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化男友进行式-第二十四章 你不知道你已经死了吗?-墨眼喵者-科幻灵异-新御宅屋

第二十四章 你不知道你已经死了吗?
作者:墨眼喵者      更新:2021-01-23 06:53      字数:2075
  在见到许成安后裴维新也是一愣,瞪大眼睛看着很是意外。
  他狠狠的看向了阮乔,目光狠厉。
  而阮乔只是挑了挑眉毛。
  “先把许成安带下去。”见许成安还在旁边尖叫,纪戎揉了揉眉心,扫了眼守卫们道。
  守卫们立刻架起了许成安的胳膊,见他还在挣扎干脆一手刀劈了下去,直接把他劈晕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的阮乔只觉得自己脖子一痛,突然觉得自己能抱到墨文这个大腿真的是太幸运了。
  这下整个阴暗潮湿的房间就只剩下了纪戎阮乔和裴维新。
  阮乔打量着这个房间,从心底喜欢着这个房间里面潮湿中带着血腥的味道。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觉得自己在过去不记得的那些事情中好像连自己的本性都差点忘记了。
  裴维新嘴里的东西已经被取了出来,他一脸愤怒的瞪着阮乔,咬牙道,“阮乔,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是不是忘了我们才是一类人!”
  “一类人?”阮乔站了起来,嘴角上扬,弯着眸子软声道,“我怎么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是一类人了呢?”
  说着她走到了被绑着的裴维新面前,俯下身子直视着他道,“从一开始你就没有说实话,我又为什么要把你当成我的同伴?”
  裴维新一愣,眯起眼睛危险的看向了阮乔,额角因为用力咬着牙关的原因都暴起了青筋。
  他现在整个人都被迫跪坐在地上,狼狈的即使再怎么瞪大眼睛也没有气势。
  “你到底抓我来做什么?”他咬牙问道。
  “纪戎做了调查。”阮乔闻言只是直起了身子,扫了眼坐在后面打算全程看着她的纪戎,见他依旧纵容着自己才继续道,“你利用自己守卫长的身份囚禁了许成安,保他衣食无忧却也困着他不允许离开住宿区一步,说说为什么。”
  果然问了这个问题,裴维新的眸子轻闪,刚要开口就听阮乔凉凉的声音从他的头顶上响了起来。
  “不要想欺骗我呐,你说没说谎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被她的声音吓了一跳,裴维新抬头看去,惊疑不定。
  “你最好还是说实话,不然的话”阮乔用双手扣着裴维新的脑袋,强行让他看向了不远处放满刑具的桌面,继续笑道,“我会让阿戎把那些东西一一在你身上实验一遍。”
  话一出口她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脸上一烧,赶紧看向了纪戎。
  果然见纪戎正看着自己,目光明亮,“阿戎?”
  天知道她干什么会说出这么亲昵的话来啊!完全就是顺口!
  阮乔的面上差点没撑住,无声的哀嚎了一声。
  “口误。”她讪笑道,“口误。”
  纪戎侧眸,不置可否。
  其实他倒是没想到阮乔这个看上去柔柔弱弱易推倒的的小女生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
  看着阮乔审问裴维新的背影,纪戎的目光有些恍惚,这种场景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咳。”努力忽视掉背后灼热的目光,阮乔瞪了眼一脸狐疑盯着自己的裴维新,直接问道,“现在说吧。”
  阮乔的目光还是有一定的作用的,裴维新沉默了片刻,抬眼看向她道,“你确定要在纪戎的面前说?有些事情还是不要让他知道的好。”
  “比如,有关这个场景的事,你想让他知道自己只不过是一个”
  后面的话裴维新没有说出来,但阮乔还是立刻皱起了眉。
  她确实不想让纪戎知道自己只是这个npc。
  纪戎的存在太真实了。
  阮乔回头看向了纪戎,想了想轻声问道,“纪戎,你能先出去一下吗?”
  纪戎看了眼她,又看了看裴维新,没有动作。
  “我会把我问到的事情告诉你的。”阮乔只能继续哄道。
  纪戎单纯的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但是这样的他却更加执拗。
  有什么是我不能知道的?
  纪戎很想这么问,但他看着阮乔的黑眸,那种柔软期盼的神色终于还是让他点了点头。
  见纪戎乖乖的出去阮乔才松了口气。
  “看样子他很听你的话啊。”一直目睹了这一切的裴维新冷笑道,“没看出来你手段不错,虽然是个奴隶身份却能抱上这么一条大腿。”
  阮乔的回应只是撇了撇嘴,坐在裴维新的对面,撑着自己的下巴道,“既然纪戎已经出去了你总能乖乖的回答我的问题了吧?”
  “你之前猜的不错,我囚禁许成安是为了完成任务。”见纪戎出去后许成安现在也不矫情,直接开口道,“之前我骗了你没错,我的任务不是什么在这破场景里面待够三年,是阻止玩家完成任务。”
  裴维新说这话的时候没有直视阮乔,不过他的视线直视着前方,比上一次说话时要坚定的多。
  阮乔撇嘴,别开目光道,“就因为这个你就一直囚禁了许成安?”
  “为了防止他离开我的管辖,我把他关了大半年吧。”似乎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裴维新说起这话时脸上还带着笑意,“不过关了半个月,没想到他出来就变成了现在疯疯癫癫的样子。”
  “不管是谁被关在了什么都没有的小黑屋子里面都会疯掉的吧。”阮乔无语道。
  “谁知道。”裴维新笑了,很快很快也找不到了什么笑点干脆撇嘴道,“不过你想问的难道就是许成安怎么样了吗?”
  “也有别的想问的。”阮乔拄着脸,嘴角上扬,声音却平淡的道,“把你知道的有关这个场景的事情都告诉我吧。”
  “我了解的也不多。”裴维新道,“我知道的事情不过是更高批次的玩家活着是一起进行任务的同伴告诉我的。”
  “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就好。”阮乔道。
  “那我从最开始的开始说。”裴维新点了点头,“首先能进入这个场景的人都是死人。”
  “死人?”阮乔一愣。
  “是的。”裴维新道,“我就是因为车祸死亡,等再醒来已经到终点站了。”
  见阮乔一脸的迷茫,他不由反问了一句,“你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