!看与不看,其实都没有太多的关系。况且,这个时候,也不应该去看别人写选票,这是很不道德的行为。
  杜秀青拿着笔,想了想,在自己的名字旁边打了一个钩。
  不管别人怎么选,她总是应该给自己投一票,否则她的票数可能为零都说不定啊!
  想到这里,杜秀青突然间觉得好笑。
  第一卷大结局篇 3_2(文) ne
  这样的陪选,她还是第一次参加。
  会场上一片寂静,大家都在低着头写选票。
  很快,第一排的人开始上去投票了。
  然后陆陆续续的,大家都把自己的选票投进了票箱里。
  按照程序,投票结束后,现场开始唱票。
  一个唱票员,两个监票员,一个计票员,四个人站在台上,开始唱票计票。
  不知道为什么,杜秀青的心情突然间变得紧张起来。
  ”,一票:,一票……”
  唱票员开始唱票了。
  “杜秀青,一票……”
  听到自己的名字,杜秀青的心更加提了起来!这不会是自己给投的那一票吧?
  “杜秀青,一票……”
  还有!接着,她又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居然有这么多人给她投票!杜秀青的心有些激动了!不可思议,真的不可思议!
  ”,一票……”
  黑板上,,杜秀青名字下面的票数都在叠加,而且似乎相差并不大!杜秀青有些弄不明白了,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投她的票呢?她没有做任何的工作,没有给任何打过电话进行拉票!而且,她也没有向林宇书记进行过攻关,怎么可能……?
  她的眼晴死死地盯着黑板上的名字。
  同时,她发现,坐在一边看着的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尤柱的脸色似乎越来越不好看!
  很快现场唱票结束了!
  看着黑板上两人的票数,现场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8票,杜秀青,8票!
  两人的票数竟然是一样多!
  唱票员还没有宣布,尤柱已经站起来,,黑着脸离开了会议室!
  出现这样的情况,太出乎意料了!这绝对是个意外!绝对是有人在捣鬼!尤柱离开后,林宇也跟着走出了会议室。
  *坐在那儿,扰如坐在针毡上!他觉得这一定是杜秀青拉票的结果!否则怎么可能有一半人投她的票呢?谁都知道,省委就是要把他推举出来,就是要让他进入市委常委!这是没有悬念的事情啊!
  可是,结果怎么会出现这么大的乌龙呢?
  他也坐不住了!拿起公文包,消然地离开了现场。
  这下子可好了!主角都不在了,现场开始热闹了!大家转过头看了看坐在角落里的杜秀青,各种各样的表情都有!杜秀青也觉得自己如芒刺背在身,这个结果,也是她无力承受的啊!弄得不好,省委就是会认为她是人为的在捣鬼!可是,她什么也没做啊!这不是太冤枉了吗?
  杜秀青勉强对着大家笑了笑,也快步走出了会议室。
  大家笑着,谈论着,也陆陆续续走出了会议室。
  “呵呵,这个戏唱得好!”黎文忠笑着说。
  “这回可有好戏看了!哈哈……”
  “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大家边说边走出会议室。更多的人是幸灾乐祸!
  回到车上,杜秀青都没有想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哪个地方出问题了?*怎么会只得到一般的票?只要多一票,他就顺理成章地通过了!*推举,只要票数过半,就是顺利通过。
  可是,怎么就是恰好的各占一半呢?这也太富有戏剧性了!
  杜秀青不知道这究竟是哪儿出了问题。
  “往回走……”杜秀青对小舒说。
  但是,杜秀青知道,这个推举一定要重新投票。
  尤柱是下来督阵的,出现了这样的情况,他无法向省委交差!这个会议,说不定下午就会重新举行,最迟不会超过明天。
  而此刻,市委大楼林宇的办公室里,尤柱正在发火。
  他看着林宇,很不客气地说道:“林书记,出现这样的情况,你怎么解释?
  林宇端着茶杯,坐在尤柱的对面,神情很淡定,说:“尤部长,我也和你一样,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这确实很出人意料……”
  尤柱黑着脸,看着林宇,说:“现在有些年轻的同志,喜欢在背后搞小动作……省委对这样的行为是不能容忍的,涉及到拉票,贿选,这都是严重的违纪问题……,,
  “尤部长,此事还不能这样简单地下结论……”林宇看着他说,“依我对杜秀青同志的了解,她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况且,作为陪选这件事儿,她也是刚刚知道,根本没有时间来做这样的小动作……”
  尤柱听林宇为杜秀青辩解,心里更加的不满……他很不友好地瞥了林宇一眼,说:“省委的意思你也是知道的,现在出现这样的情况,你和我都无法向省委交代!”
  “尤部长,事情已经发生了,我认为,现在不是追求谁的责任的问题,而是如何去挽回……”林宇说,“您是领导,还请您做决定吧!”
  尤柱站起来,来回走了一固,说:“现在只能如实向省委汇报,出现这样的情况,只有重新投票,而且,这第二次投票,一定要确保不出意外!”“一切都听尤部长的安排!”林宇淡定地说道。
  “我这就向李成鑫同志汇报!”尤柱拿起桌上的电话打了出去。
  李成鑫是省委分管党群的副书记,这个事情直接归他管。
  接到尤柱的电话,听了情况汇报后,李成鑫想了想,说:“这个问题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既然出现了各对一半的情况,那就重新投票,投到了哪位同志哪位就进入市委常委,群众的眼晴是雪亮的,我们要尊重民意!”
  “是……是的……”尤柱边听边点头。
  这和他来之前听到的话是不同的啊!
  尤柱感觉这里面似乎风向都有些变了!难道*&86;&86;…?
  没什么办法了,只有明天再进行新一轮的投票。
  “通知市委所有委员,明天上午九点,重新投票!不得请假,不得缺席!”尤柱看着林宇说。
  “好,这就通知下去!”林宇微笑着说。
  “另外,该交代的一些话要跟同志们交代一下,不要再出意外了!”尤柱叮嘱道。
  林宇看了看他,笑着点了点头,却并没有言语。
  于是,杜秀青还在回余河的路上,就接到了市委组织部的电话,明天早上九点再次进行新一轮的投票。
  杜秀青在心里笑了起来。
  没想到*推举一个市委常委还要弄得如此复杂。
  第二天上午九点,大家再次准时来到了市委会议室。
  再次坐在里面,大家的心里都有些异样了,连杜秀青自己的心情都不同了。
  昨天,她是完全不抱任何希望坐在这儿陪选的,没想到结果却弄出个一半的票数!今天,她心里就有些不能淡定了!
  当然,她还是不抱希望的。因为这本来就不是属于她的。
  *走进来的时候,杜秀青特意注意了一下,他昂着头,倒是显得很淡然,似乎昨天的事情丝毫不存在一样。
  大家都到齐了,投票前尤柱照例还是要讲上几句。
  看上去,他的表情有些凝重。
  他说:“同志们,今天大家再次坐在一起,还是进行这个*推荐,让真正优秀的同志脱颖而出,是我们今天这个会议的目的。昨天的票数出现了一半对一半,看来两位同志在大家的心里都是一样优秀的,但是,这样的投票结果是没法向上面交代的,大家还是要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公平公正的原则来进行投票,投票过程合理,结果有效!话不多说了,接着投票吧!”
  很快,人手一张选票。
  杜秀青照例在自己的名字后面打了个钩。然后把选票折叠了一下,等着按顺序去投进选票箱里。
  投票结束后,市委组织部长周文突然宣布道:“今天的投票暂不现场唱票,结果稍后再做公布!”
  此话一出,所有的人都面面相觑!这是玩猫碱啊!昨天都公开唱票了,今天怎么就不公开唱票了呢?按照程序,必须要公开唱票,现场公布结果的!否则,这个结果就可以视为无效!
  大家虽然满腹的孤疑,但是,也只能离开现场。
  *走出去的时候,头昂地特别高!
  看来,这次他是志在必得了!
  也是啊,不公开唱票,那票数就可以随意定了,领导说谁的票多就多,谁当选就谁当选!那这投票又有什么意思!他妈的,关键的时候就玩阴的!杜秀青觉得这样弄就太没意思了!这个目的非常明确了,那就是无论票数任何,都让*当选就行了!那还投的什么票呢?!干脆直接任命就行了!何必搞这些形式主义!
  不公开唱票,也是尤柱的意思。
  有了昨天的教训,他才采取了今天这样“保守”的做法,这样至少不会让他这个“监督官”显得很被动!当然,唱票还是要唱的,只是不现场公开而已,尊重事实还是要做的,只是缓一步而已。对于这样的*推举,谁也不敢真的来弄虚作假,这是最起码的组织纪律啊!
  只是,对于今天这个结果,尤柱心里也是没有底的!*的票数能不能过半?或者说,林宇压是不是暗地里做了手脚,真的不让*进市委常委?!
  尤柱不敢肯定!但是,如果再出现意外,他就真是有些无法交差了!这是他第二次在下面碰到这样的事情。
  还有一次是在宜城市,召开两会的时候,同样出现了省派官员没有通过的情况,那次同样让他太被动了!每次出现这样的情况,都让他感到头痛!现在下面的这种情况,似乎是越来越多了!
  只是,信江市这次只是增补一个市委常委,怎么也会玩出这样的事情?杜秀青回到县城后,就把这件事情就放到了脑后。
  不属于她的东西,她也不去奢望。
  开学了,子安又回到了丁家。
  杜秀青现在没有房子,儿子不能跟着她住在酒店里,况且子安每天都要早起上学,只有回到丁家,他才能进入正常的生活。
  虽然杜秀青很不希望子安继续留下丁家,但是,她现在却没有条件,也没有理由让子安跟着她。
  想到年前到丁家去吃饭看到丁志华在她面前秀恩爱,她心里就很不是滋味。而且他们还当着孩子的面,这对子安是很大的伤害。
  她真希望能立即把子安带出丁家,再也不要让孩子看到丁志华。
  可是,方贺兰却是一定要把子安带在身边的。
  子安是她一手带大的,方贺兰对这个孙子的感情是非常非常深的。不管丁志华将来再婚是否还要生孩子,子安都是她的心头肉,如果杜秀青要把子安从丁家带走,可能最不能接受的,就是方贺兰。
  这一点,杜秀青心里也是很清楚的。
  周末,杜秀青还是来到了丁家,想着带子安出去玩玩。
  元宵节已过,她估计,丁志华也该回深圳去工作了,家里又该只剩下老人和孩子了。
  她带着东西来到了丁家小院。
  推开那扇熟悉的铁门,却发现院子里依旧很热闹。
  丁志华,管芯彦,丁志娟,方贺兰和丁月成,都在院子里。唯独没有看到她的儿子子安。
  他们正围着一张桌子打麻将!那欢笑声,从小院的上空飞了出去。看到丁志华的那一刻,杜秀青愣住了!
  过年都这么久了,他们怎么还没有回去?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难道他回到余河,不去深圳工作了?!可是,当年他是毅然辞去了公职的,余河已经没有他的工作了!
  大家看到杜秀青进来,也是愣了一下!
  方贺兰站了起来,笑着说:“秀青来啦,来,你来打,我不会玩这个……”
  “不……我也不会!”杜秀青摆着手说,“我来看看子安,想把孩子带出去走走……,,
  “嫂子……”丁志娟也站了起来,这么喊了她之后,似乎又觉得不妥,当着管芯彦的面,怎么还能叫杜秀青嫂子呢。
  她有些不好意思了,然后马上说道:“今天有空啊……”
  “是……特意过来带子安去玩玩……”杜秀青说道,看了看丁志华和管芯彦
  丁志华也看着她,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管芯彦看了她一眼,笑了笑,也没有说话。
  或许此时,他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就连杜秀青都不知道该跟丁志华和管芯彦说什么。
  这样的见面,还这是有些尴尬!
  “峨,子安啊,子安刚才还在这儿呢?”方贺兰看了看院子里,没有发现子安,“可能上楼去了!”
  “那我去叫他……”杜秀青朝里面走了进去。
  “妈妈……”子安听到她的说话声,从楼上跑了下来!
  “子安……”杜秀青疼爱地拉着子安的手,“跟妈妈出去走走吧……”子安点点头。
  杜秀青发现,孩子的表情有些伤感,看来,这个家里真的已经冷落他了。杜秀青感觉到一阵心痛!
  子安不能再留在丁家了!绝对不能!
  “妈,我和子安出去转转……”杜秀青对方贺兰说。
  “好,你们去吧……中午回家吃饭吧?”方贺兰跟着她身后说道。“不了,我和子安在外面吃……”杜秀青转过身对方贺兰说道,“志华还没回深圳啊?”
  “峨……他要晚一点回去……”方贺兰说,“我们决定让他们把婚礼给举行了之后再走!”
  杜秀青的大脑即刻轰隆一下巨响!
  这么快就要结婚了!太快了吧!
  “峨……那恭喜了,这是好事……”杜秀青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秀青,到时候你要过来啊!”方贺兰说到,“就是下周末……”“这……我看看,有空就过来……”杜秀青应答着。
  这样的婚礼,她又怎么会来参加?!她以什么样的身份来参加?前妻?朋友?似乎什么都不能,也什么都不是!
  如果她要去,那就是自讨没趣!
  “子安,我们走吧……”杜秀青拉着儿子的手,快步离开了丁家小院。拉着儿子的手,杜秀青从未有过的伤感和伤痛。
  她想起了自己办公室里钱密送的那套房子的钥匙,她一直没有去用,也不敢去用,可是,现在为了儿子,她觉得自己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暂时去用那套房子,就算是她租的,都可以,总之她要给子安一个家!而且她要给子安转学,不让他留在余河这边读书了,转到信江市去!对!让孩子离开这个环境,在一个全新的环境里重新开始生活和学习!
  可是,谁去照顾子安呢?她自己是没有时间的啊!
  杜秀青即刻又感觉到了头疼!孩子,孩子的事情也是大事情!
  她本来是想,朱大云如果到信江市去工作了,他们真的能走到一起,她就把子安的抚养权要回来,然后放到信江市去,这样大云就能照顾子安了!他们父子就可以天天在一起了!而且,她相信,子安跟看朱大云一定会很快乐的!因为大云是那么疼他……
  可是,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
  她这个美丽的愿望还没来得及和朱大云分享,大云就已经躺在了医院里,到现在都还不能说话,不能下地,不能自理……
  唉,为了孩子,一定要解决这个问题。
  杜秀青在思考着,如何解决子安的问题。
  突然,一个大胆的想法跳进她的脑海里:让外公外婆去照顾子安!对,把父母接到城里去住,顺带照顾孩子!这不是一举多得的好事吗?她总是香泽把父母接到城里去,让他们好好享受晚年的生活。如果没有任何事情给他们做的话,他们一定是不能答应的!在农村生活了一辈子,他们已经习惯了那里的生活方式。
  现在若是让他们去照顾外甥,说不定还真是能答应呢?!只要他们愿意去,杜秀青想着再给他们请个保姆料理家务,照顾他们,就万事大吉了!
  对,就这样吧!两全其美的好事!
  这样想着,杜秀青心里立马就豁然开朗了!
  周日,杜秀青让小舒送她来到了那个小区,她要正式来打理这套房子。就在她推开这套房子的大门时,她的手机震动一下。
  掏出手机一看,是林宇的一条信息:你获得31票!
  杜秀青盯着手机看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
  第一卷权力漩涡 大结局篇 4(全剧终)_1
  权力漩涡大结局篇4(全剧终)_1
  春天来了,春天真的来了。
  余河边的垂柳绿了,一排排的,婀娜多姿地立在余河边上,显得妩媚而又多情。
  微风中,嫩绿的枝条随风摆动,【】像少女那柔软的腰肢。
  连日来的几场春雨,滋润了大地,【】空气中都是湿漉漉的气息,夹杂着泥土和花草的芬芳,鸟儿也活跃了起来,在空中飞来飞去,似乎在甜润润地告诉人们,春天来了,春天来了……
  是啊,又是一年春来到,大地一片生机勃勃。就连大街上的美女,也在蛰伏了一个冬季之后,突然间醒来了似的,换上了多彩的春装,飘逸的长裙,成了这个小城里一道靓丽的风景。
  余河上的空气格外的清新,闲来无事的人,都来到这里悠闲地散步。
  小城里的生活就是这么安逸,可以晒着太阳,逛着街,吃着零食,闲散地打发日子。
  在这个春回大地的美好日子里,朱大云出院了,他回到了余河,开始在家里静养。
  省城的治疗,在杜秀青的帮助下,朱大云得到了最好的专家会诊,恢复得还是比较理想。现在虽然生活还不能自理,但是,他的大脑并没有什么问题,脑部的淤血得到了完全的清除,血管也已经疏通,能说简短的话语,但是,走路的时候,还是行动不太方便。
  医生说这需要康复治疗,后期的康复理疗如果做得好,可以恢复得很好,和发病前没有什么区别,能进行正常的生活和工作。
  自从朱大云出院后,吴淑芳就很少去店里了。她一心一意在家里照顾大云。
  现在家里有两个脑出血的病人。朱大云的父亲还没有完全康复,朱大云又得了这样的病,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吴淑芳店里的生意还必须要经营好,否则这个家的开支就无法维持了。
  现在两个人的康复理疗,家里的开支是很大的。就朱大云那点工资,根本是杯水车薪。
  但是,她又要抽出时间来照顾朱大云,店里和家里,两头忙碌着,又为朱大云的病担忧着。很快,她就感觉自己的身体有点支撑不住了,人也憔悴了很多。
  但是,无论如何,她都要坚持下去。为了这个家,为了儿子,也为了大云,她都必须不惜一切代价,让朱大云恢复到以前的样子。
  只有这样,他们这个家才能有希望,才能回到从前的生活。
  此刻,吴淑芳推着朱大云来到了余河边散步。每天上午或者下午,只要有时间,她都会推着朱大云出来走走,散散心,晒晒太阳,呼吸新鲜的空气。这样有利于朱大云的恢复。
  朱大云坐在轮椅上,上午的太阳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很舒服。
  他很想站起来,下地走走,但是,手脚却是那么的不听使唤。走起路来总是一摇一摆的,无法控制……所以,在外面,他还是尽量的少走,让熟人看见他这副样子,他心里都无法接受,在家里的时候,他可以扶着墙壁,扶着桌椅,自己慢慢走动。
  他也知道,要想尽快恢复,他自己必须要有坚持,要有毅力,理疗都只是辅助。
  只是,自己现在成了这个样子,【】还能不能恢复到过去,他心里真的没有底……
  看着余河静静流淌着的清澈的河水,朱大云的思绪又飘飞到了很远很远的过去……
  十几年前,也是在余河大堤上,也是这样草长荫飞的美丽三月……他牵着杜秀青的手,在青草茵茵的余河大堤上漫步……
  那个时候,杜家庄的世界,似乎就只有他们两个人。是的,全世界都只有他们两个人……
  他们爱得那么单纯,那么美好,每天除了上课,就是甜蜜地黏在一起,彼此的眼睛里,都只有对方……
  校园里,草地上,甚至是杜秀青家的菜地里,到处都有他们的欢声笑语,都有他们爱的身影……
  多么美好的青春岁月!朱大云在心里感叹道!可是,现在呢,一切都变了!岁月把杜秀青带走了,把他们的青春年少带走了,也把他的健康带走了……是的,他什么都没有了!爱人没有了,好的职位没有了,现在连健康的身体都没有了……
  他觉得自己太悲催了!【】这个世界上还有比他更悲催的男人吗?没有!本以为自己的机遇来了,人生的转折点来了,可是,一次聚会,一场酒宴,就让这一切化成了泡影!乐极生悲啊!人生最大的悲剧不就是如此吗?当你眼看着新生活即将开始的时候,倏然间这一切就从你眼前消失了……
  他不知道自己上辈子究竟造了什么孽?为何这辈子要遭受这样的人生不测?
  朱大云闭上眼睛,眼角不知不觉落下泪来。
  世事无常,人生悲凉啊……
  “大云……”吴淑芳看到他这副表情,蹲下来关切地问道,“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没……”朱大云艰涩地吐出一个字,然摇了摇头。
  现在,他说话还不是很流畅,所以他说得少,尤其是心里难受的时候,他更不愿意开口,很多时候,他就那么静静地坐着,默默地看着,有时候一整天,他都不愿开口讲话。
  “大云,你很快就会好起来的,医生都说了,你可以恢复到以前的样子,”吴淑芳握着他的手说,“你自己要有信心啊,大云!”
  朱大云看着吴淑芳,点了点头……
  他觉得自己最对不起的女人,就是眼前这个女人!他曾经还那么迫切地想着要和她离婚!他觉得自己的良心真的是被狗吃了!吴淑芳这么好的一个女人,对他不离不弃,全心全意,他怎么能那么没有良心,要抛弃她,要伤害她啊!现在他变成这样了,守在他身边的,依然是她!对他无微不至照顾的,还是她!他爱过的女人,在哪里?爱过他的女人呢,又在哪里?杜秀青是他刻骨铭心爱过的女人,可是,此刻的杜秀青在哪儿呢?她一定在忙于她的事业,一定周旋在她的世界,她风光无限的世界里吧!她现在拥有至高的权力,可以呼风唤雨,可以支配一切!可以得到她想要的很多很多东西……
  管青桃呢?曾经是那么不顾一切地爱上他的女人,她现在又在哪里?她可能早就把他给忘了吧!上次在小树林里看见她,她对他都视而不见!是啊,爱过又怎样?爱过之后,就相忘于江湖了!再次相见,也形同陌路了!
  他生命中的三个女人,现在留在他身边悉心照顾他的,却是他最不爱,也不曾爱过的女人!命运啊,总是这么的不公平!
  他觉得自己今天落得如此下场,也是最有应得!是上天对他的惩罚!是对他不忠的报应!是的,如果真有因果报应的话,他觉得他是遭到了报应,一定是这样的!是他对吴淑芳太过冷血了!是他对她对这?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