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化男友进行式-第二十五章 你还想知道什么?-墨眼喵者-科幻灵异-新御宅屋

第二十五章 你还想知道什么?
作者:墨眼喵者      更新:2021-01-23 06:53      字数:2052
  裴维新的狭长的眸中带了锐利之色,他观察着阮乔阮乔迷茫的样子,眉头微不可查的一皱。
  “你没有接到神的指示吗?”他问。
  阮乔没有回话。
  见状裴维新继续说道,“我死后意识中出现了神的声音,他告诉我我已经获得了进入神格世界的资格,只要完成任务就能获得离开这里的机会,完不成就会永远被困在场景中,一辈子都没有了出去的可能。”
  “完成任务只能得到离开场景的机会?”阮乔很快从恍惚中回过神来,她垂眸掩去了多余的情绪,声音尽可能的平淡着道。
  “当然,你还想要什么?”裴维新扬眉,嗤笑了一声。
  裴维新的目光中虽然带着嘲讽和戏谑,但是全然没有说谎时的闪烁与慌张,阮乔收回目光,回想着纪戎曾说的话道,“没有成为这个世界神的选项吗?”
  “怎么可能有?”
  听到这话的裴维新不可思议的瞪眼看着阮乔,那目光赤裸裸的仿佛在看一个神经病,“这个世界怎么可能给你这样的选项?”
  没有这个选项?难道纪戎骗了自己?
  阮乔的脑子有些乱,她闭上眼睛揉了揉太阳穴,声音在不知不觉间染了戾气,“麻烦,真麻烦,太麻烦了呢。”
  此时的她面色阴沉,唇角却诡异的上扬,整张脸都变得有些狰狞。
  “阮乔?”裴维新被这个样子的她吓了一跳,赶紧出声唤了一声。
  阮乔这才回神看了过来。
  “我没事。”她睁眼,露出无害的笑容道。
  裴维新却只感觉背后寒毛倒立。
  “你来到这个世界后在现实世界最后的记忆是什么?”见阮乔的表情渐渐恢复了正常,裴维新忍着喉咙里险些出声的尖叫,咽了咽口水问道。
  就像是阮乔需要了解这个世界一样,他也要从别人的嘴里来了解这个世界。
  最后的记忆?
  阮乔垂下了眸子,认真的回想了起来。
  只是她不管怎么想记忆都是从那片荒漠,被怪物追赶时的场景开始的。
  唯一能让她怀念的,只有那个模糊的一直在等她回去的身影。
  “我不记得现实的事情。”阮乔道。
  “那还真是奇怪。”裴维新不由皱眉,“我还是第一次遇到你这样类型的人。”
  阮乔不置可否,抬手轻轻的叩了叩身侧的桌子,“别继续纠结这个问题,先说别的。”
  见阮乔的黑眸此时已经看不清楚了情绪,裴维新心里警铃大作,也不迟疑,立刻开口道,“就我来这个世界的调查,我们每个人在现实世界死亡的年龄都在十六岁至二十八岁之间,死亡时间也具体的在二零一八至二零三零年这十三年间。”
  “这有什么意义吗?”阮乔皱眉。
  “这事我也是在上一个场景听情报者说的。”裴维新撇嘴道,“不过也确实,我死的时候是二零二零年,年龄二十五岁。”
  “情报者?”
  见阮乔对那个怪胎感兴趣,裴维新撇嘴,皱着鼻子有些厌恶的道,“他真实的名字叫什么没人知道,如果你能通过这里在日后的场景中很可能会遇到那个怪胎。在这提前奉劝你一句,要是碰到他了,请一定有多远走多远,那家伙就是个脑子有病的神经病!为了他莫名其妙的猜想完全不把人命当命。”
  阮乔哼哼着笑了笑,“彼此彼此吧,你不是也囚禁了许成安那么多年吗?正常人可做不出这种事来。”
  闻言裴维新一愣,垂眸好半晌后才苦笑道,“也是,我现在也不是什么正常人。”
  “还有呢?”阮乔偏头,手里摆弄着桌上放着的钳子,总觉得拿在手里把玩的场景在什么时候见到过。
  “还有?”盯着阮乔修长且骨节分明的手指,目光落在她手中的钳子上,裴维新背后发毛,不知道她还想知道什么,只能随便找了个事道,“你知道场景中同样任务的玩家可以组队吗?”
  “不知道。”阮乔老实的摇头。
  “在同一场景的玩家,只要任务相同就可以组队。”裴维新道,“组队期间只要有一个人完成了任务其他人的任务都算完成,但是获得的奖励会根据人数平摊。”
  同一任务?
  阮乔想到了许成安,当然并没有和他一起组队的想法。
  “怎么知道对方和自己是同一任务?”阮乔扬眉问道。
  “互相告知呗。”裴维新轻撇了下嘴角,“我也不太清楚,至今为止没遇到和我任务一样的人。”
  他顿了顿,继续道,“不过我听说如果是在组队的情况,下一个玩家死了之后他的血会指向其它的玩家,不过很快就会干掉。”
  这个场景她倒是见到过,阮乔想到了上次奴隶那个的血迹,摸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什么。
  “还有什么?”她很有兴致的继续问道。
  “再的也没有什么可提的了。”裴维新道,“我该说的都说了,你总不会还要杀了我吧?”
  阮乔看了眼门口,想了想侧眸笑道,“可以考虑。”
  只觉得阮乔的笑容十分刺眼,裴维新咬着牙关,隐忍的闭了闭眼睛。
  “不过嘛。”十分喜欢裴维新这种卑微的模样,阮乔笑眯眯的俯身问道,“在那之前你要告诉我你的你的能力是什么。”
  “我做的最蠢的事就是找了你。”裴维新咬牙道。
  “谢谢夸奖。”阮乔笑了笑,“我这人三观很正的,不喜欢杀人,你只要告诉我我想知道的我就不杀你,只不过只能在我完成任务离开这个场景后你才能获得自由。”
  要说阮乔现在的笑容只能用一个欠扁来形容。
  裴维新闭了闭眼睛,深吸一口气后才闭着眼睛道,“我的能力是探测周围的情况。”
  阮乔扬眉。
  裴维新闭着眼睛,她暂时看不到什么异常。
  “现在外面有三个守卫,纪戎正坐在椅子上看书。”裴维新睁开了眼睛,看着阮乔目光明亮,“其中一个守卫在纪戎身后发呆,腰部皮带的左侧有两道裂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