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化男友进行式-第一百零六章 钥匙-墨眼喵者-科幻灵异-新御宅屋

第一百零六章 钥匙
作者:墨眼喵者      更新:2021-01-23 06:53      字数:2079
  “喂喂喂,许严爵你还真把自己当护花使者了啊。”痞气的男人朝着楼梯下看了一眼,心有余悸的后退一步捣了许严爵一肘子。
  抬手轻而易举的挡住了男人的肘击,许严爵扶着护栏往阮乔那边看了眼,“我欠她个人情。”
  阮乔扬眉,视线在许严爵张开的手上顿了顿。没想到这家伙身手不错啊。
  见周围人都看着自己,男人想表现自己的打趴许严爵,可是被对方捏住的胳膊却无论如何都动不了半分。面上一红他狠狠的收回胳膊,踉跄的倒退了两层台阶。
  抬眼对上许严爵几乎是俯视自己的目光,男人低下头低啐一声,朝着阮乔的方向恶狠狠的瞪了一眼。
  “啧,我又不会真把这小姑娘怎么样了,看把你紧张的。”排开许严爵拉向自己的手,男人越过他们径直的往上走去,脸上阴沉的几乎可以拧出水来。
  “他应该是恨上我了。”阮乔揉了揉眉心。
  许严爵侧眸看着一脸不在意的阮乔,摇了摇头,继续带着她往上走,“他叫王森与,为人肆意,你接下来尽量别和他一起单独相处。”
  见许严爵温和的看着自己,好像真的在真心诚意的为自己打算,阮乔点点头,比了个知道了的手势。
  许严爵这个人和纪戎很像,不过隐藏情绪的能力似乎比纪戎略逊一些。
  两人一路上行,原本只是有些嘈杂的环境逐渐变得吵闹起来,带着节奏感的音乐重重的敲击着,欢呼声时不时的传过来,从声音上看上面的人绝对不少。
  好吵。
  阮乔捏了捏耳朵。入目的人头人山人海,这一整层除了楼梯缩在的位置空着,其它地方的地面都相连着,一眼看上去就像是个空旷的广场。
  场地最中央有个高高的凸起,如同柱子一般直直的立着,从阮乔的位置看不到上面,不过五颜六色的光线似乎都是从上面打出来的。
  许严爵走在阮乔的前面,回头对着她笑了笑,“跟着我。”
  阮乔颔首,跟着许严爵往前走。
  许严爵带着她走到了一片有着椅子的地方,要了份果汁后坐在她的对面。
  见阮乔撑着下巴看着不远处正疯狂跳着舞的人们,不由出声问道,“感觉怎么样?”
  阮乔揉了揉跳动的额角,头疼的看向许严爵,“现在的时间大概是早上吧?这么疯狂真的没问题吗?”
  许严爵一怔,很快揉着下巴低笑出声。
  “你只是刚刚来这里不习惯而已,在这待久了也就没什么早中晚的概念了。”他单手撑在桌前,撑着下巴看向灯光中疯狂的人,“这里只有毛研会举办聚会,没有聚会的我们整天要知道的事情就只有工作。来到聚会的人当然恨不得来这从早嗨到晚。”
  阮乔颔首,若有所思。
  “许严爵,不来玩吗?”有人认出了许严爵,站在人群中对着他尖叫。
  别说许严爵的长相真心不错,尤其看人的时候目光专注,令对方能深陷入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中。
  许严爵摆了摆手,歉意的笑了笑。
  就在这时原本晃眼的灯光突然没了动静,狂欢的人也都停下雀跃安静了下来,原本吵闹的华环境瞬间安静,阮乔的耳朵甚至都有些不习惯的“嗡嗡”了两声。
  灯光再次出现,这次不是照耀在人群中,而是照在了之前场中央的凸起位置。
  凸起的柱子中央无声的又往高升了一些,隐隐约约能看到有人站在上面。
  阮乔离柱子比较远仰起头也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更别说那些几乎是站在柱子旁边的人了,她严重怀疑他们连柱子的顶端都看不到。
  “那个就是毛研。”许严爵轻抬了下下巴。
  阮乔颔首,在五颜六色的灯光下根本看不清楚上面的人。
  “欢迎大家为了庆祝我和许昊的新恋情来到我的聚会!”
  从柱子的方向传来被扩音器扩大许多倍的女声,张扬的笑声中同时带着娇媚,“在这我也不多说,食物酒水这里供应齐全,大家放心玩就好!”
  众人欢呼,欢呼声震耳欲聋,阮乔看了眼自己手里的水杯,觉的杯子都被他们吼的一抖。
  不想下一瞬扩音器中传出了一道刺耳破空的鞭声,毛研的张扬的笑了起来,声音令人毛骨悚然,“来许昊,给大家说说话吧?”
  扩音器中沉默了数秒才传出了一声颤抖着的男声,声音含糊不清的还带着哽咽的感觉,“我、我是许昊。”
  场中有人发出了窃笑声,众人听着这个声音互相看了看,面上都带着幸灾乐祸的笑容。
  阮乔无语的抿了口果汁,她就知道这个场景中的人就没什么正常的。
  许严爵似乎注意到了阮乔的无语的态度,不由笑了笑温声道:“毛研很喜欢那种看着很柔弱的男性。”
  真是独特的爱好啊。
  阮乔颔首,看着高到她脖子疼的柱子,侧眸斜了许严爵一眼,“刚才毛研是从柱子里面出来的,这里面难道还有能住人的地方?”
  许严爵扬眉,笑了笑摇头道:“柱子只是一条通道而已,当然不能住人。”
  他回神指向身后不远处半开的铁门,“从那里出去才能到能住人的地方。”
  阮乔顺着他的目光看回去,注意到半开的铁门后面有着无数的管道,纵横交错的令人眼花缭乱。
  “从这里出去能继续上去吗?”阮乔侧眸。
  “上面还有一层。”许严爵抬眼看着最上方,原本温和的眼底飞快的划过嘲讽,“是这个场景最高的一层,也是这个世界的终点。”
  也就是说再往上走就会脱离下水场景了吗?
  阮乔无声的点了点头,心里思量着要不要问许严爵胥老头的事情。
  按照方锦鲤的说法胥老头应该是在场景的最高层,那再往上爬一层就能找到了吧。
  正当阮乔沉思的时候许严爵突然开口道:“不过你最好离毛研的住处远一些。”
  “为什么?”阮乔扬眉。
  许严爵拄着脸,冲阮乔似笑非笑的道:“因为毛研的住处守着一把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