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系列》-計程車司機005-无耻之徒他哥-科幻灵异-新御宅屋

計程車司機005
作者:无耻之徒他哥      更新:2021-01-23 06:38      字数:12865
  我今年已是二十三歲,身體長得粗壯結實,但對於女人我還是門外漢。因為父親在
  我讀中五時死去,我就讀的學校也停學了。繼承著一家三口的生活擔子負在我的肩上。
  我終日開著計程車忙得團團轉,困苦中那有空閒去找女人玩呢?
  以前的同學們,目下有的已結婚生男育女,有的還在戀愛中做朋友了,有的也到過
  妓院研究過來的。
  沒有生意時,同行們在閒聊時總會提到男女之間的事。他們談甚麼「騎馬式」,甚
  麼是「推車式」啦!然而他們所談的我都是門外漢,只聽得心頭亂跳。自己始終沒有膽
  量去嘗試女人大腿上面那塊神秘的禁地。
  有人說,沒有常玩,或根本沒有玩過的人,一進門看到女人裸體橫臥時,下面的東
  西的「馬」就跑掉,更有的是,跑到港口,「馬」就走出了,還有的是,一入港口去,
  就滑出了。
  「如果我那一天跟女人玩時,表現如這樣的弱者,那是多麼沒趣味啊!」我心裡暗
  暗地想著。
  「老弟!叫車啦!」我正在昏沉沉地想,突然被同事推了一吧醒了過來。
  啊!我面前何時已立了個摩登的少婦?看她二十五六歲左右,胸前兩座迷人的乳峰
  生得高高地,屁股很結實,那白玉似的大腿更是迷人,想那上面就是塊神秘處,無
  價寶藏呢!
  「快點車我到樂都酒店!」一聲嬌響,使我精神一振,臉一紅,緊張的問道:「太
  太,不,小姐,到那裡!對!是樂都酒店!」我結結巴巴地說著。
  二十分鐘後,我吧車子停在酒店門口,她下車後,眉宇間似乎有種羞意,很快地從
  手袋內拿出幾十元的新鈔給我,錢也不問我找,一轉身,高跟鞋在麼磨石地板上格格聲
  地走進了旅社。
  我茫然地接著錢呆停在那裡,目送她的屁股一扭一扭地爬上樓去,直到看不見她為
  止。我將的士又駛回火車站旁邊,有個同行開玩笑的間我說:「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呢?沒被那個妖女從下面那個洞,把你吃了去了呀!」
  「啊!阿榮,看!那妖女給你留了一封情書呢,你的桃花運來了。」有個同行,在
  我車座上拿起一封信給我。
  「阿榮,要請客了,你的艷福來了。」
  「不耍自私,把信念給我們聽!」
  同行們彼此叫著,使我一時覺得莫名其妙,舉手吧信接過一看,確實是一封未投郵
  的信,我下意識的將信箋抽出展開一看,不禁皺眉說:「這情吉是男人給她的信,我還
  是拿去還她算了。」
  「不!這你不要管,先唸唸寫的是怎麼回事!」同行們群起叫著。
  我答應了他們的要求說:「好!你們聽著!」
  我吧信念出來了。
  親愛的仙妮妹妹!
  自從那次甜蜜的事過後,我朝夕希望你早日來到我身邊,我是多麼的需要你,還有
  你那美麗的,使我消魂!你不是說,頂愛我玩那些令你發狂的花式,我現在又研究
  了好幾種,比以前更消魂,保證你會更發狂的呼叫。快來吧!我準時在樂都酒店等你!
  你的奸穴哥哥莊明
  「這個仙妮,一定是個風騷的女人!」我開著車又向樂都酒店而去,一路上我胡思
  亂想地,到了樂都酒店已是下午五點多了。
  走入旅社,向登記小姐問道:「小姐,可有一位叫仙妮的女客住在這?」
  那登記小姐,迅速在登記牌上掃一眼說:「有!她住二樓十五號。」
  「謝謝!」我爬上樓,十五號房正靠在角落上,兩面當窗,房門沒有關上,設備還
  不錯,我走進客廳,環視一週,連個人影也沒有。
  客廳裹有兩吧單人沙發,一張長沙發,茶桌上有香姻、打火機、糖果、鮮花一應俱
  全。我走到臥室門口,剛想進門時,忽有一陣奇異的聲音傳出。
  我好奇心的驅使,從鎖洞內望進去,我這一看,哎呀!全身忽然一陣電流傳向我所
  有的血管。
  臥室裡的床上正有一個消瘦的男人,全身脫得光光,雙手正在一個美麗的玉體上磨
  擦著。左手捏弄著,右手伸進三角褲襄面活動,上面的嘴壓著玉唇,發狂似的熱吻
  著。一會兒,女的屁股一扭一扭的,嘴裡浪哼著:「啊!好癢,良哥,用點勁吧!」
  男的也好似興奮萬分的應付著,下面的陽具也已脹得一抖一抖的,雙手捏弄得更有
  力,忽然他叫道:「唉呀,怎麼小便也不說一聲,弄得我滿手的!」
  女的一把抓住他的大陽具,嬌聲的說:「好哥哥,那不是小便,是騷麼喲!唉呀!
  請不要停啦!好癢哦!」
  「可愛的小蕩婦!」男人把雙手抽回說:「你等一下吧,春藥的效力發作之後,會
  更有趣哩!」
  男人的一陣抖動,終於把粗硬的大陽具插入那女人的陰道裡,一股亮晶晶的陰
  精,隨著陽具的抽送,從陰戶匹周溢出來。
  那仙妮再也不能動了,混身像死人般直挺挺的。那瘦男人卻如日昇天,抽送一陣比
  一陣厲害。
  「我的大肉腸哥哥,停一會兒好不好,人家歇歇啦!人家丟得累死了!停停吧!」
  那個叫仙妮的女人顫抖著聲音要求著。
  「你怎麼沒勇氣,這樣就投降了。」那瘦男人調笑地間,插送依然如故。
  「哎呀!都是你那要命的害人呀!弄得人家丟得特別多,好像脫陰似的,哎呀!裡
  面好像發乾了,先停停啦!」
  「我看再吃一粒吧!」
  「再吃恐怕吃不消了,還是先停一停吧!哎呀!」
  那男的不顧她的反對,又摸出一粒送到她嘴裡。
  「唉!你這不是要我命嗎?」
  「放心吧,保險你死不了!」
  「好吧!我就再吃一粒,但等會可不能再叫人家吃了!」她說話時,藥早已吃下去
  了。說也奇怪,藥一吃下,仙妮的神態馬上不同了。她全身如同起死回生,重又活躍起
  來。她身上瘦男人,這時好像發狂,插得愈發起勁,有時吧龜頭緊頂住花心,轉著研磨
  著,她的屁股被壓得更加寬大,呼叫也更加淫蕩。
  不到三分鐘,仙妮又在扭擺下丟了,她昏死過去。還好,男的也跟著屁股一顫一顫
  地,他也洩精了。
  在臥室外偷視的我,突然打了個寒噤,下面那沒見過世面的陽具,雄糾糾地吧褲頂
  得高高地,快要把褲子穿破衝出。
  我伸手一探,好像有些東西流出,打前面都有些濕了。我腦子裡昏沉沉的,滿臉發
  燒的出了客廳。下了樓,那登記小姐看我臉上紅紅,神志昏沉沉,吃驚地問道:「你是
  怎麼了?你要找的仙妮小姐不是在上面嗎?」
  她這麼一陣收魂攝魄般的聲音,把我從裡驚醒,一時間也說不出話來,呆呆地
  站在那裡,不知所措。
  「你這人怎麼了?你要找的仙妮在不在啊?」
  「啊!在,她在臥室裡,她好像在臥室睡著了。」我險些把偷看的秘密說出,偷看
  人家是沒道德的。我畢竟沒有說出來。
  「啊!是不是很重要,我替你按電鈴叫她來。」那登記小姐,好心地說著。
  「謝謝,我等會再來好了!」我走出樂都酒店,門口卻有一個男士要坐我的車到火
  車站,我樂得趁此做一次生意,以便壓住狂跳的心。
  七點三十分我又到樂都酒店,登記小姐告訴我說:「仙妮小姐已起來了,只一個人
  在房間裡閒著。」
  「謝謝!」我不安心的走上樓,走到門口正要舉手按門鈴,房門忽然打開了。
  「先生找那位?」我打量著她那副苗條的身段,身上穿著閃光發亮的旗袍,使人耀
  眼,我剎一停頓的說道:「你是仙妮小姐嗎?」
  「是的,先生有何貴事嗎?請到裡面坐吧!」
  她走出門來一揮手,然後按一下電鈴,茶房小姐就送上兩杯茶來。她坐在我對面的
  沙發後微笑說:「先生貴姓?請抽煙!」
  「我叫楊士榮,謝謝,我還沒學會抽煙。」
  她自己點上一支,對於我這個不速之客好像已視為好朋友。
  「楊先生怎麼知道我住在這兒的?我好像在甚地方見過你,不知你在那裡高就?」
  她眼睛看著我,笑著問我一連的問號。
  「下等職業罷了,混飯吃而已,今大中午小姐坐過我的士來。」
  「啊!是嗎,我想起來了,怪不得好面熟。」
  我馬上把信拿出來說,「仙妮小姐,我是送信回來的。」
  她手接過信,臉上微紅的說道:「啊!是嗎?怪不得你知道我的名字!」
  我感到不好意思,心裡怕她疑心我看過信,我嘴一張說:「仙妮小姐,這房間非常
  美呀!」
  「是嗎?裡面臥室更好哩!請進來看看!」她說著就站起來,於是拉著我的手匆匆
  把我拖向內去。
  我心感不安的跟她進入臥房。這是寫字檯,這是沙發床,兩個人睡頂寬的,來,我
  們坐到沙發床上,恨慢談吧!」
  我被她推到床上坐下,她大膽地將玉體倒在我懷裡,芳香的化妝品和香麼味,使我
  險些昏倒。
  片刻後,我才清醒一點,不知所措的說:「仙妮小姐,這間房租金挺貴吧?打算在
  這住多久呢?」
  「不一定,三日五日後也許要換換味口,房租並不太貴。」
  「仙妮小姐在那裡發財?」我嘴裡說著,右手已慢慢地移向她的身上。
  「我沒有事做,我討厭工作,把人壓得緊緊的,這房間是我的朋友給我租下的。」
  「是宋良先生嗎?」我想起信上宋良這個名字。
  「是的,你幾時認識他?」
  「我不認識他,我從信上知道的。」我說了覺得不安,將放在乳峰上輕輕活動的手
  也停止動作,因為我看過她的信,現在已不打自招了。
  她笑著,臉色通紅的說:「就是他,那一個瘦皮猴,只是他倒有一套使我折服的本
  事,因此我跟我的丈夫離婚了,其次他很會花錢,可愛的是會調惰,又憐香惜玉,可以
  陪我,盡情安慰與空虛之心!」
  隔了好一陣,她見我毫無動作,張著媚眼,甜絲絲地說道:「楊先生,你不知道接
  吻?跟女人單獨在一起,不來這個最起碼的動作,她會恨你是冷血動物的,女人每一分
  鐘都需要這套情誘,還有更接近的性愛,啊!用力抱緊我吧!」
  我受不住她的誘惑,慾火高燒,不顧一切地將雙手用力把她王體抱緊,吻了她的嘴
  唇。她微閉媚眼,湊上嘴唇吸住我的嘴唇。我全身立即起了一陣奇妙的電流。
  我受不住慾火的焚燒,雙手不停地活動,時緊時松,輕而有力。她臉上飛紅,連連
  說道:「楊先生!:啊!榮哥哥,我從來沒有接過這樣痛快的吻!」
  我得到鼓勵的雙掌發出了無限的勇氣,不停用力握著,捏著,左手也從大腿上移伸
  到三角褲裡,不停的挑逗。
  她浪得吧屁股一扭一擺的叫「哎呀!我痛快死了,癢得很,你插我的吧!」
  她不叫還好,這一叫我全停止了動作,反將雙手縮回。她的還在高昇,忽然全
  身覺得空虛,緊張的說:「怎麼停住?為甚麼不摸了?」
  「我怕!」
  「你怕誰?快來呀!」她說著又吧我的手拉到乳峰去捏著。
  「你的守良假如回來怎麼辦?」
  「不對!他不是我丈夫,你應該怕我,我如不愛,你就沒法!」
  「那你愛我嗎?」我問她。
  她媚笑的吧頭亂點,身子又扭了扭。我的心人呀!你這真大!我從未嘗過這麼美妙的!插死我了!」她的身子
  發狂的扭拄,嘴也沒命地,陰戶往上一迎一湊的,淫麼不斷地往外直流。
  我的陣陣緊密,嘴也與她的唇熱吻著。十分鐘後她的陰道好似漸漸縮緊,全身
  顫抖,兩腳伸直,呼吸急促,聲音微弱的哼道:「快!頂緊我的花心,美死了,我耍升
  天了呀!」
  她的陰道強烈地收縮著,一陣微妙舒服的感覺,使我的全身打了寒戰,屁股向陰戶
  緊緊壓迫,我一抖一抖的動著,灸熱的童精,分幾次衝擊了她的花心,舒服得她呻叫起
  來,幾乎昏死過去。我精神一散,混身一軟地向她身上一壓,昏睡了過去。
  半小時後,我們才醒過來。
  「阿榮,我們就此永遠在一起,一定會幸福的。」她咬著我的唇說。
  「我沒有這樣的福份吧!」
  「現在還硬著哩!」她好像又興奮了。
  「因為你一時偏愛我的原故!」我還提不起精神,我覺得很累。
  「我不是偏愛,你要知道,我們女人所需要的男人,第一是能使人痛快得骨筋舒暢
  的高明之術。能拿錢出來花用的是第二,能有些怪名堂刺。我神秘的跟著她走上二樓十五號病房,
  那小姐正躺臥在病床上閉目養神。她忽然聞門聲,張開一雙黑亮的大眼睛。看見護士小
  姐後面跟進了個男人,十分詫異。
  「美儀小姐,這位先生來看你!」
  護士小姐說後向我身上看了看,就退出去把門關上。
  「我叫楊士榮,人家都叫我阿榮,昨晚是我送你來留院的。」
  「啊!對啦,我記起來了,我還沒付你車資呢,真謝謝你抱我進來,楊先生,你先
  請坐吧!」
  「美儀小姐,我不是來拿車錢的!」
  「怎麼可以,你還有事嗎?」
  「美儀小姐,你是那裡人?你的家人呢?」
  「我是香港人,但我沒有家,我是……不,我不能告訴你!」她說到後來流出了眼
  淚來。
  我俯下去,轉告了我母親的意思,我說道:「單身小姐出門,病倒真可憐,你在此
  若沒有親人的話,不如到我們家去住吧!」我說著送上鮮花。
  她臉上現出感緊張,就昏
  倒在你的車上。」
  她訴說到這襄,我的眼角掉出同情的淚麼。
  「你在流淚?」她呆一下又說道:「我已經欲哭無淚了!」
  「我聽到心裡很難過,我想將來給你報仇!」我握緊雙拳說。
  「我要打死你的養父,殺死那酒家老闆!」
  「楊兄!」她做,相信其他工作你也是可以做的!」
  我懷抱著暖玉溫香,慾火已漸漸升起,一隻手已漸漸的移到她的大腿上面去了。
  「慢慢學也許是會的,只是要麻煩你了!」
  「我們是同病相憐,同在這個人慾橫流的勢力的社會生活,我們應該互相愛護才好
  呢!」我又含意神秘的笑著說。
  「人生中重要的一環,你想是甚麼?」說著,我的手伸進他的三角褲裡去,她只將
  屁股微微一扭,也無阻止,她的陰戶真是豐滿。
  「結婚,生孩子!」
  「不!不!那是小美,我說最美的一環是夫妻間美滿的愛情,與兩性方面性愛的滿
  足!」我說著,不久,我雙手已摸遍她的全身,並解下內裙、乳罩、三角褲,用力的捏
  著她的乳峰,我用嘴對陰戶一吻說道:「好可愛!」
  「哼!不要說話!」她也摸著我結實的身子,無限嬌羞的低頭說道:「你要的話,
  就快把衣服脫掉吧!」
  我摸摸她的玉手,她也撫摸著我。我們的血在奔騰,頓時,靈與肉交結在一起。她
  捲著我的舌,熱情如火。我的雙手有力地在她身上運動,相互配合,手指向陰戶愈插愈
  深,她也愈感美妙,那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的。
  「美儀,我太愛你了,我快樂極了!」
  「榮哥:我也很喜歡你!我也很快活,我從未動情過!這可能就是愛情的力量吧!
  我有點難過哩!啊!請用力吸我的吧!」
  我的陽具脹硬,我慾火冒出來,想翻上去插她,但!我恐怕她病後的身體曹受不住
  我粗大陽具的,憐愛地說:「你的身體還沒復原,我們就這樣玩玩吧!」
  她感地吻著她,雙手輕而有力地捏弄
  著她直挺的乳頭,下面的大陽具輕輕的抽送。她抱著我結實的身體,時緊時松的向我迎
  湊,她的已起,淫麼直流,呼吸急喘喘的。這樣可以結合得更緊,彼此可以達到最
  滿意,最深的愛慰。
  五分鐘後她的淫麼漸漸多了,她滿足的張口喘著氣,子宮裡的熱流不住的往我龜頭
  沖,使我起了微妙的快感。
  我已不像方纔那麼溫柔了,我這時動作越抽越急,回回頂到花心,次次直衝盡頭,
  滋滋響出一陣美妙旋律。
  「啊!榮哥!往內插吧!裡面好癢呀!」她輕輕的哼著,屁股也向上挺著,她以前
  一定從未這麼快樂過,以前她是被逼交易式的任人玩弄,現在她從我身上得到了愛的滋
  味,溢起和所愛之人交合著的了。
  這樣抽送了一會,突然她的子宮一陣收縮,混身連連顫抖,一股陰精直向外衝,混
  身像脫陰似的躺著不動。我接二連三的猛衝。我感覺更加興奮,龜頭一陣酸麻,頂著她
  的子宮,沒熱的陽精一抖,衝向她的花心。使她舒暢的美若神仙。
  我們同時舒服的沉沉睡去,許久,才醒過來。她鬆了一口氣,脈脈含情地望著我,
  我感覺到一股熱力,又起,我的血又在沸騰了。我們兩股發洩著生活
  中的苦悶,毫無保留的享盡人生的樂趣,使性生活更燦爛美麗。男女們盡情地交媾,統
  統在這俱樂部中得到如同天仙般享受。
  麗莎小姐又告訴我不要再開車了,她要介紹我到洋行寫字樓去工作,每月有固定的
  可觀收入,真叫我欣喜若狂。
  我回家後將這消息告訴母親和妻子聽,差點使她們高輿得流出淚來,當然我同麗莎
  小姐的關係和明天要到俱樂部的事都沒說出半點。
  這一夜,我躺在床上,滿腦海裡充滿了明天起就不要再開車,要穿西裝到洋行機關
  上班,又想起天體俱樂部的神秘色彩。
  我做了一個夢,夢見天體俱樂部春色無邊,我一連和幾個女人痛快的,麗莎小
  姐一定要我抱她到海麼裡去玩,又夢見她給我介紹一個混血兒同我在跳板上,吹著
  自然的海風,隨著跳板的上下波動,痛快舒服,混血兒的技術此她還更豐富。
  我又夢見和五個穿著透明薄紗的女孩子,輪流和我,她們自動的脫去身上的紗
  衣替我按摩,用香麼替我洗浴。吻我,摸著我的大,第一個來勢猛烈,摟著我,將
  大塞進她的內,左動,右動,經不起我的狂抽猛插,十分鐘後,她洩了,我弄
  得正興起,不理她的要求更加強的抽送。她要求我說,她在吃不消,說是處女頭一次被
  我奸入,陰道還小小的,也不懂得如何浪,於是第一個女孩子連聲的求道:「好哥哥,
  我不行了,我連洩了兩三次,實在吃不消,讓二妹來享受你的大肉腸吧!」
  當我要插第二個女孩子時,只見那四個女孩子,分別在互相舐弄著,那種浪態使我
  大飽眼福,我跑了過來,不問三七二十一,抱著她站著就玩。
  「啊呀!你的東西真大呀,我的受不了,啊呀!請你輕些,哦!舒服些了,好
  哥哥!你的大肉腸真厲害,奸得好美,肉腸哥哥,我痛快了,哎呀!我要死了!」
  我正幹得性起,第二女孩子又洩了在求饒,第三個女孩子見狀,便跑了過來,這女
  孩子長得更美麗高了。她又白又嫩,可愛極了,使我看得慾火升得更高。
  她先吻了我的陽具,又吻我的嘴說:「你的大肉腸放進我的樂,要輕一點,等
  我要你用力時再用力插!」
  我依著她的話,兩手抱著她肥白的屁股,眼睛看著她美妙的陰戶,只見陰戶粉紅一
  片,像一座小山,黃金色的陰毛捲曲在一起,看得我如醉如狂,陣陣幽香,看得我慾火
  高漲。
  「好哥哥,吻我的吧!哎喲!全插進去吧!」我聽到她這樣淫浪的話,快速而
  用力地向裡直接進去,因為這女孩子比較淫浪,所以淫麼流得很多,只要我一用力,滋
  的一聲,接著三兩下,一根大陽物已整根插入。
  我抽送,她迎接,我只覺她暖熱的陰戶緊緊地吸住我的龜頭,我連忙快速抽送一百
  多下,她整個身體不住的顫抖,滿臉舒暢的表情。
  我覺得這些女孩子當中,一個比一個淫性更大,想了個側臥妙法,我向她提出
  意見,她也萬分同意。於是我側臥,面對著她,右腿插入她左腿之下,微向上曲,使她
  的陰戶張開,移近身體,小腹緊貼,我將陽物插入穴內,她因身體側臥,毫無壓力,只
  有舒服的感覺。這種奸穴法,都因側臥插得更深,龜頭吻著花心,嫩肉相觸,二人混身
  發抖,縮緊抱住,嘴唇相接,陰莖與穴口磨擦。數分鐘後,她便忍不住洩了,我也覺得
  龜頭好似放在熱麼一畏,她雙腿不住的抖著,快樂的發出了淫聲浪語。
  我聽了她的淫叫,更加得意洋洋,粗長的大陽具更堅硬如鐵,仍然在頻頻抽送。
  第四個女孩子見狀,飛快的跑了過來,大約是等得不耐,拉著我就要干。
  「你這真粗大,我恐怕吃不消呢!」
  「哦!,我的好妹妹,要快樂就別怕呀!你那個小不用怕我的大陽物,絕對吃
  得下整根的,我慢慢來吧!」
  我雙手齊動,愛撫她的肉體,並將龜頭在她濕濕的穴口四周磐轉,火熱的龜頭只熱
  得她大叫:「好哥呵,快插進來吧,發癢啦!」
  我見她如此的浪,提起陽具猛一下往裡就插,她也挺著屁股迎了上來。原來這女孩
  子淫麼流得很多。這時,我的陽具已藉著潤的淫麼直流而下,頂得她花心大開。
  她張開眼睛,微微向我媚笑,圓屁股在下面動了起來,我見她如此之浪,亦便順著
  她的搖動起來。
  其他四女見我如此細心體貼,只樂得眉開眼笑,口角生春。
  這時我下面的女孩子屁股不停地在轉動扭擺著。我見她如此之浪,浪語必之前三個
  女孩子還要浪,於是我大發淫興,猛烈的起來,十分鐘後一股熱流順著龜頭而下。
  「好哥哥,妹妹美死了!哎呀!親愛的!哥哥大肉腸頂到花心了,哎呀我完了!」
  她的頭髮散亂不堪,頭向二邊擺個不停的,聲音由強而弱,終於只聽到哼哼的份兒了。
  說也奇怪,我的陽物依然堅硬如故,就是洩不出來,這些女孩子們,沒有一個能抵
  得住我的。
  第五個女孩子見如此惰形,不急也不忙的問道:「現在只剩下我一個了,你要不要
  好好跟我玩玩,你可以盡量拿出本領來,我可非要你投降不可!」
  我一聽到這句話,心中倒覺有興趣,好一個小天使呀,我非要插得你求饒不可。
  我把她往懷裡緊抱,牽著她的手,摸著她週身,她兩眼瞪著我的陽具,用小嘴舐著,吸
  著,我覺一陣快感,不由猛力向裡一插,只見她眼一翻,嘴一縮,將陽具咬了一口,痛
  得我大叫起來了。
  這一叫,我醒了過來,原來是南柯一夢也,當我張開眼一看,只見我妻子美儀正閉
  眼睛,橫壓在我身上,屁股顫動著在玩倒插花心。
  我看妻子如此浪態,心中一樂,慾火大發,何況妻子長得也楚楚動人,同時我腦子
  裡又回憶著剛才夢裡和五個美麗的女孩子作樂之事,我正感難受,就叫她快點套插,並
  伸出手撫摸她滑美可愛的身子。
  美儀見我醒後沒有羞她反叫她快套。喜得她心花大放,肥大的屁股搖個不停,次次
  到底,雙乳上下起落,好似跳舞一般,真是好看極了。
  我們兩就於倒插花心之式玩了二十分鐘,爽快而消魂的洩了精。
  時鐘的答響個不停。等我起床用午飯時,壁上的鐘已指著十二點了。我驚喜的匆匆
  吃完飯,我妻美儀用那嬌柔的媚眼望著我,不時用手摸我的頭髮,對我百般慰藉。
  我抬起頭來,她總是輕輕的吻著我的額頭,同時把我的頭放在她的雙乳之間,磨擦
  著。我吃吃的笑著,她也溫柔的笑著。
  吃過午飯,美儀要我休息一下再出去。我的確需要休息,因為時間不早,我要養神
  應付二點鐘到天體俱樂部去會見麗莎小姐,見識見識那無邊春色。
  據麗莎小姐告訴我,她今天要介紹一位叫梅露的小姐給我,她是韓國人,她父親是
  大富豪,麗莎小姐又說,梅露小姐是個美麗大方的甜姐兒,尤以的功夫獨出一門,
  而且這次出國遊歷了數個國家,那功夫更深厚了,不是一個普通女子所能比得上的。
  於是我非提出全付精神來領教她那套獨特功夫不可。
  我的功夫在男子當中,也算得上是藝高技巧的,我不知是不是麗莎在幫她吹牛,我
  也確實雲要梅露小姐來領教一下我的陽物,男人中的男人真功夫。
  我想麗莎小姐和梅露小姐,既然是老相交,那麗莎小姐定會告訴她,我那套男人少
  有的獨家功夫,隨你的甚麼樣的女人,只要我堅硬如鐵的大肉腸一抽一送,非要她大叫
  大洩不可。我想到這兒,我得意的笑了。
  二時正,我穿上好久沒有穿過的西裝,到達了市區的天體俱樂部會客室,麗莎小姐
  看我準時到來,高興萬分,迫不及待的送上香吻。
  我也抱著怕者不來,來者不怕的心理,雙手用力的抱著她的細腰,熱熱的吻著送上
  我的舌頭。
  我們親熱的吻了一陣見面禮後,麗莎放開我的懷抱,拉著我的手走到一個坐在安樂
  椅小姐面前說:「阿楊!這就是我昨天對你說了梅露小姐!」
  果然,不是麗莎小姐吹牛,梅露小姐確是美麗大方,小小的嘴,豐滿的,肥圓
  的屁股,纖纖的細腰,真是同世界小姐般楚楚動人,梅露小姐確是個不凡者。烏溜溜長
  長的頭髮,麼汪汪黑白分明的眼睛,艷紅的嘴唇,尖挺的乳峰,混身都帶有挑逗性感。
  白白嫩嫩的皮膚,使我看得呆住了。我恨不得一口吃下她,我的陽具此時已挺起來了。
  「別看呆了,阿楊!這是梅露妹妹,這是楊先生。」她見我這種色迷迷的,趕快打
  破局面,連忙介紹說。
  「呀!梅露小姐,久仰!」
  「楊先生,不要客氣,昨晚麗莎小姐我說你需要工作,我今早到我們分行找了負責
  人,叫他給你一個工作,我要他安排一個外務主任給你,我想這個工作比較舒服吧!」
  她把我從頭到腳看一下,微微笑著說。
  「謝謝梅露小姐的提拔。」我伸出手和她握著。她們二個忽然笑了起來。
  「你們笑甚麼?」我莫名其妙的問。
  「你看看下面!」梅露小姐和麗莎同時用手指著我不知何時硬突起來的大陽具說。
  啊!我笑了,我們三人都笑了。接著我們三人向裡面走去,我走在二女之間,她二人又
  緊靠著我,我便自動的送上香唇和她吻了吻,又和麗莎吻個不停。
  我的雙手開始不老實起來,右手摸梅露的陰戶,左手摸麗莎的,雙手同時在動
  作。我的大陽具,她們二人也分別握著,一個握龜頭,一個握下根。我太快樂了。
  梅露告訴我天體俱樂部的一切活動。她說道:「在這俱樂部中,你沒有見到的,沒
  有聽說過的,新奇的,刺發洩生活中的苦悶,
  毫無保留的享受人生。
  這就是我如何加入這一組織,參觀了組織襄男女享盡人生的最高樂趣。我參觀了所
  有的一切,已是六點多鐘,這是因為秘密組織沒有裝設電燈,男女會員們只有又穿起為
  裝的衣服,走回虛假的世界,去享受虛假的樂趣了。
  在一個夜總會襄,我與梅露小姐,盡情的跳著三貼舞,所謂三貼舞,就是貼臉,貼
  胸,以及下面性器貼在一起。我和梅露小姐,每舞都是如此,有時,跟著熱情的昔樂跳
  得欲人高昇,我們討厭身上穿著虛假的衣服,我們同時覺得人生的生活,邪惡就產生在
  這衣服上,所以,我和梅露小姐跳熱情的三貼舞時說:「梅露小姐,我們下面的東西可
  對準了你的下面的穴洞嗎?」
  「對準了,正好對準了我的洞中。」她熱情地說道。
  「你覺得這樣貼著跳好不好?」我又問她。
  「我討厭這衣服,使我們不能盡情享受,我的確需要你的大,真正的插進我的
  之中,那才是真正享受,才夠刺激。」梅露小姐如此真誠的說著。
  我一聽她這一真誠的話襄又含有挑逗性的,我心想,今晚可真的遇到真正的敵手。
  「是呀!穿著衣服跳實在不夠刺激!」我附和著說:「可是這裡又不能脫光衣服跳
  三貼舞!」
  「這樣吧,我們到樓上房間去,到房間去跳一個痛快的三貼或四貼舞,可以真正全
  貼的舞吧!」
  「對啊!我們快去吧,讓我們脫光了衣服,隨心所欲的好好跳個痛快吧!」她聽到
  我的提議萬分高興回答。
  「那麼我們現在就去吧,我也有點等不及了。」我的慾火被他逗得高昇萬丈,來不
  及的說。
  「不!我們要等。你能不能經得起一小時以上呢?因為,我們都是在找刺激呀!一
  小時以下,那才不夠味呢,越長越夠刺激,你必須經得起,別弄得我淫麼橫流,而毫無
  痛快刺激價值。」
  她很誠懇,而臉上也流露出渴望之色。
  「哈哈哈!」我得意的笑說:「你能來幾次才夠刺激呢?」
  「五次。」
  「我最少給你插二個小時,夠不夠?」
  「啊!我的甜心,你真能玩二小時,那真夠消魂!」她似乎有點不相信我長時間的
  功夫,而又高興的說。
  「我們要玩通宵,還是玩一次?」
  「隨你意思好了。」
  「不!你說呀,我是不怕長的時間肉戰的,美麗的梅露小姐。」我勇氣萬倍的說。
  「好!既然找刺激,我接受你的挑逗,那麼就玩通宵吧!」
  「那我們來對今夜的肉戰,誰輸誰勝,打個賭如何呢?」我存著必勝的心說著。
  「啊!這真是好生意,這樣吧,如果你能一夜干匹次,而且一次在一小時以上的
  話,那麼我就請你去巴致遊樂,一切的費用由我請客,如果你每次均在一小時以下,
  那麼你用舌給我舐桃源洞,而且還要用嘴給我舐身,如何,很公平的吧!」
  她笑得真美而艷麗,我看了她這嬌態,恨不得馬上就大干。
  「好!我們一言為定!」
  「是!一言為定!」我起身替她穿起外衣,摟著她上了樓,僕歐告訴到我們七號最
  華麗的房間去住宿,我們像吃醉了酒似的迷迷糊糊的跟著僕歐走。
  「快來吻我,我需要你火熱的吻,快!吻我!」梅露這個淫婦,一進房就等不及的
  說著。我急步到床邊,壓在她的身上,吻著她,四片嘴唇,緊緊的吻在一起,她伸手解
  開我的褲帶,直向我陽具摸去,柔軟的,緊緊的抓住我的陽具,我被挑逗得忍耐不住,
  我的手在她乳峰上摸著,另一手伸入三角褲裡,一層陰陰鬆鬆的陰毛,下面兩片陰唇,
  越摸越可愛,韓國女人的陰戶我今日才摸到,她已經淫麼直流,濕了她的三角褲,也濕
  了我的手。
  「呀!你的手好會摸,摸得我痛快極了!」她扭著玉體奔放的說。我聽了她這樣淫
  蕩的話,我的手模得更緊,索性把手指插進去,她的桃源洞經我這一插,她的全身顫抖
  了,嘴唇更加用力吻著我,我一時性起,趕緊站起來,脫去衣服,正要想替她脫,誰知
  她早脫得精赤了。
  女人到了慾火焚燒的時候,她往往比男人更急。當我看到她裸的下體,不禁贊
  歎了起來,她的香唇吐著香氣,那麼豐滿挺著,皮膚雪白如玉,陰戶豐滿地隆起,
  肥白的陰唇擠在一起,顯得十分緊小。
  我的大陽具不禁脹大了起來,比平時更粗大。
  「呆子,你站在那裡做甚麼?還不快上來,我見到你的大就已經想死了,快上
  來插我吧!讓我們玩個痛快,玩個通宵,來吧!」梅露小姐雙手張開,嘴唇半開、淫蕩
  已極。我也實在等不及了,我熱血奔騰,直壓在她的身上,她雙手緊緊的抱著我,好似
  怕我會跑掉似的。
  我毫不客氣的握著大陽具向她濕潤的陰道口就插。
  「啊!」我聽到她這時內心所發出的快樂的哼叫,知道她的性慾更起了,我略一用
  力,一個大陽具全部插入。
  「啊!你儘管用力吧!好舒服呀!」梅露一連的聲,使我更加性起,我更用力
  的頂送,只見她叫得更大膽,更淫浪。我倆翻來覆去,她猛扭著屁股,我猛烈的,
  連連動個不停,我拿出我的本領,使她香汗直流。
  忽然,她雙手緊緊抱著我,白玉似的銀牙咬得格格響,不一會兒,我只覺陰戶內熱
  流直衝,她加緊扭動,也更浪了。我的大陽具仍然堅硬如故,絲毫沒有一點要洩出來的
  感覺,這時,我緩緩而動,進進出出隨心所欲的抽動著。
  她那因為受了剛才那一陣劇烈的衝動後呈現缸色,非常美麗動人,像成熟的果
  實,美味可口,我吻過她的嘴唇,又吻著她的,我吸吮著一個,用手撫捏另一個。
  我一面摸,吸,一面還是不停的抽動著陽具,保持著經驗豐富的姿態,因為,我越玩越
  久,也使我達到從未有的。
  這樣不停的摸、吸、插,差不多過了一個多小時,梅露小姐已洩了四次之多,而且
  每次淫麼極多,可是她並沒求饒之感。
  又是一陣撫摸,一陣吸吻,以及緩緩的,四次後的梅露小姐,又從醉迷中
  醒了過來,梅露小姐洩了,在發狂搖擺著屁股而且大叫浪哼中洩了,如此淫蕩而迷人的
  躺在床上不動。那醉人的浪態,真是迷人。
  梅露小姐臉紅紅的,她半閉著媚眼,看我如此堅壯,驚喜萬分的說:「啊!動吧,
  插吧!讓我再增加第五次快感舒服,我告訴你,我旅行各國,甚麼樣的男人我都有經驗
  過,從來沒有像這般舒服過,在我第五次痛快時我要求你要我一起出,同時達到,
  讓我得到滋潤,你已經絕對的勝利,明大起我一定履行我的賭輸。」
  「好吧!美麗的小姐,,只要你認輸,我就答應你,現在你快動吧,我一定使
  你更舒服.更痛快」我決心而堅定的說。
  這時我的大陽物浸在梅露小姐的穴內,它更加粗壯,更加堅硬,我拔了出來,看了
  一下。心想:小少爺,你要爭氣,要剛才一樣的堅壯,最後一次可不要被人家笑話!」
  「把可愛的陽物給我吻一下吧,我要慰問它剛才的勇氣!」梅露小姐笑說。
  我將大陽物朝著梅露小姐嘴裡送去,梅露小姐一張口將大陽物含在嘴內三分之一,一面
  用手摸著未進入部份,一面嘴中的舌頭那吮著龜頭馬眼,使我感到非常舒服。
  於是,第五回合戰事又開始了。我以剛才的威風,再度將我大陽具插入韓國甜姐兒
  的去。我大陽物剛入桃源洞,只覺得穴襄熱流焚燒,熱得我舒服已極。
  「別動!」梅露突然阻止我正開始的攻勢。
  「為甚麼?」我楞了一下。
  「我們一起動,看誰先洩!」她提議的這樣說。
  「好!」我答應她。我拚命的用力頂,她也發狂的用力頂,只聽得雙方的肉巾肉時
  發出的「拍拍」聲,和穴內被陽物猛烈抽送得「滋滋」聲,大床也在「支支」地伴奏,
  再加上我們自然的呻叫,成了一曲美好的交響樂。
  梅露小姐咬緊牙關,隨著我的衝刺的雄姿,迎湊著。這樣插了約二十分鐘,梅露小
  姐的搖動也跟著我的抽送快了起來,她拚命的著,拚命的將屁股挺著。
  我的屁股用力的往下壓,梅露搖擺,上迎下挺,她的淫精如黃河缺口,不斷向
  外猛瀉,從屁股溝一直流到床上。
  她淫蕩的聲音,越來越響,突然,她的動作更劇烈,更發狂起來,我的動作也隨之
  加緊,淺淺深深,翻來覆去,欲仙欲死。
  猛然,我的陽具以及陰毛,覺得有一股熱流,使我全身一陣舒服。原來梅露她雙手
  緊抱著我,玉體一陣顫抖,牙根一咬淫精如火山暴發一般,從子宮洩了出來。於是,我
  將身子用力不停的衝擊。但是身下的梅露小姐,嬌弱無力的哼著,她吻著我的臉,我抬
  起頭來,一見之下,現在的她,已不像先前的她,蓬頭散髮,只是大屁股仍然不停的左
  右搖擺。過了一會,我的動作加緊起來。
  梅露問道:「是不是快要出來,你可要告訴我呀!」
  「是的!」我忽然覺得屁股上一陣麻醉,全身舒服無此,我拚命的狂抽急送,龜頭
  次次都抽到她的花心,一陣熱流的濃精,直洩梅露小姐的子宮內。
  這一陣濃精洩得梅露小姐狂叫,她好像發狂似的一陣急搖,我的劇烈猛抽,使她更
  加舒服無比。我們均在這干鈞一發之中,緊緊的抱著對方,把持著這痛快的每一分一秒
  時間,享受著人生最完美,最痛快,最舒服的至高無上享受。
  第二天下午五點鐘,我在辦公室準備下班時,我桌上的電話機忽然響了起來,我忙
  拿起,聽到一把女人聲音。
  那是梅露的聲音,她告訴我說,她已命人代我申請出國,要我跟她到歐美去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