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翼天使 江渔-第 1部分阅读-未知-玄幻魔法-新御宅屋

第 1部分阅读
作者:未知      更新:2021-01-21 04:17      字数:4349
  ━━━━━━━━━━━━━━━━━━━━━━━━━━━━━━━
  ━━━━━━━━━━━━━━━━━━━━━━━━━━━━━━━
  作者:江渔
  文案
  早上醒来时,我呆呆的看着镜子里的倒影。
  长及大腿的长散乱的披在身后,显现出一种慵懒的性感,
  巴掌大的脸上有着精致的五官,
  常年不见阳光的皮肤白的有些透明,
  纤秾有致的身体上布满了青青紫紫的吻痕和各种在欢爱中留下痕迹,
  手脚上都戴着细细的金属链铐,
  脖子上也戴有金属项圈。
  这是我吗我不知道
  这个世界是真实的吗我也不知道
  现实与虚幻,究竟哪个才是我渴望脱离的
  楔子
  我呆呆的看着镜子,镜子里倒映着一个女人的身影。
  她一头长及大腿的长散乱的披在身后,显现出一种慵懒的性感。巴掌大的脸上有着精致的五官,常年不见阳光的皮肤白的有些透明。纤秾有致的身躯赤裸露着,肌肤上布满了青青紫紫的吻痕和各种在欢爱中留下痕迹。手脚上都戴着细细的金属链铐,脖子上也戴有金属项圈,看上去就像是男人的禁脔。
  看着镜子里的影子,我问自己:〃这是我吗〃
  这是我结婚后每天醒来后都会做的一件事,可多年来我却一直没有答案。
  很多女人都羡慕我可以嫁给一个年轻英俊又有钱的男人,而且他还十分的爱我。他让我由不起眼的小麻雀变成了高高在上的凤凰,
  她们错了,我并没有嫁给〃一个〃男人。名以上我的丈夫只有一个,可是在享用我身体的、在我身上泄欲望的却有两人,他们是一对兄弟,一对双胞胎兄弟。
  我常常问自己,这是真实的吗没有人能回答我。
  因为大家都生活在虚幻中。。。。。。。。。。。。
  第一章
  18岁时,我考上了t大。于是我离开位于嘉义的家,来到台北这个繁华的城市。到了台北后,我才现台北的物价比我想象的要高出许多,家里每月给我的生活费根本不够我在台北生活。
  于是我开始打工,为了工作方便,我搬出了学生宿舍,租了一件不到1o坪的小套房,并且接受了社团学长介绍的家教。
  家教的学生听说是某大财团总裁的儿子,是个国中生,由于家里十分有钱,给的家教费是普通家教的5倍之多。我想要教的学生应该是个很顽劣嚣张、成绩很差的小鬼吧,电视上演的有钱人家的公子都是这样。
  拿着学长给我的地址,我找到了家教的学生家一栋位于阳明山上豪华别墅。
  按下门铃后,一个冰冷严肃的声音仔细的盘问了我的来意,然后一个6o来岁,脸上冷冰冰的管家给我开了门,放我进去。
  走进赵家的大门,我不禁有些傻眼。有钱人真阔气,可以在寸土寸金地台北盖这样一栋占地近千坪豪华别墅,而我连租个1o坪不到的小公寓都没钱。
  在大的可以当室内运动馆的客厅,我见到了我的学生。让我意外的是居然有两个人。
  他们是双胞胎,长得一模一样。不过这两个孩子长得真帅,我觉得连当红的偶像明星都比不上他们,而且身高也很高,目测估计过18o。让我又觉得有些傻眼,学长不是说他们才15岁吗我家小弟也是十五岁,但还是一脸稚嫩,身高也不到16o。有钱人家的孩子到底吃什么长大的啊
  定了定神,我赶紧拉开笑脸,走过去自我介绍。
  〃你们好,我叫石青夏,是t大一年纪资讯系的学生,是你们的家庭教师。〃
  两个人沉默的打量着我,没有任何回应,让我伸出的友善之手尴尬的僵在半空中,缩回也不是,不缩回也不是。
  在我感觉糗到不行的时候,站在右边的男生突然伸手握住了我的手,笑着说:〃老师你好,我叫赵沂博,这是我弟弟赵沂轩,我们都在a中读国三,欢迎你来。〃
  看着他亲切的态度,我的心总算放了下来,看来他们还不难相处。
  〃我们现在开始上课,好吗〃简单自我介绍后,我赶紧切入正题,毕竟我是收了钱来工作的,〃上班〃时不应该浪费时间。
  〃好吧,我们去书房吧。〃回答的还是赵沂博。他率先朝书房走去,我赶紧跟上,一直没说话的赵沂轩也随后跟上了。
  书房也大的吓人,但是最让我吃惊的是书房里的藏书量书居然可以媲美图书馆,从这些书的封面上就可以看出这些藏书大部分都是精装版,价值不蜚,果然是有钱人啊,大手笔。
  我们分别在巨大的书桌前坐下,他们拿出了他们的课本,我也拿出了我预先准备好的一份测试卷,放在他们面前。
  看到面前的试卷,赵家兄弟愣了一下,抬起头来注视着我。
  我不好意思的赶紧解释。
  〃我不是想在上课的时间让你们作题目,自己闲闲的偷懒,只是我今天第一次教你们,虽然我有做过准备,但是不知道你们的程度是怎么样的,所以。。。。。。〃
  在他们的注视下,我的脸红了起来,我不是想偷懒,但是第一节课就让他们作练习真的有混时间的嫌疑,我赶紧拿出自己写的密密麻麻的备课本给他们看,证明我的清白。
  赵沂博笑了起来,赵沂轩虽然没有笑出声,但是嘴角也扬了起来。估计是看我慌张解释的样子觉得很乐,真坏心。
  不过,他们还是听话的拿起试卷作了起来。
  趁着他们作试卷的工夫,我赶紧在心里给自己打气,千万不要再出糗,给他们看笑话了,不然下回我就没脸来了。
  没一会儿工夫,他们就完成了,我仔细批改后现他们的成绩都非常好,完全不需要家教来指导他们。不过这一点我并没有点明,因为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不然下个月我就要住马路去了。
  按照他们的程度,我开始进行讲解,在讲解的过程中,我又现他们非常聪明,对我所讲的内容几乎是一点就通,难怪他们的成绩这么好。我的成绩也很好,不过这是靠努力才得来得,我几乎把休闲的时间全用在读书上,才有这样的成绩。
  他们又一次让我觉得老天真是不公平。
  教聪明的学生总是很愉快的,很快两小时就过去了,于是我给他们布置了一些作业,收拾东西离开了赵家。
  就这样我开始了我的家教打工。
  第二章
  半年多过去了,我还是双生子的家庭教师,这让介绍我去工作的学长感到很意外,学长家和双生子家是世交,他们从小就认识,他说双生子是很难相处、很阴险的人,不过我并不觉得,赵沂博的态度一直很亲切,赵沂轩虽然没主动没有和我说过话,但也没有为难过我,或是在我上课的时候捣过乱。每次我布置的功课,双生子都会按时完成。
  相处久了,我几乎把他们当弟弟看,有时候还会哀叹为什么我家小弟没有人家一半乖巧,一点都不尊重我这个姐姐。
  从学长嘴里,我也了解了赵家的一些情况。
  听学长说赵家的男女主人是因为利益结合的,他们并不相爱,双方各自拥有各自的生活和情人,都定居在了国外。这对双生子几乎可以说是被他们的父母抛弃在台湾了,在赵家大宅中,只有他们兄弟和一个照顾他们生活的、冷冰冰的管家。
  听到学长说得这些话,我觉得双生子真的好可怜,虽然父母具在,家里有钱到不行,可是却和孤儿差不多。
  我家没有很多钱,在我来台北之前,一直是一家人一起住在不太大的公寓里,晚上大家一起挤在客厅看电视,常常为了看自己喜欢的节目吵吵闹闹,假日里老爸、老妈常喜欢安排些只有老年人才会喜欢的娱乐作为家庭活动。我和小弟常因为一点小事打来打去,直到一方认输。
  但这些平凡的幸福,双生子都没有感受过。
  圣诞节的前一个周末,我按照时间去赵家给他们辅导功课。按下门铃后好长时间,老管家都没有来开门。我觉得好意外,每次我的手才放到门铃上,老管家就会立即把门打开,有时我会觉得他一直守在门边等着给按门铃的客人开门。又过了一会,雕花铁门才缓缓打开,来开门的居然是赵沂轩。
  〃老管家呢他出去了吗〃
  〃死了。〃赵沂轩打开门后就径自走回屋里,也不管我进来没有。
  〃啊〃我愣住了,不过很快回过神来,小跑步的追上赵沂轩,拉住他的袖子。
  〃你怎么能这么说一个老人家,这太没有礼貌了。〃我有点生气,虽然老管家一直是冷冰冰的,从没有和我将过话,几乎可以说是个陌生人,但是尊老爱幼的思想还是让我对赵沂轩的话感到生气。
  〃周一时,他出车祸,死了。〃赵沂轩回过头,淡淡的解释,语气很平淡。我这才现他的脸色很难看,深邃的眼睛里布满血丝,嘴唇有些干裂,头乱糟糟的,衣服也没有穿整齐。
  〃别太伤心了。。。。。。〃我手足无措的放开他的衣袖,跟在他身后进了屋。
  客厅里并没有看见赵沂博,于是我又跟在赵沂轩身后上了楼,我以为他是要去书房,可是他并没有,而是转身进了赵沂博的房间。
  我停在了门口,虽然我常常在赵家出入,但是除了客厅、三楼书房和卫生间,我没进过其他的房间,我不知道该不该跟进去。
  犹豫了一下后,我还是跟了进去。赵沂轩的样子让我有些担心,不见踪影的赵沂博也让我担心。
  房间里,赵沂轩安静的坐在床边,赵沂博则双眼紧闭的躺在床上,我心里一惊,赶紧跑过去。
  床上的赵沂博满脸通红,额头上放着一块冰毛巾,呼吸急促。旁边的床头柜上有一些打开的药包。我伸手在他的脖子上探了探。老天,好烫
  〃他在高烧。〃
  〃嗯。〃
  〃你还愣着干什么赶快送他上医院啊。〃我一边命令赵沂轩,一边爬上床试图把床上的赵沂博扶起来。
  赵沂轩拉开了我的手。
  〃医生刚走,他已经打过点滴了。〃
  我怔了一下,想起来赵家一直有固定的家庭医生。
  〃他烧了多久了〃
  〃三天。一直在吊点滴。〃赵沂轩坐回床边,静静的看守着赵沂博。
  吊了三天点滴,身体还是烫成这样,是因为没人照顾他们的原因吧。
  虽然看起来很像大人,毕竟还是布满十六岁的孩子啊。
  〃这几天你也没有上学吧你们这几天都吃什么〃我感觉心里酸酸的。
  〃叫外卖。〃赵沂轩眼神专注的看着躺在床上的赵沂博,他是在怕吧怕唯一的哥哥会像父母、向老管家一样离开他吧。
  我爬下床,走到他身边搂住了他,怜惜的抚摸着他的头,感觉他的身体僵了一下,但很快又放松了下来。
  可怜的孩子啊。
  〃你父母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他们不回来。昨天他们打电话来说我们的监护权暂时又律师委托代管,直到我们成年。〃他模糊疲惫的声音从我怀里传出。
  听到这话,我觉得一股怒火从心里升上来,居然有这样不负责任的父母,他们现在要是在这里,我估计会一人赏他们两巴掌。
  〃我去弄点吃的,你想吃点什么你们有几天没有正正经经的吃顿饭了吧我的手艺不错的。〃
  不知道该怎样安慰他,我只能勉强转移话题。
  〃随便。〃
  我放开他,转身走了出去。
  厨房的冰箱里空空荡荡的,没有几样东西,估计是从老管家去时候就在没有补充过了。我从里边拿出仅有的一只冻鸡、一盒虾、两个鸡蛋,决定给赵沂轩煮碗鸡肉面,再给赵沂博煮一锅粥。
  我一边准备一边忿忿不平的咒骂赵家不负责任的男女主人。
  〃没人性的人,畜生,希望你们吃饭被饭噎死,喝水被水呛死,走路被车撞死。。。。。。〃
  很快食物就准备好了。我用托盘把它们端到了楼上。走过酒柜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什么,随手从酒柜里抽出两瓶白酒。我对酒没有什么研究,不过以我对赵家的了解,会在他们家出现的东西一定贵的令人咋舌。
  我放满食物的托盘很沉,我不得不用双手端着,两瓶酒只好夹在胳膊下,就这样惊险万分的回到赵沂博的卧室。
  卧室里赵沂轩维持着我离开时姿势。
  我叹了一口气,走了过去。把托盘放在床边的桌子上,然后把两瓶酒也取了下来,放在桌上。
  赵沂轩突然转过头,直直的看着我,眼睛中好像闪过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