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化男友进行式-第四十章 病娇-墨眼喵者-科幻灵异-新御宅屋

第四十章 病娇
作者:墨眼喵者      更新:2021-01-23 06:53      字数:2058
  哪怕再难受他也会笑着。
  看着纪戎的笑容,阮乔脑海里莫名其妙的冒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她张了张嘴,抬手想要拉住纪戎的袖子,手刚抬起来又攥起的落了下去。
  加快步子走在纪戎的身侧,阮乔看着他的侧脸,目光落在他额角处的一道划伤,“那你们之后怎么办?”
  纪戎停了下来,他没有看阮乔,只是直视着前方,语气中多了些茫然,“我不知道。”
  场景从来没有受过这么严重的毁坏,哪怕是他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阮乔没了话接,闭了闭眼睛后移开了目光。
  她突然觉得场景中的人太可怜了一些,他们存在的意义就是填充场景,如果玩家毁掉了场景立刻就没了地方可去。
  只是这种同情转瞬即逝,阮乔扯了扯嘴角,心里更关心的还是她的任务。
  “阿木他还在不在?”
  听阮乔提起了阿木,纪戎垂眸,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反而问道,“场景没有了的话你还会留在我身边吗?”
  阮乔:“”
  她就搞不懂这家伙对她的占有欲到底是哪里来的!
  等回终点站一定要抓住纪戎好好的问问,这也太匪夷所思了,长相明明一模一样性格怎么就差了那么多。
  只是她真的了解终点站的那个纪戎吗?
  扪心自问,阮乔只觉得那家伙是个温柔有礼的绅士类型,但是更多的就不清楚了。
  “我不知道。”阮乔给出了和纪戎刚才一样的答案。
  纪戎沉默,冰凉的手指轻抚过阮乔的下颌,拇指温柔的划着她的嘴唇,专注的目光看的她浑身发毛。
  就在阮乔觉得纪戎会对自己做点什么的时候他却是收回了手,温和的对她笑道,“我知道了。”
  阮乔的鸡皮疙瘩再次落了一地。
  情况好像有些不妙。
  “阿木还在。”拉住阮乔的手腕,纪戎带着她直接走进了囚室。
  潮湿酸臭的气息从囚室中蔓延出来,刺激的令人恨不得不要呼吸才好。
  和阮乔第一眼看到的是坐在桌前的阿木不同,纪戎的目光看的则是旁边囚室中的两条银色锁链。
  没注意到纪戎的出声,阮乔握了握他的手轻声问道,“给他的食物他全部吃掉了吗?”
  纪戎颔首,垂眸注视着她的眸子,示意门口的守卫打开囚室的门,“需要进去和他说点什么吗?”
  “恩。”阮乔确实有话要说,她走进囚室回头看了眼纪戎,见他远远的走到走廊的椅子上坐了才松了口气。
  纪戎现在已经完全脱离掌控了,他的情绪相当的不稳定。
  事实上阮乔从一开始就没有驾驭这种人格异常者的想法,她只是在有限的范围内利用纪戎的偏执来帮自己达成目的。现在纪戎情绪已经接近失控,她总不能继续在这里老老实实的等死。
  按照纪戎的态度,他活不了她也一定得跟着他死同穴。
  看着走进来的阮乔,阿木还是那张老实的脸,干巴巴的道了句,“你来了啊,”
  “恩。”阮乔点了点头,坐在了阿木的对面,“你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吗?”
  阿木老实的摇头,他一直被关着,除了期间被换了囚室之外根本连外界的空气都没有闻上一口。
  见阿木目光真诚,阮乔撑着下巴,认真的对着他道,“这个场景要被毁掉了。”!
  阿木立刻瞪大了眼睛,惊异的瞪着阮乔,连呼吸都急促了几分。
  看到他的反应阮乔表示满意,她起身走到阿木身侧,拍了下他的肩膀俯身放轻了声音,“有一个能控制怪物的玩家利用自己的能力要毁了这个场景。”
  她顿了顿,见阿木紧张的看着自己,嘴唇都褪去了血色,轻笑一声继续道,“所以说如果我们再不完成任务的话可能就再也完不成了。”
  说话间她的目光在阿木正捏着自己裤缝的手上一顿,阿木的指甲很整齐,此时正用指甲盖扣着裤缝上露出的线头,看上去完全是不经意间的动作。
  收回目光看向阿木老实的脸,阮乔轻扬了扬眉毛,越发凑近阿木的耳侧道,“你说对吗,赵炎?”
  阿木的呼吸不受控制的停滞,他下意识的推开阮乔,整个人都因为用力过猛而从椅子上栽倒在地上。
  戏谑的扫了眼阿木狼狈的模样,阮乔直起身子,扶着椅背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赵炎是之前看守着阿木的守卫。
  仰坐在地上,阿木瞪着阮乔,挣扎似的动了动脚想要离阮乔远一些。
  见他动作阮乔不由俯身趴在了椅背上,冲着他笑眯眯的道,“当初在居住处的园丁也是你吧?”
  阿木脸上的血色完全褪尽,他想要否认但是对上阮乔那看似温和的水眸却连手指都无法动弹一下。
  “你伪装什么的都做的不错啦,在人前也都是完全不一样的模样。”离开椅背走到阿木身边蹲了下来,阮乔双手捧着阿木的脸,看了眼门口确认纪戎不在后才贴近他的脸道,“看看看看,根本找不出易容的地方,这是你的能力吗?”
  阮乔的手心很软,吐出的气息也很温暖,但是就是让阿木觉得不寒而栗。
  他大手狠狠的推开了阮乔,狼狈的趴起来抓住了阮乔的衣领把她抵在了身后的墙边,压抑着声音道,“不要招惹我!”
  觉得背后被撞的有些痛,阮乔微微皱了下眉头,双手却抚想了阿木的脸,声音轻柔道,“同为玩家不招惹你不行啊。”
  这个女人他妈就是个疯子吧!!!
  被阮乔碰到的地方一阵膈应,阿木下意识的拍开她的手,往后推了两步。
  “明明看起来很精明怎么这么容易紧张呢。”阮乔揉了揉自己的手背,偏着头扫了眼他的手笑眯眯的道,“连紧张时做出的小动作都很可爱呢。”
  说他一个大老爷们可爱???
  阿木汗毛直立。
  阮乔也不打算和阿木耗太久,等会纪戎过来她可是也要完蛋的。
  “你在这里换了真正的阿木离开吗?”她注视着阿木的眼睛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