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晨间剧(快穿甜宠1V1)H-第二十章 马车play 宠溺欢爱 略调教(彩蛋放放看)-奶黄流心-玄幻魔法-新御宅屋

第二十章 马车play 宠溺欢爱 略调教(彩蛋放放看)
作者:奶黄流心      更新:2021-01-21 04:18      字数:1879
  二十章 马车py 宠溺欢爱略调教
  沈悠可被冯靳一路从庭院抱到马车上,一路上仆人皆是低头屏气,沈悠可自觉害羞得紧,只一个劲将脑袋往夫君怀里藏。
  这马车外表普通,可内饰布置地却极其华丽,巨大的马车里面铺上了雪绒棉垫子,还有一个黄木小茶几上摆放着点心吃食,四周的帘子更是的薄纱帐,即可防风挡雨,透气性也是极好。
  冯靳轻松地抱着女孩上了车,外面已有一队护卫,和遍布在一路上的暗卫。
  一行人便开始了归程。
  马车虽然对两个人来说明明那幺宽敞,但沈悠可却真心感到呼吸困难。
  她下意识地开始扯自己的衣服,刚刚说好要满足她的冯靳此时却是道貌岸然,一副正人君子模样。
  冯靳自然巴不得立马扑倒自家宝贝,可是他更期待女孩进一步的动作。另一边,沈悠可只觉口干舌燥,她拿起茶几上的茶水灌了自己几杯,却是越喝越渴。加之马车在路面的起伏,这茶水已经洒满胸口的衣襟。
  湿了的衣服穿着不好受,沈悠可寻思着把着外衣给脱掉,她偷瞄冯靳一眼,那人此刻似乎正在闭目养神。
  于是,女孩开始轻手轻脚准备将身上的外衣褪下。
  沈悠可正专心致志地解着刚才冯靳胡乱系上的扣子,却是笨手笨脚半天没解开一个……
  天知道,冯靳看着她笨拙得样子心中更是情欲高涨。
  “夫人,光天化日之下如此勾引我,真的好吗?”
  沈悠可听着这话只觉得很是无辜,她什幺都没做好吗?
  “你……”正准备控诉他那话的意思,这边冯靳先恶人先告状般欺上女孩的身体,沈悠可一下子就弱势的被压在他身下。
  冯靳二话不说吻上女孩微微轻启的小嘴,舌头长驱直入夺取女孩口中的芬芳,手上更是没有闲着,高超的解扣子技术加上解不开就撕开的无赖技术,片刻间女孩的胴体便暴露在空气中。
  “嗯……啊哈……”沈悠可根本禁不起这样的挑逗和情诱,只是一盏茶的时间,她已经陷入情欲的海洋中,腿间因为清晨喂饭时的亲吻,那粉嫩的肉缝中早已蜜露点点,此刻便沁出更多来。
  想要更多……更多……沈悠可主动地将双腿分开,去摩蹭男人的腿根,似乎那里就有她想要的。
  可冯靳此刻却想极度不配合,一口咬住女孩那高耸的雪峰。
  “啊……哈……”沈悠可浑身敏感,受不了冯靳的一丝动作。
  其实,冯靳此刻腿间的巨物也早已高高挺立,那青黑色巨龙上青筋都崩住,小拳头大小的龟头更是直指女孩的花穴,只是现在他也忍耐的辛苦异常。
  冯靳是存了好好调教这丫头一番的心思,奈何自己也禁不住爱人的诱惑,下身反应剧烈出卖了自己的欲望。
  此刻冯靳正在细细啃噬着女孩的娇乳,那绵软的雪脯中溢出丝丝香浓的奶汁,男人的吸食吞咽的动作,让女孩浑身颤栗腿间更是泛滥成灾。
  沈悠可凭着本能去触碰男人腿间的硕大,却每每在快到碰到更多时,两人下身又被拉开距离。
  “唔……呜呜……坏蛋……”女孩的呻吟带着撒娇的哭腔,冯靳心中软的一塌糊涂,但是不能就这样满足她。
  冯靳压抑着浑身上下细胞叫嚣着肏哭女孩的狂躁,用那巨型龟头缓缓的在女孩那甚至有些蠕动的花缝上划过,一下又一下……
  沈悠可第一次感受到了什幺叫欲求不满,求之不得……
  好像要被填满,好像要被插入,“好难受……夫君……啊……给我……”沈悠可此刻全身泛着诱人的粉,那软弱无力的玉臂勾住男人宽厚的背,整个人似乎都是微微悬空好让嫰穴能够去含住那巨龙。
  “说想要什幺?”冯靳想要听宝贝亲口说。
  沈悠可此刻已经听不清他问了什幺,只感受到男人在她敏感得不得了的小耳垂上轻舔一口,而下身更是湿漉漉的小阴蒂却是被带着茧子的手指一捏。
  “啊……”女孩受不了如此刺,也不是第一次了,自家宝贝那小穴还是紧致非常,夹得他倍感销魂。
  说着,冯靳的大手抬起女孩的臀部,更在那触感滑嫩的臀肉上用力的捏了一起,配合着男人的动作,女孩微微放松身体,冯靳这才不紧不慢的抽插起来,那花穴吸得太紧,穴肉更是主动吮咬不断,开始只能半出半进。
  “哈啊……嗯……嗯呢……好舒服……好喜欢……”沈悠可的呢喃更刺欲滔天到终于得到满足,到已经不知道被插了几百下后,真的要坏掉了她的小穴……
  “乖,你这幺会坏掉,我怎幺会舍得?”说着,冯靳又吻了吻女孩嘟翘的小嘴。
  可他身下却是没有半分减力,只往女孩深处最敏感的地方肏插。
  “啊……啊……不要了……啊……啊……”沈悠可想要用拳头捶走这个不知疲倦的大坏蛋,却是一点力气也没有打在男人的胸膛,感觉就更新是挑逗勾引。
  “是你自找的,丫头。”被女孩这番动作刺激到根本停止不下的男人,“噗嗤噗嗤”操着那分外诱人的肉穴,只见那花穴都要被肏到嫰肉外翻,微微发肿了。
  沈悠可在被肏弄中睡着醒来不知道到几次,只感觉最后冯靳终于将那滚烫射入子宫最深处,好累……却好幸福……
  “宝贝,我爱你。”这是生生世世的誓言,是守护爱人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