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尊在隔壁,妖后从了吧-第二百三十六章-我本褴褛-玄幻魔法-新御宅屋

第二百三十六章
作者:我本褴褛      更新:2021-01-21 04:20      字数:5168
  棠棣一直在等着魔界那边的消息,但她等了许久,却还是什么都没有等到。眼看着天、妖两界都快要战满一个月了,魔界还是丝毫消息都没有传出来。
  在这期间,棠棣去找过柒玖,但柒玖却是并没有见她,直到半月之后,魔界才接了那一纸战术,加入了两界大战之中。
  柒玖到妖界来的时候,棠棣正躺在小院里睡觉,她已经很久都没有休息过了,这一睡便是从昨夜夜半之时一直睡到了今日午时之后。
  等她睁开眼睛的时候,便看见柒玖坐在石桌边上,喝着茶看着书。
  她盯着他看了许久,然后开口问道:“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叫我一声啊?”
  柒玖闻言抬起了头来,视线停留在她身上后,笑了笑说道:“见你睡的安稳便没有叫你。”
  “哦。”棠棣站起身来,将手臂伸过头顶,伸展了下腰肢。
  待她走到柒玖边上时,伸手在他脸上轻轻拍了一下:“你怎么回事啊!?我前些日子去找你,为何不见我?!”
  柒玖伸手将她的手拉到了他脖子上,抬头看着她说道:“前些日子去了竹清境,等我回来的时候才知道你去找我了!这不一解决了那天界递来的战书之事,我便来找你来了!”
  棠棣皱着眉头问道:“师父现在怎么样啊?”
  柒玖摇了摇头:“不好。情况还是和之前一样,这么久过去了,好像一点儿见效都没有。”
  棠棣抬手在他耳朵上摸了一下,等柒玖将视线重新落在了她脸上时,便听见她笑道:“圆吉道尊不是都说了,这件事没有什么捷径可走,所以便让师父慢慢恢复吧!”
  柒玖“嗯”了一声,将她耳边的碎发抚到了耳后:“裴年这是怎么回事啊?为何突然下了战书?还有,我可是听说你在第一时间便接了战书!说吧!你是不是瞒着我和他预谋了些什么?!”
  棠棣好笑的看着他,面上毫无心虚的模样:“你这话说的我可就真的是很冤枉了啊?师兄他突然会这样,我还觉得奇怪呢!我去天界找了他三次,第一次面都没见到,第二次见是见了,但跟他说了一大堆,他理都没理我,第三次再去的时候,话没说几句,便让我走了!这不,我刚一回来,就收到了那战书,你说我不应战还能怎么办啊?!”
  闻言柒玖忙道:“我不是怀疑你,我只是问问!阿棠,你不要生气嘛!”
  棠棣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她现在完全是处于睁眼说瞎话的情况,明明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却是不能告诉他,在心里煎熬了许久,她叹了一口气,开口转移了话题:“柒玖,如果有一死我丢了所有的记忆,变成了另一个人,你觉得我还会喜欢你吗?”
  柒玖挑了下眉头,问道:“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你这小脑瓜里,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啊!?”
  他说着便伸手在她眉心点了一下,棠棣往回仰了些,躲开了他的手:“我没有在跟你闹,我是认认真真的在问你,所以你也要认认真真的回答我!”
  柒玖闻言笑了起来:“好好好!我好好回答!好好回答!”
  棠棣“嗯”了一声,坐在他旁边,等着他的回答。
  这一等便是许久。
  棠棣在这期间将桌上剩余的半壶茶给喝光了,然后还翻看了几页他方才看过的书,顺带着还起来活动了活动。
  等柒玖开口的时候,已经是距离她问这个问题,两个时辰之后了。
  彼时棠棣趴在桌子上,看见他将视线移到她脸上时,便坐起了身来:“是不是想清楚了?”
  柒玖点了点头,满脸正经的看着她说道:“如果真的有那日,那我就变得跟你一样,陪在你的身边,让你重新喜欢上我!”
  棠棣撇了撇嘴:“你都和我一样不记得这些事了,还怎么让我再喜欢上你?”
  柒玖笑着将她手里的书拿了过来,然后卷起来在她脑袋上轻轻敲了一下:“山人自有妙计!你只要知道我会一直喜欢你,并且会让你重新喜欢上我就行了!”
  原本棠棣只以为他只是这样说说而已,并没有放在心上,现在想来,他竟真的做到了!
  睁开眼时,恍如隔世。
  棠棣伸手揉了揉眉心,然后看了眼自己所在的地方,片刻之后,她起身从温泉水中走了出来,施法穿好了衣服。
  在她站起身的那刻开始,她体内的修为就慢慢的开始恢复了起来。半个时辰之后,她下了山,修为也恢复了一大半。
  在山脚下停了下来,她看着天边渐渐飘来的仙云,施法隐去了身影。
  柒玖从魔界出来的时候,第一个去的地方便是浮黎山,但当他到了之后,才发现棠棣已经离开了。
  妖界大殿之中,青殊跪在司惜右手边,谷忻跪在司惜左手边,而司惜则跪在中间一边搀扶着一个。在他们面前,卧着一头看起来懒洋洋的白狮,越过白狮,是一条长阶,而棠棣则坐在长阶之上的王位上,伸手撑着头,侧躺在上面。
  她闭着眼睛,手指一下一下轻叩着扶手,而跪在下面的人,却随着她叩出来的声响,渐渐紧张了起来。
  “砰——”青殊最先趴在了地上。
  司惜只有一只手是空着的,再加上力量悬殊,她没有办法将他扶起,所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继续趴在地上,挣扎着起不来。
  就在她急得快要哭出来时,谷忻抚掉了她的手。她扭头看去,只见谷忻对她笑了笑,什么都没说。
  司惜感激的朝他点了点头,然后伸手将青殊小心翼翼的搀扶了起来。
  没了司惜的搀扶,谷忻往前踉跄了下,好在他伸手伸的及时,再加上手上还有些力气,所以才能撑着,没让自己像青殊一样摔倒。
  等司惜扶着青殊直起身来后,棠棣睁开了眼睛,她瞥了他们一眼,施法将他们拉起,又变了三个藤椅出来,让他们坐在上面。
  一下子可以放松下来,谷忻便直接昏了过去。
  司惜只顾着青殊,根本没有注意到他这边,最先看见的,还是棠棣。
  纳物袋中还有很多丹药,她看了南忧一眼,南忧便变成了人形,快步跑上台阶,从她手里拿了丹药。
  在谷忻渐渐转醒之后,她站起身来,从台阶上走了下来。
  “你们几个倒真是好的很啊!到底我是你们的王,还是柒玖是你们的王啊!你们怎么那么听他的话啊!?”
  棠棣伸手在青殊肩膀上拍了一下:“辱骂我,嗯?”
  青殊缩了缩脖子,往司惜所在的地方去了些。
  “你做的好事让我替你背锅,嗯?帮着阎心屿那个疯子,杀了……”她说着说着便停了下来,伸手在她脖颈上摸了一下,“司惜。说起来,你真是该死的很啊!”
  司惜没有丝毫动作,就那样坐在那里,但棠棣已经感觉到她紧绷了身子。
  在她身后停留了很长一段时间,然后她才走到了谷忻身后。
  “你……唉!算了!不说了!”
  棠棣饶过他,走到了已经恢复成原形的南忧身旁,背靠在他的脖颈处,看着他们一个劲的叹气:“我都不知道该找些什么话来说你们了!身为妖界的大将们,心不向着妖王,偏偏要想着其他人!柒玖就不说了,司惜你向着此生是怎么回事!你又旧病复发了!?”
  司惜一个劲的摇头,但却是什么都没有说。
  棠棣见状心里不高兴的很,她咬着牙闭上了眼,然后趴在南忧身上,让它带着自己走了出去。
  在她走后,三人从藤椅上站起了身来,看着她渐渐消失的身影,纷纷松了口气。
  他们原本都以为自己要难逃一死了,没承想只是受了点儿小伤,让棠棣出了口气就没事了。
  “我们现在倒是没事了,但想起来,魔尊大人应该不会好受吧!!”青殊先一步开了口。
  “你居然还有心情为魔尊大人考虑!谁跟你说我们现在没事了!阿棠她方才有说过,就这样放过我们吗?”司惜忍不住将事实说了出来。
  “……”他们两个已经将能说的话都说了,谷忻便叹了口气,什么都没有说。
  方才棠棣在问他们的时候,他们其实完全可以和盘托出的,但却没有一个人那样做。毕竟他们会这样,都是因为柒玖的缘故,这件事由他们说出来不怎么合适,所以还是等棠棣自己去问柒玖吧!
  棠棣趴在南忧背上回了小院,刚回去不久,就看见了那个颇为熟悉的身影。
  等那人走近了些后,她笑道:“卿渊神尊,今日非烟没有缠着你吗?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了?”
  卿渊瞥了南忧一眼,走到她旁边坐了下来:“来看看你。”
  棠棣好笑的看着他:“我有什么好看的?”
  卿渊看了眼桌上的茶壶,棠棣见状便施法沏了壶茶来,伸手给他倒了一杯,然后又给自己也倒了一杯。
  喝过茶之后,卿渊笑道:“现如今四界可是皆知妖王大人回来了,最近你可能会有很长一段时间,都要头疼。”
  棠棣闻言皱起了眉头:“我这才回来不足半日,消息就传出去了?!”
  卿渊点了点头,看着她指了指天:“如今你可是天命了,世间目前为止第一个天命,在你恢复记忆的那刻,司命那家伙可是就感觉到了!况且,这世间不乏修为高深之人,只要稍微动用着术法,就能察觉到妖界有主了!”
  棠棣揉了揉眉心,然后摆手道:“我们先别说这个了!说说你是从什么时候得知冥玖就是棠棣的吧!”
  “其实我应该一直都是知道的!但因为柒玖的缘故,他迷惑了我们所有人,以至于过了很久,我才想明白这件事!”
  棠棣笑了起来:“他做什么了?”
  “要说他啊!我可是跟你说不完!你还是日后慢慢问他吧!”他伸手又给自己倒了杯茶,“说起来,此生那边你打算怎么办啊?”
  在她成为冥玖之后,此生一直都在背后做些手脚,现在想来,怕是因为在三界大战之前,他们定下的那个约定的缘故。
  想到这里,她笑道:“这个啊!山人自有妙计!他今后不会再出现了!”
  卿渊闻言放下了茶杯,他盯着她看了许久,但却是什么都没有从她脸上看出来,于是他便问道:“你怎么这么确定?”
  棠棣看着他,伸手将他手里的茶杯送到了他嘴边:“喝茶吧!”
  卿渊:“……”
  南忧除了在大殿时变成过人形,跟着棠棣回了小院之后就一直都保持着原形,丝毫没有要化形的意思。
  见棠棣将视线转到了南忧身上,他便也看向了南忧。
  “你这灵狮修为各方面的倒是挺不错的,但我怎么感觉他看起来病恹恹的!”
  棠棣才将他从混烬山中带出来,自然是知道他是怎么回事,便笑了笑,说道:“他这是受了打击了!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卿渊“嗯”了一声,低下头去看向了桌上的茶杯。
  原本他们之间就没有什么话题能聊的了,现在气氛没有了,别说是聊下去了,就算是坐在一起都觉得不舒服的很。
  所以卿渊没坐一会儿,便起身说要离开了。
  对此棠棣没有什么挽留的意思,她点了点头,看着他直接施法消失在了小院里。
  在他走后,她起身走到藤椅边上,躺了上去。
  南忧走到她旁边,开口问道:“你不去找柒玖吗?”
  棠棣看都没有看他一眼,闭着眼睛说道:“不去。”
  南忧伸出前爪来在她膝盖上拍了几下,棠棣睁开眼来看着他,便听见他说道:“不管怎么说,你都要给我报仇!”
  棠棣白了他一眼,又躺了回去:“要报仇自己去,我现在可是不想见他!”
  她话刚说完,门口就有一道声音传来:“那不知,妖王大人想不想见我啊?”
  棠棣将视线转了过去,在看清那人是谁时,直接从藤椅上坐起了身来。
  见她一副防备的模样,那人便笑了起来:“亏我还记挂着来看你一眼,没想到我在你眼里就是这个样子啊!”
  棠棣白了他一眼,说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自己心里清楚!明明是狐狸,装什么大尾巴狼啊!”
  那人闻言笑了起来。
  待他停止了笑意之后,棠棣看着他说道:“此生,为了避免一会儿不必要的麻烦,你还是先说清来妖界是为了什么吧!”
  此生闻言笑道:“你看看你!还说我!你自己就分明是一只狐狸!讨厌人的很!”
  棠棣:“……”
  见她不说话了,此生也不再打趣她,走到她面前伸手摸了下南忧的头,然后问道:“你还记不记得在三界大战之前,我们之间立下的那个决定?”
  棠棣点点头,说道:“自然是记得的!”
  此生笑道:“那你倒是记得挺牢!”
  棠棣:“……”
  在她再一次不说话后,此生正色道:“好了!不闹了!我今日来就是和你说这件事的!”
  棠棣起身走到了石桌边上,他便也跟着走了过去。
  等两人都坐下之后,棠棣问道:“不是说要说关于这件事的事吗?”
  此生点了点头,开口道:“在那个约定里,我说过若是你在失去全部记忆之后再喜欢上柒玖,我便离开,再也不打扰你们,现在便是这句话兑现的时候了。”
  棠棣看着他挑了下眉头,问道:“兑现约定?你确定?心甘情愿的吗?”
  此生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但棠棣却是知道,他是认真认真的在和她说这件事的。
  此生喝了茶之后,便起身走到了南忧边上。等他走过去后,伸手在他眉心点了一下,然后回过了头来:“以后要和柒玖好好的!若是我听说你们之间不合了,或是打架了,我可是会再次从“忆世渊”里出来的!”
  棠棣点了点头,应道:“好。”
  在此生转身离开之际,她道:“虽然你之前挺让人讨厌的!但就凭你说话算话这一点,我决定告诉你一件事!”
  此生回过头来看着她挑了下眉头,然后便问道:“什么事?”
  棠棣看着他笑道:“其实我知道在我是冥玖时,你有帮过我!”
  此生闻言笑道:“哦?是吗?”
  他一脸不解的模样看着她,见状,棠棣险些都要以为是她记错了。
  她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说道:“虽然不知道你为何会如此轻易的放过我,但还是谢谢你!”
  此生听见这三个字时,唇角抖了几下,然后摆了摆手:“毕竟总是缠着一个人,也没有什么好结果!如果从最开始就知道两人不是最为合适相伴终老的人,应该早就放手了!不过……”
  棠棣挑起眉头看着他,问道:“不过什么?”
  此生的身体一点点儿变淡了起来,渐渐的他四肢越来越看不清楚了,在快要消失的时候,他笑道:“虽然从再见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们不会是走到最后的人,但在放手这一件事上,我还是花了些功夫的!不过好在现在好了!我走了,再见!”
  棠棣看着他笑了笑:“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