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化男友进行式-第一百零四章 任务-墨眼喵者-科幻灵异-新御宅屋

第一百零四章 任务
作者:墨眼喵者      更新:2021-01-23 06:53      字数:2109
  一般来说,只要任务中没有过伤害别的玩家,或者被别的玩家伤害过的玩家,对同是玩家的人亲近感要比场景中的人高的多。
  人总是需要群居的小伙伴的。
  目前黎婷对众人就是这种感觉。
  她悄悄的看了眼众人,心里不断的琢磨着要换个什么话题还好。
  不过程言很明显比她还急躁,他一拍桌子站起来,不满的扫了眼众人,“大家都不自我介绍一下嘛,怎么就我一个人在说。”
  说着他指着自己,“我的任务是在这个场景中接触一百名非玩家角色,能力是夜视,你呢?”
  他指向黎婷。
  黎婷眨了几下眼睛,沉默了半晌后才犹豫道:“我的能力是场景选择。”
  程言注视着黎婷犹豫的样子,别开目光看向阮乔,“场景选择?”
  阮乔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什么能力。
  事实上她连自己的能力是什么都还没搞清楚。
  见众人都看着自己,黎婷耸了耸肩,“就是在进入场景之前会给我三个场景,然后我在其中三选一。”
  “这能力有什么用?”程言睁大了眼睛。
  “大概可以在多个场景中选出最简单的吧。”黎婷垂眸,摸了摸脖子,“大概。”
  程言咽了咽口水,颇有些嫌弃的看了眼周围,“那你怎么会选…额,这里?”
  说真的下水道的环境真的说不上好。
  黎婷抬了眼皮,“另外两个场景是斗兽场和蛇谷。”
  程言一噎,咳嗽了两声突然觉得还是下水道安全点。
  “那你的任务是什么?”他好奇道。
  不想黎婷再次陷入了沉默。
  程言等了半天也不见黎婷说话,他坐下来有些尴尬的挠头,语气中有些怪异,“大家都是玩家,任务有什么不好说的吗?”
  黎婷紧紧的攥着裤子,眼眶也很快红了一圈。
  程言一愣,生怕黎婷和黎玉一样说哭就哭出来,连忙表示自己就是随口一说,黎婷说不说任务都没关系。
  黎婷咬着嘴唇低下了头,哽咽的摇了摇头。
  就在程言有些头疼的时候方锦鲤扫了众人一眼,淡淡出声道:“杀人。”
  阮乔扬眉,目光在方锦鲤和黎婷之间来回的扫了扫。
  不大的房间瞬间安静下来,程言睁大眼睛,看着黎玉的目光逐渐抓转为了惊惧。
  不过阮乔余光扫到他的嘴角有一瞬间的上扬。
  她暗暗皱了皱眉,抬眼看向方锦鲤,“杀什么人。”
  黎婷终于恢复了一些,她感激的看了方锦鲤一眼,深吸一口气冲着众人道:“主人。”
  主人这个范围就大了,不管玩家还是非玩家都有可能是主人。
  阮乔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条纹,笑了笑没有出声。
  不过比起阮乔的淡定程言可是直接炸了毛,他拍桌而起,指着身旁的阮乔怒道:“那你的目标不就是阮乔吗!”
  黎婷咬牙,强撑出笑来,“不,我不会对阮乔动手,事实上我没办法对任何人动手。”
  对此方锦鲤表示赞同,“我也是主人,不过黎婷并没有对我做什么。”
  要是黎婷对人有杀心的话他绝对不会接近对方。
  见黎婷低着头神色灰暗,阮乔伸手抓住程言的肩膀,硬生生的把他摁回了座位上。
  “如果黎婷要杀我的话早就动手了。”
  程言看了看黎婷,又看了看一脸淡定的阮乔,终于还是闭上了嘴,不过看着黎婷的目光还是有些戒备。
  “事实上我连杀掉许严爵那个混蛋都做不到。”黎婷捂住了脸,双手不受控制的颤抖着,“不管是玩家还是场景中的人,都太难了。”
  杀人的这道坎不是想过就能过去的,但是一旦跨过去了那很快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这就是为什么从监狱中放出来的囚犯再次犯案的几率极高。
  阮乔靠着椅子,朝墙壁上的钟表看了一眼,很快回眸道:“抱歉黎婷,你这个任务我们也无能为力。”
  总不能她把脖子伸出去让黎婷砍吧。
  黎婷黯淡着脸色点了点头。
  “还有就是我和程言今天还有工作,我们要自我介绍什么的还是说快点。”说着阮乔直接接上自己的话道,“我的任务是找到凶手并交给秩序长,能力是原点重生。”
  黎婷在听到凶手一词的时候愣了愣,震惊的看向阮乔,“要说抓凶手的话…是指抓我吗?”
  阮乔翻了个白眼,“我不知道,凶手的意义应该有很多。总不能这个任务就是冲着你来的。”
  黎婷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秩序长?”程言扭头看向阮乔,之前阮乔并没有说什么秩序长。
  阮乔颔首,“就我所知这个场景并没有秩序长,你们谁知道吗?”
  众人面面相觑,摇了摇头。
  阮乔看向了方锦鲤。
  之前怪物的事情就是方锦鲤告诉自己的。
  注意到阮乔的目光,方锦鲤抬头歉意的摇了摇头。他看着自己的手心,抬眸沉声道:“我的能力只是清楚场景中所有怪物的部分历史,所以才对怪物的事情了解的比较清楚,但是人却一概不知,除非那个什么秩序长也是怪物,不然我也不清楚他的资料。”
  听方锦鲤这么说阮乔只是皱了皱眉,抬眼对他笑了笑,“没事,总能知道的。”
  “你问许严爵了吗?”黎婷看着阮乔道,“小玉给我说许严爵说你问了什么奇怪的问题。”
  “我没问他秩序长的事情。”阮乔说着视线扫过黎婷,“我只是问了许严爵怪物之前不在管道的事情,许严爵还问我从哪里知道的,表现的有些激动。”
  “这件事确实是我们不该知道的,不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见阮乔面上隐隐有着失望之色,方锦鲤抿了抿唇,“阮乔,我觉得有一个人你可以问问。”
  阮乔抬眼,“什么人?”
  方锦鲤想了想,“最上层的排水送水处有个老人,在这个场景中年龄算是大的了,我们都叫他胥老头。你给他说是小方让你来的,他肯定会把自己知道的告诉你。”
  阮乔心里暗暗记了下来,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众人松了口气,程言正准备起身去工作,身后的门突然被敲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