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化男友进行式-第十五章 疯子突然出现-墨眼喵者-科幻灵异-新御宅屋

第十五章 疯子突然出现
作者:墨眼喵者      更新:2021-01-23 06:53      字数:2083
  没想到她莫名其妙的就成了纪戎偏执的对象?
  阮乔觉得有些心累。
  “我知道了。”她面上温顺的道,完全没有刺激纪戎的打算。
  纪戎的表情在阮乔妥协后就变的柔和了起来,他显然十分满意的从阮乔身上起来,顺手把她手上的锁链扣在了沙发旁的扶手上。
  “等我回来。”他道。
  眼看着纪戎就这么把自己锁在这里之后离开了,阮乔看了眼他的背影,又看了看自己被锁着的手,干脆把自己瘫在了沙发上。
  走了一天好累。
  她闭上眼睛,放空了大脑。
  场景的人和游戏的人长的一模一样,如果不近距离接触一眼看过去根本不可能看出哪里不同来。
  掏出身上装着的纸片,她拿到眼前对着光又看了两遍。
  “战友?在前线?”她微微侧眸,“前线是指在场景中吗,还是有什么其他的意思?不懂啊”
  面板上的百分比在她拿到这个纸片后就再没有动过,看起来还得要继续找这样的纸片才能完成任务。
  收起纸条,她只能把目标定在那两个奴隶居住处,找到拥有下一张纸条的人。
  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她坐起身来伸了个懒腰,不想余光却突然扫到了窗户边的一张人脸。
  那人的脸直直的贴在窗户上,鼻子因为过于用力的原因紧贴着窗面,已经被压出了诡异的形状,一双眼睛也用力的绷的滚圆,缩小的瞳孔直勾勾的盯着阮乔。
  “啊!啊啊!”见阮乔看了过来,那人尖叫起来,声音令阮乔的她的头皮一阵发麻。
  “这家伙怎么跑到这里的?!”几个守卫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毫不留情的一脚踢在这个人身上,拽着他的胳膊往外拖去。
  “啊,这个疯子!”
  不想被拖的这人反口咬了守卫一口,又扑到了窗面上,尖叫了起来。
  “同伴!同伴!!!”
  什么?
  阮乔站了起来,看着这人癫狂的样子一时没反应过来。
  疯子在尖叫了几声后就开始嚎啕大哭,眼泪不住的往外冒,声音依旧尖锐的道,“同伴!”
  “靠!”身后的守卫终于忍无可忍的给这个疯子的脑袋上一拳,直接把他打晕了过去,“我忍这个疯子很久了,为什么不把他丢到荒漠去喂怪物!?”
  “守卫长会生气。”身旁一个戴眼镜的男人看上去脾气好一些,不过拖着这个疯子的手劲可一点都不轻。
  “靠!”暴脾气的守卫又低啐了一声。
  “等一下!”眼看着疯子就要被人拖走,阮乔连忙往窗户边跑去,可惜手却被锁着没法上前,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守卫把那个人拖走。
  该死!
  她瞪了眼困着她的锁扣,不悦的眯起眼睛。
  刚才那个人喊她同伴?难道说他也是人类?不过怎么会变的这么狼狈。
  还有如果真的是人类的话他又是怎么认出自己的?!
  “在想什么?”
  就在阮乔出神的时候纪戎无声的出现在了她的身后,声音几乎是贴着她的耳朵发出来的。
  阮乔耳朵一烫,侧眸看着纪戎近在咫尺的俊颜,迅速调整表情暗暗撇了撇嘴道,“在想晚上吃什么。”
  “唔,我已经让人做好了。”纪戎没有怀疑的颔首,拉着她往餐桌前走去,目光则一直黏在她身上。
  阮乔的身材发育的不错,不过脸却看起来很年轻,明明二十几岁的人看上去只有十七八的样子,尤其是一双杏眸圆滚滚的,专注的看着人时只感觉黑眸里面满满的都装着看着的人影。
  阮乔乖乖坐在餐桌旁,扫了眼已经安静下来的窗外还是没忍住的道,“刚才有人趴在窗户上叫我,看起来有些癫狂,你知道吗?”
  “疯子?”纪戎皱眉,将阮乔面前的餐盘摆好后才道,“我不知道。”
  “我想要见见刚才那个人可以吗?”见纪戎没有生气的样子阮乔干脆直接问道。
  她现在这个样子根本没办法离开纪戎的视线,只能从他这里下手。
  纪戎再次看了他一眼,微微抿了下唇角。
  “和你的来历有关?”他注视着阮乔问道。
  阮乔想了想,点头。
  “好。”纪戎一口答应了下来,“我等下让人去把他带过来。”
  他迫切的想要了解阮乔,讨厌神秘的感觉,更不希望这种感觉出现在阮乔的身上。
  见纪戎答应的直接,阮乔忍不住的吐了一口气,小口的吃起了眼前的食物。
  而纪戎则柱着下巴看着她,连眼睑都不带眨一下的。
  啊……阮乔吃东西的样子很可爱啊,一小口一小口的。
  好想喂她。
  好像绑着她的手,把食物一口一口的喂进她嘴里,让她只能靠着自己才能活着。
  真的是想想就兴奋到战栗!
  纪戎的眸子因为极度的兴奋弯了起来,满眼满心都装着阮乔。
  阮乔只感觉自己食不下咽,被盯的喉咙都像是被堵住一样没了胃口。
  她好饿啊!能不能好好吃饭别瞅着她看了?!
  这么一直盯着也不怕把饭吃到鼻子里去?!
  纪戎自然是听不到阮乔内心的咆哮的,他继续笑眯眯的坐在桌前,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东西,估计一顿饭下来他连自己吃了些什么都没尝出来。
  “要去散散步吗?”吃完后有专门的人将东西收拾了下去,纪戎走过来用干净的布巾擦了擦阮乔的嘴角,牵起她的手问到。
  阮乔点头,这顿饭吃的她胃疼,消消食也好,要是能遇到刚才那个疯子就最好了。
  只是阮乔很快就后悔了。
  她看了眼离自己差不多有一米的地面,又看了眼非要抱着自己散步的纪戎,恨不得给他胸口来上两拳先。
  不是饭后散步吗,干什么非得抱着她?她这哪里是散步,一步路都没走,全程飘过来?
  当然阮乔心里就是再如何凶狠的腹诽,面上永远都是一副乖巧的样子,完全看不出喜怒来。
  直到纪戎带着阮乔回去她的脚都没有挨过地面,当然也没有再遇到那个疯子。
  再想想之前那些守卫粗暴的态度,阮乔有些担心这个疯子到底还没有有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