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极宠-第一百三十三章:魔修所为-乘风点眉-玄幻魔法-新御宅屋

第一百三十三章:魔修所为
作者:乘风点眉      更新:2021-01-21 04:21      字数:2065
  “魔修终日以魔气为修炼之源,性情自然是会和普通人有所不同,更加残暴些也是有的。不过低等天生魔修才会受魔气干扰,高等的魔修智力健全,性情与我们都是一样的。”说到这里,张荀恨铁不成钢地看了一眼游倦之,重重地叹了一口气,“都入学多少年了,连这个问题都说不明白?”
  游倦之缩了缩脑袋,露出一个讨好的神色,眯着眼笑道,“仙长说得好,仙长继续说!”
  这弟子也不是没有悟性,要不然当初也不可能通过入学测试,可惜,可惜……
  张荀摇了摇头,收起遗憾之色,摸着胡须道,“这魔气和魔修尽管是共存的关系,但也有例外。”
  泯泯眼睛一亮,连忙问道,“什么例外?”
  “若是修炼魔族功法,那即使其人不能算是魔修,但是也会带有魔气。”
  柳冥霏是正统修士,又拜入凤君门下,其修习的功法必定是凤栖寒挑选出来最适合他的,绝对不可能是修炼了魔族功法,那么……
  泯泯心头一跳,就只剩下最后一个可能……他是魔修。
  林寒水踏进课室,身后跟进来三三两两的弟子,他把手上沾上的泥土除去,把从藏书阁拿出来的书摆在案前。
  张荀满意地看着林寒水为自己料理好一切,慢悠悠从藤椅上站起身子,理了理略有些凌乱的道袍,拿起醒目一敲——
  “课业都呈上来,挨个过目了,再去林寒水那儿领课本。”
  秋泯泯手抖了抖,有点心虚地从兜里拿出师父给她的“课业”,只期盼不要被张荀发现什么端倪。
  交上去以后,张荀满意地点了点头,朝下面逡视着,弟子们三三两两地交上课业,剩下的几个死也交不上课业的,其中一个就是游倦之。
  大家都习惯了,张荀长叹一口气,心知罚他也是无用,抬手将桌上凝聚了弟子们一个假期……也有可能是开学前一晚上这个整一个通宵的心血,随随便便地收入芥子囊里,看不看得看他的心情。
  眼见着要上课了,泯泯暂先将心里那点儿疑虑放下,撑着头听课。
  下了课,走出课室,林寒水又卷起衣袖,将没种完的灵株下土,闻脚步声微微抬起头来,有金色的光斜斜照射在那一半温润的侧脸上,竟显得白的有些透明。
  “师妹问起魔修的事,是什么缘故?”
  泯泯停住脚步,在微暖的阳光里蹲下,细白的手拍了拍湿润的泥土,让它将灵株覆盖地更加结实一些,泥土散发着一点热度,摸起来倒也舒服。
  “只是随便问问而已,有些好奇罢了……”
  她想了想,还是没有对林寒水如实相告,虽然她的确很想找一个人将这一切细细道来,但是谁都知道人言可谓,有的话一旦说出去了,就再也收不回来了。更何况这事儿还没有定论,万一是弄错了呢?
  林寒水“哧”地一声将药匕插入泥土,“有的事情,你还是不要参与进去了。”
  泯泯吃了一惊,“你知道?”
  林寒水沉重地点了点头,“今年不太平,有邪物潜进来了,只不过还不能打草惊蛇,关键是看仙长们的意思。”
  泯泯那点小心思在肚子里百转千回,也没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大家都知道这件事吗?
  “邪物潜入是什么意思啊?”她有点慌了,柳冥霏是她的师弟,这段时间都是一起住在长生居里的,他要是从外面潜入的魔修,那么怎么可能没有人察觉?
  “灵修弟子居住的院落最近出了一些意外。”林寒水说话的时候眉头紧蹙着,“根据受伤弟子的症状,已经可以认定是魔修所为,只是还没有抓到。仙长叫我们不要打草惊蛇,泯泯,你听说了也不要慌张,山里结界已经加固过了,应该不会再出现这样的意外。”
  泯泯恍然点了点头。
  听说什么东西,她什么也没听说啊!这才开学几天,医修今日就上课了,可是剑修和灵修还都没到时间,所以那些弟子也都不过是提前返回,住在院子里等待上课而已。
  她事后了解了一下,却发现林寒水跟她说的事情其实根本就不是一件!几个灵修的弟子自从回到灵栖山之后,没几天就开始上吐下泻,有医修弟子随着仙长出诊回来,都是一脸凝重。
  那些弟子脸色蜡黄,灵气虚弱,丹田内的灵气几乎全部都被吸干了,甚至因为急速失去了灵力,丹田筋络都不同程度地受到损伤。里面几乎都是修为五阶以上的弟子,也有差不多要聚丹的师兄,但是现在都是一样躺在床上不能动弹。
  林寒水说,他们怕是以后都不能修炼了。
  “那你们怎么知道,这些就是魔修所为呢?”
  那个灵修弟子心有戚戚,凑近了泯泯才小声说道,“你不知道,虽然他们身上灵气所剩无几了,但是却不知为什么,有很重的魔气啊。”
  灵修弟子居住的院子外有树枝长出细小的绿色嫩叶,看上去毛茸茸的,属于灌木的清香和风搅在一起,吹拂在脸上。她的目光穿过矮矮的围墙,直直看向院子里面,那里安静地仿佛没有人居住似的,轻轻问道,“就是这里吗?”
  “对,你悄悄地去看一眼就知道了,仙长都不让别的人来探望,你看完了以后可千万别声张。”
  泯泯笑了笑,引路的弟子到了院子前就再也不往里面走一步,好像里面有什么豺狼虎豹,她掀开芦苇编成的门帘,弯下腰,这一眼就愣住了。
  里面是一个宽敞的内室,几乎所有器具都被收拾掉了。从前摆放花瓶柜子之类的地方还留下了一些痕迹。几张床榻合着摆放在一起,几个人正躺在上面。
  首先引入眼帘的就是那一双放在被子外面的手,灰白暗淡,泯泯不可置信地上前一步。
  不是说,是被吸干了灵气吗?怎么会……
  几个人的脉象很正常,但是却和从来没有修炼过的普通人一样,一点灵力流动都没有。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