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图腾-催眠图腾第15部分阅读-作者不祥-科幻灵异-新御宅屋

催眠图腾第15部分阅读
作者:作者不祥      更新:2021-01-23 06:36      字数:9306
  潮要比第一次强烈得多,他眼中的世界渐渐褪去,所有的感觉集中到卡洛琳体内的分身上。她的肌肉緊緊的夾著它,擠出一波接一波的白濁。她的肌肉紧紧的夹着它,挤出一波接一波的白浊。他模糊地感到了她也到達了高嘲,她的呻吟聲融入了他的聲音中。他模糊地感到了她也到达了高嘲,她的呻吟声融入了他的声音中。但這一切都是次要的,像是由遙遠的他方傳來。但这一切都是次要的,像是由遥远的他方传来。突然的,這感覺停下了,只留下一絲帶著麻痺的餘韻,以及卡洛琳壓他身上的溫暖胴體。突然的,这感觉停下了,只留下一丝带着麻痹的余韵,以及卡洛琳压他身上的温暖胴体。軟化了的分身仍在她體內,彼此的肌膚佈滿了汗水。软化了的分身仍在她体内,彼此的肌肤布满了汗水。
  「難以置信,」金馬倫驚訝的說著:「真令人難以置信!!」「难以置信,」金马伦惊讶的说着:「真令人难以置信!!」
  「我也是,」卡洛琳有些害羞的說。「我也是,」卡洛琳有些害羞的说。她抬起頭吻了他一下。她抬起头吻了他一下。「我佷高興是你的第一次。而且,我可以肯定以後你會為很多女人帶來快樂的。」「我佷高兴是你的第一次。而且,我可以肯定以后你会为很多女人带来快乐的。」
  他們一起多休息了一會兒,卡洛琳離開了他的身上,伸手扶起他。他们一起多休息了一会儿,卡洛琳离开了他的身上,伸手扶起他。
  「那些孩子們在森姆的房中,何不去加入他們。」「那些孩子们在森姆的房中,何不去加入他们。」
  「謝謝,」金馬倫說。「谢谢,」金马伦说。他不知道要如何表達他的感受。他不知道要如何表达他的感受。他吻著吻著,輕吻、深吻,他吻着吻着,轻吻、深吻,
  變成了濕吻。变成了湿吻。
  「謝謝,」卡洛琳笑說:「現在,去吧。」「谢谢,」卡洛琳笑说:「现在,去吧。」
  金馬倫走到森姆的房門去。金马伦走到森姆的房门去。他仍是赤裸著,但不認為其他人會介意。他仍是赤裸着,但不认为其他人会介意。森姆、瓊及吉娜全在森姆房內,瓊仍是穿著內衣褲,坐在森姆的書桌旁。森姆、琼及吉娜全在森姆房内,琼仍是穿着内衣裤,坐在森姆的书桌旁。森姆及吉娜坐在床上,吉娜脫去了上衣,只穿著胸圍及牛仔褲,反而森姆仍是穿得好好的。森姆及吉娜坐在床上,吉娜脱去了上衣,只穿着胸围及牛仔裤,反而森姆仍是穿得好好的。他走進房間時,他們三人都看著他,但對他的裸體什麼表示。他走进房间时,他们三人都看着他,但对他的捰体什么表示。
  「喂,金馬倫,」森姆說:「和我媽過得怎樣?」「喂,金马伦,」森姆说:「和我妈过得怎样?」
  金馬倫有些面紅,「很好…很好……」金马伦有些面红,「很好…很好……」
  「聽起來也是。」瓊害羞的說。「听起来也是。」琼害羞的说。
  吉娜向金馬倫眨了眨眼,他也回應了相同的動作。吉娜向金马伦眨了眨眼,他也回应了相同的动作。這時他想到了他喜歡的某個女同學,他在想著,也許森姆可以幫他,讓他和她有所發展。这时他想到了他喜欢的某个女同学,他在想着,也许森姆可以帮他,让他和她有所发展。他要找個時間問一問森姆……他要找个时间问一问森姆……
  「我們打算玩紙牌,你要玩嗎?」吉娜隨意的問。「我们打算玩纸牌,你要玩吗?」吉娜随意的问。
  「當然。」「当然。」
  (尾聲)(尾声)
  伊莉莎伯.伊莉莎伯.弗格森博士略帶不滿的埋首在文件堆中。弗格森博士略带不满的埋首在文件堆中。在她申請這份展覽館的工作時,看來是那樣的吸引。在她申请这份展览馆的工作时,看来是那样的吸引。不,那是真的很吸引,研究的自由、經費上的支持、還有獨立的辦公室--雖然比她的衣櫃大不要多少,還是在地庫中。不,那是真的很吸引,研究的自由、经费上的支持、还有独立的办公室--虽然比她的衣柜大不要多少,还是在地库中。但另一方面,她也要負責帶領參觀團--所有的研究員都要負責帶領一部分的學生參觀團--還有那些開不完的會議及辯不完的爭論,還有那些文件。但另一方面,她也要负责带领参观团--所有的研究员都要负责带领一部分的学生参观团--还有那些开不完的会议及辩不完的争论,还有那些文件。天啊,誰來告訴她為什麼一間展覽館可以有這麼多的文件。天啊,谁来告诉她为什么一间展览馆可以有这么多的文件。畢業不過一年,才二十來歲的她不要現在便被埋在文件堆中啊!毕业不过一年,才二十来岁的她不要现在便被埋在文件堆中啊!!!
  敲門聲在這時傳來,輕微,但足夠讓她發狂的了。敲门声在这时传来,轻微,但足够让她发狂的了。她有些不耐煩地把一縷鬆脫了的髮絲塞回耳後,才高聲的說:「誰?」她有些不耐烦地把一缕松脱了的发丝塞回耳后,才高声的说:「谁?」
  門開了,年輕男子探頭進來。门开了,年轻男子探头进来。「弗格森博士?」「弗格森博士?」
  男子走進她的辦公室,關上了門。男子走进她的办公室,关上了门。伊莉莎伯調低了對他歲數的估計。伊莉莎伯调低了对他岁数的估计。他還只是個少年,也許仍是高中生吧。他还只是个少年,也许仍是高中生吧。不過對一個學生來說,他表現得非常的沉穩。不过对一个学生来说,他表现得非常的沉稳。他的目光大膽的注視著她,黑髮點綴著他的臉龐,他的肩膀寬闊而強壯。他的目光大胆的注视着她,黑发点缀着他的脸庞,他的肩膀宽阔而强壮。以年輕人來說,他非常的英俊。以年轻人来说,他非常的英俊。還有不合乎他年齡的自信,伊莉莎白不期然的想著。还有不合乎他年龄的自信,伊莉莎白不期然的想着。
  「妳好,弗格森博士,」男孩說。「妳好,弗格森博士,」男孩说。「我是森姆.維信。上面的人告訴我妳能幫助我。」「我是森姆.维信。上面的人告诉我妳能帮助我。」
  「我有什麼可以幫你嗎?」伊莉莎伯禮貌的問。「我有什么可以帮你吗?」伊莉莎伯礼貌的问。天曉得那些傢伙在想什麼,竟叫他來找她。天晓得那些家伙在想什么,竟叫他来找她。除了要帶為數不多的參觀團之外,她可不負責解答學生的問題的。除了要带为数不多的参观团之外,她可不负责解答学生的问题的。不過,他也很好看,也許她可以試試幫一幫他。不过,他也很好看,也许她可以试试帮一帮他。
  「數個月前,我們學校參觀時,是妳負責帶隊的,」他說。「数个月前,我们学校参观时,是妳负责带队的,」他说。他坐在她辦公桌前的椅上,輕鬆的繞起腳。他坐在她办公桌前的椅上,轻松的绕起脚。伊莉莎伯察覺到他被t恤覆蓋著的強壯肌肉,以少年來說,他性感得令人驚訝。伊莉莎伯察觉到他被t恤覆盖着的强壮肌肉,以少年来说,他性感得令人惊讶。伊莉莎伯已經很久沒有被男性所吸引,但她得承認,坐在他面前的學生是她見過最吸引人的男孩,不,最吸引人的男人。伊莉莎伯已经很久没有被男性所吸引,但她得承认,坐在他面前的学生是她见过最吸引人的男孩,不,最吸引人的男人。
  「也許妳仍然有些印象,」森姆繼續,像是沒有注意到她的反應:「我在參觀的途中昏迷了,被送到醫院去。」「也许妳仍然有些印象,」森姆继续,像是没有注意到她的反应:「我在参观的途中昏迷了,被送到医院去。」
  「喔!」伊莉莎伯驚訝的說:「那個是你啊?」「喔!」伊莉莎伯惊讶的说:「那个是你啊?」
  「是的,是我。」「是的,是我。」
  「是的,那次大家都很驚慌呢。我們從未試過發生這種事。你現在還好嗎?完全康復過來了嗎?」「是的,那次&8203;&8203;大家都很惊慌呢。我们从未试过发生这种事。你现在还好吗?完全康复过来了吗?」
  「看來是的,」森姆說:「總之我覺得很好。」「看来是的,」森姆说:「总之我觉得很好。」
  「真的嗎?很高興聽到你完全康復了。」伊莉莎伯高興的說。「真的吗?很高兴听到你完全康复了。」伊莉莎伯高兴的说。他看來真的很健康。他看来真的很健康。
  伊莉莎伯偷偷的整理一下她的襯衫,她突然覺得它很緊窄,她的||乳|頭敏感的摩擦著身上的衣料,這讓她很不舒服。伊莉莎伯偷偷的整理一下她的衬衫,她突然觉得它很紧窄,她的||乳|头敏感的摩擦着身上的衣料,这让她很不舒服。
  「在我昏倒前,」森姆繼續下去。「在我昏倒前,」森姆继续下去。「妳向我們介紹了一個放在美洲早期文物館的細小泥偶……」「妳向我们介绍了一个放在美洲早期文物馆的细小泥偶……」
  「噢,是的,那個圖騰,」伊莉莎伯說。「噢,是的,那个图腾,」伊莉莎伯说。「你知道嗎?那其實是我的專業。」「你知道吗?那其实是我的专业。」
  「是的,上面的人也是這樣說。妳可以告訴我關於那圖騰的事嗎?」「是的,上面的人也是这样说。妳可以告诉我关于那图腾的事吗?」
  「當然。」伊莉莎伯靠在椅背上,想讓自己舒適一些。「当然。」伊莉莎伯靠在椅背上,想让自己舒适一些。她的胸圍讓她感到很緊,胸脯的摩擦把一波波的輕微快感送到她雙腿之間。她的胸围让她感到很紧,胸脯的摩擦把一波波的轻微快感送到她双腿之间。她希望森姆沒有發現到這些。她希望森姆没有发现到这些。「無論如何,那是一個圖騰,部族的巫師用它來召喚特定的精靈。召喚之後,精靈會附身上巫師身上,給予他超自然力量。」「无论如何,那是一个图腾,部族的巫师用它来召唤特定的精灵。召唤之后,精灵会附身上巫师身上,给予他超自然力量。」
  「那,它是什麼種類的精靈?」森姆追問,上身稍稍前傾。「那,它是什么种类的精灵?」森姆追问,上身稍稍前倾。天,他太過英俊了。天,他太过英俊了。伊莉莎伯無聲的說著。伊莉莎伯无声的说着。學校裡的女孩一定為了他而瘋狂吧。学校里的女孩一定为了他而疯狂吧。
  「唔…其實有很多種類的精靈,可以通過不同種類的圖騰召喚祂們。在官方介紹中,展覽館內的圖騰,是用來召喚生育的精靈的。」「唔…其实有很多种类的精灵,可以通过不同种类的图腾召唤祂们。在官方介绍中,展览馆内的图腾,是用来召唤生育的精灵的。」
  森姆拿起她桌面上的草稿:「但妳不同意?」森姆拿起她桌面上的草稿:「但妳不同意?」
  「怎說呢?是的,那一個部落,他們遠早於歐洲人到達美洲之前,便已在這遍土地上定居。而且,他們大多使用懷孕女性圖騰來代表生育。但在展覽館內的圖騰,卻是…「怎说呢?是的,那一个部落,他们远早于欧洲人到达美洲之前,便已在这遍土地上定居。而且,他们大多使用怀孕女性图腾来代表生育。但在展览馆内的图腾,却是…
  …卻是一個葧起的男性。…却是一个葧起的男性。」伊莉莎伯想到了男性葧起的影像,或是一個男孩葧起的影像,但很快便忽視它。」伊莉莎伯想到了男性葧起的影像,或是一个男孩葧起的影像,但很快便忽视它。不再遮遮掩掩的,她用力的隔著襯衫拉扯她的胸圍,調整它的位置。不再遮遮掩掩的,她用力的隔着衬衫拉扯她的胸围,调整它的位置。「無論如何,我認為那代表另一種精靈。」「无论如何,我认为那代表另一种精灵。」
  森姆注意到她的舉動。森姆注意到她的举动。「若妳覺得會舒服一些的話,」他提議:「妳可以把上衣脫掉,我不會介意的。」「若妳觉得会舒服一些的话,」他提议:「妳可以把上衣脱掉,我不会介意的。」
  「謝謝!」伊莉莎伯感激的說。「谢谢!」伊莉莎伯感激的说。她飛快的解開上衣的鈕扣,直接的把它脫掉。她飞快的解开上衣的钮扣,直接的把它脱掉。這感覺好了些,但真正令她感到難受的是她的胸圍,所以她把胸圍也脫下了,讓她飽滿堅挺的雙||乳|回復自由。这感觉好了些,但真正令她感到难受的是她的胸围,所以她把胸围也脱下了,让她饱满坚挺的双||乳|回复自由。「噢,這感覺好多了,」她說,輕輕按摩一下她的ru房。「噢,这感觉好多了,」她说,轻轻按摩一下她的ru房。那感覺也很好。那感觉也很好。她按摩了一會才有些不捨的停下。她按摩了一会才有些不舍的停下。「抱歉,我們說到那兒?」「抱歉,我们说到那儿?」
  森姆興趣盈然的看著她的ru房,但她的話讓他從新抬頭望著她。森姆兴趣盈然的看着她的ru房,但她的话让他从新抬头望着她。「妳說到認為那圖騰代表另一種精靈。」「妳說到认为那图腾代表另一种精灵。」
  「呀,是的!」伊莉莎伯說。「呀,是的!」伊莉莎伯说。「我想,那是……唔……那是性慾的精靈,代表性的歡愉。畢竟,性愛可不只是生育而已,不是嗎?」還有很多、很多的。「我想,那是……唔……那是x欲的精灵,代表性的欢愉。毕竟,xg爱可不只是生育而已,不是吗?」还有很多、很多的。她的腦海正忙著為她提供各種性愛的影像。她的脑海正忙着为她提供各种xg爱的影像。
  「是的……」森姆說著,思考著。「是的……」森姆说着,思考着。「這很合理,不,這便能解釋最近發生的事。」「这很合理,不,这便能解释最近发生的事。」
  「太好了,」伊莉莎伯高興的說,輕輕扭動了一下。「太好了,」伊莉莎伯高兴的说,轻轻扭动了一下。她想要搓揉自已的ru房,但這太沒有禮貌了。她想要搓揉自已的ru房,但这太没有礼貌了。「唔,解釋了什麼事?」「唔,解释了什么事?」
  「若妳想的話,請隨便搓揉自己的奶子,我不介意的。」他說:「妳也許會喜歡掐自己的||乳|頭的。這解釋了我最近幾個月的經歷。」「若妳想的话,请随便搓揉自己的奶子,我不介意的。」他说:「妳也许会喜欢掐自己的||乳|头的。这解释了我最近几个月的经历。」
  伊莉莎伯如森姆所說的掐住自己的||乳|頭,平常她都不會這樣做,但正如森姆所說的,那感覺真的很好。伊莉莎伯如森姆所说的掐住自己的||乳|头,平常她都不会这样做,但正如森姆所说的,那感觉真的很好。她更用力的擠壓,把混雜著痛苦與悅樂的感覺傳遍全身。她更用力的挤压,把混杂着痛苦与悦乐的感觉传遍全身。「你的經歷?」她心不在焉的問。「你的经历?」她心不在焉的问。
  「是的,」森姆說:「我在昏倒前碰過了那個圖騰。」「是的,」森姆说:「我在昏倒前碰过了那个图腾。」
  我應要責備他的,伊莉莎伯想,但他實在太過可愛了。我应要责备他的,伊莉莎伯想,但他实在太过可爱了。「你知道嗎,那種行為是被禁止的。」她隨便的說說,再次用力的掐自己的||乳|頭。「你知道吗,那种行为是被禁止的。」她随便的说说,再次用力的掐自己的||乳|头。那感覺真的太好了。那感觉真的太好了。
  「我知,」森姆說:「無論如何,我想那精靈現在附在我身上。祂一定是被召喚了,但那巫師受到了打擾或是什麼的,沒有完成整個儀式,並沒有被祂附身。祂便一直留在圖騰內,等待合適的人出現。」「我知,」森姆说:「无论如何,我想那精灵现在附在我身上。祂一定是被召唤了,但那巫师受到了打扰或是什么的,没有完成整个仪式,并没有被祂附身。祂便一直留在图腾内,等待合适的人出现。」
  「喔…你認為祂附在你身上?」「喔…你认为祂附在你身上?」
  「是的,我想這就是我昏迷的原因,還有我得到了那些影響力的原因。」「是的,我想这就是我昏迷的原因,还有我得到了那些影响力的原因。」
  「怎樣的影響力呢?」伊莉莎伯問。「怎样的影响力呢?」伊莉莎伯问。那真是一個瘋狂的故事,但她並不介意他的到訪。那真是一个疯狂的故事,但她并不介意他的到访。而且,她甚至想他能留下多一些時間。而且,她甚至想他能留下多一些时间。
  「主要是對女人吧。」森姆說:「就像妳,現在妳想著些什麼呢?」「主要是对女人吧。」森姆说:「就像妳,现在妳想着些什么呢?」
  「我在想什麼啊。我在想……在想著,想你幹我吧。」伊莉莎伯有些迷惑的說。「我在想什么啊。我在想……在想着,想你干我吧。」伊莉莎伯有些迷惑的说。
  「所以,問一問妳自己,妳才剛見到我。我要比你年輕得多。但妳正裸著上身坐在我面前,想著讓我幹妳,而這只是過了數分鐘而已。平常的妳會這樣的嗎?」「所以,问一问妳自己,妳才刚见到我。我要比你年轻得多。但妳正裸着上身坐在我面前,想着让我干妳,而这只是过了数分钟而已。平常的妳会这样的吗?」
  我會這樣嗎?我会这样吗?伊莉莎伯問自己。伊莉莎伯问自己。這是平常的我嗎?这是平常的我吗?事實的真相讓她驚訝得睜大眼睛。事实的真相让她惊讶得睁大眼睛。「天啊,真的!」她喘息著:「我不該這樣的。」不過,她同想時到了一件嚴重得多的事:「那,你不打算幹我嗎?」她緊張的問。「天啊,真的!」她喘息着:「我不该这样的。」不过,她同想时到了一件严重得多的事:「那,你不打算干我吗?」她紧张的问。
  森姆笑著。森姆笑着。「不要擔心。我當然會幹妳。從一開始,我便全心的把影響力用在妳身上。」「不要担心。我当然会干妳。从一开始,我便全心的把影响力用在妳身上。」
  伊莉莎伯鬆了口氣。伊莉莎伯松了口气。「太好了,謝天謝地。」她站走來,「那麼,你不會介意我把其他的衣服也脫掉吧?」她問他,開始解開裙子。「太好了,谢天谢地。」她站走来,「那么,你不会介意我把其他的衣服也脱掉吧?」她问他,开始解开裙子。
  「繼續吧,」森姆說,她開始脫掉餘下的衣物。「继续吧,」森姆说,她开始脱掉余下的衣物。「有些事我想妳去做,我想要知道關於那精靈的一切,祂能做什麼、有什麼限制、要如何控制。我要妳告訴我妳知道的一切,還有找出妳能找到的一切。」「有些事我想妳去做,我想要知道关于那精灵的一切,祂能做什么、有什么限制、要如何控制。我要妳告诉我妳知道的一切,还有找出妳能找到的一切。」
  「我很高興能為你做事,」伊莉莎伯說。「我很高兴能为你做事,」伊莉莎伯说。她現在已是全裸的站著,手指在她茂盛的陰戶上摩擦。她现在已是全裸的站着,手指在她茂盛的阴沪上摩擦。「不過,為什麼?你想要消除祂嗎?」「不过,为什么?你想要消除祂吗?」
  「當然不是,」森姆笑說。「当然不是,」森姆笑说。「不過我想要明白祂。我想要知道我還能做到什麼。」「不过我想要明白祂。我想要知道我还能做到什么。」
  「我想這態度才正確吧。」伊莉莎伯同意。「我想这态度才正确吧。」伊莉莎伯同意。她繞過桌子,跪在森姆面前解開他的皮帶,取出他的分身。她绕过桌子,跪在森姆面前解开他的皮带,取出他的分身。本能地,她俯身把森姆的分身含在口中,舔吃它頂端的些許透明體液。本能地,她俯身把森姆的分身含在口中,舔吃它顶端的些许透明体液。圖騰的影像在她腦中出現,帶著一波一波的火熱。图腾的影像在她脑中出现,带着一波一波的火热。森姆撫弄她的秀髮,她閉上眼,森姆抚弄她的秀发,她闭上眼,
  感受著。感受着。
  「站起身,伏在桌上。」森姆命令,伊莉莎伯高興的服從,上身伏在桌上,雙腳大張的站在地上。「站起身,伏在桌上。」森姆命令,伊莉莎伯高兴的服从,上身伏在桌上,双脚大张的站在地上。她巨大的雙||乳|吊在身上,||乳|頭摩擦著桌面上的文件。她巨大的双||乳|吊在身上,||乳|头摩擦着桌面上的文件。她的身體在興奮中顫抖著。她的身体在兴奋中颤抖着。
  森姆走到她背後,伸手向前抓住她的雙||乳|,分身進入她濕潤的秘道。森姆走到她背后,伸手向前抓住她的双||乳|,分身进入她湿润的秘道。她興奮的呻吟著。她兴奋的呻吟着。
  「我會…找出…你要的…」伊莉莎伯喘息著:「所以…幹我,求你……幹我。」「我会…找出…你要的…」伊莉莎伯喘息着:「所以…干我,求你……干我。」
  「很好,伊莉莎伯,我可愛的伊莉莎伯。」「很好,伊莉莎伯,我可爱的伊莉莎伯。」
  森姆說著她的名字,讓她感到了無比的興奮。森姆说着她的名字,让她感到了无比的兴奋。他覺得我可愛!他觉得我可爱!!!!!她的理智已在組織著將要展開的研究。她的理智已在组织着将要展开的研究。那將會是很有趣的研究,將會推翻以往所有的結果,還會有這麼令人興奮的獎勵……那将会是很有趣的研究,将会推翻以往所有的结果,还会有这么令人兴奋的奖励……
  -----全文完----------全文
  uid762684帖子26精華0積分14現金117元宣傳0次存款0元閱讀權限10性別男在線時間7小時註冊時間2010-4-25最後登錄2011-7-10查看詳細資料
  1引用使用道具報告回復
  絕版合集高樹瑪利亞贊助網站
  nfeng
  試用文員
  個人空間發短消息加為好友當前離線
  熱心:07大中小簡體繁體發表於2011-6-2812:04a只看該作者
  每句话都得看两遍……
  uid1563273帖子27精華0積分1現金163元宣傳0次存款0元閱讀權限10在線時間81小時註冊時間2011-2-7最後登錄2011-7-10查看詳細資料
  引用使用道具報告回復
  rvb無碼超美的熟女在賓館偷情贊助網站
  li565033
  試用文員
  個人空間發短消息加為好友當前離線
  熱心:08大中小簡體繁體發表於2011-6-2810:51a只看該作者
  呵呵~从谷歌上找的自带翻译都这样
  uid1255175帖子33精華0積分0現金102元宣傳0次存款0元閱讀權限10性別男在線時間14小時註冊時間2010-9-14最後登錄2011-7-10查看詳細資料
  引用使用道具報告回復
  大橋未久大量jg液顏射贊助網站
  dillenii
  試用文員
  個人空間發短消息加為好友當前離線
  熱心:09大中小簡體繁體發表於2011-6-3010:05a只看該作者
  看起來是挺費勁的,兩個版本分開不就好了嗎
  先來個繁體完整版,再來個簡體完整版
  uid1096003帖子4精華0積分0現金122元宣傳0次存款0元閱讀權限10在線時間12小時註冊時間2010-7-18最後登錄2011-7-10查看詳細資料
  引用使用道具報告回復
  出演ara生中出10連發贊助網站
  日本絲襪美腿
  絲腿交
  (presti)
  高貴美少女學園
  不法侵||乳|
  不法侵||乳|23前嵨美步
  贊
  助
  網
  站
  &8249;&8249;上一主題|下一主題&8250;&8250;
  查看積分策略說明
  快速回復主題
  選項
  禁用url識別
  禁用silies
  禁用discuz!代碼
  使用個人簽名
  接收新回復郵件通知
  標題
  內容
  發表帖子[完成後可按ctrl+enter發佈]預覽帖子恢複數據清空內容
  默認表情
  1234
  最近訪問的版塊基督教控制面板首頁編輯個人資料積分交易積分記錄公眾用戶組升級個人空間虛擬寵物中心博彩娛樂江湖浮生記銀行fsh遊戲開口中社區監獄虛擬形象道具中心ex遊戲王轉帖工具聯繫我們基本概況版塊排行主題排行發帖排行積分排行交易排行在線時間管理團隊管理統計我的話題我的回復我的收藏我的訂閱我的權限我的投票我的商品我的懸賞我的活動我的辯論我的好友我的推廣默認風格喝彩奧運深邃永恆粉妝精靈詩意田園春意盎然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討論區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討論區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se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當前時區gt+8,現在時間是2011-7-1112:38a
  清除okies-聯繫我們-討論區-archiver---界面風格
  默認風格
  喝彩奧運
  深邃永恆
  粉妝精靈
  詩意田園
  春意盎然
  poweredbydiscuz!600≈py;2001-2007senz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