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翼天使 江渔-第 10部分阅读-未知-玄幻魔法-新御宅屋

第 10部分阅读
作者:未知      更新:2021-01-21 04:17      字数:3071
  医生也是自我放逐到这里的都市人这是听村里的大婶说的听说他是因为妻子和为满周岁的孩子都在车祸中丧生,自己是医生却没有能挽救所爱的人的生命才离开都市的。我想他来到这里的方式应该和我差不多。
  医生在这里出了给村民们看诊之外也医治猪、牛等牲畜,在这里这些牲畜几乎可以说是一个家庭中最值钱的东西了。而我在这里出了担任小诊所的护士外,还担任孩子们的老师。这里没有学校,距离最近学校据说离这里有2o里路程。很多孩子都没有上过学。
  免费
  我来的时候什么书也没有带,用的教材是后来医生邮购来的。
  我在这里提心吊胆的呆了一个星期,生怕双生子会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随着时间渐渐过去,我总算放下心来了。赵家再怎么有权有势也不是无所不能的,他们应该不会找到这个几乎被社会遗忘的小村庄。
  〃阿妹,这是刚从地里摘来的青菜,很嫩的,给你吃。〃一个身材粗壮的大婶站在诊所简陋的门外扬声说着,声音洪亮极了。
  〃大婶,谢谢你。〃我礼貌的道谢,收下大大的一捆青菜。除了给我的分量外还有给医生的,这里的居民都很穷,医生常常不收他们的诊金,于是他们就常拿些自己地里种植的蔬菜、瓜果送给他表示感,但沉郁的双眼更显危险,垂在身侧的双手用力握紧,青色的血管在上面突起。
  我不敢在多做停留,赶紧上了车。我刚一上车,性能良好的跑车便飞驰出去,还没坐稳的我差点摔倒。
  车子很快上了高,车内一片让人窒息的沉默。赵沂博双手紧紧的握在方向盘上,手上的血管因用力而显得十分明显,似乎他的手下不是方向盘,而是我脆弱的脖子。我沉默着。
  〃那个男人是你的姘夫〃终于他忍不住开口问道,虽然语气平静,但用词十分粗鄙。
  〃他只是诊所的医生。〃我轻轻的回答。
  〃你什么时候认识他的你这次出走就是为了特意去找他〃他继续问。
  虽然很不情愿,但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了。〃之前我并不认识他,我随意坐上了开往哪里的b,因为村里缺少护士,所以他雇用了我〃如果他从我这里得不到答案,他会用赵氏集团的势力去找医生的麻烦,甚至还会牵连到无辜的村人,我知道他一定会这么做的。
  他没有再问我什么问题,但我知道他并没有完全相信我的答案,他会以自己的方式去求证,一旦他知道我欺骗他,我和医生的下场都会很凄惨。
  车子很快驶回赵家大宅。他把车子停进了车库,没有理会我就自己下车走回了屋里。
  我在车里坐了一会儿后,从随身带着的小行李里掏出一把锋利的裁纸刀放进衣服的口袋里,也下车进了屋。
  赵沂轩也在家里,他衣着整齐的样子似乎是才从外面回来。他们的坐在客厅巨大而舒适的沙上。
  也许以前我因为这种紧张的气氛而恐惧,但是现在的我已经什么都不怕了。
  我拿着自己的行李朝楼上走去。
  〃站住〃一声暴怒的吼声从身后传来,我转身看见一个物体划破空气向我飞来,我下意识的闭上眼睛等待着即将降临的疼痛。可是它只是从我的脸旁滑过,重重的砸在了墙壁上。可怜又无辜的杯子
  〃你居然敢一副什么都没有生过的样子〃赵沂轩一边向我冲来,一边扯掉脖子上的领带。
  〃我为什么不敢我为什么要受你们的控制、玩弄〃我神色麻木的轻声问。
  〃你。。。。。。〃赵沂轩愤怒的扬起手。
  我下意识的闭上眼睛,但并没有躲避或是阻挡。
  它并没有落在我的身体上,而是重重的捶在了墙壁上。赵沂轩愤怒的吻住我,强悍的舌粗暴的在我嘴内肆虐。
  〃不。。。。。。我不要。。。。。。〃我剧烈的推拒着他。
  我的推拒引起了他更深的愤怒。〃嘶〃他撕裂的我身上的衣服。
  〃不。。。。。。〃不知从哪里冒出的力气,使我推开了他。看着他脸上狂乱的表情和站在不远处的赵沂博眼中危险的神色,我豁出去似的从兜里掏出裁纸刀,重重的朝我纤细的手腕划下。
  鲜血顿时狂涌而出,在这一片血雾中我看见了他们眼中深刻的懊悔、歉意和惧怕
  第二十四章
  裁纸刀在手腕处留下狰狞而深刻的伤口,鲜血从伤口处狂涌而出,迅染红了我身上单薄的衣服。可我却一点都不觉得疼,也许是心里的伤口让我觉得更痛的原因吧。
  〃呵呵。。。。。。〃看着鲜红的血液从我身体里流出的感觉我竟觉得好笑。
  〃该死的你到底在做什么〃离我最近的赵沂轩先回过神来,他惊惶的握紧我的手腕的上方,并迅拉下挂在脖子处的领带,用力的缠绕在我手腕上方,想压制住动脉,减少流血量。
  〃不要靠近我。。。。。。〃我不顾受伤的伤口,用力的推拒他,鲜血也染红了他身上的衣服。但失血过多的感觉让我的推拒变得无力而虚弱。
  〃住手你再乱动我就不客气了。〃他暴吼。〃博,快去开车。〃他一把抱起我朝门口冲去。
  赵沂博也迅回过神来,抓起桌上的车钥匙冲了出去。性能良好的高级跑车很快把我们带到了赵氏集团旗下的一间大医院。已经接到通知的医护人员等待在门口,我们一到我就被迅的推进了急救室。
  失血过多引起的晕眩使我的意识变得模糊,我渐渐看不清眼前的景物,但血雾中他们复杂的神情却深深印在我的脑海。
  当我从昏迷中醒来时,看见一个长相和善的中年妇人坐在我的床边看护着我。
  〃小姐,你醒啦〃看见我睁开眼睛,她惊喜的站起身来。
  〃你是谁〃我虚弱的问。
  〃我是赵家的佣人,你叫我于妈就好了,是小少爷让我来照顾你的。〃她笑着解释。
  〃我没见过你。〃赵家除了去世的老管家不是没有别的佣人吗
  〃我以前是赵家的佣人,现在已经退休了啦。〃她笑呵呵的,一点没有因为我的怀疑而不悦。
  我想赵家兄弟一定十分的信任她,不然以他们多疑的性格,他们是不会在这个时候让她来看护我的,也许是让她来监视我。
  〃小姐,你已经昏迷一天多了,肚子饿吗,想吃点东西吗〃他关心的问。
  〃我想休息一下。〃我摇摇头,静静的闭上眼睛。
  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于妈已经不见了,坐在我床边的是赵沂轩。
  〃你醒了伤口痛吗〃他逼近我。
  我不想理他,将目光定在天花板上。
  〃啊。。。。。。〃手腕上的伤口突然传来一阵疼痛让我痛呼出声。他居然用力的压在我的伤口上。
  〃很痛,是吗〃他挪开了压在我伤口上的手,阴沉而危险的看着我。〃你用裁纸刀划下去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会痛〃
  我恨恨的看着他。
  〃不要再有下一次如果这样的事情再出现一次,你的陪葬品就会是你远在嘉义的家人。〃他从口中吐出阴沉的威胁。
  〃无所谓,让我们一家在地底下团聚也不错。〃我才不怕他的威胁。逃离的那段日子我想了很多,我终于想明白了我不用怕他们对我的家人不利,他们不会这样做,他们知道我贪图他们的钱财、不为他们英俊的外貌所迷惑,不怕死亡的威胁,唯一可以牵制住我的只有我的家人,如果伤害他们无疑是在把我逼向死路。而他们不想让我死。
  〃你。。。。。。〃他的生气的瞪着我,但却不敢再对我做什么,也许是我这次的反驳。他们爱人的方式太可怕了,被他们爱上的人也太不幸了而我就是这个不幸的人。
  〃小少爷他们只是不知道怎么正确的爱人。〃她叹息着,〃也许是以前生的一些事让他们留下了这样的想法想要拥有自己所爱的东西,就只能毁了它。〃
  〃他们以前生过什么〃我疑惑着,是什么事情让一双16岁的少年得出这样可怕而有诡异的结论:爱它就要毁了它。
  〃他们小时候。。。。。。〃 于妈双唇张张合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但最终还是没有把话说完。
  于妈欲言又止的态度和她口中那段不愿轻易透露的往事引起了我的好奇,究竟是什么养成了他们今天这种残暴、多疑、诡诈又善于伪装的性格
  第二十五章
  时间又过去了十几天,春节就快要到了。
  看着街道上浓厚的新春气氛,我不禁想起了以前在家过年的情形。老妈会准备好年货,在除夕的晚上为大家准备一顿丰盛的年夜饭,老爸会从他的年终奖金中拿出一部分,给我和小弟包一份大红包,另一部分则会当着我们的面送给他亲爱的老婆,然后两个一大把年纪的老不羞就会表演一出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