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看南山雪-第五十五章 众仙聚集-浅浅梦影-玄幻魔法-新御宅屋

第五十五章 众仙聚集
作者:浅浅梦影      更新:2021-01-21 04:19      字数:2064
  “一厢情愿也好,总比你我连一厢情愿的人也没有的好。”梦灵说吧,斜睨了锦潾一眼,掩嘴偷笑。
  “这倒也是。”锦潾自嘲道,想自己一把年纪了,却连正正经经的恋爱也没有谈过一回,如今这些个小辈,个个敢爱敢恨,轰轰烈烈,她们这些老神仙,也只有羡慕的份,更可笑的是,凡人总是拿她和风神凑成一对,要知道二人可都是女神仙,如何能满足世人那些乱七八糟的猜想。
  这边囚牛见凤神的七个女儿都已悉数到场,只少了老五青鸾和老九大风,不过也不甚要紧,只要金凤来了就行,金凤性格温柔,生得也美,更难能可贵的是,她精通音律,实在是他心中良配。
  如此难得的机会,囚牛自是不肯错过,向弟弟们使了个眼色,整了整衣衫,便朝着金凤那边去了。
  “大哥又去骚扰人家仙子了。”说话的是老九螭吻,他素来爱拿他大哥打趣,嘲笑囚牛不解风情,对待女子只会直来直去,哪个仙子会看上他。
  “九弟这话说得有欠妥当,大哥只是去与那仙子探讨音律,何来骚扰一说。”老八负屃与囚牛一向感情深厚,听得螭吻如此说大哥,心里觉得实在有损大哥清誉。
  “我知八哥与大哥感情甚好,但就追女孩子这件事情来说,你们也都是半斤八两罢了,不信我与八哥打个赌,等下大哥去找那金凤仙子,开口第一句话必是,不知仙子可喜欢我。”
  旁边的蒲牢哈哈一声笑出声来,他声音洪亮,引得众人侧目,忙又特意压低了声音道:“依我说,老九说的甚是有理,这十分符合大哥一直以来的作风。”
  这厢老大囚牛径直越过一众仙官,停于金凤仙子跟前。
  众人屏气静神,只待他开口。
  只见他抱拳俯首道:“不知仙子可喜欢我?”
  蒲牢本就注视着囚牛,直听到他问出这一句,方还强忍着的笑意瞬间爆发出来,直笑得他直不起腰来。
  “我说大公子,你这般大庭广众之下,向舍妹语出轻挑,可是欺我凤族无人?”
  孔雀上前一步拦在金凤身前,她这个妹妹,最是温柔平和,怕也是不敢回答囚牛什么。
  “孔雀仙子误会了,三族皆知我仰慕金凤仙子良久,只可惜仙子素日对我敬而远之,今日好不容易得见,我也只想问金凤仙子一句心里话,可是当真厌我至此?”
  要说这囚牛也是难得的痴情人,肯如此降下身份,只求一个回答,倒也罕见。
  众人都遥遥的观望着,也不好意思近前去,但这难得一见的八卦,实不能轻易放弃,于是三三两两的假意聊天,实则个个斜着眼睛,张着耳朵,毕竟龙凤两族向来是势均力敌的庞大家族,若二族真能促成一段姻缘,那也是难得的佳话。
  “大公子。”
  金凤从孔雀身后走出来,微微弯腰施礼。
  “这几百年来,我也知大公子四处探听我的消息,对此,我亦是十分感动,公子若当真心系于我,我……”
  “四妹怕他做甚,他龙族虽实力强大,我凤族亦是不弱,四妹不必顾虑些什么。”
  孔雀仙子扭头看了金凤一眼,眸中颇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情。
  “大姐误会了,我并非怕他。”金凤上前一步盯着囚牛:“大公子若真心系于我,我……愿意先与公子做个朋友。”
  ……
  世间像是突然安静了,只有囚牛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愣在原地,他打探金凤仙子的消息几百年,她从来都是避而不见,他只当她心里是厌烦他的,如今当面问她,也不过是想死了心,以后便不再纠缠她了,没承想,她竟转了心意,哪怕只是做个朋友,于他来说,也是件极难能可贵的事情了。
  “这下好了,再过上几百年,我们只怕是要添一位大嫂了。”
  螭吻伸出一只手摸了摸下巴,视线扫过一众女仙,停在了蓝凫仙子身上,这位仙子倒是眼生得紧,一袭蓝衫像极了海水的颜色,模样清丽素雅,全然不似其她仙子打扮得妩媚张扬,实在是他喜欢的调调,怎的从前竟不知凤神还有这样一位女儿。
  螭吻瞧着心生欢喜,巴巴的向旁边挪了挪脚步,低声问向身旁的蒲牢:“四哥,你可知那位身着海水蓝衫子的是哪位仙子?”
  蒲牢正忙着瞧囚牛的热闹,冷不丁被螭吻这一问,一时倒有些没回过神来,也呆呆的盯着蓝凫打量了片刻,这才猛地一拍脑袋道:“想起来了,那是凤神的第八位千金,名唤蓝凫,也难怪你没见过,她长年隐居东海,是极少露面的。”蒲牢说着转头看向螭吻,“怎么,老九对那蓝凫仙子感兴趣,不若同大哥一道上去,也去求一段姻缘吧。”
  “哈哈哈……”
  蒲牢话音方落,旁边其他几位兄弟都忍不住笑起来,饶是螭吻脸皮再厚,也禁不起他们这般**裸的嘲讽,只得故意装出一副不屑的神情来。
  “开什么玩笑,我螭吻纵情情海,怎会瞧得上她,生得那般寡淡,不过是随口一问罢了。”
  众人见他说得漫不经心,又知他身旁从来不缺女人,便也停了对他的调侃。
  远处蓝凫淡淡的暼了螭吻一眼,素手于裙摆中握紧,龙神九子,果真是一副纨绔公子的做派,他方才瞧自己的眼神,分明是轻佻的神色,还真当自己没有看见吗?怎的以为我凤族女儿都仰慕他们龙族不成,蓝凫生来性格孤傲,见不得男子浪荡的模样,这厢瞧着螭吻越来越气,索性甩了袖子,拂袖而去。
  螭吻不知她心中所想,但见到她从人群中离去,心里一时竟泛起了一丝失落之情,蓝凫……翱翔蓝天,凫趋雀跃,她这般安静的性子,倒和这名字有些不甚相符呢。
  “走吧,走吧,耽搁这样久,天庭那帮老家伙只怕一时又要过来说教了。”
  蒲牢说着昂头向前而去,众人见状也整了整衣衫,三三两两的朝正殿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