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化男友进行式-第二十三章 她失去的记忆-墨眼喵者-科幻灵异-新御宅屋

第二十三章 她失去的记忆
作者:墨眼喵者      更新:2021-01-23 06:53      字数:2106
  见阮乔看着自己,许成安佝偻着背,用力的摇着垂下的头。
  “告诉我是还是不是?”见他不抬眼,阮乔咄咄道。
  “……我不知道!”许成安哀嚎一声,从凳子上滑下来,直接跪坐在地上颤抖了起来。他抱住自己的头,满脸的痛苦之色。
  看他这样阮乔不由好奇他到底被裴维新怎么折腾了,竟然能被逼成这个样子。
  知道自己应该是问不出什么了,她垂眸扫了眼冰冷的水泥地面,起身走到许成安的身边。
  从高处看不草许成安此时的表情,她只能蹲下来,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笑容灿烂道,“我接下来要去奴隶区确认有没有别的玩家,你和我一起去可以吗?”
  许成安抬眼,呆滞的看着她。
  环视周围一圈,阮乔压低声音,顿了顿道,“其实呢,我的任务有办法把你送出去,你只要用心帮我我就能带你离开这个地方。”
  许成安一愣,憔悴的脸上第一次有了光彩,他看着阮乔,激动的抓住她的袖子道,“你的任务是什么?!”
  “这个你还没必要知道。”阮乔笑了,弯着的黑眸隐隐带着诡异的色彩,“你给我提供能力,我带你离开这里,这是个交易呐。”
  许成安咬着牙看着她,很明显的还有些怀疑。
  “我怎么相信你说的是真的?”他绝望的问道。
  “除了相信我你还有别的选择吗?”伸手把他从地上拉起来,阮乔把他按回椅子上,轻笑着道。
  看着阮乔那张看似无害的脸,许成安犹豫了片刻,终于点了点头。
  交易达成的阮乔暗暗松了口气,随口安抚了他两声后就出去了。
  门外的守卫见她出来齐齐的看了她一眼,没有出声。
  纪戎这会儿还没回来,她还能四处逛逛。
  见她要走一个守卫自觉地跟在了她身后,安静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阮乔回头看了他一眼,抬眼道,“你们首领平时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个问题直接问住了守卫,他面色奇怪的看了阮乔一眼,好一会儿才道,“残忍,冷漠。”
  大概猜到了这个回答,阮乔点了点头,垂下了眼睑。
  在别人眼里的纪戎和她接触到的完全不是一个人好么。
  想起之前在听到她说“完不成任务就会死”后,纪戎那明显慌乱的样子,阮乔就忍不住的停了下来,揉着眉头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这个场景男人和女人是不需要在一起的,反正树上会结出孩子来,在这种情况下肯定可以排除纪戎对她一见钟情的可能性。
  那么能得到那个神经病的关注,是她天赋异禀自带光环,还是纪戎真的和她有什么纠葛,只是她不记得了?
  阮乔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干脆出了房子往外面的花园处走去。
  一个园丁打扮的男人正专注的裁剪着长出头的树枝,手里的剪子有些生疏的在他手上翻转着,一个不小心还剪坏了一截树枝。
  他叹了口气,蹲下来把掉地的树枝捡起来放进了身后的垃圾箱里,抬眼正好对上走过来的阮乔。
  阮乔此时没有穿奴隶的衣服,也没有穿守卫的衣服,园丁一时搞不清楚她的身份,尴尬的点了下头后拿起剪子继续修剪树枝。
  “小心一点。”打量着他生疏的姿势,阮乔挑眉,走过去摸着下巴道,“别伤到自己。”
  没想到阮乔会突然关心自己,园丁吓了一跳,剪子差点从手里掉下去。
  此时他的目光闪烁,脸部肌肉紧紧的绷在一起,眼睑也快速的颤动着,很显然紧张到了极点。
  阮乔注意到他的左手下意识的摸向了自己的腰部,似乎想要蹭掉手心里面的汗渍一样的蹭了蹭。
  “谢、谢谢你。”园丁赶紧道。
  阮乔无害的笑了笑,问道,“你来这多久了?”
  “我是刚刚被派到这里来的奴隶。”阮乔无害的样子总算是让园丁稍微放松了一些,他逐渐放平缓了呼吸,看着阮乔道,“还不太熟悉修理植被的工作。”
  奴隶还真是多功能的。
  阮乔在心里腹诽了一句,也没有为难园丁,笑眯眯的继续在花园里绕圈子。
  第三个分支的小任务还不知道,不过线索确认已经有了方向,只要许成安的能力顶用,找到奴隶处的玩家不是什么难事。
  现在要担心的就是裴维新。
  他很明显是个老玩家,但是对她说的话真实度却不高,她只能选择性的相信一些。
  还有供给处既然能给外界送东西,那么有很大的几率是出去的大门。
  当然,在确认到线索之前,她的这些都是猜测而已。
  纪戎回来就看见他的守卫正苦着脸跟在阮乔的身后,而阮乔则绕着花园一圈圈的绕圈子,时不时的对着守卫笑着说什么,一点都不嫌累,惬意的很。
  再看他这一路为了抓住裴维新那个家伙,身上满是仆仆的风尘。
  此时并不觉得生气,纪戎只是无奈的笑了笑,朝着阮乔走了过去,挡开正苦着脸听阮乔絮絮叨叨的守卫,反手把她挡在了怀里。
  “很开心?”他问道,“再聊什么?”
  “还好,没聊什么。”一口气回答了纪戎的问题,阮乔耸肩,看了眼他的身后,见几个守卫正压着被绑的结结实实的裴维新走过来,不由挑眉道,“抓住了?”
  裴维新嘴里被塞着东西,只剩一双通红的眼睛愤怒的瞪着阮乔,不难想象要是这时候没有守卫压着,他肯定得扑上来撕碎阮乔的脖子。
  阮乔对于裴维新愤怒的视线只是回以一笑,接着淡定的移开了视线,险些把裴维新气的背过气去。
  纪戎没注意到阮乔的小动作,颔首道,“你想问什么就和我一起来。”
  回到了之前的房间里,许成安一见纪戎立刻从椅子上弹了起来,戒备的盯着他。
  可惜纪戎看都没看他一眼,拉着阮乔坐在了椅子上。
  许成安瞪着眼睛,刚要出声余光却扫到了被绑成粽子的裴维新,不由瞪大了眼睛,踉跄的坐倒在了地上。
  “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厉声尖叫着,在发狂之前又被两个守卫给压住了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