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小青自白-杨小青自白第6部分阅读-作者不祥-玄幻魔法-新御宅屋

杨小青自白第6部分阅读
作者:作者不祥      更新:2021-01-21 04:17      字数:1990
  ,只是笑着;突然猛地一沉下身、把整根棒棒捅入我的洞里┅┅
  「啊~~!!┅天┅哪!┅┅」我才尖啼出声,他又迅速一抽、猛烈又一插!
  「天~哪!┅┅啊!┅啊┅啊!!┅」被插得┅像整个人都被刺穿了一样。
  「啊,酸┅死了啦!┅┅啊!┅痛┅┅」眼泪也溅出来了。
  可是方仁凯一点都不怜香惜玉;愈抽愈急、愈戳愈快、戳得好深好深;呼啊呼的
  急喘大气、还吼着问∶
  「可你又好爱!┅好舒服!┅对不对?┅对不对!?┅」
  「啊!┅对┅就是┅嘛!┅┅啊~!都冲进┅肚子里┅酸┅死┅人家┅了啦!」
  我被插得两只手紧扯床单、摇头嘶喊着肚子里酸,却又爱极了他那颗大gui头连续
  撞击在肉洞底端深处、阵阵敲打着我芓宫的酸麻;惹得整个荫道都像抽痉似的,
  一直收缩、一直挤、一直捏,可是又捏不住他那根急窜的棒棒┅┅
  简直要命死了的滋味,令我什麽都不顾,放声哭喊∶
  「啊~宝贝!┅我┅爱死了!爱死┅你了!┅」
  方仁凯看见我哭,却一点也不放在心上,反而像要证明什麽似的,继续好用力、
  好用力戳我。而我已经进入浑浑沌沌的境界,当然不晓得他要证明什麽,只感觉
  他比李桐、李小健,都强得多、厉害得多;感觉自己像被一个神勇无比的大男人
  完全征服、摧残、蹂躏似的。但那种滋味,也着实令我痴迷而疯狂了!
  我叹叫、呜咽着∶「oooohhhh~!┅yes!┅wooo~~oohh!┅yes!!┅」
  「爱给大鸡芭┅插紧,对不对?!」方仁凯一面戳、一面问。
  「yes┅!┅┅yes!!┅」
  我边喊、边流下了快乐到极点的眼泪;整个屁股也全被滛液淋得尽湿。
  「啊~哦!┅┅好深┅!┅你┅好深哪!」又快要忍不住了。
  「因为我┅爱你┅爱得深呀!┅」方仁凯吼着应道,身体猛振、猛插。
  「哦~!┅┅哦~~喔!!┅」难禁涌上心头的激动,我嚎啕呜咽起来;什麽也
  不顾地任他在自己身上驰骋、冲刺,任由肉体和心灵的震憾袭卷整个身躯。失魂
  般地疯狂、沦落┅┅
  “终於得到了,┅终於得到┅爱我的男人了!!┅┅”狂喜的心,同时呐喊。
  xxxxxxxxxxxxxxxxxxx
  等到我从半昏迷的状态中苏醒过来,发现方仁凯硬挺如铁的rou棒仍然塞满在自己
  身子里;但是已不知何时改为我伏趴在床、而他压在我背上,棒棒由我臀後插入
  的姿势。我迷迷糊糊地问道∶
  「怎麽变这样子了?┅宝贝?┅」感觉自己的背上、屁股上都是汗水、那种水。
  「已经换过好几个姿势了,难道不晓得?┅小青,你┅喜欢这┅狗爬式吗?」
  「啊~?那我┅刚刚岂不是┅昏死、不省人事了?」我叹着反问,却没回答他。
  「对呀,被插得欲仙欲死过去,也美得迷人极了!」他夸赞地应道。
  「那┅那你┅喷出来了没?┅」笑着问他。
  「还没呢!┅因为还要更享受享受你,才喷、才值回票价呀!」
  「啊~!这麽久了┅都还没喷?┅┅宝贝你┅简直太┅太厉害了!┅」
  「嘻嘻!┅知道就好了┅┅」方仁凯很得意似的答道。
  “喔~!太棒了、太美妙了!有这样好男人,我┅真是太幸福了!”心里叹着,
  同时感觉自己寻寻觅觅了这麽多年,终於找到一个不但心灵契合、身体上也搭配
  得如此完美的男人,真是上天怜悯我、赏赐给我的奖品啊!油然而生感激之情,
  不禁又泪满盈眶地眼热了起来。
  「啊!宝贝、宝贝!┅宝┅贝、宝┅┅贝~!┅」感觉方仁凯的棒棒和着我呼唤
  的节拍、再度抽锸┅┅
  「宝贝┅宝贝!┅┅宝贝!┅┅宝┅┅贝~!┅┅啊~!┅啊~!!」
  一声声、一阵阵的呼喊;高啼、低吟交替,如痴如醉;如在波涛中荡漾、在旋涡
  里翻腾、沉浮,终至不知身在何处了!
  xxxxxxxxxxxxxxxxxxx
  最後,当我勾着方仁凯的臂弯,由机场旁的旅馆出来,已日头西斜时近黄昏了。
  没想到,和他终於初次上床、发生肉体关系的第一次,就这麽尽情、尽兴地消磨
  了大半个日子;在彼此的怀抱中享受温存、柔情,连肚子又饿得叽哩咕噜的作响
  ,都浑然不顾┅┅
  相伴走向汽车时,我整个身子都虚虚的;两腿间,也合不拢似的、站都站不住脚
  ;感觉好那个。方仁凯在我耳边轻轻问∶
  「┅在床上┅玩得那麽澈底,还能不能走路呀?┅」
  我知道自己今天贪婪肉欲、沉溺於激|情的表现,实在太过份了;心里十分羞惭,
  可嘴上仍撒娇般地嗔道∶
  「都是你啦!┅害人家┅这样┅狼狈!┅┅」但身子却贴他贴得更紧了!
  xxxxxxxxxxxxxxxxxxx
  我跟方仁凯的「婚外情」,从这天开始,持续了两年多。他从东岸纽泽西州举家
  搬来前,藉出差和应聘工作面晤之便,又来过两次矽谷。我们都在这同一家旅馆
  幽会、上床过好几回,每次都搞得昏天黑地;才又依依不舍地分手。
  当然,他搬到加州以後,我们就顺理成章,更经常见面,终於变为「情侣」了。
  只是,在这之前跟方仁凯的几次幽会,都因为他还要返回纽泽西,而且又不知道
  他最後会不会搬来矽谷,以致作爱时作得特别狂热、激|情,心中也格外感觉有种
  「绝望」,是令我最难以忘怀的体会。
  电子书下载shubao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