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走春秋-第一卷 明台斩虎入九州 第六十七章 巴哈巴木-痴傻小先生-玄幻魔法-新御宅屋

第一卷 明台斩虎入九州 第六十七章 巴哈巴木
作者:痴傻小先生      更新:2021-01-21 04:21      字数:3378
  自古以来骑兵乃是沙场噩梦,机动性和冲击力都是上上之选,匈奴人骑兵是九州最强的,无人敢与其争锋,奈何蛮人打仗毫无章法,最顶尖的战力在他们手上也是无用,秦军与匈奴作战几百年,开始的时候也被打得落花流水,失去了士气的步卒,在骑兵的眼里就是一块待宰的羔羊,当时的秦国只能借助地形优势,在玉门关设防,两边山脉恒立,树木众多,匈奴人的骑兵发挥不了优势。
  后来匈奴人不与秦国正面交锋,烧杀抢掠后便逃回草原,秦国的前几任王,只能在北境之上建造长城,以防匈奴蛮子的铁骑踏破山河,匈奴人此后也少有作为,只能与秦国正面交锋,可哪怕是秦卒悍勇,怎奈蛮人强横,一身蛮力更是无可匹敌,慢慢的秦国吃一堑长一智,开始学习匈奴骑兵,几百年来也是初现面貌,有兵家更是把骑兵作为冲杀的主力。
  刚开始秦国的骑兵还是以轻装简从为主,后来军中有能人,渐渐地研究出拐子马,铁浮屠,以及连环马,这种重装骑兵,一身百十斤盔甲,冲杀敌人阵型无往而不利,但也只是适合与匈奴作战,像和魏赵或者其他国家作战皆是不行,只能当做战场冲杀的前阵,攻城巷战,重骑兵就犹如待宰的羔羊了。
  秦国的骑兵不多,但都装备精锐,主要是马少,不像草原人,马匹多得是,且都是百中挑一的好马,这是秦国所不能比拟的,只是秦国也有优势,那就是兵器精良,不像匈奴蛮子,大部分都是捡的战场之上的残破兵器,大多都是用的木质武器。
  羽林军中骑兵有八千之多,这已经算是多的了,也是保卫咸阳城的主力,秦国的骑兵一共加起来不到五万,五万里面还有些老马劣马,君良第一时间,向着秦真武提出,这次出关需要三万骑兵,且都要最好的骑兵,秦真武沉思很久之后,才给的君良答复,他已经给北疆的蒙老将军示意,君良到了北境可自行挑选。
  羽林军大营之中,三万羽林军列队完毕,君良站在台上,敲着出征鼓,秦真武和赵武苏以及不少秦国老臣,站在一旁,聚将台上鸦雀无声,大家都知道,秦真武这一次是一场豪赌,赢则匈奴人大乱,输则是葬送秦国百年来积攒的骑兵队伍。
  君良敲了一通鼓之后,走到台前,望着台下数万军卒,大声说道:“自古蛮人欺我秦国,掠我土地,杀我族人!此仇血深似海,百年来我秦人边疆血战年年有之,今又在北境之上屯兵四十余万,窥我大秦疆土,我秦人岂能坐看,今日王上命我羽林军前往北境,自当全力以赴,渴饮匈奴血,饿食匈奴肉!进了羽林军,我知道大家都在抱怨,无仗可打,都是沙场悍将,百中无一的军中猛士,与其在咸阳过着抱怨的日子,不如与我一同草原大漠驰骋!你们可愿意随我一同出征?”
  君良说的热血沸腾,这也都是赵武苏写好了的出征词,效果好像还不错,底下不少军卒都是热血沸腾的,脸上泛着猛兽的光芒,为首的一个更是咆哮出声,君良定睛一看不是文举还能是谁。
  君良讲完之后,秦真武也站到台前,说了一番话,也都是鼓舞士气的话,跟君良相比,秦真武说完之后,台下反应可就不同了,底下跪倒一大片,说着“誓死报效王上之类的话。”
  全军整装待发,在饮下一碗出征酒之后,三万秦卒自咸阳城外出发,一路之上秦国百姓,见了都是以崇敬的目光看去,众多羽林军卒也是心中宽慰,以往他们都是守在城门,检查过往人群的角色,秦国的百姓对羽林军大多都是,有些怨言的,秦人尚武,看不起这些坐在家中的军卒,崇尚那些战场百战的将军。
  君良高头大马走在队伍前头,一同的还有庄秋文举,虽说天气寒冷,可是众人皆是热血沸腾,君良也是久久不能平复自己的心情,第一次上战场,心中百般滋味,不知如何表达,以往都是纸上谈兵,现在真的由自己领兵,心中忐忑有之,激动有之,担心也有之。
  想起昨夜明月担心自己的场景,君良一阵欣慰,虽然明月口中不言,但是从脸上的神情能看得出对自己的关心,不敢让自己在外面担心,甚至都不敢流泪,嘴上说着一定要平安归来的话语,自己也是有了家的人了,昨夜对明月许下了承诺,若这次北境归来之后,举办二人的婚事,君良也不想拖拉了,至于秦玲儿师姐,现在也顾不上了,出征在即儿女私情通通都要放到一边,以免心生怯意。
  北境之外,匈奴人的大帐之中,四十万匈奴大军的统领巴哈巴木,坐在大帐之中的主位之上,两边皆是匈奴各部的首领,巴哈巴木今年已经六十岁了,可却看不出老的样子,头发依然乌黑,只是眼睛些许有些黄,这也不是什么其他的原因,草原匈奴人眼睛都是黄色的,这也被匈奴人称作天王的赐予,六十岁的巴哈巴木,一生都在与秦国交锋,最大的两场战役,都由他带领大军征战,三十年前,玉门关与秦国大将白不悔一战,匈奴大军败了,但是秦国也只是惨胜,巴哈巴木千里逃亡,回到草原之上,总结那一次失败的原因,还是白不悔将军用兵如神,战场之上军阵横列,纵使匈奴骑兵强横,但是却毫无章法,也无配合,秦军只需要放匈奴骑兵入包围圈,依次杀之。
  可是纵使秦军战阵强硬,也被匈奴的骑兵撕开一个巨大的口子,才导致当年匈奴有一线生机,而巴哈巴木正是掌握这一线生机,才没有给秦军一点机会,巴哈巴木这三十多年的时间,一直在研究秦军的作战之法,他也是十分佩服白不悔,不管是不是同族不重要,匈奴人也有英雄人物,巴哈巴木也可算得上是一位,英雄!至少在草原人的眼里他是,三十年前战败,匈奴可汗也未曾将他治罪,而是重用,三十年间巴哈巴木也未曾让匈奴可汗失望,草原大漠之上各个部族,都被巴哈巴木武力降伏,至此草原大漠一致统一,也是前所未有的局面。
  草原寒苦,冬日更是冰雪万里,每一年都有被冻死的族人,被饿死的族人,尸骨每每到春日化雪之时,才能看到,每一年如是,匈奴人不甘心,早就听闻中原之地,繁华无比,江南之乡更是年年如春,那样的好地方不该被族人所占据吗?为何我匈奴人就要生在这苦寒之地,巴哈巴木这次统领四十万草原雄兵,已是图谋已久,这些年一直学习敌军军阵,也在到处寻找山脉矿石,打造铁器,无奈草原贫瘠,除了骑兵竟没有一点可与秦人相抗衡。
  巴哈巴木坐在大帐之中,一手抓着羊腿,大口的啃着,巴哈巴木的名字在秦国,也是众人皆知的,谁家的孩子哭了,大人通常会说,再哭!就让巴哈巴木把你抓走!所以在秦人的想象中,巴哈巴木的形象就是一个恶魔样子的,体高身宽,獠牙怒面。可是谁也想不到,秦国孩子中梦魇一般的人物,竟然是一个脏兮兮的老头,虽然他不像是一个年迈的老者,身上穿着破烂皮袄,只有身上挂着的牛角,能看出身份。
  “秦军三十万,已在玉门关驻守多日,我已发出战书,可秦军不为所动,不知意欲何为,这一战是我草原人的荣耀,必将胜利,也必须胜利!”
  巴哈巴木放下羊腿,在破皮袄上擦了擦油腻的双手,对着两侧部落的首领说道。
  大帐之内顿时无声,巴哈巴木的威慑力,不仅是秦国孩童的梦魇,在草原之上也被所有人敬重,若不是眼前的这位老人,一生没有结婚有子,匈奴可汗恐怕不会让他活到今天吧!
  “巴哈巴木!近日我观天象,草原之星时隐时现,天王天后已然不见踪影,这一仗恐怕凶多吉少!”
  大帐之内,左侧的首位,坐着一位年纪老迈的婆婆,手持一把乌木杖,向着巴哈巴木说道,眼神之中不安之色浓烈之极,显然哪怕是她草原大祭司的身份,也是有些惧怕眼前的巴哈巴木的。
  “嘭!”
  酒碗应声撞倒在桌子上,碎裂成几片,巴哈巴木眼中杀意尽显,冷冷的望向大祭司说道:“我在很小的时候,阿爸曾经跟我说过,中原有句古话,临阵扰乱军心,是为大罪!土右祭司!你是在扰乱我草原壮士们的军心吗?天王天后我巴哈巴木,自小敬重,我王亦是我的恩人,我若没有把握,怎会有此一战!秦国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秦国了,这些年他们一直拖住我们草原人,南迁的步伐,如今正是最好的机会,秦国的小王年幼,统军的大帅已近暮年,白不悔将军两年前战死,中原的魏国赵国,也在持续对秦国施压,听说已经联盟要对付秦国了。现在正是我们最好的机会!土右祭司收回你刚刚说过的话,我可以当做你没有说过,若是再出此言,扰乱军心,我会杀了你,以献祭天王天后!”
  大祭司听完之后,缓缓摇头,闭口不语,两侧的部落首领也是沉默,草原人崇拜神明,天王天后正是他们敬仰的神明,有一个故事,很多年前草原之上,一连数日大雪,白色冰雪覆盖万里,牛羊冻死无数,无尽的寒冷冻死很多匈奴人,就在草原人绝望之时,天上降下一对夫妇,如太阳神降世,一日之内冰雪化开,华为甘霖雨露,拯救了整个草原,从此之后,草原之上人人供奉神明,草原王建造祭祀之地,专门建造在草原之上的两座大山之上,一为焉支,二为祁连,焉支为王祁连为后,又挑选通灵少女为祭司,一脉单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