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闲识得桃花开(hnp女尊)-被迷奸(h)-一璀璨-玄幻魔法-新御宅屋

被迷奸(h)
作者:一璀璨      更新:2021-01-21 04:18      字数:2402
  宫人提灯在前,两边是亘古寂寞的朱色宫墙,承和的耳畔唯有风声凛冽。
  他这一路走来曲曲折折,蜿蜒漫长。
  薛梓珂果真被带到了偏殿。
  承和将薛梓珂放到床上,他挥手退下随行的宫人们,待最后一个宫人迟疑着带上门的时候,室内又落下一地零散的月光和寂静。
  皇子紧皱着眉头,静静看向床上的薛梓珂,半晌后开始迳自动手,自己一件一件地脱去身上衣袍。纱质白衣在脚踝边委落,最终露出了他柔韧白净的修长身子,平坦雪白的胸膛上,一粒象征守身的朱砂盈盈欲滴。
  他俯下身去扯薛梓珂的衣裳。女子的衣衫与男子又有不同,皇子殿下初次为女人解衣服,一根束带怎样也解不开,最后他索性强力扯断,丢在了床下。
  越为她脱到里面,自己身下的肉棒抬头之势越勇。等他实实在在地将手掌贴在薛梓珂的酥胸上时,肉贴肉的真实触感使他浑身一颤,两腿间粉嫩的长直肉棒已经硬如石块,青筋盘亘棒身,手不可撼动分毫。
  承和见薛梓珂仍然是昏昏沉沉闭着眼的模样,不知道为什幺,忽然生起了些兴奋感,也不去脱她底下的单薄亵裤,索性就在她裤底撕开了一个破口,露出黑丛丛毛发间,柔软滑腻的肉穴。
  他双目倏忽赤红,俯下身去,埋首在她的腿间,女子那处羞人正在他下巴处。承和试探性地伸出舌尖,刺探花心,很快地尝到了她的味道。
  “嗯啊~嗯”
  薛梓珂摇首呻吟。她睡梦中像也有所感,两条白腿忽然将他的脑袋夹得很紧,也不知是不许他再动,还是想他再舔一舔自己饥渴难耐的花心。
  承和于是使了巧劲拂开她的腿,令她渐渐放松下来,不再紧紧地夹住他。然后他低头,好看的薄唇吻在花心上,轻轻一唆,感受到她浑身一个战栗,肉穴里潺潺流出一股透明的爱液。
  他撑着床起来,唇边一抹晶亮的水渍。
  “薛大人,你看看我。”他一手扶着身下肉棒,拿龟头去揉她湿润的阴唇,意在沾一点黏稠花液,一手去勾她尖尖下巴,令她正面对着自己。只可惜她早已沉沉睡去,见不得此番好光景。
  承和先试着深吸一口气,臀部用力一顶,龟头每每还未挤入肉穴就滑开,顶在她雪白的大腿内侧,留下一痕小孔中溢出来的黏糊水液。
  他于是拉起薛梓珂的腿,将其压至她的头两侧,只露出腿间湿漉漉的花穴。这一姿势更突出了饱满的阴阜,偏薛梓珂上身光裸,袒露胸前大奶,下身亵裤穿得完好,两相对比真是要多淫荡有多淫荡。
  承和目不转睛地看着她腿间黑毛丛,他整个人赤条条地趴在她身上,憋足了气,屁股叠在她的屁股上,摆动腿间肉棒对准花穴,使劲往底下一送,噗哧一声进了一大半根。
  “呃啊!”承和还未等尽根,先蹙眉痛呼了一声,包皮被翻卷过去的痛苦难以言道,这更是在他的意料之外的。只是已经做到了这里,焉能半途而废?
  承和试着往里用力一顶,哪里想到身下人往后缩了缩,竟是要退开去的模样。这一动作使他的肉棒又脱落在她体外。承和心下一惊,再看她依旧未醒,于是连忙将她扯回,摆腰对准一投。可是他怎样插也插不尽根,肉棒尚且还留着一小截在花穴外头。
  原来是他天赋异禀,身下那处本就比常人要长一些,眼下被薛梓珂的湿滑紧致包裹吸吮着,纵然舒爽难耐,却已经顶到了底,坚硬中些微柔软的龟头卡在子宫口外,再入不得分毫。
  可是哪有人教过他这个,他只晓得自己入不得全根十分难受,身下硬实燥热,一刻也忍耐不得,于是便扶着她的腰胯开始硬顶蛮撞,一下一下噗嗤噗嗤,水花乱溅地抽抽插插,想要把她的子宫口给一点点顶开,好把自己全部送入,感受她内壁的紧软滑腻。
  “嗯啊~薛大人、薛大人的那里好紧”承和咬着牙用力挺动下身,顺畅地操进操出了好一阵子,开头的疼痛忍下之后,每一次抽插带给他的是无尽的快乐。明明他才是占据主动权的那一个,却还是忍不住,从喉咙间泄出了断断续续的呻吟,“放松放松一点不要吸、呃~!啊~”
  他近乎疯魔地用腰使劲去撞她的下身,腿间的硬直肉棒在她不停流着水儿的花穴中进进出出,他保持着将她脚压到肩膀的姿势已经很久,把她丰满的屁股完完全全地凸显出来,自己索性坐在她的屁股上,一下一下地用白屁股砸着她的下体。
  灯火光辉下,他浑身雪白赤裸,而她却下身亵裤未除,只在羞人处撕开一个口子供他不歇抽插。
  承和皇子何其金贵,然而为了给心上人献上自己的处子之身,舍弃了锦衣玉食的皇子殿不说,自己还巴巴地跑来睡偏殿的冷床。再说他的肌肤柔嫩光洁,是日日用暖泉水洗浴,才养出了这一身细滑好皮肤,而今却因为与她的交欢动作,白嫩的结实屁股与她粗粝的棉麻质亵裤相摩擦,不多时已经擦出了一大片红。
  可他犹然未觉,反而因为渐入佳境的缘故,下体撞击的动作越来越快,出入之势快得来不及看清,插得薛梓珂上下颠簸,摇起了胸前乳浪。他嫩红的玉茎高高翘着,整个人失了理智般地狂插猛干,在她阴道内捣出一捧又一捧的透明淫水,稀里哗啦地沾湿了他私处稀疏的软毛发。
  “啊啊啊啊、啊~快要快要不行了哈啊~”
  承和毕竟是初次交欢的少年,早承受不住这样的快感,终于忍不住仰头呻吟。
  他每一回挺腰插弄都是又急又重,两个饱满的肉球在囊袋中,随着抽插的动作不停拍打在薛梓珂的阴阜上,带出了黏黏糊糊的淫水,坚硬的龟头在子宫口上急促地点了又点。薛梓珂已经被操得腿都合不拢,浑身也无力,细嫩的脚腕被他抓紧压住,只是紧皱着眉,却半点也醒转不得。
  “啊啊啊啊~要射了好紧啊啊啊啊~啊~嗯啊~射”
  他摆动得越来越快,两边垂下来的青丝也一荡一荡地扫在她的面颊上,甚至因为过于用力,他一耸一耸间,结实的屁股蛋上分别凹起两个浅坑,十足性感又色情。
  “嗯啊~哈哈啊~!”
  承和低低呻吟着,浑身上下都在颤抖,终于在最后几十下又急又重的抽插下,他依旧压着薛梓珂的双腿,龟头用力地撞开了紧窄的子宫口,于是再也熬受不住,顶端小孔大开,在她柔嫩的子宫里,一股一股地多又懦弱。我自认十分滥情,唯有责任决不敢推。跟过我的男子,不问爱与不爱,我都只求给他们最好的安置。”
  “事情已经做下,但之后的份内作为,或给名分,或散银财,我从来问心无愧。”
  “我先不肯负了他们其中任何一个。哪知一日沉迷,行差踏错,一个一个,终将负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