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翼天使 江渔-第 24部分阅读-未知-玄幻魔法-新御宅屋

第 24部分阅读
作者:未知      更新:2021-01-21 04:17      字数:4405
  受凉烧,他们就整夜没睡的看护她,好像她已经生命垂危了一样。
  〃我们好担心。〃赵沂博侧身躺在她的一侧,用手臂支起头,看着她。
  〃没事啦。我身体一向很好的,只是一个小感冒而已。〃拍拍身边两个大男人的脸,她安抚他们。
  〃那是没生赵凝雨以前。〃想起亲亲老婆因为高龄产下女儿,差点因为难产而丧命情景,赵沂轩一脸后怕的说。
  他们在知道她意外怀孕的情况后,本来决定要打掉这个突如其来的孩子的,他们已经有一个不贴心又喜欢和他们争宠的不孝儿子,不希望再有另一个孩子来分享亲亲老婆的爱,而且亲亲老婆怀孕时已经41岁了,是个危险性很高的高龄产妇了。虽然在他们的精心照顾下,他们的宝贝外表看起来只有25岁左右的样子,身体也一直很健康,但是他们还是不敢轻易冒险。
  比起他们最爱的老婆,没有什么东西是重要的,包括他们的骨肉。
  可是她偏偏要留下这个孩子,甚至绝食抗议。没办法之下,只好勉强同意留下这个孩子。
  在经过1o个月的煎熬后,又碰上难产,他们站在产房外听到医生告诉他们这个消息的时候真是后悔当时没有强制性的打掉这个孩子,但是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他们只能铁青着脸威胁医生,如果不能让他们的老婆平安的离开产房,就要让他从地球上消失。
  在等待的几个小时里,他们觉得浑身冰冷,甚至绝望的以为他们就要失去她了,在他们决定上穷碧落下黄泉也要追随在她身边时,她终于平安的离开了产房。并生下了一个很像她,很可爱的女儿。
  虽然他们很怨恨女儿差点害他们最爱的女人丧命,但是看见女儿和他们的亲亲爱妻相似的面孔,他们还是心甘情愿的当起了奶爸,并将她摆在了第二爱的女人的位置。
  不过在面对他们亲亲爱妻的时候,他们还是总会遗忘掉这个可爱的女儿。
  〃我已经恢复健康啦。〃想起生产后那段整天被小心看护,吃补品比吃饭多的日子,石青夏真是心有余悸。
  〃你还是好好休息吧,恢复健康还会烧〃赵沂博没好气的说,大手轻轻的把盖在她胸腹间的被子拉到她脖子下。
  〃你们今天不去上班吗没有客户要来拜访吗〃她双眼亮晶晶的看着他们。快点走吧,他们离开了她才可以偷溜出去啊。
  〃没有。你又在打什么主意〃赵沂轩怀疑的看着她。一起生活了25年,他们对她的小把戏简直是太了解了。
  〃我哪有我只是不想看见你们紧张兮兮的样子。〃她嘟着嘴,不悦的转过身子。死孩子,那么精干什么
  免费
  〃没有就快点休息。〃赵沂轩的大手盖在她的眼睛上,不让她在东张西望。虽然知道她一定是在打什么主意,但是现在不是追究的时候。
  〃好嘛。〃她乖乖的闭上眼睛。今天看来是溜不出去了,还是睡觉算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房间里静悄悄的,他们到哪里去了
  她换掉身上丝质的柔软睡衣,走下楼。
  楼下的客厅里,于妈正在喂小baby吃苹果泥。看见妈妈下楼来,小baby立刻手舞足蹈的表示欢迎。
  〃少奶奶,你睡醒啦〃于妈笑眯眯的看着一脸慵懒的石青夏。
  〃整天睡,都快变成猪啦。〃石青夏坐到于妈身边,把头靠在于妈宽厚的肩上一边撒娇着一边逗弄着正在表演金鱼吐泡泡的可爱女儿。
  〃他们是太紧张了。〃于妈轻轻的安慰一脸赌气的女主人。
  〃他们去哪里了〃石青夏好奇的问。
  〃刚才公司里打电话来,说有重要的客商来访,看见你烧已经退了,而且睡得很熟,他们才到公司去了,他们才出门,你就醒了。〃
  〃也就是说他们现在不在家,而且也不会很快回来喽〃石青夏双眼亮晶晶看着于妈。
  〃对。〃于妈点头。看着女主人快乐的准备落跑,于妈又残忍的补充一句,〃他们叫我看牢你,不要让你到处瞎跑。〃
  〃于妈。。。。。。〃正准备快乐出门去的石青夏,可怜兮兮的看着奉命看守她的牢头。
  〃如果你可以在他们回来前到家,我可以装作没有看见你。〃于妈好笑的看着她的苦瓜脸,俏皮的朝她眨眨眼。
  〃谢谢于妈。〃她跑过来,在于妈胖乎乎的脸上亲了一口,转身快乐的跑出门去了。
  〃水琳,等很久了吗〃偷开着赵沂博才买的新跑车,石青夏以15o的时迅飙到和颜水琳相约绿岛咖啡屋。
  希望他们在看到罚单时,不会生气的想痛捶她一顿。
  〃我还以为你来不了了呢,你们家那两尊门神怎么肯放你单独来见我〃看着石青夏单独出现在她面前,颜水琳好奇又疑惑的问。
  〃我偷溜出来的。〃石青夏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想也知道。〃颜水琳好笑的看着好友幼稚的样子。
  〃你这回能在台湾呆多久〃石青夏问。她们好久没见了,希望她这回可以在台湾呆久一点。
  〃估计以后会留在台湾吧,我老爸决定让我接掌绝世总裁的位置。〃对于石青夏,她从来不隐瞒什么,连这种算是商业机密的事情也可以轻易的告诉她。
  〃颜大哥呢为什么不让他接掌绝世〃石青夏好奇的问。
  〃他追老婆追到非洲去了。〃想起那个有异性没人性的大哥,颜水琳没好气的说。
  听说颜伯年在追一个红十字会的女医生,原来是真的。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总算又找到想要相伴一生的伴侣。石青夏高兴的想。
  〃青夏,虽然我很嫉妒赵家那两个霸道的家伙能够拥有你,但是我还是不得不承认他们把你照顾的很好。〃打量着好友,颜水琳欣慰又有点落寞的说。
  〃哪有我自己会照顾自己好不好。〃石青夏反驳,她这么大一个人,还需要别人照顾吗
  〃你看起来比我要年轻多了,不知道的人绝对不会相信你比我还要大几岁。〃摸着她脸上细腻的像婴儿一般的皮肤,颜水琳羡慕的说。
  〃这就是整天闲闲没事干,只能去做保养的结果。〃石青夏没好气的说。她的朋友、同学都在职场上打拼,就只有她只能呆在家里做贵妇人。
  〃你不是在赵氏里当总裁特助吗怎么不干了〃看着好友忿忿不平的表情,颜水琳好奇的问。不愿意闲在家里,她干嘛不去上班
  〃特助就是特别闲的助理的简称。〃想起在赵氏工作的那段时间,石青夏脸上的神色更加难看。
  赵羽翔上小学以后,她觉得整天呆在家里实在没意思,决定出去工作,双胞胎坚决反对,在经过一番抗争后,他们终于同意她到赵氏去工作,职务是总裁特助。
  虽然不想在赵氏工作,但是能出去工作总比整天呆在家里看电视强,所以她还是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可是这个工作让她一点成就感都没有,简直就是把她平常在家里的生活方式搬到赵氏的办公室一样。每天就是吃点心、看电视、上网、睡懒觉,顺便陪色欲熏心的总裁、副总裁做做床上运动,根本没有接触过一件公事。
  在忍耐了三个月后,她终于怒气冲冲的离开了赵氏,并且为此一个月都没有和他们说过一句话,让他们的脸色整整一个月都保持着欣欣向荣的绿色。
  〃他们那么疼你,怎么可能舍得指使你干活。〃颜水琳好笑的拍拍她气鼓鼓的脸。
  〃水琳,你都快4o岁了,没有打算找个男人吗你想一直做老处女啊〃石青夏有点担心的问。都2o多年过去了,水琳对她的感情还没有放下吗她觉得好愧疚,好对不起她啊。
  〃呵呵放心,我不会变成心理变态的老处女的,我早就不是处女了,而且我也有伴。〃颜水琳朝咖啡屋的另一个角落瞄了一眼。
  石青夏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在离她们不远的位置上坐着一个穿着穿着白衬衫、黑色西装裤的年轻男人,或者应该说男孩,因为他看起来只有2o岁左右。他长得非常精致,那是一种介于男人和女人之间的美丽。此时他正用一种杀气腾腾的眼光瞪着她。
  呵呵他很喜欢水琳吧。看着他嫉妒的眼神,她在心里偷笑。
  〃你怎么认识这么一个美人啊〃她好奇的问。
  〃街上捡的。〃颜水琳随性的回答。
  〃哪里捡的我也要去捡。〃这么漂亮的人,捡回家去看看的可以保持一天精神愉快。虽然家里的三个男人也都英俊的可以,但是他们那种纯男性的英俊和眼前的这个孩子那种精致略带阴柔气质的美丽完全是不能相比较的。
  〃你要是敢带一个男人回家,后半辈子你就不要在想离开家门一步了。〃颜水琳毫不留情的打击一脸垂涎的好友。
  真坦白石青夏悻悻然的白了她一眼。
  〃你知道吗,日本吉野商社的女社长曾经在商业宴会上公开对赵沂博示爱。〃颜水琳突然想起上个月参加宴会时遇到的有趣的事情,笑着说。
  〃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都不知道〃石青夏讶异又懊恼的问。过分,这么有趣的事情他们居然没有告诉她。
  〃上个月啊。我到日本出差,顺便参加了一个商业晚会,亲眼看见的。〃本来不想去的,但是因为宴会的主办者和她老爸有点交情,所以她才不得不出席的,没想到能看到这么一场好戏。
  上个月赵沂博确实是去日本出差,不过只待了一天就会来了,没想到居然生这么有趣的事。
  〃究竟是怎么回事啊〃石青夏抓着颜水琳的衣袖好奇的问。
  〃吉野商社的女社长吉野良子看上了赵沂博,而且她认为赵沂博有钱、单身又英俊,是个很好对象,所以公开示爱,想以吉野商社作为嫁妆,嫁给赵沂博呢。〃颜水琳不怀好意、添油加醋的说。
  〃而且她还扑上去强吻了赵沂博呢。〃
  想起当时那个好笑的场景,颜水琳忍不住笑了起来。
  〃真的吗那博他是什么表情〃石青夏也是一脸的有趣加好奇,完全没有老公被别的女人示爱、强吻的危机感。
  〃他的表情就像是被头猪强吻了一样,哈哈〃颜水琳笑的不能自抑。
  〃真可惜,这么经典的镜头我居然没有看到。〃石青夏一脸惋惜的嘟囔。
  〃喂被强吻的是你的老公。〃看着好友一点没有为人老婆的自觉,颜水琳真是有点同情双胞胎了。
  石青夏没好气的翻了一下白眼,一脸的不在意。
  〃看来他们是让你很放心啊。〃颜水琳下了结论,〃不过他们确实是很爱你,这么多年都洁身自好,连一丁点儿绯闻都没有出现过,这对一个有钱又英俊的男人还真不容易。〃
  〃他们像狼一样,只忠于自己认定的人,其他人都不在他们的眼里,这种忠诚让他们不会和随便其他女人生关系。我并不担心会出现其它的女人。〃石青夏淡淡的解释。25年的共同生活,不但使他们完全掌握了她的脾气秉性,也让她透彻的了解了他们。
  他们在感情方面非常的偏执、专一、忠诚,一生之认定一个女人,其他的人只是世界上的一个生物而已,对他们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同,在他们的生活、生命里不占有一点位置。
  〃这是我唯一敬佩他们的地方,也是我心甘情愿愿意退让的理由。〃她虽然也非常爱青夏,但是并不如他们的感情那么深刻、那么执着,所以在寂寞中,她和其他的人有了肉体上的关系。
  〃水琳,你的未来不在我的身上。。。。。。〃看着好友落寞的表情,石青夏柔软的手轻轻的抚上她的脸。她很感和多年的陪伴与关怀,但是她希望好友能够得到属于她的幸福。
  〃青夏。。。。。。〃颜水琳握住脸上这只温热的小手,神情十分复杂。
  〃颜颜,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走了。〃坐在角落里的男孩终于无法忍受两个女人亲昵的行为,大步走过来,用力拍开两个女人相握的手,一把拉起颜水琳,半推半抱的把她带离咖啡屋。
  〃住手,阳澈,你怎么这么没礼貌没看见我正在和朋友说话吗〃颜水琳错愕又生气的用力挣扎,但是还是无法抵抗他的力气。
  〃以后有的是时间。你和你爸爸约定的时间快到了,为人子女,不要让父母等候。〃他没什么诚意的安抚怒气冲冲的颜水琳。
  〃我老爸很习惯等候。还有,我的事情不用你多加干预。〃颜水琳抬脚用力的朝他踹去。
  哇还是第一次看见水琳这么激动、这么粗鲁呢。石青夏一边揉着自己被打红的手背,一边跟在这对纠缠在一起的男女后面看热闹。
  〃只是一个不常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