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悠诸天万界-第136章 城主府喜事-秋成水-科幻灵异-新御宅屋

第136章 城主府喜事
作者:秋成水      更新:2021-01-23 06:36      字数:2998
  后面五天,明月再也没有来过山洞。
  林宇的伤势好的差不多了,正准备离开,岳老三先找到了他。
  “大哥,我终于找到你了!”岳老三来到山洞,看到林宇,顿时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一个七尺汉子,居然呜呜的哭出来。
  “我又没死,你哭什么!”林宇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又好奇问:“你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这些天,我夜里去城主府打探,白天四处寻找大哥的踪迹,这才找到山洞。”
  林宇所在的山洞并不隐蔽,不难找,林宇现在更关心的是,岳老三打探城主府的消息如何了。
  “城主府的确防卫森严,完全和地图上不同,我第一天去探风,差点就被抓住,幸好跑得快。后来三天,我每晚都去城主府一次,虽然都被发现了,但是我也摸清了城主府的机关所在。”
  岳老三人傻,但是傻有傻的好处,居然利用自己武功的优势,将城主的防备摸得一清二楚。
  机关不同于卫士布防,可以随时变换,机关是死物,难以更变。
  如果知晓机关厉害,凭借岳老三和林宇两人,完全可以去城主府收割独孤一方的人头。
  “昨日不知是何缘故,城主府防卫又森严了许多,而且府上挂满了红灯笼,柱子上贴上喜联,好似城主府要办喜事。”
  岳老三将地图交给林宇,没有来由的叨唠了一句,听得林宇一阵沉思。
  喜事,城主府能有什么喜事,肯定是独孤鸣要和明月成亲了。
  真让明月跌入火坑,和独孤鸣那个弱鸡生活一辈子?
  林宇摇摇头,他和明月接触的时间不长,但是对这个心地善良的姑娘有些好感,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往火坑里跳,他做不到。
  反正要刺杀独孤一方,顺带救出明月,也不失为一桩好事。
  “准备准备,今天晚上我们就去城主府,刺杀独孤一方。”
  “是,大哥!”
  ......
  独孤一方这几天很郁闷,因为城主府招来了一个疯子,这个疯子武功高强,身法怪异,居然屡次踩入陷阱,还能全身而退。
  这让独孤一方意识到,城主府不安全了。
  所以他每天都加派人手,严密守卫,而他自己带着儿子,却偷偷搬出城主府,选择在旁边一家客栈下榻。
  那个疯子武功高强,而且对无双城心存歹意,既然不能正面对敌,那就避开城主府这个是非之地。
  虽然如此作为,让人不耻,但独孤一方又不是真的独孤一方,他不过是个冒牌货,小命要紧,至于其他的,都不重要。
  眼下独孤鸣和明家人大婚在即,等大婚之后,双方练成倾城之恋,足以横扫天下,威震武林,对付那个疯子,还不是手到擒来?
  至于独孤鸣,对于父亲安排的这门婚事,一开始是很抵触的,但他知晓其中的厉害,没打算拒绝,只是暗中谋划,等倾城之恋的剑法练成,然后就甩了明家人,独自持有无双阴剑和无双阳剑。
  可那日独孤鸣看到明月的美貌之后,立场瞬间变了,他极力促成这门婚事,而且越快越好。
  一位城主的少公子成亲,提亲,聘礼,纳吉等等,怎么也要三五个月,可独孤鸣等不了,在他的极力怂恿下,这个过程缩短到三五天。
  今日,就是和明月拜堂的日子。
  一大清早,独孤鸣难得在鸡鸣时分起床,然后洗漱,更换喜服,在一群奴仆的簇拥下,骑上马,来到明家所在的城西迎亲。
  迎亲队伍那个热闹,听闻城主府公子成亲,沿途的百姓都驻足围观。
  锁啦吹着,铜锣敲着,炮仗放着,仿佛秀才中状元一般,跨马游街。
  一马当先,穿着喜服,胸前挂着大红花的独孤鸣心情比之中了状元还高兴,中状元是大登科,成亲是小登科,都是登科,怎能不高兴。
  迎亲队伍吹锣打鼓到了明家府上,接了新娘子进花轿,然后又吹锣打鼓回到城主府。
  独孤一方早就翘首以盼,他内心之中,其实并不在意独孤鸣成亲,他更在意的是,无双阴剑。
  作为冒牌城主,独孤一方也苦练武功,奈何他的天资有限,十八年的时间苦练,其武功也赶不上雄霸,更不说和真正的独孤一方相比。
  十八年的时间里,独孤一方很少出手,因为他怕自己暴露,只是平日里装出一副高手才有的风范。而无双城也停下扩张的步伐,安安心心稳坐钓鱼台,遵从武林圣地的名号。
  如果没有天下会的出现,独孤一方可能就这么扯虎皮做大旗,招摇撞骗,鱼肉百姓,逍遥过活一辈子。
  可是雄霸的天下会崛起之后,已经威胁到无双城,上次独孤一方和雄霸见面,让这种潜在的危机感浮出水面。
  想要不受天下会摆布,那么只能提高无双城的实力。
  剑圣倒是一个好靠山,但剑圣是真正独孤一方的大哥,他这个冒牌货若是找上门,怕被认出来。
  那么,唯一的办法,就只能寄托在无双阴剑上。
  独孤一方看过城主府关于记载倾城之恋剑法的记载,他相信,只要独孤鸣练成倾城之恋,足以抵抗雄霸,无双城稳如泰山。
  想到这些,独孤一方心情更为迫切,他坐在桌旁,看似气定神闲,可心里,别谁都激动。
  一个时辰后,迎亲的队伍回来了,独孤鸣带着新娘子,来到喜堂前。
  独孤一方笑呵呵的坐上首座,旁边的下人高声道;“一拜天地......”
  独孤鸣嘴角挂着微笑,偷偷看了对面的新娘子几眼,眼睛仿佛要透过那红盖头,看穿新娘子的面貌一般。
  等两人刚要拜下去,轰的一声,好像是府门垮掉的声音。
  “听闻城主府少公子今日成亲,在下特来道喜!”
  一个洪亮的声音传响整个城主府,让所有人神经一崩。
  “去看看,到底是谁!”独孤一方脸色瞬间阴沉下来,他低声吩咐旁边的侍卫。
  可没等侍卫离开,大殿外面已经走进来两个人。
  当先一人,一袭青衫,手中轻轻摇着折扇,相貌英俊不凡,脸上挂着招牌式笑容,见了独孤一方,折扇便嗖的一声收拢。
  此人正是林宇。而他身后,却是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身着初步衣裳,满脸横肉,仿佛地狱的恶鬼一般。
  林宇,独孤一方不认识,可他身后的岳老三,独孤一方可熟悉的很。
  此人正是前几天,每晚都来城主府转一圈的贼人。
  而掩在红盖头下的明月,听到林宇声音的一瞬间,胸前就忍不住扑通扑通跳起来。
  她没想到,林宇真的来了。
  “你到底是谁,扰乱我儿婚宴,有何目的?”独孤一方站起身,怒视林宇。
  “呵呵,独孤城主安好!”林宇笑呵呵的拱手问候,见独孤一方冷哼一声,又故意皱了皱眉头。
  “独孤城主,恕我直言,作为前辈高手,又是一方城主,你应该有一个城主的气度和风范。我刚刚都说了前来道喜,你老人家还如此咄咄逼人,实在有失身份。最起码,应该先请我坐下来,在安排人备茶。”
  “哼,老夫为人如何,还不用你一个黄口小儿来指责。”
  “额,不听就算了!”林宇手一摊,一脸无所谓,“反正你就算上茶,我也不敢喝,怕你下毒.....”
  “你......来人,把他们给老夫抓起来。”
  独孤一方一声令下,旁边就站出来十多个侍卫,刚刚准备动手,却被林宇身后的岳老三先发制人,全部点了穴道,动弹不得。
  “唉,独孤城主,你的涵养功夫有待提高啊,我只是说了几句不中听的话,就要抓人....”林宇摇摇头,叹了一声,又看向独孤鸣。
  “这位想必应该是独孤鸣少城主吧,果然生得....英俊不凡,巧夺天工,不堪一用,臭如狗屎。如果我是你,在娘胎里知道自己长这幅模样,宁愿用脐带勒死自己,也不愿意出世被别人说三道四。就算勒不死,出生后也可以找块豆腐撞死,即便撞不死,也提刀自刎,不让城主府因此蒙羞。可是你,却能安然无恙的活到今天,这是要有多么大的勇气和毅力,顶着世人的谩骂和唾弃,才能没羞没躁的活到今天。”
  “佩服佩服,不说别的,单单少城主这份与生俱来的执着和坚韧不拔的精神,就深深的震撼了我,而且让我生出丝丝的感动,想要落泪.........我真的很想安慰一句:少城主,这些年辛苦你了。”
  “混蛋,我杀了你.......”
  独孤鸣被林宇这般辱骂,少年心性的他忍不住了,夺过旁边侍卫的刀,当先照着林宇脑袋劈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