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县委书记的官路史:权力漩涡-女县委书记的官路史:权力漩涡第220部分阅读-作者不祥-历史军事-新御宅屋

女县委书记的官路史:权力漩涡第220部分阅读
作者:作者不祥      更新:2021-01-23 03:35      字数:8834
  这个家犯下了太多的罪过……
  面对吴淑芳,他第一次在心里有了这么强烈的负罪感!
  他缓缓地伸出手去,抚摸了一下吴淑芳额角的碎发。她憔悴的模样,此时此刻让他心疼,真的是心疼了!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心里为吴淑芳心疼了……
  他感觉到女人瘦了,累了,憔悴了,眼角的鱼尾纹都现出来了,那么明显……这些都是因为要照顾他而累出来的!
  “淑……芳……”他嘴里嗫嚅着,断断续续喊出了这两个字……
  “大云……”吴淑芳听到他喊自己的名字,激动得泪花都出来了,“好好养着,快点好起来……”
  吴淑芳拉着他的手,放到自己的脸上。
  朱大云再次点了点头……
  “大云,我们这个家需要你,天亮需要你,我需要你,父母更需要你……你一定要好起来,知道吗?”吴淑芳流着眼泪说道。
  “好……”朱大云嗫嚅着,再次说出了一个字,但是有些模糊不清。
  这时,余河大桥上驶过一条长长的车队,所有的车子上面都扎着大红花。最前面的那辆车上面坐着一对仪仗队,演奏着欢乐颂,那欢快的曲子,唱响了余河两岸,吸引了很多人驻足观望。
  车队开得很慢很慢。
  看这情形是结婚的车子在巡游街道啊!
  余河人结婚,喜欢讲排场。
  有条件的家庭,都会大摆筵席,弄上十几辆或者几十辆车子,沿着小城所有的道路巡游一遍,向全城宣告,他们结婚了!有的还会一路放鞭炮,震得整个城市都知道。那场面,甚至壮观!
  今天这个车队没有放鞭炮,但是,却弄了仪仗队来奏乐,算是比较时尚环保的婚礼!
  这让朱大云想起了自己和吴淑芳的婚礼。
  他们当年是那么简朴,简朴到什么都没有。
  只是在朱大云的老家摆了几桌酒席,请了亲戚朋友同事欢聚了一场,丝毫没有什么排场可讲,更没有车队。现在想来,也只有吴淑芳会那么不计较地嫁给他。当年的他,可是要什么没什么,但吴淑芳却是毫不嫌弃,没有要朱大云家的一分钱彩礼,娘家还陪嫁了那么多的嫁妆,按农村的婚礼习俗,朱大云当年算是捡了大便宜了!
  现在,看着眼前这个几十辆婚车的排场,朱大云再次感到自己对不起吴淑芳……
  吴淑芳跟着他这么多年,不仅没有一个盛大的婚礼,婚后他朱大云也从来没有好好对待过人家,没有好好疼爱过她,没让她享过福……而吴淑芳呢,婚后对这个家却是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朱大云的手不自觉地抚摸上了吴淑芳的肩膀,此刻,他的眼里是洋溢着深情的……
  吴淑芳的手也握住了他的手,她感觉到朱大云此刻对她的温情……如果说这场病能够让朱大云收回曾经走出了的心,能够挽回他们的婚姻,保全他们的家庭,吴淑芳觉得,她就是再苦再累,付出再多,也算是把坏事变成了好事,只要朱大云能够恢复过来,那么他们之间的一切都可以从头开始,这个家以后还是幸福美满的家庭……
  她相信,朱大云经历了这次的劫难,会改变的,会收心的,会回到她身边的……
  车队开过大桥,往滨江路这边驶过来了……
  慢慢地车队开到了朱大云和吴淑芳的身边……
  朱大云看清楚了,前面开路的是一辆日产的皮卡,后面就坐着奏乐的仪仗队;紧接着就是一辆黑色的大奔,车头上扎着大红花,显得那么霸气,又那么喜庆,大奔的后面一长排的跟着至少有二十多辆车,浩浩荡荡的往这边驶来。呵!这架势,可真是了不得啊!
  他估计,这辆大奔驰应该就是新郎新娘的婚车。看来,这是有钱有权人家的婚礼。
  车子开得出奇地慢。真的是像蜗牛在蠕动的感觉,似乎要让每个人看清楚这个车队,看清楚车里的新娘新郎。
  大奔驰缓缓开到了朱大云的身边。
  车窗是降下去的。
  穿着婚纱的新娘满脸幸福的微笑,她正好侧过头来看着余河上的风景。
  啊,好美的新娘啊!朱大云看得有些发呆了,新娘的侧脸是那么漂亮!
  弯弯的柳叶眉,翘翘的浓密的睫毛,高挺的鼻子,红润的朱唇,真是明眸皓齿,笑颜如花……
  突然,新娘朝着朱大云的正前方看了过来!
  就是那个眼神,让朱大云的大脑轰隆一下:啊!是她!怎么会是她!怎么会是她啊……
  朱大云吃惊地瞪大了眼睛,脸上的表情僵直了!身体也一动不动地!
  真的是她!真的是她!车上的新郎正笑眯眯地看着美丽的新娘……就在车子从朱大云的身边开过的时候,新郎情不自禁地亲吻了一下新娘,那幸福的表情,满满地洋溢在他的脸上!
  车里的新娘却似乎丝毫没有看出来面前这个坐在轮椅上,头上还带着一顶棉帽子的憔悴男人是谁!她幸福地回应着新郎的吻,还伸出那洁白修长的手臂环抱着新郎的脖子,然后在新郎的脸上也甜甜地亲吻了一口……
  “宝贝儿……”新郎把新娘抱在怀里,亲昵地叫道……
  啊!啊……这样的画面太刺激他的大脑神经了!那个深爱过他的女人啊,那个曾经为了他而不顾一切的女人啊,此刻却变成了别人的新娘!坐在了别人的怀里!而且还那么甜蜜那么恩爱地出现在他这个几近残废的人的面前!上天啊,你这是在羞辱他吗?是故意要让他受到折磨强烈的刺激,生不如死吗?……
  朱大云只觉得大脑像是突然间被炸开了!有那么一股剧烈的血气冲向了他的头顶!他支支吾吾大叫了一声之后,眼前一黑,顷刻间就晕厥了过去!人和轮椅一起倒在了地上!
  “大云……大云……”吴淑芳被吓坏了!她本能地摇晃着他大声喊道,“大云,大云,你怎么啦?你别吓我啊!大云……”
  吴淑芳双手捧着朱大云的脑袋,全身都在发抖!怎么突然间又晕了过去啊!刚才还是好好的呢?!这是怎么回事啊!
  “大云啊,你别吓我啊……”吴淑芳哭喊着,立马颤抖着手拨打了1,然后即刻通知了王义财和朱晓燕。
  车队依旧缓缓而过,丝毫没有因为这个陌生的坐着轮椅的男人倒下去而停下来!
  朱大云晕倒了,欢乐颂却依旧在吹奏着,那么悦耳,那么悠扬,那么喜庆……
  而这一刻的杜秀青,正在信江市那个豪华的房子里,和她的父母儿子坐在一起。
  杜秀青终于下定了决心,把子安接到了自己的身边,让子安离开丁家小院,告别和丁家人生活在一起的日子。
  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杜秀青想。
  她本以为方贺兰会无法接受,更不可能放弃子安的抚养权。
  但是,她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
  第一卷权力漩涡 大结局篇 4(全剧终)_2
  权力漩涡大结局篇4(全剧终)_
  前两天,杜秀青特意约丁志华出来见了一面,商谈关于子安的事情。
  他们是在加州西餐厅见面的。
  看着眼前的丁志华,杜秀青心里也很感叹。
  丁志华的气色真是从未有过的好,面色红润,器宇轩昂的。在杜秀青的眼里,丁志华似乎从来没有这么神采奕奕过,他们生活在一起的时候,丁志华总是那么柔弱的样子,很没有男人的阳刚之气。
  但是,现在的丁志华却似乎完全变了一个人。那种由内到外透露出来的气质,是一种充满了自信,充满了希望的感觉。
  “志华,听说你很快就要结婚了!”杜秀青笑着说道。
  “是的……本来想下半年再回来举行婚礼,但是,老人希望能尽快把事情办了,他们都管芯彦很满意!”丁志华高兴地说道。
  “呵呵……是啊,恭喜你,找到了自己理想的爱人!”杜秀青由衷地说道。
  “谢谢……我很感恩,上帝让我遇到了芯彦,我们都很珍惜彼此,所以会好好地过下去……”丁志华说,“你呢?希望你也早点找到自己的另一半!”
  “我……不着急……”杜秀青笑着说,“一个人过也很好!况且我现在的工作特别忙,根本没有时间去考虑其他……”
  “你啊,就是个工作狂!”丁志华说,“女人得抓紧这几年的好日子,别荒废了自己!你再强大,也需要一个男人在身边支持你……”
  听着丁志华这句话,杜秀青心里很不是滋味……是啊,再强大的女人,也需要男人的爱!可是……
  她不想触动自己内心最敏感的神经!那是她的痛处,心底深处的痛处!朱大云的突然间倒下,让她措手不及,更是伤痛不已!
  她几乎不敢奢望自己再有真爱了……
  “志华,有件事儿我想和你商量一下……”杜秀青看着丁志华说道。
  “说吧,什么事儿?”丁志华猜杜秀青这么正式地找他,定然是有事商量的。
  “关于子安,我想把他带在我身边,这样对孩子来的成长来说可能更好……”杜秀青边说边看着丁志华,“你现在也开始新生活了,很快应该就会有你们自己的孩子……妈妈再带着子安,身体也吃不消了……”
  丁志华也猜到了,杜秀青迟早都会把子安带走的。
  现在,也到时候了!只是,妈妈那儿,可能还是无法接受,情感上无法接受。毕竟子安是她一手带大的。
  “我没有意见……”丁志华说,“子安跟着你,更有优势,你能给孩子提供更好的成长条件,无论从什么角度,子安跟着你都比放在丁家要好……不过,我要先去做妈妈的思想工作,先跟她谈谈,然后再做决定……”
  “好!我知道,子安虽然跟着我,但是我会让他定期去看望爷爷奶奶的,这个你放心,子安对爷爷奶奶也是有感情的……”杜秀青说道。
  “是的……孩子从小是我妈妈爸爸带着长大,是他们的心头肉,所以,无论如何,还是要让孩子经常回来看看他们,陪陪他们……”丁志华说道,“我短时间内是不会回余河的,如果我和芯彦再有了孩子,我可能也会把他们接到深圳去……”
  “志华,我衷心地祝福你早生贵子……”杜秀青说,“有了孩子,家庭才是完整的……”
  “我不强求,看老天爷的恩赐吧,一切随缘……”丁志华笑着说。
  “会有的,志华,你是好人,一定会有好报的……”杜秀青由衷地说。
  “呵呵……我也是这么想的……”丁志华听着这话,心里也很高兴。
  想想他和杜秀青十年的夫妻,似乎从来就没有过什么欢声笑语,分开了之后,倒是能够坦诚相待。人啊,有时候就是奇怪,真是无法说清楚这种感觉。
  按理,丁志华在心里应该是要恨杜秀青的。十年的夫妻,她没有爱过他,心一直都还在别的男人那里,而且,子安……想到这里,他立即在心里叮嘱自己打住,不要再往下想了!不管子安是谁的孩子,他都不想去深究了!
  就算是弄清楚了,对自己对父母也是一种伤害!尤其是对父母来说,这种伤害是无以复加的!老人已经把子安疼在了骨髓里,如果知道真相,那无异于要了他们的老命!有些事情,还是糊涂一点好!况且,他现在也要结婚,重新开始生活了,说不定他和芯彦真的很快就能有自己的孩子,只要他真正有了孩子,父母对子安的爱就能分一大部分出来,就算子安不在他们身边也无所谓了……
  丁志华回家后,就向方贺兰转达了杜秀青的意思……
  方贺兰听了,很久很久都没有说话,眼里有泪花在闪动。
  丁志华知道,妈妈还是舍不得子安离开这个家。
  “妈妈,子安跟着秀青比跟着你们好……”丁志华开导道,“你看看,你们的身体也不如以前了,孩子长大了,进入青春期了,很需要他自己的妈妈在身边进行引导,才能顺利地度过人生中第一个转折期,这很关键的,一些孩子就是青春期的转折没有过好,导致了性格上的缺陷……”
  方贺兰听着这话,白了丁志华一眼:“你当你妈妈是文盲吗?你妈妈是搞教育出身的,这点我怎么会不知道!是秀青现在想孩子了,就要把孩子带回到她自己的身边去!我一手带大的孙子,大了大了却要离开我了,你叫我心里怎么能好受啊……”方贺兰说着说着就流泪了!
  “妈……孩子大了总归是要离开你的,还能和你在一起待一辈子啊?现在秀青要把孩子带在身边,给他更好的教育,你不高兴吗?为了子安,我觉得你还是要忍痛割爱的!况且,子安会经常回来看你们的,你们永远都是他的爷爷奶奶啊!对吧!”丁志华宽慰道。
  “唉,说是这么说,时间久了啊,就会慢慢把我们给忘了哟……”方贺兰心痛地说道,“不过,子安是个懂事的孩子,我相信他心里会有我这个奶奶的……”
  “是啊,那你还怕什么呢?孩子不管到什么时候,都会记得你,心里都会有你的!”丁志华笑着说,“而且啊,等我和芯彦马上就给您生个小孙子,到时候你就忙不过来了!”
  听丁志华这么一说,方贺兰立马就笑了!这可能是她最期待也最高兴的事情了!
  如果志华能很快就生个孩子,她又可以抱孙子了!该多好啊!子安已经大了,她也可以放心了,志华再生个孩子,她又要接着重新做奶奶,去照顾小孙子了,那真是够忙够累的了!
  “好吧,妈妈同意,你让秀青自己来跟我说吧……”方贺兰点头答应着。
  丁志华很快就给杜秀青打了电话。
  杜秀青没想到方贺兰能这么通情达理,同意她带走子安。
  她买了一大堆的东西来到丁家,表示对方贺兰和丁月成的感谢。
  子安长这么大,可以说他们操心的比她这个当妈妈的多多了!子安的健康成长,真是全靠方贺兰的细心抚养。
  看到杜秀青提着这么一大堆东西进来,方贺兰心里有些不好受了。她觉得杜秀青和这个家越来越生分了,每次来都要买这么多东西,这就不像是一家人了。
  “妈妈,谢谢你对子安这多年的照料和培养……”杜秀青很感激地说道。
  “奶奶照顾孙子天经地义啊!何谢之有啊,孩子!”方贺兰叹息着说,“只是,你和志华没有这个缘分,无法白头到老……可怜我的子安,小小年纪就要忍受这样的家庭变故……”
  “妈,别说了……”丁志华在一边说道。
  幸好管芯彦不再场,妈妈心里还是对杜秀青有留恋的。
  “妈,是我不好……事情都过去了,我们就不提了……志华很快就要大婚了,我不能去现场祝贺,我就现在送上我的一点心意吧……”杜秀青从包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礼品,放到了丁志华的手里。
  那个一个水晶的工艺品摆件,上面是一对晶莹剔透的鸳鸯。
  “祝福志华新婚快乐,早生贵子……”杜秀青笑着说。
  “谢谢……秀青啊,你也要考虑自己的人生大事了,不能再拖了……”方贺兰拉着杜秀青的手说,“我早就说过,我们做不成婆媳,就做母女,你的事情,妈妈也是时刻都在牵挂着的啊……”
  “妈妈,你别担心,我心里有数的……”杜秀青说,“适当的时候,我会把自己嫁出去的……”
  “好,妈妈等着喝你的喜酒啊……”方贺兰高兴地说。
  “子安以后虽然跟着我了,但是,我会让孩子周末回来看你们的,你们放心吧……”杜秀青说,“子安说他会很想爷爷奶奶……”
  “好……我知道,我也想他,周末有空就回家来,爷爷奶奶给你做好吃的……”方贺兰拉着站在一边的子安,流着眼泪说。
  “奶奶,我每个周末都回来看你和爷爷……”子安抱着奶奶说,也早就流泪了。
  唉,总有一天会面临这样的分别的!杜秀青心里想。
  带着子安走出丁家小院的时候,杜秀青心里百感交集。
  那时候,她一个人离开丁家,心情也是复杂的,因为她本不想离婚,可是,最后还是离开了丁家!子安,原本就不属于丁家,却在丁家待了这么多年,而且被丁家当成了掌上明珠,疼爱至极!
  只是这个真相,杜秀青这辈子都不打算揭开了!就让它永远尘封着,或许这样,对大家才是最好的!
  打理好了自己的家,把子安转到市里去上学,再把父母接到城里去,杜秀青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才算是彻底搞定了这件事儿。
  周末,她第一次在家里和父母儿子享受难得的清闲时光。
  这样的生活是她多少年以前就期盼的,现在终于实现了。
  只是,这个家里少了一个男主人!
  正想着朱大云的时候,她的电话响了起来!
  是王义财的来电!王义财告诉她,朱大云的病复发了!
  杜秀青只觉得大脑一阵巨响!身体都摇晃了起来!
  出院的时候,她就听医生说了朱大云不能再受到刺激,如果再次复发的话,情况就很不妙了!可是,这才出院多久啊,怎么就复发了呢!究竟出什么事儿了啊!
  杜秀青来不及多想,立即招呼小舒开车过来,然后立即往省城赶去。
  朱大云再次倒下去,朱家一家老小都被吓慌了神!
  吴淑芳没想到自己精心照料着,千小心万小心的,却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出现了这样的意外情况!
  她实在是想不通,朱大云受到了什么刺激啊?就是一辆车子开过,他就晕过去了!怎么会这样呢?!
  朱大云被紧急送往了省医院。
  王义财接到电话后,丝毫没有犹豫,直接打给了杜秀青。
  因为这个时候,只有杜秀青能给他调配来最好的医生。
  接到电话后,杜秀青一边往省城赶,一边打电话联系省医院的专家,让他们立即对朱大云进行会诊。
  情况一定比上次更严重!
  杜秀青心里很清楚,这样的病再次复发意味着什么。
  杜秀青在车上,一直和医院现场的专家保持联系。
  她在心里不停地祈祷,但愿他没事,一定会没事的!
  当杜秀青赶到省医院的时候,看到的却是吴淑芳瘫坐在地上,哭得已经快断气了……朱晓燕抱着她,也是伤心欲绝……
  一种极其不祥的感觉涌上心头……泪水顷刻间就模糊了杜秀青的双眼……
  “大云呢?”她看着坐在那儿一动不动的王义财问道。
  “他……他……没……没了……”王义财强忍着悲痛说道,他一直忍着的泪水再也无法控制,决堤般潺潺而下……
  啊……什么?杜秀青立刻感觉自己的心被活生生挖走了一块,那么迅速地剧烈地疼了起来!
  她一个眩晕,差点跌倒在地……
  扶着墙壁,她勉强让自己站定,但是,脑海里却是轰隆隆的一片巨响,双脚也是不听使唤,无力站稳……
  “大云……在哪儿……”她的泪滑过面颊,流进嘴里,但是,她却没有哭声,没有,只是心像被抽空了一样,完全没有了知觉……
  “在重症监护室……还没有推出来……”王义财指了指重症监护室的门口说,然后双手捂着脸,再也无法抑制地痛哭了起来……
  杜秀青扶着墙壁,缓缓地往那个门口移动脚步……可是,每移动一步,她的心就更加揪紧着疼痛了起来……到最后靠近那个门口时,她感觉自己已经无法呼吸了,全身都被那种莫名的伤痛和恐惧包围着……无边的恐惧就像潮水般袭来……
  这时,一位医生走了出来。
  “病人已经彻底停止了心跳……我们已经尽力了,对不起!家属可以进去看看……”医生说完,低着头匆匆离去……
  “大云……大云……”杜秀青再也忍不住,推开了那扇很重很重的大门,踉踉跄跄地往里面走去……
  她几乎是哭着扑到那个满是仪器的床头……
  定了定神,她泪眼模糊地看到,那个被洁白的床单覆盖着的身体,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气息……旁边心电图显示仪器上,已经是一条平平的直线……
  “大云……”她跪倒在床头,然后一步步挪动着膝盖,慢慢靠近朱大云的头边,小声地喊道,“大云……”
  每挪动一步,她的手就顺着他的身体抚摸着。
  隔着洁白的床单,她感受到他那瘦弱的身体,似乎就剩下皮包着骨头了……
  “大云……”她边喊着,手慢慢移到了他的头边。
  他的身体已经完全被白布盖着了,包括他的头部。
  那个隆起的白布下面,就是她曾经深爱着而且依然深爱着的男人啊!可是,他怎么能说没就没了呢?
  不!一定是弄错了!大云他不会走的!他怎么舍得走啊!他怎么舍得她,舍得子安啊?他还有很多很多事情没有做完,还有很多很多使命要完成啊?!
  大云,你答应一声,答应一声吧……我来了,来看你了啊……大云……
  她的手颤抖得厉害。
  她想大声哭喊,可是,她不能,她不敢,她不可以啊……门外走廊里,有他的家人,有他的妻子……
  她强忍着心头的悲痛,任凭泪水滑落眼眶……
  她不敢掀开那块蒙着他面颊的白布……她害怕看到已经完全没有知觉的他,她害怕他真的再也不会理会她,不会回应他了……可是,她又是那么想看他,想看看他,看看她心爱的男人,现在是什么样子……
  大云……大云……她在心里千百遍地呼唤着他……
  她终于还是伸出手去,缓缓地掀开了那块白布……
  啊!大云……她呼唤着,手轻轻地抚摸上了他的脸……他的脸棱角分明,鼻子是那么挺拔,嘴唇是那么有型……他的眼睛紧闭着,那浓密的眉毛,乌黑发亮……她忍不住抚摸他脸上的每一寸肌肤,每一个地方……
  大云……大云啊……你真的不理我了吗?大云,我是秀青啊……
  她在心里颤抖着喊着他,一遍又一遍……
  然后,她的头靠近了他的头……她感觉他就是睡着了,静静地睡着了,睡得那么安详,那么平静……他的眉头是舒展的,没有蹙着,是的,他是睡着了……他累了,他要睡了……
  这张她看过千百次的脸,抚摸过千百次的脸啊,是那么的刚毅,是那么的熟悉……以前,每次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她摸着他的面颊的时候,他也会抚摸着她的手,也会捧着她的脸,深情地看着她,甚至是吮吸着她的手指……他是那么爱她啊,在她面前,他永远是那么柔情的一个男人……
  “大云……大云……”她抚摸着他的面颊,轻轻地呼唤着他,“你累了吗?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啊,大云……我来看你了,我是秀青啊……我是秀青……亲爱的……看看我吧,再看我一眼,哪怕是看一眼……”
  可是,他已经没有任何的反应,他依旧是那么安详地静静地躺着……
  “大云……”她哽咽着,抑制着内心巨大的悲痛,在他耳边轻轻地说着,“大云,你不是一直问我,子安是不是你的孩子吗?大云,我要告诉你,子安是你的儿子啊,是你的儿子……大云,他就是我们的孩子,是我们爱的结晶……大云,我虽然离开了你,可是,我们的儿子一直都和我在一起……你知道吗?大云,你醒醒啊,醒醒吧……”
  她的泪无声地打湿了他的面颊……
  她抱着他,双手抚摸着他的脸……抚摸着他的耳朵,他的鼻梁,他的眼睛,还有他那张性感的大嘴……
  她抚摸着他的头发,那浓密的黑发,依然一根根直立着……
  她的手划过他的额头,停留在他的眼角处……
  突然,她感觉到自己的手指湿湿的,细细一摸,朱大云的眼角渗出了清澈的泪水……
  “啊……大云……大云……”她在心里呼喊着,“你还能听到我说话对吗?你醒醒啊,醒醒吧,大云,子安是你的儿子,是你的儿子啊……”(全剧终)
  作者题外话+++++++++++++++++++++
  1今天推荐《征服非常女上司:底牌》
  简介:第一天到新单位报到,易克赫然发现,女上司竟是被自己非礼过的绝色美女。
  在重新崛起的奋斗中,面对一个个老谋深算的对手和高手,易克时刻掌控住自己的人生底牌,在尔虞我诈的博弈和风云变幻的商场厮杀中一路过关斩将,如鱼得水,同时又情不自禁和女上司之间发生了一系列现实和虚幻的交集
  一部沉浮于色权欲之间的百味人生,一幕体味人性真善美的情感大戏。
  隆重推荐本人新书,本书姊妹篇——《》
  简介:她是女县委书记的女秘书,职位搭配本没有任何悬念。
  可是,接待省府重要官员的那一夜之后,她的命运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对官路本没有过多奢求的她,开始被推向了的快车道,从此步入了官路的“高铁”时代,披荆斩棘,一路疾驶……
  为了获得官位权力,她选择了独身。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更好地借“老男人”的力量上位。只是,她没有想到,在她身居高位,关闭了爱的闸门的时候,上天却意外让他来到了她的身边,让她尘封的感情世界从此激起波澜……
  她倾尽一切力量去帮他实现理想和报复,原以为会收获一份真感情,却不曾想,她等来的,一样是背叛……离开时,他咬着她的耳朵说:我和你,也只是为了——上位……
  电子书下载shubao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