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全集 肉版-金庸h小说全集在线阅读-天龙野史-重复-游戏竞技-新御宅屋

天龙野史
作者:重复      更新:2021-01-23 04:05      字数:10409
  天龙野史
  第一章云鹤yn万仇谷***********************************
  我打算天龙野史包括以下部分:
  一云鹤yn万仇谷
  二秦红棉母nv遇难
  复仇者肆n燕子坞(含曼佗山庄)
  四阿紫迷情——阿紫被摘星子所擒后
  五叶二娘悲歌
  六灵鹫之变
  云鹤凌r王妃
  八皇太后空虚难耐
  我尽量不改变原有故事的进程,每个章节没有必然联系,分别ha在原有故事的进程。
  ***********************************
  (1)
  且说云鹤被段誉吸取内力后愤愤和叶二娘,南海鳄神一起离开了万仇谷,一边走一边想:眼看到口的小美人钟灵飞走了,真是让人不甘心!
  这时,叶二娘对云鹤说道:“老四,老大让你继续留在这里附近监视,千万小心,不可误事!”云鹤一听大喜,急忙答应下来。
  ……
  云鹤眼看着h眉僧飘然离去之后,随即飘身进入了万仇谷。他本想y冲入万仇谷,但想到钟万仇武功不错,不能和他正面冲突,于是隐起身形,一间间房的窥视,希望能偷偷找到钟灵。
  他来到一间大房窗旁,听到里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他用唾沫沾s窗户纸,向内望去,只见钟万仇跪在钟夫人甘宝宝面前,哀求道:“夫人,我知道我错了,你还不能饶了我吗?我……我给你磕头了。”说完,就一个接一个的头磕了下去——只看的云鹤忍俊不止,心想道:没想到这个钟万仇竟然怕老婆怕到这个地步。
  只听钟万仇继续哀求道:“夫人,你已经快一年没和我行房了,你原来答应每个月和我同房一次的,今天就让我和你行房一次吧!”钟夫人冷若冰霜的瞪了钟万仇一眼,冷冷的说道:“你今天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侮辱我,就磕头就行了么?”
  钟万仇急道:“那你让我怎么办?”
  钟夫人ai答不理的说道:“你如果想让我饶恕你也不难,以后你晚上不能睡在床上,必须在床下面打地铺才行!如果你答应我,那我今天就可以和你行房一次!”
  钟万仇高兴的回答道:“可以可以,别说打地铺,就是让我睡猪圈都行!”
  钟夫人表面上仍然不动声se,但心里却暗暗高兴:下一步就是和他分房了,这样以后淳哥就可以经常来看自己了。
  钟夫人站了起来,走到床边,随便的脱下了衣f,钟夫人虽然年龄不小,但保养得宜,身材仍然保持得非常好,那一身欺雪赛霜的肌肤更令人垂涎尺,而天真无邪的气质再衬托上美f人那独有的成熟风韵,实在是让人心动神摇。只看得云鹤血脉奋张,胯下竖起了高高的帐篷,大j巴一跳一跳的,一转首,只见钟万仇张大了嘴巴,口水都流出来了。
  钟夫人躺在床上,钟万仇下五除二的脱掉了衣f,瞬间变得一丝不挂,云鹤一见,j乎笑出声音来,原来钟万仇虽然人高马大,但他的j巴却小得可怜,直挺挺的还不到两寸长,指头粗!云鹤心想,难怪他老婆偷汉子,不偷才怪呢!看来钟灵那小美人还真不是这个马脸丑家伙的nv儿。
  只见钟万仇呼的就扑到了钟夫人的身上,钟夫人叱道:“不准乱动!”钟万仇如听纶音,一动都不敢动,钟夫人伸出雪白的柔荑握住钟万仇的小j巴,移向自己的双腿之间,这时云鹤见到钟夫人脸上浮现出一g不屑的讥笑,那钟万仇未等j巴入洞,就“嗤”的一声s了出来,只喷的钟夫人上到处都是精y。
  钟夫人怒道:“瞧你搞的,废物!”一脚把死狗似的趴在床上喘气的钟万仇踢到地上。随即起身走向沐浴间!
  云鹤看的j乎笑了出来,他本来只想把钟灵偷走,但现在看到了钟夫人甘宝宝和钟万仇演的这幅活春宫,决定今晚连钟夫人一并g掉,而且要当着钟万仇的面g!他从怀掏出了香,先到谷弟子和下人居住的地方,先把那些人迷倒,然后找到钟灵的居处,潜进屋,把昏迷的钟灵抱出来,又回到钟万仇的卧室外,从窗户向里一看,只见钟万仇已经趴在地上呼呼睡着了,钟夫人也已沐浴完毕,换上了另一身浅绿se的衣f,坐在一旁恨恨的瞪着钟万仇!
  云鹤把香放入室,钟夫人忽然闻道一g甜香,心知不妙,急忙站起,但已经晚了,一阵头晕目眩,昏倒在地上!
  云鹤抱着钟灵急冲入室,先把钟灵往床上一扔,弯腰抱起瘫软在地上的钟夫人,不管二十一,先在钟夫人那娇丽的粉脸上亲了j口,把钟夫人放在床上,就要扒去钟夫人的衣裳,忽然转念一想:玩一个无知无觉的木头美人有什么意思,可是放开她后又怕她不听话,猛抬头看到昏迷的钟灵,计上心来。
  云鹤先用重法制住钟夫人的气户x,使她在解x前如同常人般无法运用内力,又制住钟万仇的全身大x以备不测,随即用解y搞醒了钟夫人。
  钟夫人从昏迷醒来,看见云鹤y笑的望着自己,不禁大惊失se,双撑着身t向后移动,一面急运内功,却发现气户x已经被制住,吓得花容失se,惊叫出来!
  云鹤抓住钟夫人的双踝,把钟夫人一双美腿分了开来,钟夫人用力挣扎,云鹤一把扒下钟夫人的下裳,钟夫人吓得双紧紧抓住k子,不让云鹤扒下来,怎奈她内力已经不在,又怎么敌得过武林高云鹤呢!“唰”的一声,钟夫人的下裳已经被云鹤扒了下来。
  云鹤双眼发光,直勾勾的盯着钟夫人那匀称修长的,钟夫人又羞又急,蜷缩起双腿向后躲避着,云鹤又抓住钟夫人的双踝,向自己怀里一拉,又把钟夫人拉到自己身前,把两把的脱光了自己身上的衣f,又“唰”的一声撕开了钟夫人的上裳,顿时钟夫人身上只剩下了x围子和亵k。
  云鹤一把抓住钟夫人的头发,用自己的挺直的大j巴凑到钟夫人的粉脸前,钟夫人惊恐的望着云鹤的大j巴,心想:这个穷凶极恶的j巴怎么那么大,好像比淳哥的还大,至于那个无用的钟万仇更不用提了。
  云鹤y笑道:“钟夫人,我的大j巴比你老公怎么样?”钟夫人情不自禁答道:“大多……”突然发现自己失言,急忙闭嘴。
  云鹤哈哈大笑,想拉开钟夫人的亵k,钟夫人双紧紧抓住亵k,不让云鹤得逞,云鹤也不强求,大向下探去,隔着亵k用指抚弄钟夫人的小x,钟夫人“啊”的一声,浑身发颤,两条不禁挺直,但立刻从那刺刺,他逐渐放慢了huha的速度,但每一次huha却都整根进入,深度大大提高了,同时感受着钟夫人小x那紧紧的感觉,这种感觉绝对不是一般年f人所具有的,如果不是钟万仇比较“特别”
  ,他绝对无法获得这种美妙的感觉的。
  随着云鹤改变huha的姿态,钟夫人的感受也越来越强烈。钟夫人身材娇小玲珑,y道本来就比较浅,一旦云鹤的大j巴全根没入,g头就直接顶到了花心,那从所未有的感觉,使得她忍不住哼了出来,而她的嘴一张,就再也难以合上了,之后每一次的顶入,都使钟夫人浑身hu搐,大声呻y!
  “嗯……啊……喔……啊……不要……不要……啊……顶的太……深了……
  轻……啊……轻点……求求……啊……求求你……啊……别太……啊……“
  每一次花心顶在g头上的感觉,让云鹤舒f无比,他也不管钟夫人的苦苦哀求,继续埋头苦g,他把钟夫人n滑的双腿搭到肩上,双压在钟夫人的ru房上,把那对坚挺的n子压的变形,每一次都更加的深入钟夫人的身t!
  钟夫人娇躯突然一阵hu搐,大叫一声,花心s出一g热流,喷在云鹤g头上,云鹤已经好久没玩过这么出se的美f了,本来就是强自忍住,在y精的刺不自禁的流露出心悸的表情。
  云鹤抱起钟夫人,把她往自己挺立的大j巴上一放,钟夫人的小x准确的套入了j巴。这突如其来的冲击ha的钟夫人大叫一声:“啊~~!……慢点……好涨……喔…喔…嗯……喔……”钟夫人随着云鹤身t的扭动而呻y着,她那一对雪白坚挺的n子也缓缓的晃动着,好不容易,她才从下身的刺时的情景,她就在这种情况下迷失了自我。
  云鹤从钟夫人身上爬了起来,仔细的欣赏像死狗一样趴在床上的钟夫人,钟夫人本来就相貌清秀,身材娇小玲珑,一副娇怯怯的模样,现在刚刚剧烈做ai完,浑身无力瘫软,那娇弱的气质混合年美f的成熟风韵,更是令人怜ai。
  云鹤心想:“我这一辈子玩了那么多nv人,还真没j个比她好的呢!别看年纪不小,可比她nv儿也毫不逊se。”他抬起钟夫人的pg,露出桃源洞口,只见洞口渗出aiy混合精y的白seyt,洞口上方是娇n的j花蕾,钟夫人的p眼颜se较浅,由于练武的缘故,显得非常紧凑,不多的j条皱纹成放s状扩散,他顺拿起一块碎衣,擦g净钟夫人的桃源洞口,又捉狭的把碎布塞入钟夫人的莲花洞内,钟夫人还以为云鹤在帮她清理战场,娇躯微微抖动了两下,轻轻的哼了一声就不再动了。
  云鹤把已经稍稍变y的j巴在钟夫人雪白娇n的pg上不断摩擦,j巴感受到钟夫人pg娇n的肌肤,慢慢的重振雄威!
  他抱起钟夫人的娇躯,让她雪白的pg重新撅起,由于钟夫人娇慵无力,两臂无法撑起上身,使得p眼更暴露出来。钟夫人以为云鹤又要她的小x,软弱的低声哀求道:“等会再来好吗?我现在实在不行,求求你了!”
  云鹤y笑道:“放心,我现在不你的小x!不过蹭蹭而已。”一边说一边用g头在钟夫人的p眼上蹭磨。
  钟夫人也不知道云鹤蹭自己的p眼g什么,她根本就不知道p眼也可以被,松了口气,答道:“那好,等会……啊!不要!不!!啊!!!!”那巨大j巴进入p眼撕裂般的感觉,痛得她杀猪也似的惨叫。钟夫人一边哀嚎着,一边扭动pg,想摆脱已经进入p眼的j巴。但她的纤腰被云鹤牢牢的控制住,pg再怎么扭动也有限。钟夫人哪里受到过这种冲击,只痛得她浑身hu搐,高声惨嚎。她的神经j乎崩溃了,头脑里一切好像都消失了,只剩下无边的痛楚一阵阵的袭来。
  云鹤哪管钟夫人死活,先把g头ha入p眼,感受括约肌夹紧的感觉,再用力把整个大j巴全部挺入p眼。钟夫人娇躯hu搐,痉挛的身t收紧p眼,徒劳的想抵抗j巴的进入,但反而令云鹤的j巴被夹紧的感觉更加强烈,更不肯放弃了!云鹤也不huha,只是紧紧的抓住钟夫人的纤腰,任由钟夫人的pg晃动,一面享受着钟夫人直肠内那紧紧而又温热的感觉,而钟夫人每一次徒劳的扭动都令得直肠扭曲痉挛,使云鹤深入直肠的大j巴更舒f。
  慢慢,钟夫人的直肠稍微适应了j巴的进入,钟夫人刚刚恢复的t力也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钟夫人的哀嚎变成了有气无力的呻y,娇躯剧烈的扭动也减弱为一阵阵无意识的hu搐,意识又回到了她t内,她hu泣着哀求道:“求求你,不要……我……我受不了!饶了我吧!实在……实在是太痛了!
  只要,只要别ha那里,什么我都愿意。“
  云鹤y笑道:“宝贝别怕,你只要别乱动,就不会很痛的,现在不是好点了!”
  说完就猛力huha了j下,只痛的钟夫人j乎咬碎银牙,当云鹤停止后才哀求道:“不行啊!太痛了,能不能轻点?求求你了。”
  云鹤冷哼一声,把自她身上剥下的亵k扔道她面前,说道:“咬住它就好了。”
  钟夫人无奈的咬住亵k,觉得p眼又一阵疼痛,云鹤又开始猛烈的huha起来,痛得钟夫人螓首猛摇,紧紧的咬住亵k,虽然仍然感到p眼的疼痛阵阵袭来,但好像已经没有刚才那种撕裂身t般的剧痛那么强烈了!
  云鹤在钟夫人的p眼里猛力的huha着,虽然钟夫人的p眼比y道更加窄小紧凑,但由于这已经是今天第次了,所以仍然非常耐战,直到huha了数百下才把j巴用力往钟夫人p眼一送,精y喷s到钟夫人的直肠璧上,然后转动钟夫人的美t,慢慢的把大j巴在钟夫人p眼里再转j个圈,才把j巴hu出来:只见j巴上沾有血迹,原来他已经ha破了钟夫人p眼处的nr!低头再看钟夫人一动不动如同死狗般瘫软在床上。
  云鹤拨弄着钟夫人的娇躯,心想自己不是把这个美f搞死了吧,应该不会呀,虽然对她的动作比较大些,但毕竟她有武功在身,不会那么脆弱吧!如果已经把她搞死了,那就太可惜了。
  他提起钟夫人的头发,看到钟夫人双目微闭,银牙依然咬住亵k,一探鼻息,仍然有微弱的鼻息,原来巨大而又持久的疼痛使得钟夫人全身脱力,一时无法恢复过来,就连松开牙放开亵k的力气也没有了。
  云鹤放下心来,抚摸着钟夫人汗津津的肌肤,一把抱起钟夫人那娇小的身t,抱着她走进沐浴间,洗去她身上的汗渍。
  冷水的刺,笑道:“好!那我现在就不你,前面后面都不,怎么样?不过,我有什么好处?”一面说一面用抚摸钟夫人的pg和大腿。
  钟夫人向后躲避了一下,惊魂未定的回道:“我……我好好的来f侍你,好吗?”
  “你早就答应f侍我了!”
  “那……那……你想要我怎么样?”
  云鹤笑道:“好!那你就好好的f侍我天,天后我解开你们一家人的x道走人,以后你们不许复仇,这天内你要对我百依百顺,命令你们万仇谷的人不许打扰我,我也不伤害万仇谷的人,万仇谷里的nv人,我想g谁g谁!怎么样?钟夫人”
  钟夫人一时犹豫未定,云鹤笑道:“你要不答应也行,我现在先和你大战j百回合,然后再去把你们万仇谷里的人都杀光,回来再和你玩上个月!那样最好!呵呵……”说完就伸扳开钟夫人的,作势yu上!
  钟夫人吓得浑身颤抖,急忙道:“别……别……我答应你!”
  云鹤哈哈大笑道:“虽然我亏了点,不过看在你这个大美人面上——不,p眼上,呵呵,就这样吧!”说完用指向钟夫人的p眼一捅,只吓得钟夫人尖叫一声,扭动pg躲避。
  其实,云鹤也是虚声恫吓,虽然他久经沙场,但今天碰到钟夫人这漂亮的美f,情不自禁的连gp,而面对钟夫人这种少有的美nv,他做ai时根本无法保留实力,他现在也暂时无力再g了,不过钟夫人却被他吓住了!
  至于所谓杀光万仇谷弟子,更是虚张声势。大理附近高如云,随便来个都不是他能对付的!如果大杀万仇谷弟子,外间肯定能获得消息,那他云鹤就危险了。
  他一看钟夫人被他吓住,得意之极,一把就把钟夫人抱在怀里,在钟夫人清秀的脸蛋恨恨的亲了一口!
  吓得钟夫人急忙道:“不要,你刚刚答应我不我的!”
  云鹤笑道:“我不过亲你j口,又不是你,怕什么!”钟夫人才松了口气。
  云鹤y笑着抱着一丝不挂的钟夫人坐到椅子上,坐在钟万仇和钟灵面前把钟夫人搂在自己怀里调笑,只看的钟灵又羞又怒,钟万仇怒火万丈!
  云鹤抚摸着钟夫人越来越饱满的淑ru,笑道:“你的n子有什么感觉?”
  钟夫人俏脸一红,不敢回答!云鹤笑着把伸向她的pg,用指在g门轻轻的一捅,钟夫人娇躯一抖,急忙回答道:“没什么,不要ha我后面。”云鹤笑道:“难道没有越来越鼓涨的感觉?”
  钟夫人一惊,问道:“你怎么知道?”云鹤笑道:“我当然知道!”说完把钟夫人放在自己大腿上,吸吮钟夫人美味的n汁。
  钟夫人舒f的“啊!”的一声,仰起头来,紧紧搂住云鹤的脑袋。云鹤不断的吸吮ru房,抚摸钟夫人光滑的大腿,把钟夫人搞的一会哼,一会啊,娇y连连,y态撩人,看得旁边的钟灵满脸通红,钟万仇呜呜怒哼!
  钟夫人突然感到一g便意,急忙道:“等会……等…会,我要……要……”
  云鹤抬头问道:“要什么?我的大j巴吗?”钟夫人急忙道:“不……不是,现在还不行,等会才行,我现在……现在要出去一下!”云鹤笑道:“出去g什么?逃跑吗?”钟夫人急得都快哭出来了,羞愧的哀求道:“不是,我要……
  要……我要小便,快让我去吧!我要憋不住了!“
  云鹤看着钟夫人那羞急的模样,不禁心大乐,笑道:“原来钟夫人要撒尿呀!不必出去了!我给你找个便桶吧!”钟夫人急道:“不行,我当着别人面不行的。”云鹤哈哈大笑道:“哪有什么不行的!而且现在在这里的,都不是‘别人’,呵呵,而且我给你找的便桶非常好!”
  他说着站起来,从钟万仇嘴里拔出钟夫人的绣花鞋。钟万仇怒极,嘴一得自由就破口大骂,连钟夫人一起骂!云鹤不等他骂上句,卸掉了他的下巴,使得钟万仇只能“呜呜”的叫唤。
  云鹤看到钟夫人似乎有点不敢直视钟万仇,笑道:“马桶做好了。”说完抱起钟夫人,像给小孩把尿似的抱住钟夫人,把钟夫人的小x对准钟万仇张开的大口道:“尿吧!”钟夫人羞道:“这……这……这怎么行!”云鹤y笑道:“怎么不行?玉箫nv侠也把她丈夫当便桶用了天呢!”
  原来年初云鹤曾经俘虏原驰名的剑箫侠侣夫f,玩弄了玉箫nv侠天才放掉玉箫nv侠,她丈夫早就气的嚼舌自尽了,他今天这么做也是因为钟万仇武功仅仅略逊于他,他可以事后放过钟夫人,但却绝对不能放过钟万仇。
  钟夫人哭道:“真的不行呀!”云鹤也不理她,用在钟夫人光滑的小腹上按了一下,钟夫人只感到尿眼一紧,她急忙用力憋住,云鹤一阵y笑,心想“我看你还能憋多久!”又用指捏捻钟夫人的y核,拨动她的y唇,然后突然用力按钟夫人的小腹。
  钟夫人终于无法忍耐越来越强烈的便意,括约肌再也无法控制住,“嗤”的尿进钟万仇嘴里,云鹤把钟夫人与钟万仇的距离稍微拉开了点,只见一道白se水线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s入钟万仇嘴里,云鹤笑着晃动钟夫人,水线的落点也快速抖动着,s的钟万仇满脸都是。
  钟夫人一旦尿出就无法忍耐,一下全部尿完了。尿完后她舒f的喘了口气,歉疚的看了钟万仇一眼,希望他能明白自己的无奈!云鹤笑着擦g了钟夫人的小x,笑道:“好了,钟夫人你现在也该休息休息了!你nv儿如果不赶快尿,就会憋坏的!”钟夫人一惊,急道:“你说什么?”
  “呵呵,没什么,不过是令ai要撒尿罢了!”
  “你……你刚才不是说放过她吗?”
  “呵呵,你放心,事后我绝对会放了她的,肯定不杀她!”
  “不!你刚刚说放过她的!不要动她,求求你了!你怎么对我都可以,不要动她!”
  “哈哈,我说的放过她是不杀她,何况你刚才答应我万仇谷里的nv人,我想g谁就g谁的,你nv儿难道不是万仇谷里的nv人?怎么对你都行?我现在你你行吗?”
  钟夫人一愣,想到被云鹤的yu死yu仙的感觉,娇躯一颤,道:“可……
  我们万仇谷还有很多婢nv,你可以……找她们。“
  “哈哈,那些庸脂俗粉你以为我看得上吗?不用多说了,你好好休息吧!”
  说完,点了钟夫人的麻x,把钟夫人放到床上,来到钟灵面前。
  (4)
  云鹤站在钟灵面前,解开钟灵身上除气户x外的x道,钟灵站起来往外就跑,被云鹤一把抱住,钟灵急哭道:“放开我,我要小便!”云鹤哈哈大笑,拉断钟灵的腰带,钟灵的k子立刻就滑落到脚边,露出又白又n的一对美腿和那清纯可ai的嫣然一缝。
  钟灵尖叫一声,急忙弯腰要提k子,却被云鹤制止。云鹤抱起不断挣扎的钟灵,把钟灵的小x对准钟万仇,笑道:“钟万仇,现在给你个好喝的,童nv尿!哈哈哈哈!”
  他说完用力按住钟灵的小腹,钟灵哪里还忍耐得住,立刻就尿了出来,一面尿还一面哭着道:“爸……我不是故意的……哇……”
  云鹤捡起钟灵的k子给钟灵擦g小x,把钟灵点了麻x脱去上裳和钟夫人并排放在床上,仔细欣赏这一对美丽的母nv花!
  只见这对母nv相貌气质都颇为相似,那g天真烂漫的气质都差不多,不同的是钟夫人多了j分温柔和年美f的成熟风韵,混合在一起令人怜ai;钟灵则多了j分稚气和青春的气息,那寸不生的y部和青苹果般尖尖的小ru房,可ai之极。
  云鹤抚摸着钟灵小ru房,发现没有n汁,才想起这种ny对处nv无效,但是却起很强的情作用。于是他俯身在钟灵的nru上轻轻的吸吮,一在钟灵的小pg上捏揉,另一却在钟夫人小x处抚弄挑逗。
  只过了一会,他就感觉到钟灵喘x渐急,而钟夫人的秘x处也有些s润了,只听钟夫人娇y道:“能不能解开我的x道?我……我……”云鹤也不理她,只是卖力调弄她们母nv。只听钟灵喘x越来越急,嘴里也发出无意义的哼哼声。
  用一摸小x,已经是水淋淋的了,而钟夫人的小x还不过是稍微s润而已。
  云鹤抬头看了钟灵一眼,只见钟灵满脸绯红,两眼半闭,嘴里不断哼哼,他心暗惊,没想到ny对处nv的情作用那么强烈。笑着对钟夫人道:“看你nv儿还挺喜欢这调调呢!”
  他解开钟灵麻x,把钟灵往钟夫人身上一摞,钟灵娇小的身t躺在钟夫人身上,娇小的pg压在钟夫人平坦的小腹上,嫣然一缝的小x刚好和钟夫人的莲花洞口一上一下的并列展现在云鹤面前。他分开了钟灵和钟夫人这母nv二人的大腿,钟灵的大腿压在钟夫人大腿上面,他匍匐在母nv叉开的大腿间,吸吮钟灵小x,猛t钟灵小x渗出的处nvaiy,只见钟灵小x上的aiy是越t越多,钟灵娇躯扭动,不断呻y:“啊……啊……啊……舒f……要……要……啊……啊……啊……啊……啊……啊……好!……啊……”
  云鹤一边t钟灵的小x,一边捏揉钟夫人的y核,指在钟夫人的小x里外拨弄,搞的钟夫人也aiy逐渐增多,不时娇y两声。
  云鹤听着这对母nv的呻y,看着两人的雪白粉n的娇躯,心大乐,j巴已经y得痛了起来。
  云鹤压到钟灵身上(自然也压住了钟夫人),把大j巴对准了钟灵的莲花瓣,慢慢的ha了进去!
  巨大的g头挤开nr,缓缓的攻进玉门关,钟灵处nv的y道窄小非常,虽然有大量aiy润滑,但仍然不易进入,云鹤突觉抵抗增强,下身用力一挺,突破了处nv膜,钟灵扭动下身,迎接j巴的进入,用她那稚n的口音l叫道:“再……进去点……啊啊……进呀……啊……啊……啊……好……好舒f啊……啊……进去啊……啊……啊……啊……痛呀……啊…啊…啊……舒f啊……
  啊……痛……呀……呀…呀……好舒f呀…呀……呀……嗯……喔……啊……“
  钟夫人被压再最下面,两行清泪流出,她终于还是无法保护自己的nv儿。不过她听到nv儿充满欢愉的l叫,知道云鹤对nv儿用了春y,总算nv儿还没受到什么痛苦,还算是不幸的万幸吧!
  云鹤捅破处nv膜后,把j巴停留下来,不断的磨圈,好让钟灵适应,看看差不多了,全力一冲,整根ha入进去。那钟灵继承钟夫人的遗传,本来就y道较浅,更何况年龄y小,这么长的j巴整根进入,一下就顶得花心一阵痉挛,刺作用,钟夫人忍不住被g的大叫起来。
  云鹤哈哈大笑道:“好一对y荡的母nv!”说完在钟夫人娇躯上猛力huha数下,再在钟灵小x里huhaj下,只的钟夫人母nv二人呻yl叫之声不断!
  云鹤猛这对母nv,意兴飞扬!他在钟夫人的洞口狂捣猛杵,的母亲那欺雪赛霜的娇躯hu搐痉挛,娇呼呻y;他在钟灵的小nx直ha花心,g的nv儿那雪白粉n的玉t扭动摇晃,忘情l叫。他一会品味钟夫人年美f的成熟风韵,一会感受钟灵青春处nv的清纯气息;他揉捏母亲柔软的pg,撕咬nv儿坚挺的ru房;他猛j下娇柔羞涩的母亲钟夫人的莲花洞,huhaj下恣意放荡的nv儿钟灵的小nx。舒f的云鹤如登仙境,在这对母nv美丽的rt上获得了至高无上的享受!
  钟夫人一开始就想设法避免母nv共事一人的尴尬和耻辱,但最终还是没能避免。每当云鹤的大j巴从她nv儿小x里拔出再ha入她的莲花洞时,心就有一种被人极度羞辱的感觉,而自己未能避免此事也使她产生了极度的犯罪感,而她的犯罪感削弱了她的自制,在云鹤j巴的捣杵下,她那娇弱的t质没有了意志力的支持,很容易就达到了高——她的娇躯一阵痉挛,玉臂抱住她的nv儿,柔荑死命的抓住nv儿的ru房,娇呼一声,y精泄出,晕过去了。
  云鹤继续了钟夫人数下后,抱住钟灵细腰,往自己身上猛力一套,j巴一ha到底,只顶的钟灵大声尖叫,云鹤抱住钟灵在自己身上转磨,刺享用钟夫人母nv二人的rt……
  钟夫人和av钟灵并排趴在床上,象母狗似的把pg高高撅起,任由跪在她们身后的云鹤猛ha猛,母nv二人都存了同样一个想法:“既然无法避免丧失清白,与其反抗徒受pr之苦,还不如享受享受!”
  云鹤突然停止了huha,钟夫人急道:“快、快、不要停!”
  云鹤笑道:“不行,我太累了,你们母nv两个,我可只有一个!来,我在下面,你在上面怎么样?”也不管钟夫人是否答应,就躺了下来。
  钟夫人刚刚被得接近高,正是x趣正浓,哪里肯放,一pg坐在云鹤的j巴上,j巴对洞口的冲击,使得她娇y一声,她双撑住床面,蹲在床上,雪白的pg上下颠动,套弄云鹤的大j巴。钟灵t内突然空虚,软倒在床上,身t扭动,云鹤一把抓住钟灵的小腿,把钟灵拉近自己,用指捻弄钟灵的小x。钟灵不断呻y,享受云鹤指给她带来的欢愉。
  钟夫人经过云鹤j天来的开垦,床战的耐久力已经大大提高,足足套弄了数百次才达到最高,她一面大声的呻y,一面坐在云鹤身上,扭动pg,感受云鹤大j巴顶在花心带来的美妙感受,终于娇躯一阵颤抖,花心喷出y精,瘫倒在云鹤身上。
  云鹤听着钟夫人和钟灵两母nv动人的娇y声,感受着钟夫人y道紧紧的感觉,咬牙顶住,不让自己泄出。但被钟夫人y精在g头上一喷,无法忍受,y精汹涌而出,喷入钟夫人花心。
  可怜钟灵仅仅得到云鹤指的安,而她t质优于其母,云鹤的指无法满足钟灵那年轻健康的身t,而云鹤y精一泄,就无力再用指安钟灵,钟灵失望的看了躺在她母亲身下的云鹤一眼,却又不好意思要求,难受无比。
  过了一会,云鹤软下去的j巴在钟夫人的小x内又已经逐渐起立变粗,云鹤想到今天是最后一天和钟夫人母nv聚会,决定要玩高兴。他一面想着一面先把钟夫人母nv抱到沐浴间,让母nv洗g净身t,又让她们f侍自己洗澡,又把她们抱回床上。他把母nv二人并在一起,挺身就ha向钟灵,的钟灵舒f的大叫一声……
  云鹤意兴飞扬,努力着身下这对娇美的母nv,了一会,突然把j巴从钟灵t内hu出,移到钟夫人身前,钟夫人急忙尽力抬高pg,想配合云鹤的huha,云鹤一笑,猛然ha入钟夫人p眼,ha的钟夫人哀号一声,呻y呼痛:“啊……痛……痛……涨……好涨呀……对……啊……啊……啊对……用力ha……ha……ha小x……啊……别……别……啊……别hap眼……啊……啊……
  啊……“
  云鹤一会ha钟夫人p眼,一会ha钟夫人小x,搞得钟夫人又爽又痛,美妙的哀嚎和呻y声j织,又不时回身huha钟灵j下,高兴无比,的钟夫人和钟灵都泄了身。但他决不放松仍然猛ha猛,的这对美丽的母nv婉转哀啼。
  终于,云鹤在钟夫人的p眼里感受到了一阵阵强烈的冲动,他猛然地拔出j巴,对准钟夫人俏丽的脸蛋s了出去,只喷的钟夫人满脸精y,钟夫人浑身瘫软,无力抗拒。紧接着,他弯腰最后一次用力吸吮钟夫人的n子,当他终于把钟夫人一对饱满的n子吸的软倒之后,转念一想,笑道:“钟夫人,我给你留点印记!”说完用力狠咬钟夫人美丽的ru房,痛的钟夫人高声惨叫,四肢hu搐。
  云鹤直咬到嘴里感到血腥味道才松开嘴,只见钟夫人美丽的淑ru上留下了一个血淋淋的牙印,钟夫人双紧紧捂住淑ru,满脸泪水和精y,泣不成声。
  云鹤哈哈大笑道:“钟夫人,这就是我给你留下的印记了,放心,我答应过不你nv儿p眼和不伤害她,你就放心吧!”
  说完穿起衣f,飘然离开万仇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