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欢宗女修现代记事(np,高h)-和小少爷一起玩(肚子被射到像怀孕,jing液流出来要吃进去,被打pi股骂yin荡,想在身上做标记)-妄想陷入者-玄幻魔法-新御宅屋

和小少爷一起玩(肚子被射到像怀孕,jing液流出来要吃进去,被打pi股骂yin荡,想在身上做标记)
作者:妄想陷入者      更新:2021-01-21 04:15      字数:1832
  “味道不错接下来,来玩更好玩的吧?小哥哥。”
  说最后三个字的时候,苏岚压着嗓子,还有些青涩的声音透着莫名的媚意,像小猫的爪子挠的人心痒痒的。
  方浩初当然是觉得这个有点太快了,他的确很喜欢非常喜欢喜欢爆了眼前这个女孩子,可比起眼下的展开,他更希望他们可以先交往…说到这个,虽然一向仗着家世横行霸道,他还没有谈过恋爱呢。
  小少爷脑子转的很快,他们可以先一起出去玩——当然不是酒吧,然后他像他哥一样给她买她想要的东西,在邮轮上一起看星星,再慢慢来也好。过程中完全没有考虑过告白被拒绝…不,是连告白都没想过,他以为一个女孩子能对他做出这样的事,一定是喜欢他喜欢的紧了,肯定比他喜欢她还多一点。
  可现在不是那种慢吞吞的时候,作为一个合欢宗的弟子,求爱三息没有被拒绝就可以滚床单了,所以苏岚把他的沉默当做是不好意思的默认了。
  一边感慨异界的小哥哥就是羞涩,一边动作相当迅速的把内裤褪下,半掉不掉的挂在腿弯,过程中还牵出一条银丝,方浩初脸瞬间爆红,他想把脸转到一边去,又强忍着要做出一副身经百战的样子,就死死的盯着……不是更像处男了吗?
  这幅外强中干的样子,苏岚真是觉得可爱的紧,她亲亲他的脸,让他稍微放松一点,就用手扒开花穴,慢慢的坐了下去。
  她慢悠悠的收缩着腔肉,一下一下的把体内那根东西往深处送,尴尬的事情就在这里,她的身体是先天魅体,就算是现下毫无灵气无法使用功法,快乐程度也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忍受的。
  还没有完全吞进去,方浩初就粗喘着按着她的腰往上顶,又是一股精液浇在了最敏感的花心,直接把苏岚也送到了高潮。
  她微蹙着眉,趴在方浩初怀里喘息着等余韵过去,过了一会,感觉到体内的肉棒又重新恢复了精神,才支起身体,腰部发力一下一下的动着:“呼…虽然那么有活力人家很开心了啦,但是,那种程度我是不可能结束的哦。”
  方浩初在心仪的女孩子面前丢了整整三次脸,现在也是非常想要找回场子的。他把苏岚领口往下扒,轻咬着她香香软软的胸部,尖锐的犬齿极慢的磨过细腻的皮肤,简直像是想要把她拆吃入腹一般。方浩初很认真的看她,清亮的眸子里面是快要烧灼人的情意:“你只管来便是,我有的绝对给你。”
  这孩子真可爱。
  接下来便一发不可收拾,方浩初虽然看上去白白净净的,但一天到晚到处欺男霸女,体力也是相当的不错,更何况合欢宗本就是走的双修的路子,舒爽的同时双方的精力都能得到补充,做到后面苏岚就只是紧紧的缠着他,白玉一样的脚趾头蜷缩起来,可怜又可爱。
  一开始是苏岚面对面坐在方浩初身上自己扭着腰,她当然可以让双方都很舒服,但她只是有点坏心眼的放慢一拍速度,慢悠悠的厮磨过那寸软肉,连子宫口都变成淫穴,软绵绵的吸着龟头。如同隔靴搔痒,只想用力插进去狠狠捣几下才好。
  才开荤的男孩子当然是惹不得的,被这么撩拨了,懒得和她计较,便抓住不堪一握的腰肢,用力往下按——!
  这一下就直接顶开了子宫口,进到了深到甚至苏岚也有点恐怖的地方了,她微微摇着头不行不行的叫着,身下的苏少爷却完全不搭理她,一个劲的抽插着,因激烈的动作滑出的淫水与精液被打成白沫,在灯光下与艳红的花穴对比起来,看上去淫靡的不得了。
  一次次的射精,让苏岚的肚子都有点鼓了起来,看起来像怀胎三月的孕肚,满满的精液在里面,动的时候甚至能听到击打肉壁的水声,涨得难受。
  她想要炼化一些,便缩紧花穴凝神屏息,却被当成了求欢的表示,方浩初的动作越发狠了起来,一遍遍撞开最深处的甬道,精液倒是流出了不少,但这可不是苏岚想要的。
  她用手接住,一点点用重新吃进嘴里,看得方少爷红了眼,觉得身上的女孩子真是…他没怎么认真听课,所以不擅长耍嘴皮子,就只是一下一下打着苏岚的屁股,直到雪白细腻的皮肤可怜兮兮的变红肿胀,才恨恨的咬着她的锁骨:“你怎么这么淫荡。”
  “嗯…”苏岚随着他的动作发出甜腻的喘息,她舔过方浩初额头上的汗滴:“那么,就用你的大肉棒来惩罚我吧,再多射给我一些,里面外面全是你的气息也可以的哦。”
  这话就非常说到点子上了,方浩初非常想在她身上做一些标记,之前的吻痕是这样,现在的牙印也是,他非常急切的希想让她属于他,而不是怎么样都好的家伙。
  所以小少爷第一次开荤就是苏岚这种尤物,简直是命都要给她,最后要走的时候,苏岚用手沾着下面的精液淫水混合物,在他的衬衫上画了一个心,表示非常满意。
  这种表示当然没有被接受,方浩初靠在沙发上又累又困简直睁不开眼睛,还是死死的抓着她的衣角,倔强的样子不太像猫了,像头小豹子。
  他知道她是要离开,可也总该留点念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