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化男友进行式-第七十一章 升级-墨眼喵者-科幻灵异-新御宅屋

第七十一章 升级
作者:墨眼喵者      更新:2021-01-23 06:53      字数:2080
  阮乔顺着纪戎的话点了点头,重新拉出面板抬手按下了“是”的选项。
  “我不想原地踏步,那太无聊了。”
  升级成功。
  体力值上限10,精力值上限10,耐力值上限10,疼痛感降低10
  场景难度增加10
  机械的男声立刻在阮乔的耳内响了起来,阮乔听着一连串的数字鼓了下腮,觉得自己的身体没什么变化。
  她看着已经不在闪动的上升箭头,再次拿手点了一下。
  这一次依旧跳出了一个面板,只不过面板上写的是:积分不足,无法升级。
  好吧,也不提示一下下一次升级需要多少的积分,神格的任务依旧莫名其妙到了极点。
  阮乔觉得要是这世界真的出成游戏肯定没几个人玩。
  “我大概离下一个任务有多久?”抬眼看向坐在对面的纪戎,阮乔再次收起面板,笑吟吟的无害道。
  见阮乔收起面板纪戎就知道她升级成功了,他点了点头,起身将桌上的餐盘收回厨房去,“这个是世界随机的,没有具体的时间。”
  阮乔也随手端起两个盘子跟在了纪戎的身后,微偏着头笑眯眯的道:“所以你才这么长时间没有任务吗?”
  “可以这么说。”纪戎温和道。
  阮乔侧身避开纪戎,免得他撞到自己,同时靠在了厨房门口道:“你知道满级大概是几级吗?”
  纪戎摇头,“我不知道。”
  见状阮乔也不失望,只是环臂道,“我在工厂的时候遇到了一个玩家,他告诉我说完成任务之后只有离开世界这一个选项,而你既然还知道别的选项是不是见过一些满级完成任务的人?”
  她说着嫌站的累干脆从旁边炉子下面的柜子底下抽出了一个折叠的小板凳,摊开来坐在了正把盘子放入水池的纪戎旁边。
  纪戎在她熟练的动作看起来有些吃惊,他的黑眸少有的躲闪了阮乔的目光,从侧面看去可以清晰的看到他滚动的喉结。
  “怎么了?”一直注意着纪戎表情的阮乔自然不会放过他表情的异常,撑着下巴奇怪的问道。
  纪戎闭了闭眼睛,再看过来时已经没了半分异常,“你是怎么知道那里有板凳的?”
  这个问题一下子问住了阮乔。
  她愣愣的摸了下自己身下的板凳,又看了看身侧的柜子,满脸问号。
  “不知道,就是觉得这里会有板凳。”她挠了挠头,奇怪的道,“也许因为这里是终点站的原因吧,我觉得这里的摆设都不怎么陌生。”
  “直觉吗。”纪戎的眉宇有些下垂,面带悲恸的眸光下偏上扬着嘴角,“我还是太贪心了,早知道就该”
  后面的话他的声音小的和轻吐的微风差不多,阮乔自认为自己没有什么顺风耳,听不清楚他的声音。
  “就该什么?”阮乔偏头问道。
  纪戎扭过脖子深深的看着她,漆黑的瞳孔中没有半分光泽。
  感觉自己跟被鬼注视着一样浑身发毛,阮乔连着眨了几下眼睛,安静的等着纪戎的下文。
  而纪戎也没有让她失望,淡定的摇了摇头后收回了目光,“没什么。”
  阮乔:“”
  没什么你刚还跟看鬼似的瞅着我?
  和纪戎相处的时间越多就能发现这家伙真的是个矛盾很多的人,浑身都是秘密不说还整天吊人的胃口。
  这是阮乔和纪戎相处了几天后得出的结论。
  而且纪戎的任务简直少的令人发指,起码按照他的说法从阮乔到这个终点站开始到现在他一个任务都没有过,整天在花园里剪剪花草,在家里看看书悠闲的令人发指。
  弄的阮乔近墨者黑整天也跟着他悠闲的晒太阳养膘,要不是之前经历的事情还历历在目她估计要当这里是天堂了。
  “有这个时间要是能回现实世界去看看就好了。”见纪戎站在花园里悠闲的绞着树枝,阮洽放下书坐在门口的石阶上道,“说不定还能找回一点我忘掉的记忆。”
  “这是不可能的。”纪戎专注的伺候着眼前盛放的花朵,确定完美后才放下剪刀走了过来,“你应该已经知道了,我们都是死人,根本没有机会返回现实世界。”
  侧身给纪戎让了点位置,阮乔拍拍身侧的石阶道:“那任务完成后不是也要返回的吗?”
  纪戎看起来有点洁癖,他对着石阶发了两秒的呆才转身坐了下去,看着阮乔伸出去的小腿出神道:“那不一样,完成任务后神格会修改所有知道玩家身死消息的人,让玩家在死亡的前一刻恢复健康复活过来。”
  阮乔若有所思,“难怪来到这的人都是在十六在二十八岁之间的,这样就算是复活也不会有什么身体衰老死亡之类的担心。”
  没想到阮乔去了一趟任务连这件事也知道了,纪戎抬眸看向了花园,眸光越发的温柔。
  “那我现在多大了?”阮乔没有现实世界的记忆,因此也不知道自己的年龄。
  “二十四。”纪戎下意识的回话道。
  “二十四?”阮乔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扭曲着脸瞅了瞅自己平a的某处,觉得自己完全不像一个二十四的成年女性。
  她的长相比较偏小,尤其是一双杏眸水汪汪的眨巴起来时就和十四五岁的小姑娘没什么两样。
  见阮乔纠结的捏着自己的脸,纪戎没忍住的轻笑道,“你只是长相比较小。”
  也就是这幅样子才最有欺骗性。
  想起第一次见阮乔时她也是用这幅娇小的样子欺骗了那些渣滓,连着他也一起骗了过去。
  “好吧我接受了。”阮乔不过是纠结了几秒也就释然了,她淡定的耸肩,看向纪戎的目光却多了几分的狐疑,“不过我都不知道的事你是怎么知道?”
  被她盯着纪戎也不在意,只是笑眯眯的看了回去,高深莫测的扬唇一笑。
  摔!
  阮洽立刻反应过来这家伙是在报复自己没有告诉他那两千积分的事情!
  她清了清嗓子,在纪戎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起身拍了下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少年郎,做人还是要心胸宽广些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