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尊在隔壁,妖后从了吧-第二百三十七章-我本褴褛-玄幻魔法-新御宅屋

第二百三十七章
作者:我本褴褛      更新:2021-01-21 04:20      字数:5245
  棠棣见到柒玖的时候,已经是三日之后了。
  她坐在浮黎山的山顶,旁边是刚刚归属于她不久的梁生。
  “说起来这事也真是奇妙的很!你作为冥玖时认识的人,居然大多都是作为棠棣时认识的人。”梁生看着她,笑了起来。
  但棠棣却并不是那样觉得的,在作为冥玖时,她就是一只小小的人形妖,被裴印带回了天界,原本应该和他们都没有瓜葛才对,但却偏偏和以前认识的所有人都扯上了关系,若说这是个巧合,那也太过于巧合了。
  棠棣相信梁生是知道这个道理的,他只不过是不想说出来而已。
  “棠……王,你打算在我这里待多久啊?虽然现在浮黎山是隶属于妖界的,但你这个妖王大人也不应该一直待在这里啊!难道妖界就没有事了吗?”
  棠棣点了点头,笑道:“刚回来不久,妖界那边就吵的很,我是来你这里图个清净的,你若是再说这个事,那我可就……”
  “要走了?”
  “不!”棠棣笑了笑,“那我可就要对你不客气了!”
  梁生:“……”
  他陪着她在山顶坐了许久,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但大多数时候都是他在说个不停,棠棣只是偶尔会和他说上几句而已,后来渐渐地他便也不出声了。两人就那样坐在那里,直着腰板看着天边将要落下的太阳。
  感觉到柒玖的气息出现在他们身后的时候,梁生自觉起身离开了,留他们两个在山顶独处。
  太阳已经完全落下,半弯的月牙从东方升起,挂在天上照亮了相隔不远的两人。
  一到了夜里,山上就凉了起来,棠棣从纳物袋中取出来了一件披风,等她披在了身上后,回过头来看着柒玖笑道:“好久不见啊!魔尊大人!”
  柒玖站在那里浑身僵硬,他看着棠棣脸上的笑意,忍不住鼻头酸了起来:“好……好久不见!”
  棠棣见他如此模样,便白了他一眼:“你还好意思说这几个字!我是完全不记得以前的事了,你可是还记得呢!难道你就没有跑出来见我吗?”
  柒玖摸了下鼻子,走到她边上,和她一起坐在了大石上面:“在你被打入轮回之后,我便同样的被封在了魔界之中,只能分出来一魂一魄,让他陪在你身边。”
  棠棣将头靠在了他肩膀上,然后伸手在柒玖手背上点了下,柒玖便将她的手包在了两手之间:“阿棠,我自作聪明的做了那么多事,你会不会怪我啊!”
  棠棣好笑的看着他:“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啊?!”
  柒玖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他眼眶红红的,低着头颇有一种受了委屈的感觉,棠棣抬头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柒玖,天亮之后,我们去竹清境看看师父吧!”
  柒玖“嗯”了一声,什么都没有问。
  棠棣原本心里对于白柒的事,还是有些介怀的,但当她看见柒玖时,那样的感觉就消失的差不多了。
  “那一魂一魄现在已经回到了体内了,是吧?”
  “……”
  “阿棠,你心里是不是还在介怀阎心屿杀了白柒的事啊?”
  棠棣直起了身来,她看着天上的繁星,发了会儿呆,然后扭头看向柒玖,说道:“这个感觉真是奇怪的很,在我没有恢复那些记忆的时候,总觉得会一直介怀着这件事,但当我恢复了全部记忆,并且见到你的时候,那介怀的感觉便没有了!”
  柒玖盯着她看了许久,然后开口说道:“阿棠,我们成亲吧!”
  话题突然转到了这个上面,棠棣却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她愣了下,不顾只是一会儿而已,等她反应过来后,点了点头:“好!”
  虽然说了要成亲,但两人却都是没有丝毫要准备的意思,妖、魔两界更是没有得到任何消息,连布置都没有布置。
  天亮之后,两人离开了浮黎山,棠棣挽着柒玖的胳膊,和他一起变换了模样,施法往冥界走去。
  下山的时候,他们两个已经商量过了,要先去将作为冥玖和白柒时,留下的烂摊子先给解决了,然后再去竹清境看看散道如今的情况如何,若是他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那便将他请到魔界去,参加一下他们的婚事。
  到了幽冥入口的时候,棠棣停了下来,她看着柒玖上下打量了好几遍,嘱咐道:“你一会儿可千万不要露馅了啊!”
  柒玖白了她一眼:“这话应该是我嘱咐你才对吧!”
  在来的时候两人都已经将修为隐藏了些,还将气息做了修改,只要他们按照以前的习惯来,肯定就不会露馅的。
  但棠棣转念一想,就算是露馅了,白宿也不会拆穿的,毕竟在他心里白柒这个弟弟的分量可是重的很的,这世间怕是最想让白柒活过来,并且有一个好结果的人,就是他这个兄长了!
  棠棣不久前才刚刚见过白宿,那时的他虽然精神看起来不是很好,但还是有以往的威严气势的,没承想这才过去没多久,白宿竟生出了鬓边白发。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见到柒玖变作的白柒之后,白宿便一直重复着这几个字,他脸上挂着的笑意,从他们刚见面,但最后送他们离开冥界,都没有消失过。
  “白柒!!”
  他们都走出去很长一段距离了,身后突然响起了白宿的叫喊声。
  柒玖回过头去看了他一眼,便听他喊道:“再叫我一声……兄长吧!”
  柒玖闻言直接转过了身去,远远的看着他笑了起来:“哥!”
  白宿也跟着笑了起来,他将视线转到了棠棣身上,看着她喊道:“以后我弟弟可就交给你了!”
  棠棣点了点头,然后将手伸到柒玖面前,和他十指相扣了起来。
  白宿见状满脸的欣慰,他长出了一口气,冲他们挥了挥手:“以后照顾好自己!保重!”
  柒玖和棠棣看着他异口同声的说道:“保重!”
  从冥界离开之后,棠棣原本是要去天界的,但柒玖心里别扭的很,他站在人界的地界,看着她说道:“我们先去看看白栀吧!”
  棠棣伸手在他眉心点了一下:“白宿不都已经说过了嘛!他们两个现在已经去了刚认识的那座山中隐居!不会再出现了!你怎么可能在人界找到他们啊!?”
  柒玖皱了些眉头,看着她一言不发。
  见状,棠棣伸手捏了下他的脸,笑道:“说起来天界那边好像也没有什么值得我们再去解决的,既然你不想去,那我们便不去了吧!”
  原本以为竹清境外围的那个结界早就没有了,没承想到了之后,才发现那结界还是存在的!
  棠棣一脸疑惑的看着他:“我之前不是还来过这里一次吗?那时候明明没有结界了啊?怎么这结界现在又有了?”
  柒玖闻言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其实这个结界一直都在。”
  棠棣皱起了眉头:“那我之前怎么还……”
  柒玖将视线转到了一旁,开口说道:“你之前去的竹清境并不是真正的竹清境,那些都是此生施法幻化出来的,包括你见到的师父,也是假的!”
  棠棣:“!!”
  听他这么一说,棠棣倒是想了起来,之前没有恢复记忆的时候,她可是因为此生的缘故,一直在恢复以前的记忆,现在想来,那些恢复的记忆里,有很多都是她没有经历过的。
  她看着柒玖,试探性的问道:“所以你的意思是说,以前我恢复的那些记忆都是假的?”
  柒玖犹豫了很久,最后点了点头:“不能完全说是假的,毕竟那些记忆有很多都是在过去确实发生过的事上衍生出来的。”
  棠棣:“……”
  待柒玖将那结界抹去之后,她回过了神来:“说起来,你是不是也给我加了很多记忆?!”
  柒玖看了她一眼,揽着她的肩膀,往里面走去:“此生他想改变你的记忆来着,若是我不也添油加醋点儿,那现在的结果就不一定是什么样的了!”
  他这话说的虽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但棠棣一想到他们在她没有记忆的时候,随意更改、促使着她“想起来”他们为她准备的记忆,她就觉得不舒服。
  “阿棠,那时候我并不知道你和此生的约定,若是知道了,我肯定就不会做那些自以为是的事了!”
  “哪有什么自以为是!你说的对,若是你那时没有和他做同样的事,现在的情况就说不定是什么样的了!”
  “这么说来,你不生气了?”
  棠棣笑了起来:“我原本就没有生气啊!不过是一时没有接受而已,现在接受了就不觉得有什么了!”
  散道的魂灵已经滋生出了完全的魂魄,那魂魄养在冰心石窟中,他便借助冰心的力量,为自己做了一副肉身,他们到了那石窟外面时,他便直接走了过去。
  竹清境重新拥有了它的主人,孟亭便从魔界回来了,散道看见她时,一时间竟没有反应过来。
  她修炼了魔界的术法,如今已经完全没有灵猫的纯洁灵力了,但看起来却是比以前要厉害的多,也成熟了很多。
  她和棠棣坐在一起,看着对面喝茶的散道,打量了许久,然后才开了口:“天尊,我怎么感觉你变了呢?”
  散道放下茶杯,看着她问道:“我哪里变了?”
  孟亭伸手撑着下巴想了会儿,然后“啧啧”了起来。
  棠棣听这声音听的心烦,便白了她一眼,她当即便停了下来,正色道:“天尊,你好像比以前年轻了一些!”
  棠棣挑了下眉头,她看着柒玖笑了下,然后便听柒玖问道:“师父,你在石窟里的时候,是不是修炼了什么不可多修的术法啊!”
  散道:“……”
  棠棣伸手在他腿捏了拧了一下,手还没来得及收回来,就被他捏住了。
  孟亭没有听懂他说的是什么意思,还没有问出来,散道便转移了话题。
  “你们两个什么时候成亲?!”
  孟亭闻言,注意力便直接移到了这个问题上,她看了棠棣一眼,又看了柒玖一眼,最后也附和的问了句:“你们什么时候成亲啊?”
  棠棣见散道将话题转移到了她和柒玖身上,便瞪了他一眼,说道:“师父,你只要将成亲需要的东西都准备好,我和柒玖立马就拜堂!”
  散道闻言笑道:“当真?”
  棠棣点了点头,她将视线转到柒玖脸上,后者便也跟着点了点头。
  原本这只是一句玩笑话而已,没承想散道当了真,当日他们前脚刚从竹清境出来,散道后脚就去了魔界。
  等他们两个去人界取了那坛姻缘酒,然后回到妖界的时候,青殊他们已经都不在妖界了。
  “阎心屿现在怎么样了?”棠棣躺在藤椅上,看着一旁坐在石桌边上喝酒的柒玖问道。
  “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柒玖将杯子放在了桌上,然后伸手又倒了一杯,“之前一直都是他欺负道不言,原本以为他乱了心智之后,就不会那样了,没承想还是一样的结果!不过说起来他还是挺听道不言的话的!”
  棠棣挑了下眉头,问道:“为何这样说?”
  柒玖看着她笑了起来:“之前道不言骗他说,我拿了他的东西,他竟然真的就信了,然后特别听话的按照我的吩咐去……”
  他突然停了下来,棠棣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皱着眉头问道:“去什么?”
  等她问出口后,便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了。
  小院里一下子便没有了声音,过了许久,柒玖先一步开了口:“他的心智现在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怕是用不了多久,就会到你这里来!”
  棠棣闻言揉了揉眉心:“来就来吧!反正早晚都是要见面的!”
  柒玖“嗯”了一声,端起酒杯走到了她面前:“和我喝一杯吧!”
  “好!”棠棣伸手将他手里的酒杯拿了过来,起身和他一起走到了石桌边上。
  散道的速度快的很,第二日午时,魔界便就布置好了,那些该准备的东西也准备妥当了,柒玖回去的时候,看见已经完全变了样的寝宫,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散道看见他时,便走过去将在他肩膀上拍了下,柒玖身上原本是穿着一件白衣的,但在他将手拿来时,就变成了一身红衣。
  “……师父,你这是做甚?”
  散道笑的嘴都合不拢了,待他好不容易平复了心情之后,说道:“昨日阿棠说的那些话,为师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现如今为师已经将一切都准备妥当了,你现在便去妖界接你的新娘子吧!”
  柒玖愕然的看着他,许久之后才反应了过来,他满脸哭笑不得的模样:“阿棠她是开玩笑的,你怎么还……”
  散道正色道:“我当真了!”
  柒玖:“……”
  散道推着他往妖界的方向走去:“既然那话是她说出口的,她就要负责到底!快些去接你的新娘子吧!”
  柒玖半推半就的来到了妖界的地界,在那儿站了许久,他才去了棠棣的小院。
  在他走后散道高高兴兴的在魔界等着他带棠棣回去,但从日头正好之时,等到日薄西山,都没有看见他们的身影。
  原以为他们只是磨蹭而已,后来散道觉得奇怪,便带着青殊他们去了妖界,等他们到小院的时候,哪里还有柒玖和棠棣的身影!他们找遍了所有地方,就只找到了两道术法传音。
  散道将上面的那道术法打开之后,便听棠棣说道:“师父,我和柒玖临时决定不拜天地了!反正我们两个都经历了那么多了,早就已经视对方为生命了,所以有没有那一道,都不重要了!害你们白白准备一场!抱歉!”
  第二道术法打开后,是柒玖的声音,他道:“阿棠的魂魄刚回肉身里不久,融合的还不是很好,可能暂时管不了妖界的事了!为了她能早日恢复,我打算带她出去走走!师父,妖、魔两界可就暂时拜托你了!”
  “你说师父他们现在会不会听到那些话啊?”棠棣躺在柒玖腿上,看着他问道。
  柒玖施法改变了仙云的方向,低头将她被风吹到脸上的头发抚了下去:“应该是听到了吧!都这么久了,若他们还没有听到,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棠棣“嗯”了一声,伸手弯起了柒玖垂下来的头发:“我们去哪儿啊?”
  柒玖看了眼天边,笑道:“天涯海角?”
  棠棣白了他一眼,他便老老实实的说道:“将以前我们去过的地方再走一遍吧!等走遍了之后,我们再回去!”
  虽然她即将问出口的话有些昧良心,但棠棣还是问道:“回去干嘛?!”
  柒玖往后躺了下去,看着天上的时不时飘过的仙云,说道:“不想做魔尊了,回去退个位。”
  棠棣闻言笑了起来:“既然如此,那我也回去退个位吧!”
  她说完之后,撑起身子挪到了柒玖边上,和他躺在一起:“柒玖,等退位了之后,我们开一家酒馆吧!”
  柒玖低头看着她笑道:“好!”
  棠棣想了想:“就开在浮黎山山脚下吧!”
  柒玖点头:“好!”
  “到时候我变作一个老婆婆的模样,给去酒坊喝酒的酒客们讲故事!”
  “那我做什么?”
  “你?你就一直陪着我,做我故事里的主角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