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化男友进行式-第一百零九章 被押送-墨眼喵者-科幻灵异-新御宅屋

第一百零九章 被押送
作者:墨眼喵者      更新:2021-01-23 06:53      字数:2098
  “不会杀了你的。”守卫不耐烦的道。
  阮乔想起之前胥老说自己要去做一辈子苦力的话,无语的活动了两下脖子,没忍住的问道,“难道是要到最底层去做一辈子的苦力?”
  “当然。”守卫冷笑,“要是放以前的世界你这种人是要偿命的,好好感谢设定了这个场景规则的人吧。”
  阮乔只想把设定了这个场景规则的人打死,一辈子出不去这个场景和死了没什么区别。
  阮乔默默翻了个白眼,侧眸斜着守卫,声音尽量温和,听不出异样,“你记得之前世界有杀人偿命这一说,怎么就不知道还有寿终正寝?”
  守卫冷笑,“我就没听说过这个词。”
  阮乔又看了眼别的守卫,他们都点点头表示没听过。
  其中有个年级看上去比较小的守卫倒是挠了挠头,满脸的疑惑,“我怎么觉得有些耳熟。”
  这话一出众人立刻安静了一瞬,旁边守卫直接一个巴掌拍了过来,拍的小守卫脚下一个踉跄差点从楼梯上滚下去,“你怎么什么都觉得耳熟,给我好好走路。”
  小守卫委屈的点了点头,躲的离阮乔远远的,生怕自己再接她什么话被揍。
  被众人当成是什么杀伤性武器躲闪的阮乔瞅了眼周围,面色冷淡的垂下眸子,嘴角上扬的笑容却趋于冰冷。
  啊…怎么办呢。
  也许她可真的要被送到那暗无天日的地方做一辈子的苦力了。
  阮乔注意着周围人的动作,脑子转的飞快。就目前而言她对场景中乱七八糟的规则还是知道的太少了,哪怕到现在她也没搞清楚什么叫做规则只是针对老人。
  还有这个场景没有寿终正寝这一说,这就说明这里的时间会走但是人不会衰老。她要在这种情况下她要工作一辈子?那不得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去。
  阮乔觉得比起海枯石烂她更想“咔嚓”一下拧断自己的脖子。
  四面八方不间断的有目光投注过来,要是把这些目光比成水滴她现在已经被大海淹没了。
  能感受到各种幸灾乐祸、嘲讽、担忧还有好奇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阮乔耸了耸肩膀,目光随意的扫过从肩头垂落的发梢,长长的叹了口气。
  啊,真惨。
  她扯着嘴角。当初被裴维新骗了一次竟然不长记性,还又让人骗了一次,真是蠢到家了。
  当胥老表现出古怪的时候开始她就应该警觉的离开的,可是要是真的离开了…阮乔摇了摇头,真的离开的话又没地方去找秩序长的下落。
  就像胥老说的,这种事要是问别人的话她估计直接就被押送到最下层干活去了,连蹦跶的时间都没有,想想许严爵的反应就知道。
  不过别人遇到的怎么都是真善美,她遇到的都是狗屎?能不能给她也给方锦鲤那样的运气顺利的通关场景,或者给点实际性的能力也成啊。
  能力…阮乔闭上了眼睛。
  根据上一个场景来看,她的能力是在完成一个阶段后将自身的条件返回到最佳状态。
  但从这个场景开始她的任务就根本没了分阶段,她要怎么知道任务的阶段性?
  等等,阮乔的瞳孔突然缩起,眼睛也下意识的睁开了些。
  阮乔正感觉要抓到什么思绪时一道惊悚的呼唤声突然在不远处响起。
  她睁开眼睛抬头看去,正好看到站在不远处对着她挥手的程言。
  “程言…”阮乔眸子微暗。她现在和程言一样都是玩家,但是玩家就要完成任务。
  完成任务就能离开场景。
  阮乔扬眉,突然觉得自己这幅被押送的惨状刚好能和凶手匹配起来。那么抓到凶手交给秩序长?她把她自己交给秩序长不就好了?
  竟然觉得这主意不错,阮乔甚至还煞有其事的开始思考秩序长的位置。
  “阮乔?”正背着东西往下走的程言一眼看到了阮乔,他先是一愣,在注意到阮乔现在的情况后背上背着的东西也不要了,迈开步子兔子一般的扑上来,不过还没近身就被守卫给拦住了。
  程言看上去有些焦急,“你们在做什么?!”
  阮乔刚要出声,身侧的守卫已经站在她的面前,替她开口道:“她杀了人,我们正要把她送到最底层去接受惩罚。”
  “杀人?”程言不可思议的瞪圆了眼睛,“等等,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杀人的不是阮乔啊。
  “当时死人的地方只有她和死者在,除了她之外谁还是杀人凶手?”守卫冷笑,说话时注意到程言脖子上奴隶的条纹,又看了看阮乔的顿时了然,“你是她的奴隶吧?劝你还是早点准备换个新主人的好,你这个主人这辈子都出不去了。”
  “一个地方只有死人和阮乔在也不能证明阮乔就是凶手啊?”程言无法理解。
  几乎能想象到程言呆若木鸡的模样,阮乔笑了笑,侧身避开了挡在前面的守卫,对着程言轻抬了下肩膀,“这里没有寿终正寝这一说,人如果死了不是意外事故就是他杀谋杀。”
  “还有病死。”守卫瞪了阮乔一眼,拉着她的胳膊把她往后拽了两步。
  “恩,还有病死。”阮乔颔首,看向程言满脸都写着无奈,“总之就是没有自然死亡。”
  阮乔斜着丝毫没有发现哪里有问题的守卫,发现哪怕设定上是现实世界来的人,在场景中还是会遵循场景中的设定,不该知道的就是不知道。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程言满脸的担忧。
  阮乔看着程言还带着稚气的脸,笑了笑不在意的道:“别担心,我有办法。”
  这个办法不成就真得到最底层去做苦力了。
  程言愣愣的看着阮乔,还没来得及问有什么办法旁边的守卫已经一把推开看似孱弱的程言,嘲笑着往下走去。
  程言踉跄了一下,一脸的恍惚,似乎还没有接受现实。
  而阮乔则看向了已经要走完一半的楼梯,目光在他们刚来时到达的楼层顿了顿。
  秩序长既然是将所有怪物引入管道区的人,那么他有没有可能就在管道区里面?只要把自己交给秩序长任务应该就能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