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翼天使 江渔-第 23部分阅读-未知-玄幻魔法-新御宅屋

第 23部分阅读
作者:未知      更新:2021-01-21 04:17      字数:4006
  地收拾我。
  所以我最讨厌他们他们是我今生最大的敌人
  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有一天能够打败他们,把他们赶出去,沦落到街上当流浪老头,然后我就可以和妈妈在一起快乐幸福的生活了。
  所以我开始观察他们,要找出他们的弱点,好打败他们。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后,我现爸爸赵沂博是个十分阴险狠毒的笑面虎,因为每次我惹火他后,当着妈妈的面他都会笑得一脸慈祥,说我是小孩子,不跟我一般计较,只要妈妈一离开,他的脸立刻就会变得很狰狞,然后用一些狠毒的手段整我,又一次他甚至用绳子绑在我的腰上,把我放到阳台栏杆外,让我站了整整一天,到现在我还很怕站在高处。
  爹的赵沂轩虽然看上去总是很冷酷严厉,但是其实心肠比爸爸好一些,我故意缠着妈妈不让他靠近的时候他顶多会罚我到书房去默书。
  他们基本上没有弱点,唯一的弱点就是妈妈,而她也是我的弱点。
  不过没关系,我会活的比他们久,所以妈妈最后还是我的。
  哈哈。。。。。。
  番外篇二
  赵羽翔的日记二
  爸爸和爹地都到日本出差去了,因为行程十分紧凑,而且日本的天气已经变得十分寒冷,所以怕冷的妈妈就没有去。虽然最迟明天晚上他们就会回来,但是可以在没人打扰的情况下陪妈妈一天,我还是很高兴。
  晚上妈妈还亲自做晚餐给我吃。这还是我第一次吃到妈妈亲手做的食物,她的手艺很好,一点都不输给平常料理食物的婆婆。我不明白为什么平常爸爸和爹地都不让妈妈接近厨房婆婆说因为厨房里有危险的刀具,妈妈以前曾经自杀过,所以爸爸和爹地怕她再次接触到刀。我偷偷注意了妈妈的手腕,她的手腕上有一条很淡的疤痕,虽然已经不明显了,而且她总是用饰、腕表一类的小饰物盖住,但它确实存在。
  为什么她会自杀我问婆婆,但是婆婆不肯说。
  但是我猜测应该和爸爸、爹地脱不了干系。
  还没有吃完晚饭,家里就来了一个不之客我的干妈、绝世船业欧洲分公司的总裁颜水琳。我不喜欢她,虽然我才见过她没几次,而且她每次来都会送我很多有趣的玩具。但是她看妈妈的眼神就像爸爸和爹地一样,书上说这种眼神叫做爱慕。
  而且她还笑我有恋母情结,笑爸爸和爹地有恋姐情结。
  我讨厌她
  她说她是来台湾出差的,顺便来看妈妈。但我总觉得她是来看妈妈的,出差才是顺便。
  知道爸爸和爹地都不在家的时候,她脸上高兴的神情就像中了大奖一样,她一脸兴奋的宣布晚上要住在了我家。
  不知羞总把别人家当成自己家
  当着妈妈的面我没有反对,因为我不想让妈妈认为我是一个没礼貌的孩子。
  我只能忿忿的在心里诅咒她,希望她的公司快点倒掉,以后就再也不会来台湾出差了;希望她快点嫁一个凶巴巴的老公,把她管的死死的,以后再也不能觊觎别人的妻子、别人的妈妈。
  唉。。。。。。我真是一个可怜的小孩子。我只是想赖在妈妈的怀里撒撒娇,好好感受一下母爱的温暖而已,就这么难做到吗
  tt。。。。。。。。。。。。
  番外篇三
  赵羽翔的日记三
  今天是家庭体检日。
  老爸和爹地非常注意家庭成员的身体健康,所以家里的每个人每年都会做一次全身身体检查。
  真是年纪越大越有钱的人越怕死
  因为我还只是一个12岁的儿童,所以有很多的检查项目我不用参与,我很快就检查完了我还是像去年一样头好壮壮。
  老爸和爹地陪妈妈去妇科检查,婆婆也不知道去哪里了,我只好坐在院长的办公室里等他们来找我。
  一会儿后,我居然从窗户中看见老爸的车从医院里开了出去。我愣住了,我还没有上车呢,他们怎么就走了难道他们在养了我12年以后,终于无法再忍受我每天缠着他们的老婆,决定把我放生了
  我赶紧跑去找院长,让他送我回家。我身上一点钱都没有,没有办法坐计程车,也不想劳烦我娇贵的双腿走路回去,所以只好麻烦院长暂时充当一下司机小弟了。
  我回到家的时候并没有看到老爸他们,只有婆婆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呆,脸上的表情一会儿笑一会儿忧的。她怎么了难道检查出坏消息了虽然我最喜欢人是妈妈,但是婆婆是我第二喜欢的人,我还没有好好孝顺她呢,她千万不要有事情啊。
  看见我担心的样子,婆婆赶紧把她的检查报告拿给我看,她的身体很健康,再活2o年都不成问题。我总算放心下来了。
  但是婆婆说是妈妈的检查出了问题。
  我顿时觉得全身冰凉。
  妈妈的身体有什么问题
  我急忙跑上楼,想去房间找妈妈问清楚,但是她的房间锁住了。我使劲敲门,恨不得把门砸破冲进去。
  门开了,出来的是一向挂着一张虚伪笑脸的老爸,但此时他的脸上没有奸诈的笑容,冰冷的可怕。
  他只对我说了一个字〃滚〃。
  我第一次看到他的情绪这么失控,当场吓呆了,直到婆婆把我带到楼下的客厅里我都没有回过神来。
  婆婆对我解释说妈妈并没有生什么病,只是怀孕了。
  怀孕
  我又像被雷劈中一样愣住了。
  一个41岁的高龄产妇
  这太夸张了吧难怪老爸的脸色那么难看。我看过书,书上说高龄生产的危险性很大,我不希望妈妈有任何遇到危险的可能,相信老爸和爹地也是这么想的。
  不知道我可怜的未来弟弟或者妹妹的命运将会如何
  唉。。。。。。番外篇四
  免费
  平凡的一天
  〃早,于妈。〃赵沂博一身合体的休闲装扮,走进餐厅,充分展现出一种成熟男人的魅力,唯一不太协调的是他的怀中居然抱着一个一身粉红、咬着奶嘴的小baby。
  〃早啊,大少爷。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早〃胖乎乎的于妈手里拿着铲子,转头笑着看着这一大一小。
  〃妹妹肚子饿了,我怕吵到青夏,所以就先把她抱下来了。〃他一手抱着娃娃,一手开始熟练的冲泡起牛奶。
  〃我来吧。〃于妈走过来,想要接过奶瓶。
  〃不用了,于妈。你还是准备早餐吧,一会儿他们就都起来了。〃他笑着摇摇头,很快冲好了牛奶,他自己先喝了一口,确定温度并不烫之后,才把奶嘴放进正在咿咿呀呀的小baby嘴里。
  于妈看着他熟练的动作,这才放心的转头继续做早餐。
  〃堂堂大总裁,一大早就辛苦的当奶爸,真是可怜哦。〃低哑难听的嘲讽从门口传来。
  〃一大清早就听见你乌鸦一样的声音,真是扫兴。〃赵沂博一边小心的看着怀里的小baby喝牛奶,一边不客气的反击。
  〃你才是乌鸦我是因为变声期的原因,声音才会这么难听。等我过了这段时间,我的声音会比你更有魅力、有磁性。〃一个身着高中生校服的英俊男孩没好气坐在餐桌旁。
  〃你想和我比,还差的远呢。〃看着小baby喝完牛奶,赵沂博熟练的拍抚她的后背,让她打出嗝来。
  〃你这个。。。。。。〃他冷淡嘲讽的语气的对赵沂博说,但是眼里却满是担心和忧虑。
  看见两个男人担心的样子,石青夏没好气的翻了下白眼。〃拜托,我只是有一点烧好不好,就算温度比昨天升高了一点,也才只有38c,还没有严重到要去医院的地步。〃
  〃可是。。。。。。〃三个男人都一脸担心的围在她的身前。
  〃我不去医院,谁要是敢逼我去医院,我就要和他绝交。〃她强硬的说。任性又带点幼稚的话语,一点都不像出自于一个有两个孩子的43岁的妇人口中。
  〃好吧。〃看着她坚定的表情,三个男人只好无奈的妥协了,但眼里还是满满的担心。
  〃少奶奶,早啊。〃于妈好笑的看着他们围成一团的场面,这种情况在赵家常常能够看到。
  〃早,于妈。〃石青夏推开在她身前围成一团的人,走到她的位置上坐下,都弄着刚满1岁的小女儿。
  〃妈咪,你不要靠妹妹那么近,会把感冒传染给她。〃赵羽翔赶紧抱起坐在石青夏身边的正在流口水的赵凝雨,远离他们的母亲。
  拜托,她还是一个小baby,不要用感冒病毒来荼毒她好不好。
  〃小翔。。。。。。〃看着被儿子抱走的可爱女儿,石青夏露出委屈的表情,她身边的守护神立刻不分青红皂白的对不孝子赵羽翔露出必杀的凶残目光。
  〃妈。。。。。。〃看见母亲脸上委屈的表情,赵羽翔顿时有点慌了,,虽然知道这副表情是她装出来骗人的,还是还是觉得很心痛。但是怀中可爱妹妹的健康也很重要。
  〃我抱抱自己的女儿都不行吗枉费我冒着生命危险把她生下来。〃看着儿子眼里的犹豫,石青夏脸上的表情更加委屈可怜。
  〃翔,把小雨抱过来。〃赵沂轩轻轻拍抚着石青夏,一边冷冷的命令。
  赵羽翔只能无奈的抱着笑的一脸白痴的赵凝雨走到他们狠心的母亲身边。
  可怜的妹妹,希望你自身的抵抗力够强,能够抵抗住感冒病毒的侵害,如果你不幸被传染了,哥哥会去帮你买感冒药的。他在心里为可怜的赵凝雨默哀。
  石青夏接过软绵绵胖乎乎的小baby,爱怜的在女儿粉嫩的脸上亲了一下。身边两尊守护神,立刻露出嫉妒的神情看着可爱的baby,完全忘记了这也是他们第二爱的女儿。
  任何事情一牵扯到他们最爱的老婆,就容易被他们忘记。
  〃宝贝,baby很重,你还在烧,不要拿重的东西。〃赵沂博笑着从她手里结果粉嫩嫩的小baby,把她再次放进婴儿椅中,顺便把婴儿椅移到餐厅最远的角落里去,完全忘记了刚才舐犊情深的慈父样。
  很快,于妈就把他们喜欢的早餐端上了餐桌。
  一家人开始快快乐乐的吃起早餐,两个英挺的男主人一边吃一边喂着身边美丽的娇妻,坐在他们对面的儿子一副不屑又嫉妒的样子看着他的爸爸们肉麻的样子。可怜的小baby在了餐厅的角落一边含着奶嘴一边咿咿呀呀的自娱娱人,彻底被她的父母和哥哥遗忘了,幸好她已经吃饱了。
  早餐很快结束了。
  因为娇妻玉体有恙,所以两个喜欢没事瞎担心的男主人决定不去公司上班,留在家里做兼职看护,也想留在家里照顾母亲的孝子被以〃学生应以学习为本〃的借口赶出家门,上学去了。
  两个男主人抱着他们心爱的老婆回楼上舒适的卧室去了,他们可怜的女儿被遗忘在了餐厅,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被再次想起。
  〃小公主,今天你就陪着婆婆吧。〃于妈笑眯眯的抱起坐在儿童椅上打瞌睡的小baby出门晒太阳去了。
  〃你的身上还是很烫,真的不用去医院吗〃用额头试了试她头上的温度,赵沂轩总是毫无表情的脸上露出毫不掩饰的担心。
  〃真的不要紧,只是有点受凉而已,好好休息一下就好了。〃生怕被送进医院,石青夏赶紧声明道。
  现在的他们简直就像是惊弓之鸟一样,只要她身体有一点不适,他们就担心的像是天要塌下来一样,昨晚她只是有点受凉烧,他们就整夜没睡的看护她,好像她已经生命垂危了一样。
  〃我们好担心。〃赵沂博侧身躺在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