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化男友进行式-第一百零五章 上去-墨眼喵者-科幻灵异-新御宅屋

第一百零五章 上去
作者:墨眼喵者      更新:2021-01-23 06:53      字数:2073
  方锦鲤起身往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又看着阮乔。
  “可能是许严爵?”阮乔猜测,让方锦鲤他们往里面躲一躲,走上前开了门。
  门外的人果然是许严爵。
  “我猜你今天还没有出去工作。”他微笑着看着阮乔,目光扫过她身后时顿了顿,“他还没去工作吗?”
  正在穿衣服的程言不乐意去搭理许严爵,他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爱答不理的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许严爵的目光在他的头顶上顿了片刻,莫测的扯了扯嘴角。
  阮乔看着程言离开,抬眼就看到了许严爵阴冷的眼神,挑了挑眉靠在门口问道:“你有什么事吗?”
  听到阮乔的声音需许严爵又恢复了温和的样子,“昨天因为怪物的事情我对你的态度不太好,作为赔罪我今天带你出去一趟?”
  阮乔原本打算今天去最上层找胥老头的,不过听许严爵这么说还是颔首问道:“去哪里?”
  许严爵指了指上层,面部柔和的笑了笑,眼底还有着淡淡的笑纹,“今天是上层管理者毛研有了新的另一半,会开狂欢派对,要去吗?”
  “是去最上层?”阮乔眨了眨眼。她本来也是要去最上层的,确实刚好可以和许严爵顺路。
  “那程言和黎玉呢?”
  许严爵似乎料到了阮乔会这么问,他似乎暂时放弃了把阮乔的三观扭转到这个场景的打算,“不过是个奴隶而已。”
  说话间许严爵的语气中不免带上了轻蔑,好像提一下奴隶两个字都会污了他的嘴。
  阮乔回眸看了眼房间,在长长走道的隐蔽下看不到黎婷他们的身影。
  “走吧。”许严爵退后一步让阮乔出来。
  阮乔颔首,直接出了门。
  许严爵贴心的帮阮乔关掉房间内的灯,顺便锁好了门。
  阮乔眼观鼻鼻观心,扯了扯嘴角。
  房间内只剩下了方锦鲤和黎婷,很快灯也暗了下来,黑灯瞎火中方锦鲤疑似碰到了桌角,疼的闷哼了一声。
  “阮乔出去就出去,竟然还把灯给关了。”他嘟囔了一声,摸着墙往前走了两步,不想却摸到了一团柔软的部位。
  下意识的松手,他连忙往后弹了两步,不知道碰到哪里又是噼里啪啦一通。
  感觉什么东西从上面掉下来砸中了自己的鼻子,方锦鲤痛苦的捂住鼻子,翻了个身从地上爬起来。
  “抱、抱歉。”疼的时候他还不忘给黎婷道歉,面上一阵阵的发烫,刚才好像摸到不该摸的部位了。
  房间沉寂了片刻,黎婷的声音终于从黑暗中响了起来,淡淡的听不出情绪,“没事。”
  方锦鲤看向黎婷的方向,摇摇头坐了起来。
  “你妹妹是那家伙的奴隶?”方锦鲤低声问道,半晌没听到回复也不介意,站起来拍了拍背后的土,“看样子你妹妹只要在他手底下日子就不会过得太好。”
  听不到黎婷的回应,方锦鲤叹了口气,摸着另一边的墙往前走去,在经过黎婷身边的时候总算听到了一声微弱的应声。
  “你在愧疚自己不能杀了许严爵吗?”方锦鲤停了下来,揉了揉已经熟悉了黑暗的眼睛,靠在墙边淡淡道。
  黎婷似乎笑了一声,很快低喃道:“杀人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办得到。”
  方锦鲤注视着黎婷的方向许久,终于还是摇了摇头不再说话。
  他运气一向很好,但在经历场景的时候不免也接触过一些丧心病狂毫无人性的人。
  不完成任务就会一辈子留在场景中,为了完成任务就要不断的去做这些逐渐磨灭人性的任务。
  “真是可悲啊,我们。”
  ……
  阮乔跟着许严爵顺着楼梯往上走的时候不免碰到一些奴隶,他们看许严爵的目光都跟看到鬼了一样,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许严爵倒是不在意众人的态度,一路和阮乔谈笑风生。
  阮乔边走边记着路,发现他们已经穿过了做任务时来背废品的地方,还在往高处走。
  抬头看着仿佛永无止境的楼梯,再看许严爵一副习以为常的表情,她不由好奇的问了句,“最高层的话还要走多久?”
  经过体能升级的阮乔面对爬楼梯毫无压力,但是许严爵不是玩家,体能应该和一般人差不多,上了这么多阶的台阶却看不到半点疲惫。
  “还有二十一层。”许严爵笑了笑。
  阮乔颔首,突然有些同情周围正抱着或者背着东西往下走的奴隶。
  “这里分为三处,每处又有三十层。”许严爵抬手指着上面道,“毛研在最上面一层。”
  阮乔跟着许严爵换了个可以直接通往上层的楼梯,“这里是下水,最上面的话会很接近地面吗?”
  再上楼的同时她注意到越往上走楼梯的颜色就越浅,摸起来的质感也不像是铁皮的质感,光滑的更像是大理石。
  “这个楼梯…”阮乔指了指楼梯的扶手。
  许严爵顺着阮乔指的方向看了眼,释然的笑了笑,“毛研不喜欢用铁做的扶手,觉得看上去太难看。”
  “每处的管理者还有改变场景的权限吗?”阮乔扬眉,觉得这个毛研可能是个比较任性爱美的女人。
  许严爵颔首笑道:“恩,不然怎么叫管理者。”
  一路上许严爵遇到了不少认识的人,所有人似乎都是去最高层为了毛研庆祝的。
  “毛研人很好吗?”阮乔不由侧眸问道。
  “你是新来的吧?”一个很自来熟的男人笑嘻嘻的看着阮乔,同时指了指上面,“毛研这个人换男友跟换衣服似的,不过她每换一次都会开一次聚会。这地方本来就够无聊的了,能有聚会我们当然要参加,后来就越来越热闹。”
  说着男人凑近了阮乔,一张泛黄的脸带着点着迷的味道,“不过像你这么年轻的新来的倒是很少见了,怎么样,要不要哥带带你?”
  阮乔没忍住的抽了抽嘴角,斜了许严爵一眼。
  许严爵也是一笑,伸出手揽住这个男人的脖子往旁边拽了两步,也亏得这里楼梯有护栏,不然直接就掉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