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化男友进行式-第十章 世界出不去的-墨眼喵者-科幻灵异-新御宅屋

第十章 世界出不去的
作者:墨眼喵者      更新:2021-01-23 06:53      字数:2106
  纪戎那炙热的目光根本不加掩饰,阮乔就是再迟钝都能感受得到。
  她一个没忍住的抬眼看向修斯,刚要说话就见他起身朝自己走了过来,身高上的差距立刻给人一种致命的压迫感。
  不等她开口说话,纪戎突然握住她的手腕,放在手里比划了一下。
  “怎么了?”阮乔觉得有些发毛。
  “我在比划大小。”说着他蹲下去,用同样的力道握住了阮乔的脚腕。
  冰凉的触感几乎在一瞬间从脚踝处刺激了上来,阮乔抬脚,毫不留情的甩开纪戎的手,戒备的后退了两步,防备着纪戎接下来的动作。
  对于阮乔的拒绝,纪戎的回应是温和的一笑,接着身影一闪,下一秒天翻地覆直接拎着阮乔的衣领压在了身侧的桌子上。
  阮乔觉得自己这时候跟个小鸡似的说拎就被拎起来,连扑腾的机会都不给她。
  “乖。”纪戎笑着摸了摸阮乔的脑袋,然后蹲下去继续去握她的脚腕。
  “???”阮乔看着这个神经病,突然清楚的意识到自己根本不能用自己的知识去判断这家伙的反应。
  他就是个神经病!
  而纪戎完全不在意阮乔那诡异的目光,在确定好大小后起身握了握自己的手,温柔的对阮乔道,“大小量好了。”
  “什么大小?”阮乔觉得自己和纪戎不在一个服务区。
  “锁链的大小。”看着阮乔那呆滞的样子,纪戎拉着她从桌上下来,一副谦谦君子的温柔模样道,“穷奇是不会突然消失的,你肯定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力量对不对?”
  变态的直觉往往极其的准确,和普通人完全不在一条水平线上。
  阮乔这会儿只觉得浑身发毛。
  “为了防止你在我不注意的时候逃跑,我只能先把你带在我身边了。”见阮乔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纪戎的笑容越发的温柔,几乎能溺死个人,“放心好了,我会用最柔软的皮革包住锁扣的周围,不会伤到你的。”
  话音落下后他就走到了阮乔的面前,用一副期待的表情看着她。
  被纪戎那微闪的眼睛晃花了眼睛,阮乔在一瞬间的怔愣过后大脑飞快的转了起来。
  她狐疑的打量着纪戎那期待的样子,纠结了半晌后才犹疑的觉得——纪戎是在求夸奖?!
  那她要夸奖啥?夸奖他把绑着自己的锁链还加了一层皮革防止膈手?
  眼见着她沉默的时间越长纪戎的表情就变得越发诡异,那双近在咫尺的眼睛逐渐的没了光彩,看上去黑漆漆的异常渗人。
  “咳,谢谢。”阮乔下意识的选择了对自己最有利的回答。
  对于纪戎这种有点人格异常的人来说还是不要违背对方的意思好,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他们下一秒会做出什么事来。
  果然在听到阮乔的回答后纪戎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原本无神的黑眸也立刻有了光彩,他开心的像个笑孩子一样的笑着,没了伪装的温柔,他这时候的笑容看起来总算没有之前让阮洽毛骨悚然的感觉。
  “你要把我关在这里吗?”对于这个即将限制自己人身自由自己还没法反抗的家伙,阮乔十分复杂的问道。
  “不。”纪戎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是绑在我身边。”
  所以这有什么区别吗?
  阮乔悄悄的看了眼自己面板上的字,见上面的线索确认进度还是百分之零,微微皱起了眉头。
  游戏似乎没有时间限制,她也许可以借助纪戎在这里的力量来寻找她要确认的线索
  阮乔在第二天的时候如愿的得到了锁链一条。
  呸,毛线的如愿!
  盯着自己手腕脚腕上恰好合适的锁扣,阮乔有点纠结的翻了个白眼。
  只希望这些东西在原点重生启动后应该也会消失吧?她暗暗想到。
  “唔。”而纪戎则提着锁链的另一端,上下打量着阮乔,总觉得还少了些什么。
  阮乔默默的由着纪戎打量,觉得站的累了干脆往旁边的椅子上一坐,看起来温顺的像个收起爪子的猫儿。
  反正反抗也没个卵用。
  看着阮乔乖巧的样子,纪戎立刻发现了还缺着的东西,又吩咐属下去准备了什么。
  在下属那诡异而忐忑的目光中修斯一只手拉着阮乔身上的锁链,一只手牵着她的手道,“饿了吗?”
  纪戎没有吃晚饭的习惯,因此阮乔昨晚什么都没吃的就被纪戎拉上了床。
  好在……只是被抱着当着玩偶一样的纯睡觉。
  阮乔揉了揉自己还僵硬着的胳膊,默默的点了点头。
  于是阮乔立刻吃到了她来到这个场景之后最好吃的一顿饭。
  在旁边拄着下巴看着阮乔狼吞虎咽,纪戎的吃相就好看多了,一举一动看起来都赏心悦目。
  “纪戎,你知道这个工厂的出口在哪里吗?”阮乔很快吃完了她眼前的晚饭,有一下没一下的继续夹着桌上的菜,看起来很随意的问道。
  “出口?”纪戎抬眼看了过来,眸光有些危险,“你忘记我说的话了吗?
  “我不是要离开。”阮乔立刻解释道,目光专注而清澈,没有半点慌乱,“我只是好奇,这个场景的出口在哪里。”
  “这里没有出口。”纪戎没有收回目光,只是扯着手上时刻紧握着的锁链,将阮乔扯到自己的身前道。
  “你就不好奇这个场景的外面是什么样子的吗?”阮乔暗暗的皱眉,面上依旧真诚道。
  “外面?”纪戎看着阮乔清澈的眸子,面上闪过一道恍惚之色,很快隐匿不见,“怎么会有外面?这个世界就只有这里,怎么可能出去。”
  对于纪戎他们来说这个世界就是全部吗?
  阮乔在心里记了下来,再次看向自己的面板,进度果然还是百分之零。
  她到底要知道什么线索啊???阮乔有些郁闷的想道。
  就在这时一个奴隶模样的人走了进来,手里还端着用来清洁手的毛巾,方方正正的摆在一个银盘子里面,每个棱角都十分对称。
  正在晃神的阮乔微微移过目光,一眼注意到了奴隶额角紧绷着的神经,他的双手紧握着盘子,力道大的连骨节都泛了白。
  这个人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