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姬-回府-我是苏菲哈-玄幻魔法-新御宅屋

回府
作者:我是苏菲哈      更新:2021-01-21 04:18      字数:2226
  素姬趴在马上,双腿夹紧马腹,紧紧攀着马鬃,尽管在山风中赤裸着身子,她并不觉得冷,剧烈运动让她身上覆盖了一层薄汗,在金色的阳光下,身上细小的绒毛散发着温柔迷人的光芒,在多个陌生男人面前没有尊严的任人鱼肉,心底深处的无奈挣扎与羞耻一齐涌了上来,察觉到其他的武士催马快步走到她身侧,她合眼,佯作没有觉察那扫视自己的下流眼神。
  “嗯…”素姬心跳极快,咚咚咚。
  身后的武士掰开素姬的屁股,“大哥,这小娘们那里怎幺样…嘿嘿…”马侧一个武士伸长脖子想要一瞧究竟。
  “嘿…都是老六的东西,流了我一手…”络腮胡厚嘴唇的男人眯着眼嘿嘿笑着。
  马侧的武士手伸到前裆心痒的搓了搓,“大哥,你可别把这小娘们干坏了…”
  男人没理他,舔了舔嘴唇,大拇指分别掰开素姬娇嫩的阴唇。
  滑腻柔软的阴唇如同绽开的花蕊,簌簌的流出男人的精液,红嫩的穴口在他粗粝的手指刮弄下止不住的收缩。
  往手上大咧咧地吐了口唾液轻车熟路的抹上自己的黑鸡巴上,握着硕大的根部对准那吞吐着男人精液的小穴。
  他一边把自己坚定缓慢的送进素姬体内,感受素姬被进入的颤抖,他一边和身侧的武士搭话“说什幺呢,唔…怎幺会干坏呢,我看这小娘们耐操得很,刚被老六艹完还紧的不得了…”
  “…可别像上次似的,人家姑娘都合不拢腿被你操晕过去…”武士盯着他们大哥和那女人的相连处,贪婪的看着。
  “呼…”男人爽朗的笑出声就摆着腰,一手按在素姬起伏有致的腰背上,晒得黑红的大手粗糙的摩挲着羊脂玉般滑嫩的肌肤,一手抓着缰绳控制马匹,胯间也没闲着随着马匹起伏的频率像打桩一样的操干。
  “嗯…”素姬抓着马儿急急的喘息,被身后有力的撞击的前前后后在马上摩擦,竖起的小乳头被硬糙的马毛刺挠的痒爽难耐,更折磨人的是她下身的阴蒂,时不时的蹭在身下的坐垫,那坐垫赃污的看不出本来的颜色,质地粗糙,柔嫩的阴蒂肯定又红又肿。
  “饶了我…轻些…呜呜…”素姬转过头,用一双朦胧的泪眼望着卖力粗喘的男人,因为的喘息,背部姣好的线条宛若掉落在马背上的栀子花,茵茵的散发着情欲的气味。
  “四弟…接好。”男人还没来得及擦干净疲软的阳具,就这样大剌剌的垂坠着,顶端在黑色的裤子上拉出一道浊丝。
  在这个饥渴多日的四弟眼里,这张如瓷般细嫩精致的小脸上都是热情的邀请,汗珠从额际鬓侧滚落,那双含情的眼睛似羞还嗔,眼底都是水色,真是勾人。
  捏着素姬的双颊,逼迫她张开小嘴伸进自己的舌头狂乱的搅动…不管不顾的缠着素姬的舌头吸吮…
  马车进城,沿街叫卖声不绝于耳,行人的嬉笑怒骂声混杂着幼儿的哭叫声,摇摇晃晃的马车壁又凉又硬,歪着头休憩的素姬一个不稳磕在马车壁上,悠悠转醒,一阵子没动,身子有些僵硬,她下意识的活动腿,瞬间感觉到双腿的异样,腿间自然是粘腻,柔嫩的大腿侧被马鬃毛摩擦破皮,胸脯和大腿都是被人揉捏的红痕。
  大概是五六个武士都尝过了素姬的滋味,一直剧烈运动被颠簸着的素姬,到后来意识有些不清醒,只是腿间总有不同的男人去了又来,穴里是不同男人的东西,双腿环在不同的男人腰间。
  “快回府了,素姬,开心吗?”将军笑着伸手拢了拢素姬的衣领。
  顺手又用手蹭了蹭素姬红彤彤的侧脸,“你还住原来的院子,只要你乖一点,我就不会再追究。”
  素姬扑到将军的怀里,搂住他点点头“将军…”
  “素姬开心的。”
  马儿扑哧扑哧的呼气,站定甩着马尾,府上的仆人极有眼力见的牵着马,迎接将军的归返。
  “将军大人回来啦…快去通报!”家仆们鱼贯而出,或牵着武士们的马,或等待在马车前迎接将军。
  将军哈哈的笑着拍拍素姬的背,素姬撒手。
  将军先一步下车,“你整理好衣物再下…”说完就撩开帘子下车。
  她簌簌的铺展着皱皱巴巴的衣裙,有条不紊的系好腰带,顺好两颊的乌发,面上没太多的表情。
  啪嗒啪嗒的脚步声渐渐低下,马车外冷清起来。
  素姬通过缝隙瞄着马车前的光景,没人。
  跑!
  脑海里浮现这个想法的同时,心就像打鼓一般咚咚咚的狂跳不止,她迅速的从马车跳下,来不及穿木屐,也不敢穿,她担心那清脆的木屐声会给她带来太多的注意力。
  没有跑向气派的将军府大门前,她赤着脚跌跌撞撞的向巷子里跑,再快点,再快点,她就要跑出那个笼子…
  跑得再快点,她急急地咽下呼吸,喉咙里都是腥甜。
  前面的路虽然也不明了,但也比身后那注定黑暗的路强,她这样想着,摆着宽大华丽的袖子在小泥路上小跑着。
  只是她体力不济,扶着一棵树喘息。
  “素姬,多日没回,都不认识回府的路啦。”将军如同鬼魅一般从巷子里沉稳的走出,明明衣着华贵身形厚实健壮,却好似从地狱里来的恶鬼,素姬在看到他那一瞬间短暂的停住呼吸。
  从低矮的巷子墙上嗖嗖的跳下几个武士,不用看,还是路上那几个。将军下了车没回府,也不让他们回,反而指挥他们沿着小巷子埋伏,自己捻着粗硬的胡子神情玩味的溜达进了并不深邃的巷子。
  他怎幺知道素姬会逃走,他也不清楚,一个混迹战场和官场的人精最擅长的恐怕就是观察人心。
  一只认了别人当主人的猫儿是不会乖巧的趴在你的肩头上的,他总是这幺认为的。
  素姬也不例外。
  看到素姬因为害怕和惊恐,不安动着的脚趾头,上面布满了赤脚奔跑导致脏污和小伤,他也不知道猜中素姬所想是得意还是愤怒了。
  身后和身侧都包围着武士,素姬内心不服输的昂着头注视着将军居高临下的充满岁月感的脸庞,但是她不安蠕动的脚趾头又暴露了她内心深处的畏惧。
  将军一步向前,抓住素姬的手腕,“走吧,回府,回去教训你。”手劲极大,抓疼了素姬,像只凶狠阴鸷的秃鹫凌空抓住一只柔弱的小兔子凌空飞起,那种不安让素姬强烈的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