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化男友进行式-第八十章 场景二要成精-墨眼喵者-科幻灵异-新御宅屋

第八十章 场景二要成精
作者:墨眼喵者      更新:2021-01-23 06:53      字数:2097
  被切切实实当成十九岁少女的阮乔厚着脸皮咳嗽了两声,天生的一张的娃娃脸上还露出了个甜甜的笑容,人畜无害。
  “这儿的年龄半大不小的多了去了,不照样在干活吗。”徐志不在意的摆了摆手,叼着烟卷深深的吸了一口,吞云吐雾间回头看向阮乔道,“咱们都是外来者,等确定了身份不管怎么样都得按照这里的规矩来,这里到处都是监控器,你们最好还是老实一些。”
  见徐志一本正经的叮嘱着,阮乔和程言都十分给面子的点了点头,然而瘦高个儿显然不在意的摆了摆手,“行了徐哥,咱们的警报都多久没响过了,你看看你把新来的紧张的。”
  “一脸紧张”的程言快速眨了几下眼睛,超阮乔的方向看了一眼。
  阮乔无语,这分明是一脸的兴奋。
  “你们也是新来的人吗?”站在程言前面的一个男人有些好奇的回过头来,推了下鼻梁上的眼睛,看着文文弱弱的,“我刚才听说你们是从很少有人出来的管道口出来的,那里有什么吗?”
  “当然有东西啦,那里全特么的都是怪物。”接这个文弱新人的是个浑身肌肉的女人,她轻啐了一声,满脸的嫌弃,“你看看他们身上,那一看就是从怪物身上爬过来的,胆子还挺肥。”
  话音一落阮乔明显感觉到周围的目光都朝着自己射来,她倒是泰然处之,可程言好像还没有她这么淡定,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
  “怪物?”文弱男人的脸都凉了大半张,他抬手蹭了蹭自己额头上莫须有的汗,瞳孔注意着阮乔他们身上的同时惊悚的颤栗着。
  比起周围的人来说,这个男人的恐惧太显眼了一些。
  阮乔多看了他两眼,很快别开眼没有出声。
  “你害怕个什么?”肌肉女看不惯男人这么没出息的样子,一脚踢了下他的小腿,见他疼的一个踉跄差点从地上越发无语的翻了个白眼,“那种怪物不会跑出来的,他们根本无法从第一道闸门口出来。”
  肌肉女说完还算好心的抬手扶住了男人,淡淡道,“只要你确认身份后任务没有被分配到排水送水处就不会和怪物们有什么接触。”
  “那要是被分配到了呢?”文弱男人的脸色还是很苍白,颤抖着看向肌肉女,“我面对那些怪物的话一定会死的!”
  “没那么夸张,就算是被分配到了也会有老手带你,你这种新人最多就是守在门外或者跟在后面学习的,屁用没有一个。”肌肉女说话的态度恶劣,不过还是很好心的给新人解释了一遍,对待新人她和徐志都还算是有耐心。
  见肌肉女信誓旦旦的样子不像是撒谎,文弱男人这才松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阮乔一直注意着男人惊恐的神情,她看了看前面排队的几人,基本上都是一年疑惑的样子,看起来没有见过这种听起来很可怕的怪物。
  那这个男人又为什么会害怕成这样?
  阮乔偏头,伸长手拍了一下文弱男人的肩膀。
  男人似乎还在惊弓之鸟的状态,被她这么一拍没忍住的尖叫了一声,差点从地上蹦到天上去。
  肌肉女翻了个白眼,又抬脚踢了下男人的小腿,“安静点,一个大男人家的叽叽歪歪的还没人家女孩子有胆量。”
  算是被夸了的阮乔冲肌肉女腼腆的笑了笑,抬眼看向文弱男人道,“你好,我叫阮乔。”
  “我叫程言!”程言总是跟在阮乔身后介绍自己,他兴冲冲的对着男人咧嘴一笑,一口白牙险些晃花男人的眼睛。
  男人讪讪的一笑,无声的吸了口气让自己冷静一些,这才温声道:“我叫梁平,很高兴认识你们。”
  没从他的脸上看出来多少的高兴来。阮乔无声的腹诽了两句,面上笑眯眯的道,“梁平,你见到过怪物吗,它们长什么样子?”
  阮乔说着指了下自己的手电筒,一脸的余悸,“我之前在管道口往上爬的时候一开手电筒周围的怪物就开始动,我没办法只能摸着黑爬,连它们的样子也不清楚。”
  “就是就是。”程言紧巴巴的跟在阮乔身后点头,眼巴巴的对着男人接话道,“我看你这么害怕,难道是见过它们吗?”
  闻言男人连忙摇了摇头,摆手道:“怎么可能,只不过我记忆里一直都对怪物这两个字特别的害怕,应该是心理毛病了。”
  闻言阮乔睁大了眼睛,声音带了些恰到好处的诧异,“你还记得来这个世界之前的事情吗?”
  “怎么可能记得,不记得了。”文弱男人摇了摇头,单手横着捂住了眼睛,“除了对怪物的恐惧之外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这种情况倒也常见。”徐志在旁边轻声道,“之前我看到一个新人就对尖锐的东西特别害怕,不过记得以前的事情是不可能的,就这个场景诞生开始到现在这么久的时间一直都没听说过有谁能记得进入这个场景之前的事情。”
  说着他拍了下文弱男人的肩膀,笑声爽朗,“别怕了,除了老手之外你们新手是不被允许进入管道口的,不会有事的。”
  肌肉女表示赞同,大巴掌一挥直接拍到文弱男人的肩膀上,险些给他拍脱臼,“没错没错,到你了快进去!”
  男人苦着脸大步走进了被铁皮覆盖的圆柱形小房子内,回手关上了门。
  近距离看着这个铁皮房阮乔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破旧,上面遍布着红红褐褐的锈纹,有些地方甚至裂开了不少道的口子。
  这个破旧的玩意就是鉴别身份的东西?
  程言看上去有些失望,他见周围没人注意回身悄咪咪的用口型道:我还以为是高科技激光之类的呢。
  程言没有发出声音阮乔却意外的看懂了他的意思,不由笑着扬了扬眉毛。
  “怎么,是不是看着特别破?”徐志回头注意到了他们两个的互动,也不介意的哈哈一笑,指着这个破旧的铁皮房道,“先别着急,等你们进去了有的是惊奇的时候,我当初就被这玩意的表面骗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