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小青自白-杨小青自白第5部分阅读-作者不祥-玄幻魔法-新御宅屋

杨小青自白第5部分阅读
作者:作者不祥      更新:2021-01-21 04:17      字数:11076
  突的肉球上
  绕圈、打转;一会儿又吞下大rou棍、狠命地一套一抽、一抽一套,同时嘴唇紧紧
  匝住硬梆梆的肉茎、感觉它充塞在口里的粗壮。
  「啊!小青,你┅好会吸┅吸得我┅好舒服啊!」方仁凯叹出赞美。
  「nnnn!┅~nnnn!┅┅」
  我双手抱住他屁股、哼出喜悦,随着激|情起伏和吮吸动作,身子也兴奋地腾起、
  落下、腾起、落下。方仁凯将我垂散遮住脸颊的头发撂开、执在手中,好清楚地
  瞧我吮吸棒棒的模样。我知道他的意图,立刻仰头、侧脸、闭上两眼;想像自己
  在他眼中,整个面孔就如一只盛装着rou棒的磁瓶、容器,任他欣赏、把玩;任他
  将粗大的肉茎往瓶口里塞┅┅
  「真漂亮!┅小青┅你┅样子好美!┅好性感、好迷人唷!」方仁凯低吼道。
  听在耳里,我心花怒放了;一面更殷勤地舔吮、吞噬,一面由喉中婉转、抑扬地
  呻吟、闷哼出声,彷佛打心里呼喊∶“宝贝~!人家┅迷死你┅大鸡芭了!┅”
  幸亏嘴里含了rou棒,不必叫出这种恬不知耻的话;否则,我一定也是欲言又止、
  会羞得喊不出口的。
  「~~nnnn!┅nnnn!!┅┅」
  方仁凯上身向後倒仰在床,我跟着跪在地毯上、挤入他两腿之间,继续含gui头、
  吸热棒、吞食大肉茎;并且更进一步、轻轻握住他两颗蛋蛋,抚弄、把玩;还用
  另一手在他又浓又密的荫毛里面穿、抓扯。┅┅惹得他连连叹出叫好声;下体
  阵阵向上拱起、大棒棒往我嘴里猛冲!直到他受不了般地急喘、低吼,再度撑坐
  起身,将我头发一把握住、同时迅速挺送抽锸在口中的棒棒。
  「啊!┅啊!好美、好美妙的嘴巴!┅吸得┅太棒了!啊!┅啊~!!」
  他扯我的头发,使我不得不吐出肉茎、直到嘴唇匝在gui头颈部,口中只含住肉球
  、用力吮吸,吸得咕吱、咕吱作响┅┅
  「睁开眼睛,小青!┅┅睁开来看着我!」方仁凯命令般地吼道。
  我不肯依他,一面紧闭住眼睛摇头、一面呜咽般地哼着。意思是我太羞了、羞得
  不敢看啊!结果,方仁凯把我头发用力一提、大gui头就从我嘴里抽了出来。害我
  刹那间空虚无比,激动地大叫;也顾不得口水都挂了下来、滴在rou棒上面┅┅
  「no~!┅┅no!┅┅不要抽走,给我!┅给我嘛!」
  眼睛一睁开,就看见方仁凯得意、而满意的笑。笑得我无地自容死了,立刻缩到
  他湿淋琳的棒棒後面躲着;好像只有让大rou棒遮住了脸,我才不会太羞耻似的。
  「宝贝~,人家┅从来都没这样子过,好羞人!┅」我无奈地诉道。
  「┅讲什麽呀!┅谁会相信┅你从来没这样子过呢?」他笑着反问我,又说∶
  「小青,其实你这样子,才最诱人、最性感呢!┅尤其两颗水汪汪的勾魂大眼,
  那麽滛荡兮兮的;┅┅相信个个男人看到了,鸡芭不硬才怪哩!┅┅」
  被方仁凯讲得如此不堪,心里却无受辱的感觉,也是件好奇怪的事。但我已不能
  思考,急忙扶起粗大的肉茎、挡在自己脸前;低下头、伸出舌尖、舔他rou棍根部
  连着的蛋蛋、沿着肉茎的下缘一路往上舔;舔到gui头颈,然後又侧头用嘴唇夹住
  棒子、像吹口琴似的一路滑下去。来回来回地「服务」我的男人,直到整根棒棒
  、包括底下的睾丸蛋蛋都被口水淋湿、亮晶晶的闪烁发光,漂亮极了!
  这种心情,实在很难描述。是好想将自己的欲望表现给男人知道,却又好羞耻、
  好难为情的感觉。尤其在心爱的男人面前,既希望他喜欢自己的性感、却怕他认
  为我滛荡、下贱;弄得想主动主动不起来,想说出心里的欲望、但又开不了口。
  只好娇滴滴的、含含糊糊地应着说∶
  「不要┅这样子┅讲人家嘛!┅┅人家┅从来没有┅还没作爱┅┅就先吃┅男的
  棒棒过;真的┅好┅羞人喔!┅┅」
  其实,我讲的也是真心话。跟李桐、跟李小健,第一次作爱以前,都不曾先kou交
  过。之所以会吸棒棒,是因为李桐每次作爱都会早泄,为了让他再硬,才吸的;
  跟李小健,更是到了第二次幽会,看见他对着我打手枪,怕他控制不住先喷出来
  ,才真正为他kou交服务的。(请参阅自白的前几篇∶1,8,9中。)
  方仁凯当然不知我心里想什麽,迳顾自己解开扣子、脱掉衬衫、汗衫;不稍时,
  他全身上下除了鞋、袜,都赤裸裸的现在我眼前。害得我好想看他、可是又不敢
  正眼瞧;想伸手摸、也怕自己显得过於主动。心里慌慌的,就更羞羞地把头躲进
  他的胯下,扶着睾丸舔、舔到蛋蛋底下,舌尖还往他屁股那边伸┅┅
  「哇!太棒┅太棒了!小青,你太会舔了!┅┅快上床来吧,跪久了一定不舒服
  ;让我把你┅也脱光了┅玩吧!」方仁凯说着扶我站起、拉倒在床上。
  xxxxxxxxxxxxxxxxxxx
  被拉上床时,我的心都快从口里跳了出来!不止是因为我们终於要赤裸裸的彼此
  呈现、不止是我们等待了几乎一整年才终於要作爱;也是因为我盼望爱情开花、
  渴求肉体解放的那一刻,终於来临了!
  偎在方仁凯怀中,我羞得要死地低着头。他小心翼翼解开荷叶领衫後面的扣子、
  拉下拉炼,松了我长裤的腰扣;在我颈边吻了一下,扯出薄衫、往头顶上掀推。
  我配合地伸直两臂、让他退掉後,感觉暴露出只戴着奶罩的上身,又冷、又热,
  不知该怎办。心里面等待他下一步的动作┅┅
  他一面吻我的颈子,一面轻轻抹掉奶罩的肩带。刹时,胸罩半垮、ru房也半露的
  羞惭袭过心头,我本能地曲肘盖住自己胸部。但立刻被方仁凯将两臂拉开、跟着
  那衬了垫子的奶罩就翻转跌到腰上。
  方仁凯的热手掌握住一只ru房,轻按、缓揉,指头拈弄奶头、捏呀捏的;没两下
  就把它弄硬了。我心里害怕地问∶“宝贝,我的┅奶,是不是┅好小、好小?”
  可是问不出口。只轻叹了声∶「噢~喔!┅┅」然後闭上眼睛、感受爱抚。
  他另外一只手伸进我扣子松掉的长裤腰口;摸到裤袜的松紧腰带、摸到我肚子上
  、摸到臀部顶端。虽然裤子是宽宽的,但腰围很紧,当方仁凯的手朝我胯间一直
  往下伸的时候,腰部被手臂绷撑而紧匝在我肉上,使我禁不住难受得直摇屁股∶
  「噢哦!把┅裤子拉炼打开吧,请你┅┅」我催促道;身子不安地蠕动。
  於是,方仁凯拉下拉炼,帮我、我也帮着他,脱掉了长裤。只剩裹住我整个下体
  浅棕色的裤袜和底下白色的三角裤未脱;被他挪着、摆成仰卧在床上姿势。然後
  ,他赞美我的身材玲珑诱人、伏下去吻我两只ru房;在我身上展开又亲、又舔、
  又吻、又摸、又揉的「热情攻势」┅┅
  我再次闭上两眼,体会亲吻、爱抚所赐予的甘美;不断呻吟、叹唤,不停蠕动、
  扭曲身体;在完全被动的状态下,陷入阵阵陶醉中┅┅
  连什麽时候奶罩被卸除、裤袜被剥下、三角裤被扯掉,都浑然不知。
  xxxxxxxxxxxxxxxxxxx
  直到感觉整个人被操纵得两腿想合拢、闭紧,却被双手拨开、压住;要夹住肉紧
  的臀瓣,但股沟却已被手嵌住、无法夹紧时,我才忍不住轻喊∶「羞死了啦!」
  羞得眼睛更不敢张开看;同时期望方仁凯能立刻伏上我的身体,将rou棒插入。
  可是他没有,只把我的两腿更推开了些,一手抚摸我肚子、摸到阴阜上方,揉揉
  、按按;另一手探到屁股底下、刮弄臀沟,还在凹陷的肉当中扣扣挖挖的。搞得
  我身子难禁地翻来翻去、直打抖颤;受不了般的哼哼、咿咿不断∶
  「啊哦~~呜!┅好┅受不了喔!」
  但方仁凯还故意问∶「喜欢吗,小青?┅告诉我,你┅喜欢这感觉吗?」
  “我怎答得出口?┅┅天哪!这麽羞人的事,我┅当然喜欢哪!┅而且,何止是
  喜欢?┅根本是┅早就爱┅都爱得要死了!┅┅”这┅才是我心里的回答呀!
  我抓住方仁凯的头发,推他、扯他、又拉他,可就是不知道该怎麽办。只晓得要
  把腿子打得更开开的、要把屁股往上拱、往他身上,想把自己身上最最私密、
  也最敏感的部位,往他嘴上凑。终於,我忍不住喊出∶
  「亲我,宝贝!┅亲我嘛!┅┅」
  方仁凯爬到我身上,从我的脸、我的嘴,亲吻到下巴、耳边,吻到颈子、肩头,
  亲ru房、咬奶头,舔我的胸膊、腰腹;舌尖钻进肚脐轻戳、舔到小肚子上,然後
  一路往下游、游到凸起的阴阜上,舔我的荫毛┅┅而他的手,仍在我湿成水汪汪
  一片的私|处继续爱抚┅┅
  我再也忍不住了,想把两腿更打开来。幸好方仁凯没等到我主动、就将我的双膝
  向外一拨、用力向上一推,使两脚朝天举起、大大分开,呈出最见不得人的姿势
  ;同时缩退身子、头凑到我胯间,开始给我前所未曾的kou交「服务」了!
  “啊!┅天哪,这简直是┅太美,太神奇、美妙得┅太不可思议了!┅”
  我抿住嘴,在心里喊着、等待着。我要深深、完完全全的体会每个刹那、每一分
  、每一秒的滋味;体会爱人的嘴巴和自己性器官的接触、缠绵。就像刚才我献出
  自己的嘴、承受他棒棒插入时的心情和感觉,那麽充满柔情蜜意、那麽心甘情愿
  一样!
  但是每个刹那、每分每秒细心的「体会」,早已在方仁凯予我的挑逗和刺激之下
  ,溶成无法分办的一片;如数不尽闪烁的光点和色彩,在汪洋大海里荡漾、摇曳
  不止;令我难御那一波接一波的昏眩,而意乱神迷!
  方仁凯急促的呼吸,夹着沉浊的喘声;在我大张的胯间,亲吻我两腿的内侧、和
  私|处四周。灵活的手指同时爱抚大腿顶端连到臀瓣的下缘,但偏偏就是不巾触我
  的肉|岤;害得我愈发心急,彷佛求他似的,屁股阵阵肉紧、连连拱起阴沪。迫切
  地唤着∶
  「喔~呜!┅宝贝、宝贝~!┅┅」
  「要我舔你的┅吗?┅小青?」他问;
  我答不出口,只能猛点头、却轻哼着∶「嗯~!┅要┅要嘛!┅┅」
  方仁凯的舌头,这才舔上我大、小荫唇的肉丘、肉瓣,舌尖不停地扫拨、勾挑;
  探进耻缝里,顺着肉摺的方向,来回、来回舔在最敏感的肉上。令我全神涣散、
  整个身子狂烈扭动起来。
  我逐渐陷入了神智模糊、意识不清的境界;我已无法描述他究竟是用什麽方式、
  怎麽刺激、如何挑逗我整个下体的。只觉得自己跌进了美妙无比的甜蜜与舒畅中
  、陷落、沉沦;又像乘在虚浮的云端,驾雾腾飞、飘摇曳荡┅┅
  「啊~~!┅宝贝、宝贝!┅┅啊┅噢~呜!┅┅」
  渐渐清晰的吻吮、舔弄声,混在口水与体液发出滴滴答答、唧唧吱吱的响声中;
  交杂着我俩连连的喘吼、呻吟、与唤叫,传入耳里。不断催促我原就极度迫切的
  心情、和早已难耐灼烧的肉体,导致了更强烈的性亢奋。原来朝天指着的两脚,
  跌回到方仁凯的肩膀上;脚跟蹬住肩头、曲着的双膝大分,猛烈挺起屁股、又振
  又甩、旋摇不停。
  这时候,方仁凯手指插进了我的荫道;在里面迅速抽送、灵活扣挖┅┅
  「啊!啊~~啊!!┅┅」我引颈出呼了难以控制的高啼。心里同时狂喊着∶
  “oh~~hhhh!┅fucknow!┅please┅fucknow!!┅”
  但我咬住了唇、没喊出来。我怎麽能那样子,第一次跟情人作爱就那麽滛荡啊!
  可是方仁凯好像早已看穿了我,他撑起上身,爬到我上面,低头问我∶
  「你要了,对不对?┅小青,要我插进┅可爱的里了┅对吗?」
  我灼热的脸一定红透了,羞得不敢看他,眼睛半闭半眯着点头。压抑成轻声∶
  「嗯,要┅要你┅┅早就要了!」
  方仁凯沉下身,火烫火烫的硬棒子戳进我等待了一辈子的洞里┅┅
  xxxxxxxxxxxxxxxxxxx
  「啊!┅啊~!┅啊~~!!」随棒棒进入,我呼叫得愈来愈大声。
  「啊,小青!┅你┅好紧、好紧,也好可爱啊!」是方仁凯的第一个反应。
  我喜极而泣,迸出了眼泪。嘶喊着∶「凯!┅我好爱你、好爱你!!┅」
  激|情如决堤的洪水爆裂而出、崩流而泄,但同时感觉方仁凯的棒棒充满、塞满、
  胀满了我整个的身体,却完全静止地停在那儿;不抽、不插、一动也不动,就像
  把我悬吊在半空中似的,紧张、无奈、焦急到了极点。
  「不,┅不!不~!!」我猛摇着头,不知道为什麽会这样喊出来。只知道自己
  从心灵到肉体,背叛丈夫、与人通j的罪行终於成了事实;但方仁凯,却正是我
  最爱、最心爱的男人啊!
  被绵绵的情网覆盖住心田,蛇般的肉欲缠绕在身上;欣悦与惶恐交织,教我疯狂
  、也令我悲哀。而悲喜交集的激|情,更使我全身阵阵肉紧、五脏六腑不断痉挛;
  眼泪抑不住地滚了出来┅┅
  「啊!小青,不哭,我也是┅爱你的┅啊!┅啊┅别动┅别动┅啊~!!┅┅」
  但方仁凯喊着时,全身僵直、一阵抽搐颤抖,就喷出了高嘲的jg液。rou棒子在我
  荫道里一鼓、一胀的同时,火烫的浓浆已浇满了我的深处!!我跟着高声喊∶
  「啊!宝贝,宝贝!┅┅宝贝~~!!┅┅」两手死死、紧紧地抱住他的颈子。
  方仁凯伏在我身上,喘息渐缓;又过了好一阵,才撑起上身,低头瞧着我直笑;
  笑得有点不好意思。他什麽话也没说,但又不像等我开口讲评我们第一次性茭的
  「成果」。我,睁开眼一看见他的脸,自己就已经觉得羞死了;当然也是什麽话
  都说不出,只能在心里深深体会那种好满足、好满足的心情∶自己终於跟所爱的
  男人发生了最亲密的关系!仅管在纯粹肉体的行为上,并不完美,甚至和晌往中
  的「作爱」情景,相去得十万八千里呢!
  倒是方仁凯,大概觉得他床上的「表现」太差劲了,有点不知该从何讲起的模样
  ;连眼睛都不敢正视我,只不断吻我的脸颊、颈子。直到他缓缓抽出那只已经变
  软、变小、却仍是湿答答的棒棒;紧紧侧在我身旁,抚摸我仍然热滚滚的身躯;
  同时轻轻问我∶
  「不会太难受吧?┅我是说┅身子┅亢奋起来之後却没得高嘲的┅畅快?┅┅」
  我吻住方仁凯,不让他问下去。两手抚摸着他的胸膛、肩头;摸到他背上、屁股
  上。一面摇头、一面喃喃在他耳边呓道∶
  「终於跟你┅作了爱,我┅已经好满足、好满足了!┅┅」
  xxxxxxxxxxxxxxxxxxx
  -----------------------------------
  自白(10上)完。请阅(10下)即日贴出。
  2000-04-06初写(上)
  2000-04-18完成
  2000-05-09修正
  2000-05-10贴出
  杨小青自白(10下)
  与「现任男友」初度云雨(下)
  -----------------------------------
  xxxxxxxxxxxxxxxxxxx
  「事後」,下了床、跑厕所洗涤完,回到床上;全身发冷,拉被子盖住身体,还
  是嫌凉。方仁凯跳下床关掉冷气,我穿上他的衬衫、躲在被子里瞧他;请他热了
  杯咖啡,把大包包拿上床,两人一同分享我带来的乾粮、水果,当作午餐;边吃
  边聊。这时,我觉得自己真的像是他老婆一样,就连被子底下光着屁股,也不感
  到羞耻了!
  吃饱了,不饿了,方仁凯点燃根菸,让我吸了一口;然後笑着说∶
  「我俩儿如此消遥,倒有点像是在野外露营,享受大自然的风光哩!」
  正说着,一阵飞机飞过的隆隆声,就将整幢旅馆、和房间的窗子震得卡卡作响。
  我觉得方仁凯好可爱,而且很浪漫;相对的,我一听到飞机声,就怎麽也浪漫不
  起来了。
  方仁凯见我沉默不语,便拾起我的手,吻着。又反问道∶
  「难道不觉得这飞机声┅彷佛就像瀑布一样吗?┅用点想像力┅听听看!」
  我这时注意到,他送我的银戒指,是一条盘着的小蛇;它的眼睛上,还襄了两颗
  小小的钻石;满可爱的。但立刻又想到∶蛇,正是让人吃禁果、做坏事的动物;
  而我跟方仁凯,不就是吃了肉欲的禁果、才做了「j滛」的坏事吗?!
  收回手,我猛烈摇头、钻进方仁凯的怀中,轻喊着∶
  「可是人家┅明明才跟你┅干了通j的坏事,实在没办法想像┅什麽大自然嘛!
  而且,而且我一听见飞机声,就┅就忍不住会想到我┅先生人在台湾┅可我,却
  已经┅又背叛了他┅┅」头摇得更凶,身子偎他也偎得更紧。
  方仁凯也紧紧抱住我好一阵子,托起我的下巴,一面亲我脸颊、额头;一面哄∶
  「别老钻牛角尖嘛,小青~!┅想多了,会扫你自己的兴啊!」
  没想到,我眼睛低下来往方仁凯的棒棒一溜,就瞥见它又昂头昂脑,高高挺立、
  举了起来!看得我目不转睛、心花怒放,同时两颊也好烫好烫;心想∶
  “人家背叛丈夫,显然不但没扫你的兴,反而还引得你┅鸡芭更翘了嘛!”
  抬起头,带着满脸羞却,我瞟方仁凯一眼,抿嘴、然後又噘唇问他∶
  「还好啦,倒是你这根┅东西,怎麽┅不但没扫兴,反而┅变得好大了呢?」
  方仁凯将我的手拉到rou棒上,在我耳边轻声令道∶「来,握住它、上下搓揉!」
  我立刻照作。还没揉两三下,它就变得更大、更硬梆梆的;惹得我欲火中烧、又
  性亢奋了起来。合不拢嘴地笑开了、嗯哼出声∶
  「嗯~!变得好大、好大,又好硬、好硬唷!┅」
  「就是因为它喜欢你,才变大的呀!」
  方仁凯笑着说,同时改成靠床头板仰躺的姿势。而我跪在他身侧、两手捧着rou棒
  揉;看见它果然胀得刚好跟我上下叠起、握住它两手的长度一样,只露出圆突突
  的gui头顶端。跟那次电话上我问他尺码大小时,他回答的一点也不差!於是笑得
  更开了,追问道∶
  「那你┅更喜欢我的话,还会变更大吗?」
  「那~,就要看你罗,你表现得愈马蚤荡,它才会更大、更硬啊!┅┅来吧,小青
  ,让我瞧瞧你,究竟有多妖媚、多会引诱男人?」
  「人家┅才不┅妖媚呢!┅」我娇滴滴地摇头应道,可是却主动挪身把屁股向後
  翘了起来,故意一左一右地扭呀扭的;然後,一手撂开头发、低头舔着鼓胀的大
  gui头,把整个肉球都舔得湿淋淋的发亮。心里也愈来愈急迫地盼望方仁凯会兴奋
  得再度把我两腿一分、把大rou棒戳进我里面┅┅
  但他却没有,却好整以暇地欣赏我这时的「表现」。一面抚摸我的脸、一面问∶
  「告诉我,小青,你┅里头又湿了吗?」
  问得我羞死了,但又无法否认,就点了点头∶「┅┅嗯┅」
  「肚子里酸酸的吗?┅」「┅┅嗯!」“天哪!他怎麽都知道呢?”
  「洞里┅是不是像有好多小虫爬来爬去?┅又痒又麻?」
  “┅真是的!┅而且对女人身体的反应一清二楚、形容得那麽露骨!”
  「┅嗯~!┅就是嘛!┅痒、麻死了!!」点头应着时,我的屁股也摇得更凶、
  恨不得要人摸、让人把玩了。而方仁凯就像听见我心里的呼喊,将一只大手掌捂
  到的臀瓣上抚弄、把玩;还不时用手指在股沟里扣呀扣的、在肛门口挖来挖去。
  可是就偏偏不肯进一步触弄我的阴沪,害得我连连把屁股往上翘起、上身也垮掉
  似的伏在方仁凯的大腿上,头侧向他、脸颊贴着大rou棒,哀哀地求道∶
  「宝贝,好受不了喔!┅就别再┅整人家了嘛!┅┅求求你┅摸我┅洞洞┅┅」
  同时挪着身体,将臀部歪向他那边、好让他更容易摸到自己的阴沪。
  「嗯,你现在这模样,果真是满妖媚的!」方仁凯笑着评论?赞美?我。
  「嗯~~,不要这样┅羞人家嘛!┅」我摇头嗔着,却伸出舌尖舔他的gui头。
  「哈!┅真有意思,都舔鸡芭了,还怕羞?」
  他的讽刺令我脸红;可是心里又急,也只好不理他、任自己垂下的头发遮住脸庞
  ,在大肉茎上面来回来回地舔;舔到整根棒棒都湿淋淋的。正想把它扶起、套住
  吮吸的时候,却被方仁凯制止了;说只准舔、不准含到嘴里吸。而且要我调转身
  ,将屁股对着他、跨骑到胸口上,才肯摸我的洞洞。说这样的姿势,我看不见他
  的脸,就不该害羞了吧!?
  xxxxxxxxxxxxxxxxxxx
  我全都依了,转身跨到方仁凯的胸口,脸朝床尾、他的脚、和他那根rou棒;跪弯
  了两膝、翘起屁股、俯到直立的大肉茎顶端,伸出舌尖舔他那颗胀得更圆、更大
  的肉球。同时感觉自己的臀瓣被两手剥开、大小荫唇被手指不断挑拨。像阵阵的
  电流通过、蔓延整个身体,令我舒服、也好受不了地颤抖;眼睛闭了上、不停地
  舔弄棒棒,同时呜咽般的哼着∶
  「呜~~哦!!┅┅nn┅nnn~~!┅aaahhhh!!┅┅」
  「喜欢吗,小青?┅喜欢这样┅玩吗?」方仁凯一面问、一面揉我的荫唇肉瓣。
  「nnnn!!┅喜┅欢!┅」嘴唇贴着他的大rou棒,含含糊糊应着。
  看不见方仁凯的脸,果然让我少了分羞耻,舔rou棒舔得更殷切、更动情;摇屁股
  也摇得更带劲儿。惹得方仁凯紧紧把住我的臀、不让动,还在那头叫∶
  「小青~,屁股别摇那麽厉害!┅看都看不清你的、摸也摸不住了!」
  我听话地忍住扭动,臀瓣阵阵肉紧;想到自己私|处被方仁凯看得清清楚楚,不禁
  又羞惭起来;调转头,越过自己的肩瞟他一眼、娇嗔着∶
  「人家那边┅有什麽好看嘛,女的┅那地方不都是一样吗?┅┅」
  「才不呢!你的,长得才特别咧!不但美、还特别性感。」
  「哎呀~!被你讲得┅更羞死了啦!」口上虽嗔着,心中却因为他赞美而高兴。
  「好了,别看了行吗?人家需要你┅摸嘛!」说完又去舔棒棒。
  感觉方仁凯滑溜溜的、灵活不断挑弄我阴沪的手指,像具有魔力似的,令我变得
  渐渐疯狂。而从洞|岤口传来滴滴答答的水声,听在耳里,也催|情般地刺激着脑海
  中的景像∶我赤裸裸、雪白雪白、毫无遮掩的屁股,湿漉漉、绯红绯红、充血而
  肿胀的阴沪,全都一览无遗呈现在男人眼前;任由他细细地观察、欣赏、把玩!
  「啊~!!」感觉一根手指插入荫道,在里面扣扣挖挖┅┅
  「啊~噢呜!!」另一根手指,扫拨荫唇、拈辗我的阴di肉豆┅┅
  「哦~呜~~!┅┅」又有一只手指,不断刺激我的肛门口┅┅
  而且他还在我屁股眼口口、肛门肉圈边长得突出的一颗小肉粒上(属於我身体的
  一个「秘密」,会在以後的自白中解释),用指尖轻轻扣来、拨去的玩弄。
  “天哪!他┅太会、太会弄、弄得我简直疯掉了!”心里直喊、屁股直摇。
  xxxxxxxxxxxxxxxxxxx
  终於再也忍不下去了,再次调转头向着方仁凯恳求道∶
  「宝贝,求求你┅不要再整我了嘛!┅人家受不了,都快疯了!」
  「那,你想要怎样呢?┅讲来听听,我全力配合┅」但他还不放过我、逗着问。
  而我摇头哀哀地应着∶「不要逼人家┅人家┅讲不出口嘛!」
  其实我心里早已唤出了∶“宝贝,我!┅戳到里面去嘛!”这种不要脸的话,
  在多少张床上、多少个幽会的房间里,我都喊过无数次。可是今天,当真正面对
  所爱的情人时,却「害羞」到如此地步,也真是出乎自己预料之外了!
  幸好,方仁凯不再逼我,从我湿得不像话的荫道里抽出手指、抹在会荫部位、又
  拖到肛门口上,滑溜溜地四处涂抹了一番,就叫我翻身仰躺在床上、张开腿子、
  承受他最後的「占领」。
  我兴奋得无以复加,连上身还穿着他的衬衫都来不及脱、立刻乖乖照作,把两条
  腿朝天举起、毫不知羞地大大分张开;脸上挂满滛兮兮的笑、对他瞟着说∶
  「啊~!┅就快占领我!┅戳进来,占领、征服我吧!┅我早就要了!┅┅」
  「占领、征服」两个字眼,在脑海中,像催|情般令我更加性亢奋。完全不顾自己
  见不得人的形象,我主动抱住两条腿弯,把毫无遮掩、湿淋淋的阴沪呈在方仁凯
  眼前;渴求到极点似的望着他,嘴唇都因为兴奋而颤抖地唤道∶
  「宝贝~!我┅我好要┅好要你喔!┅┅」
  方仁凯弓身伏在我上面,低头盯着我一面瞧、一面笑的表情,立刻让我想起一年
  多前、在飞机场与他初识的那天,他原来就是这样盯着自己瞧的。虽然当时的我
  ,怎麽也不可能预料到会有今天;但他对我的注视、和那种笑,却已像深深印在
  心版上、注定了我的身体将要裸露在他眼前、主动展开两腿,接受他的男性象徵
  进入、占领、征服!
  袭上心头的「宿命」感,不只令我异样地激动、也使我整个身体更充满了殷切;
  有如一锅煮熟的全鸡,等待被剥开、被撕烂;像一碗的海鲜汤煲、等待着插
  进来搅动的筷箸、汤匙,等待着被人钳挟、勺起、扒开、被噬咬、吞下┅┅
  当方仁凯火烫的gui头终於撑开肉|岤口、棒棒再度进入我早就湿滑不堪的荫道时,
  我已痴狂地紧闭上两眼、高声叫了出来∶
  「啊~!宝贝,宝贝~!!┅┅你┅你好好喔!┅┅」双手死死攀住他的颈子。
  鸣咽、呻吟不绝地哼着,身体在他底下颤着、扭着。而他则叹出∶
  「小青!┅你好棒哦!┅小紧的┅感觉真美!┅」方仁凯的反应,使我狂喜。
  「是吗?!┅宝贝,喜欢我┅紧吗?┅」故意问他时,我眼睛都媚死了。
  「还用问?┅当然┅爱啊!┅」他轻吼着,开始引动屁股、抽锸起来。
  「喔~!┅┅喔~!!┅┅宝贝~!」我感动地叹着。
  叹着、唤着、哼着心中的美,和整个身体全都被他占据、塞满、被撑胀的无比
  快感。我好想、好想叫出那种床第之间、男欢女爱时的话语,但我还是喊不出口
  ;只能迷醉般地不断瞟着他、对他滛兮兮的裂嘴、噘唇、勾动嘴角。只因为这还
  是自己初次跟他上床、第一次作爱、(第二次?)性茭,我对他还是好陌生、好
  不能习惯啊!
  尤其,方仁凯还是我最衷情、最心爱的男人,是我整个心都交给他的男人,怎麽
  能让他第一次就看穿自己的另一面?看透我最不能让人知道的┅滛荡呢?而且,
  他要是真把我当作那种他信里写的、幻想中的性对象;把我想成天生就是不要脸
  、好下贱的女人,那┅我在他面前,一辈子还抬得起头吗?┅┅
  然而,这念头在我脑中也不过稍纵即逝、瞬间消失无影无踪了!因为方仁凯已经
  抱紧我,加快rou棒的抽锸速度;而且每次戳入,都好用力、好用力,撞得我整个
  身体猛震、震得几乎晕眩┅┅
  「啊~哦呜!┅┅喔~~呜!!┅宝┅贝、宝┅贝~!┅┅插得┅好┅深哦!」
  「喜欢吧?┅小青,你┅喜欢吧?!」方仁凯嘘喘着问,一拍不停地戳着。
  「喜┅欢!┅┅喜欢!┅」我浑浑噩噩、喘声应着。
  「喜欢给男人戳得┅深深的┅?」还问。
  「喜欢┅┅给┅戳┅┅」痴迷地回答。
  「给什麽戳?┅」
  “天哪!不要问,不要问了嘛!┅┅当然是给┅男人的大┅鸡芭戳嘛!┅可宝贝
  你┅就别┅一定要人家讲出来嘛!┅┅”心里虽这麽呐喊着,但我叫出的却是∶
  「给你┅戳┅┅给你戳嘛!」
  「怎麽戳?┅」方仁凯一面问,一面好用力、好用力的猛烈刺下来!
  「啊~噢呜!!┅用┅力戳,用力戳嘛!!┅┅」叫得好大声、好大声。
  xxxxxxxxxxxxxxxxxxx
  方仁凯就像听见我身体的呐喊般,虎虎生风地在我的洞里进出、在我身上撞击。
  愈来愈急剧、愈来愈凶猛;一面插、一面还把两手伸到我屁股底下,揉捏臀瓣、
  刮弄股沟;指头滑溜溜的在屁股上乱抹、乱抓,搞得我又快要疯掉了∶
  「啊,凯!┅┅捏┅┅捏得我┅好┅舒服啊!┅」不停嘶喊、不住地扭屁股。
  猛插一阵之後,方仁凯突然停了下来,撑起上身、低头瞧着我笑道∶
  「┅小青,喜欢┅给人┅捏屁股吗?」
  「何止喜欢!┅爱┅都爱死了~!┅」噘唇回应时,屁股还故意扭得更妖媚些。
  「真漂亮,扭得┅马蚤劲十足的,真美、真性感!」他夸赞着。
  赞得我脸颊发热,可是又笑裂开了嘴,也低头朝自己大大分开的腿间看;只见到
  在大片浓浓的荫毛後面、方仁凯好粗好粗的rou棒上,全都淋着湿亮湿亮的液汁;
  弯延、鼓鼓的、像小蛇般的血管,样子也好狰狞地缠着rou棍,一副凶巴巴的样子
  ,看起来好恐布、可是又好令我兴奋、好想要他再用力插进自己里面┅┅
  “喔~呜!┅宝贝!┅你的鸡芭也┅好好看喔!┅用力┅插我,┅我嘛!┅”
  几乎不由自主的要喊那种话了,可是还是没办法叫出口,只顾死盯着那根大rou棒
  ,同时引动自己下体、不断向上挺、朝上凑,想要它赶快插进去。但方仁凯偏偏
  故意逗我,只把大gui头留在我洞里、不肯往下插;害我荫道里空虚得要死,终於
  再也忍不住、几乎哭丧地喊着∶
  「宝贝~!┅宝┅贝~!┅不要再整人家了、给我┅给我嘛!┅┅」
  可是方仁凯把我两腿捉住,折弯了膝、一直推到我胸口上面,然後用肩膀抵住、
  让我全身对折、屁股抬离床面,整个身体都动弹不得了,才十分得意地问我∶
  「现在知道厉害了吧?┅知道要叫┅大鸡芭了吧!嗯~?┅┅」
  我羞得紧闭住两眼、左右猛摇头,怎麽也叫不出口。可是我的心里早就投降了!
  “ooohhhh!┅yes,yes!!┅fuck~!┅fuckplea~se!!┅┅”
  天哪!我┅我跟李桐、跟李小健上床的时候,都那麽顺口会喊出肮脏而滛秽不堪
  的话;而且┅在电话上,我跟他「作爱」、自蔚时,也曾经像成|人影片中的女人
  那样叫过的话,现在全都梗聚在喉咙里;只能以咬住嘴唇、猛点着头的方式表达
  了。难道,难道就是因为┅我爱他、爱得太深了,所以才变成这样,含着眼泪、
  感觉羞耻,却什麽都讲不出来了?
  方仁凯没再逼我,?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