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太太的甜婚日常-第130章 贺小姐:你还没看清谁才是小叔心中最重要的人?(二更)-黎炎炎-玄幻魔法-新御宅屋

第130章 贺小姐:你还没看清谁才是小叔心中最重要的人?(二更)
作者:黎炎炎      更新:2021-01-21 04:17      字数:4241
  两人一同下来,司机已经等候多时。
  林菲菲一身清新的淑女装扮,拎着小包安静在站在车边。
  看到他们一同出现的身影时,脸上扬起笑:“云易,静嘉。”
  贺静嘉看到她脸上的笑就讨厌,恨不得一手撕掉她虚伪的面具,不过——
  “小叔,你跟林小姐坐后面吧。”
  她极其有礼道。
  司机已经站在车边打开后座的门,静候主人上车。
  林菲菲还没来得及回应,霍云易已经看向她:“静嘉腿不舒服,手也受伤了,后座宽敞些方便,你坐前面,好吗?”
  林菲菲:“……”
  什么话都让他们先讲了,她能讲不好吗?
  相对林小姐一脸藏也藏不住的不开心,坐在后座上享受优质服务的贺小姐笑得像只狐狸。
  一会儿嫌弃冷气不够,一会儿让霍云易帮她倒水,一会儿让他帮拿手机翻网页……
  不过是伤了一根手指头而已,又不是两只手都废了,拿手机都拿不了吗?
  而且,当着她的面靠得这么近,炫耀什么?
  林菲菲从后视镜中看着贺静嘉的头都要靠到霍云易的肩膀上了,霍云易却一点推开的意思也没有?
  这又算什么?
  林菲菲又看了眼后座男人英俊的侧脸,悲哀地发现了一个从来都很明显她却故意忽略的事实——
  霍云易其实从来没有真正地拒绝过贺静嘉。
  她与他订婚之后走进他们生活时,霍云易表面上是跟她保持长辈与晚辈的距离,但贺静嘉要求他做什么他可从来没拒绝过,很多事情甚至都不假手他人。
  贺静嘉以前从来没有给她好脸色过,她任性地不给她任何面子时,霍云易表面上也是维护她的,但从来都只是在外人面前。
  他对贺静嘉的冷淡与疏离也从来只在人前,人后,她再胡闹,他也任她来。
  是她,被他的温柔迷惑得看不清事实的真相。
  在伦敦的时候,更是让她看得一清二楚却始终还在自欺欺人。
  可是,就算现在看清看透了,又如何?
  她在这个男人身上付出了这么多情感,就算知道他不爱她(多么悲痛却又不得不承认的事实),可不管是什么样的事实,她也绝对不会放手。
  -
  某私人诊所,单独检查室里。
  身穿白大褂的医生看过多护士姑娘送进来的片子,仔细地给贺静嘉检查后,脱下口罩——
  “贺小姐,你的腿伤愈合得很好,片子跟昨天没有多大区别,你觉得肌肉抽疼可能是神经牵拉造成的轻微损伤,我开些营养神经的药物帮你缓解症状,这种情况会慢慢痊愈的,不必担心。”
  “谢谢。”贺静嘉笑咪咪地道。
  “不客气,对了,霍生让我顺便检查一下你手指的伤。”
  “不用了。我手指不疼了。”贺静嘉拒绝他检查。
  “那就让护士进来帮你换药。”一个小小的外伤,已经经过正确处理,也打过破伤风,也没什么要坚持的。
  “不用了。我回去自己换就行了。”
  贺小姐再次拒绝了。
  “自己换可能会牵扯到正在愈合的伤口,会很疼的。”
  “不要紧,我不怕疼,就不占用医疗资源了。”
  医生:“……”
  不怕疼?!
  那是谁小腿微微抽疼连续两天都来做复检?
  这就不是占用医疗资源?
  -
  从检查室出来,霍云易立刻起身:“dr.王,她腿伤怎么样?”
  他身侧的林菲菲也一脸担忧的模样。
  “贺小姐腿伤没问题,可能是神经有轻微损伤,我开些营养神经的药,回去好好休息,有什么不舒服的过来复查。”
  -
  刚从诊所出来,叶臻的电话过来了,问她中午有无时间一起用餐。
  有,怎么会没有?
  现在什么不多,就时间最多。
  贺小姐爽快地应下了。
  霍云易让司机送她去跟叶臻汇合。
  下车前,坐在驾驶室里不怎么开口说话的林菲菲忽然掉头过来:“云易,上次在吴董的饭局安女士帮了我个忙,一直没机会跟她好好道谢,不如趁大家今天有空,我跟静嘉一起过去跟她聚聚?”
  再怎么样,林菲菲也是霍云易的未婚妻,霍家未来的女主人。
  同安女士这些圈中人维持好关系是必需的,更别霍家与陆家是世交,关系匪浅,女眷们的关系更要好好经营。
  她要一起过去,没毛病。
  没等贺静嘉反驳,霍云易率先应下了:“我下午也没时间陪你,你同静嘉一起顺便照顾一下她。”
  “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她。”
  “呵呵……那我今天就劳驾林小姐照顾了……”
  贺静嘉也不再做无谓的争执,人家是长辈嘛!
  不过,要是到时丢脸要哭的话,可别怪她。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门,霍云易才让司机掉头离开。
  -
  电梯里,两个女人一人站一边,谁也不想再做戏。
  “林小姐,我见了你讨厌,你见了我应该也不会高兴,都不知道你硬要跟来做什么。想要跟安女士联络感情不急于一时。以后能不能进霍家还不知道呢。”
  “贺小姐,你说话还是一样让人不舒服。”
  “彼此彼此。”
  贺静嘉手机响时,林菲菲把脸转过一边。
  “静嘉小姐……”手机一接通,那边就传来三姐的惊呼声:“你浴室里怎么有只死的锦鲤?还被人开膛了……”
  三姐是贺家的老人了,看着贺静嘉长大的,来过这边的几次,每次来都喜欢侍弄那一池养在空中花园的锦鲤。
  这次来港,一进门便是先去看看它们。
  看到少了一只,心里很是疑惑。
  谁知刚踏进大小姐房间,要帮她收拾,就在浴室里看到了那震惊一幕,急忙打电话过来。
  “哦,昨晚回去我看到它浮在水面上只剩一口气,便好奇拿来解剖玩玩而已。你收拾一下吧。”
  在林菲菲震惊与不解的目光中,贺小姐淡定的挂了电话。
  “贺静嘉,你手上的伤不会是假的吧?”
  电话里的声音她听得并不十分真切,但贺静嘉的回话却很清楚。
  联想一下这位贺小姐的恶劣行为……她不得不怀疑。
  贺静嘉呵呵笑了两声,竖起那根包得严严实实的手指头:“真假什么的不重要,过程怎么样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贺静嘉,你真是卑鄙。”
  “这句话同样送给你,贺小姐。本该是我的东西,你阻止不了。”
  “是吗?那就拭目以待了。”
  林菲菲气得咬牙切齿。
  电梯停住,她们所到的楼层到了。
  “早跟你说过,不要跟我过不去,你不会好受的。”
  贺静嘉率先步出电梯,林菲菲恨恨地跟了出来。
  “贺静嘉,别忘记了你们的身份。”
  贺静嘉头也没回地应声——
  “昨晚的事情还没让你看清楚,谁才是云易叔叔放在心里的第一位吗?”
  -
  进来时,叶臻、安女士已经等候多时,陪同的还有安琪及从学校过来的简星辰。
  安琪与安女士正在聊上周刚结束的米兰时装周,简星辰则是附在叶臻耳边低声说悄悄话。
  贺静嘉进来,同在座几位简单招呼后便坐到安琪身边的位置,压根没有介绍一同进来的林菲菲的意思。
  林菲菲心里有气又不能表现出来,还好安女士与她在场面上见过几次,主动招呼她坐下来,介绍了她身边的安琪与叶臻,还有星辰。
  叶臻对她客气有礼,但是那位安琪小姐就不怎么客气了,只是扫了她一眼叫了声‘林小姐’后就转头与贺静嘉聊她们自己的话题,而与叶臻年纪相仿的简星辰更是漫不经心得很,就扬了扬手,说了声:“嗨!”。
  “冒昧前来,不会打搅你们吧?”
  林菲菲朝安女士抱歉道。
  “怎么会呢?人多吃饭才热闹。”
  “林小姐来港工作吗?”
  叶臻也客气道。
  “嗯,有个访问要做。不过时间推迟。”
  林菲菲话音落下,贺静嘉冷笑一声:“林小姐,看不住自己未婚夫就明讲呀,拿什么工作当借口?”
  林菲菲:“……”
  贺静嘉不给她面子,真的是时时刻刻。
  “她说话耿直惯了,林小姐别介意。”安李莹打圆场,与她谈起了工作上的事情。
  菜很快就上来,几个女人边吃边聊,从老太太即将到来的生辰礼物到简星辰今日的开学典礼,话题不断。
  林菲菲能插话的机会不多,就算客套地说一两句,除了安女士与叶臻会回应她,其它三位小姐根本都不多瞄她一眼。
  没人心里会舒服,但脸上却一直保持着笑容。
  最后贺静嘉与安琪的话题又绕回到最新款的时尚提包上来。
  “林小姐今天手上提的好像是新出的,h市还没有上架吧?我可以看看吗?”
  简星辰忽然转脸过来,笑咪咪地对林菲菲道。
  林菲菲有些受宠若惊地意味,拿起了放在身侧的包。
  “败家女,这个包怎么样?好像你还没入手?”简星辰撞了撞安琪手臂。
  谁知安琪只是扫了一眼便撇撇嘴:“爆发户的品味,没兴趣。”
  林菲菲尴尬与愤怒交加,整张脸青红交错,却无法言语。
  “安琪,怎么说话呢?你柜子里那些就不是爆发户品味了?”
  安女士不满地低斥一声。
  骂归骂,但事实上就是,安琪小姐拎回家的那些衣物,摆设居多,真的很少穿出来,特别是在公众场合,全都是私人订制款,绝无雷同。
  一到换季就让人清空衣柜,卖也好,捐也摆她从来不管。
  当然,安女士差不多也是这样,毕竟买买买是女人的爱好嘛。
  安琪哼了哼:“不好意思,林小姐,我这人说话比较直,如果让你不舒服的话,sorry.”
  人家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她还能怎么样?
  这一顿饭,果然是吃不下啊。
  -
  餐厅的另一边。
  “抱歉,塞车迟到了。”
  冯若飞坐下来时,朝正在看着pda的男人轻声道。
  “没关系,我也刚到。想吃什么,你作主。”邵百川将平板放到一边,温和道。
  “那我就不客气了。”冯若飞拿起菜单,作主点了好几样,然后看向邵百川:“你呢?”
  “我随意。”
  冯若飞也不介意,又多点加了两样。
  等菜期间,邵百川喝了开水后,直直地望着对面的冯若飞。
  “怎么?现在才发现我其实很有女性魅力?”
  冯若飞大大方方地任他盯着她看。
  邵百川放下杯子,似是思索下后才开口:“若飞,我不希望你走错路。”
  冯若飞挑了挑眉毛:“我能走错什么路?”
  邵百川也不再迂回,:“雷克。”
  冯若飞顿了下,知道他提出这个名字,一定是知道了些什么,也无意隐瞒。
  “大家都是成年人,各取所需罢了。”
  邵百川点头:“没错,大家都是成年人。所以,你应该知道有些底线不能越。”
  冯若飞呵呵笑了两声。
  “百川,你也不是初出茅庐什么也不懂的年轻人了。有些道德标准只能听听就算。”
  邵百川看着眼前有些陌生的女人,衣着光鲜整洁,妆容精致,再也不是那个穿着牛仔裤,厚重棉外套与他挤在留学生宿舍里吃泡面的女孩。
  每个人都在改变,他有说他没变吗?
  他只是不想看到一起长大的女孩被现实腐蚀得面目全非。
  “雷克的妻子不好惹,你自己小心吧。”
  该早点撤身就要早点,这一句,他没说。
  道理,他相信她懂得不比他少。
  朋友之间有些话,只能点到即止。
  -
  午餐结束,安女士她们下午要做spa,林菲菲自是不可能再同行前往了。
  一顿午餐都够她不舒服的了,再跟去不是自其取辱嘛。
  虽然这顿午餐也是她自找的。
  在大堂客气话别时,另一边电梯的门打开,邵百川与冯若飞一同走了出来。
  看到对方都有些惊讶。
  “若飞,好久不见。”
  “菲菲,几时来港的?”
  没想到两位“飞菲”小姐竟是旧识,即是旧识,她们自然是不会打扰人家叙旧。
  简单招呼后一行人浩浩荡荡离开。
  “去哪?要不要我送你?”
  邵百川看着叶臻她们上车后,朝转身往后走的安琪问道。
  “不用,我自己开车。”
  安琪头也不回。
  “注意安全。”
  他站在她身后交待。
  -
  ------题外话------
  今天没有三更,爱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