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化男友进行式-第八十二章 场景二的奴隶-墨眼喵者-科幻灵异-新御宅屋

第八十二章 场景二的奴隶
作者:墨眼喵者      更新:2021-01-23 06:53      字数:2060
  徐志颔首,对着他们挥了挥手,“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
  接受了徐志的好意,阮乔和程言一起走向了坑洞处的阶梯。
  这些梯子有爬的也有走的,看了眼攀爬的梯子几乎都被磨的光滑,阮乔还是决定走阶梯,虽然这样路好像会走的远一些。
  “这里的每个人脖子上都有记号啊。”程言看着两名从身旁走过去的人,原本想大声招呼不过想到了之前梁平的处境,还是闭上了嘴。
  万一这个人身份是个主人的话估计会直接被嫌弃吧。
  对此程言似乎完全不在意,眼底的笑容反而更深了不少。
  他拉开自己的面板看着上面的任务,舔了舔后槽牙寻思着该什么时候开始做任务。
  正当他出神的时候身侧的阮乔突然停了下来,看着周围一脸的凝重。
  “怎么了?”程言立刻抬头。
  阮乔摸着下巴,左顾右盼了片刻后严肃道:“我好像迷路了。”
  程言:???
  扭头看了看周围,确实是各种各样的梯子交杂在一起,站在外面看还没什么,从里面看简直是一团乱麻。
  这里的梯子原本就多,偏偏中间的开口也大,这么一弄站在梯子里面的时候根本看不到外面。
  阮乔叹了口气,扶住额头,“也许我应该回去看一眼路。”
  这些梯子乱七八糟的往上往下的都有,全建在一起看起来上去的上下来的下来的像上去的根本搞不清楚。
  “行。”程言颔首,“不过我得和你一起,不然万一你走不回来了我还得去找你。”
  对此阮乔没有异议。
  两个人于是又开始原路返回,可是原本是往上走的楼梯不知道怎么走着走着变成了往下走的,再看他们好像和进入楼梯的那一层越来越远了。
  “找个人问一下吧?”程言叹了口气,“现在只有这个办法了。”
  阮乔也屈服在了这个仿佛魔法阵的楼梯上,上下看着等着人过来。
  很快一个背着一筐垃圾的人从上往下走了过来,脏兮兮的面上满是疲惫。
  阮乔抓紧机会走了上去,尽量放轻声音,“请等一下。”
  那人似乎被吓了一跳,惊的差点从楼梯上滚下去,好在阮乔和程言一前一后的扶住了他,不然这问个路可就出人命了。
  “怎、怎么了?”这个人似乎常年没有说话,一开口的声音嘶哑的跟声带被撕开了一样异常难听。
  “我们是新来的,想问个路。”阮乔指了指自己和程言,看着有些无奈,“这里太难绕了,你能告诉我们怎么去废水处理处的入口吗?”
  “废水处理处?”这人的思维有些迟钝,他呆滞的目光注视了阮乔好几秒,似乎才反应过来慢悠悠的开口,“我也、要去。”
  “那太好了,可以同路。”阮乔松了口气,走在了这人的身旁。
  从阮乔的视角打量这个人,这人的年龄三十岁上下,不过也不排除常年劳动使人看上去显老的原因。
  程言走过来看着这个人,友好的笑问道:“我叫程言,程序的程,语言的言,你叫什么?”
  这人似乎又被吓了一跳,他抬手用手背蹭了蹭嘴角,看这样有些紧张,“我、我叫陈银。”
  陈银说话的时候不敢看程言的眼睛,低着头卑微的抓着自己的衣角。
  程言有些惊喜,十分自来熟的揽住了陈银的肩膀,开朗的笑了笑,“诶,我两同性诶。”
  看着程言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陈银有些不自在的岣嵝着背,面上紧张的都开始发烫,连忙解释道:“我、我是陈述的陈。”
  “这样啊。”程言笑了,抬眸看向阮乔做了个“他很紧张”的口型。
  阮乔也看出了陈银的紧张,她想了想示意程言先把手放下去,和陈银保持了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你也是废水处理处的吗?”
  陈银点头,见程言把手放下去了总算是暗暗的松了口气。
  “这是你的工作?”阮乔看了眼陈银身后的铁筐。
  陈银似乎好久没这么和人说话了,听阮乔问起立刻知无不言,“我这是采集垃圾的工作,要先送到废水处理处检验,检验完毕后送到最终处理处。”
  见陈银稍微房放开了一些,阮乔这才继续放下接话,“这里的楼梯这么难走,你是怎么记住的,有什么诀窍吗?我担心我接到任务之后会因为迷路把整个任务耽搁了。”
  “不用担心。”陈银摇了摇头,说话逐渐变得流畅了起来,只是语速还有些慢,“一开始你们会拿到一张地图,上面的线路很好认,我们的工作一般不会发生改变,等把路走熟了就连地图都不用了。”
  程言好奇的插了句嘴,“那你在这工作了几年?”
  “我也不知道,好几年了吧。”陈银嘴边的笑容逐渐变得苦涩了起来,“一开始我还急着日子,现在已经记不住了。”
  说着程言的面上又逐渐的变成了逆来顺受的模样,认命的垂下了头。
  程言在旁边附和的点了点头,“你是奴隶吗?”
  这话一出陈银的表情立刻有了变化,他惊悚的看着好像只是随口一问的程言,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阮乔不知道陈银在害怕什么但是程言知道,他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笑眯眯的咧着嘴,“因为我的身份是奴隶啦,所以总是有些担心。”
  一听程言是奴隶陈银的心这才放了下来,呐呐的开口,“是奴隶的话要是能遇到一个好的主人就最好了,我的主人是个什么都不做的,但是和我一个一起工作的也有着做主人的人,和奴隶两个人共同分担着工作。”
  “这样啊。”程言对着阮乔眨了眨眼睛,愉快的笑了,“那我的主人一定是个很好的人。”
  别看程言到这个世界还没半天,已经完全接受了这个世界的设定,说起主人奴隶来那叫一个顺口。
  “我以前也是这么想的”陈银看着程言的目光深处隐隐的多了些恶意,又很快的摇摇头驱散自己内心恶毒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