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洋春秋-第二卷 乱世浮沉 107 被验明身份-故城春秋-玄幻魔法-新御宅屋

第二卷 乱世浮沉 107 被验明身份
作者:故城春秋      更新:2021-01-21 04:22      字数:3259
  当赵九洋胆破心惊的时候,忽觉伸手不见五指的水道里有些微弱的光线映入眼帘,随之越来越耀眼,可此时此刻水流的速度也飞急到最大。
  “轰”一声,赵九洋只觉得头脑有些眩晕,身体悬空甩飞而去,还没来得及挣扎就做自由落体运动。
  赵九洋意识还存最后一丝清明的时候,他听到一声“噗通”大响,似乎是掉进了水里,随即又听到了几声惊慌失措的惊叫,然后整个人晕死了过去。其实是被未知的恐惧吓晕的。
  如果赵九洋没晕死的话,他便清楚地看到,自己掉下来的地方是一处从半山山体里流出来的瀑布。而瀑布下方便是大山脚下一座寺庙后院里的一个天然水潭,被人为改造成了水池。
  水池依山而建,宽大无比,环境优雅非常。赵九洋便是从山壁的暗河里飘然而出,直接像颗炸弹砸到了水池上,溅起了无数的水花。
  赵九洋掉下来的时候,就地取材而成的大水池还有三位女人在不远处怡然沐浴,旁边还站了三三两两的丫鬟。好一副群美沐浴图!
  在水池下悠然泡澡的几位女人怎么也想象不到,她们经常沐浴的瀑布会凭空砸下一个庞然大物,立即吓得魂飞魄散,惊叫连连,也不顾白花花的身子,纷纷跳上了岸边,汹涌晃荡旖旎洒了一地。
  许久,一位风韵犹存的女人回过神了。她的年纪大概在四十岁上下,身材丝毫没有走样,且脸上带着雍容华贵之气。她首先镇定了下来,扭头吩咐道:“柳烟,本宫看那不明物体像个人,你且下水看看。”
  “是娘娘!”随着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岸边三个丫鬟中走出一位也是惊魂未定的身穿着宫装的少女来。
  柳烟轻巧地脱掉鞋子,小心翼翼地下了水,朝水池中央游了过去,好大一会,她才游了回来。只见其满脸复杂,在那位娘娘耳边低语了几句。
  娘娘的心头一阵急速地跳动,脸色大是诧异和震惊,稍稍平复了一下,道:“人还活着没有?”
  柳烟点点头,道:“奴婢检查了一下,还有些气。”
  娘娘沉吟片刻,看了看四周,忽然对着余下的几个丫鬟道:“你们几个都过去,把那人给本宫带回去,记得不可给任何外人知晓!”
  “是娘娘!”柳烟带头齐声道,说完都下了水。
  这时,旁边另外两位贵妇模样的女子此时已简单穿戴完毕,惊魂未定地走了过来。
  一位身穿淡红色轻纱的女子,其蓝眼金发,身材匀称,轻纱轻裹在身上,胸股坚挺无比,风光隐隐约约,让人垂涎欲滴,其急娇声道:“姐姐,刚才柳烟说了什么?那是不是个人?”
  娘娘瞄了两眼身旁的两位贵妇,忽然诡异一笑,眼里闪过不可察觉的炽热光芒,道:“两位妹妹待会自然会知晓!走,且跟我立即回东禅院!”
  说完就不顾两人的疑惑,径直往回走。旁边的两位贵妇不解的对视一眼,也跟着紧随而去。
  鼎宁寺的东禅院。
  赵九洋像死尸般被柳烟等三个丫鬟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半拽半拖地回了院内。力有不逮的小丫头片子们直接把他扔在了院子中央,呼呼喘着粗气,浑身香汗。
  这时院内早已等候着三位贵妇。除了那位娘娘还算淡定之外,其他两位贵妇看到是个男人时,早已惊呼出声,心头砰砰直跳,都围了过来,支支吾吾道:“怎、怎么是个男人?……”
  那位娘娘的目光早已把赵九洋全身扫视了个遍,暗地里闪着异彩,可脸色也算克制,低哼了一声,似笑非笑道:“又不是没见过男人。两位妹妹,稍安勿躁!”
  穿着淡红色轻纱的贵妇,年纪在三十左右,一双丹凤眼情意流转,难掩激动道:“见是见过,可都快八年不见了!”
  这时另一位年纪大概在三十四五左右,身披紫色宫装的贵妇,好不容易挪开在赵九洋身上的目光,克制着心头的激动,看着那位娘娘小声道:“姐姐,难道你想秘密藏下此人?”
  娘娘目光一闪,盯着紫色宫装的贵妇,火辣辣地道:“难道妹妹不想?”
  “不、不是……”紫色宫装贵妇玉脸一阵火烫,片刻方弱弱道,“妹妹我、我是怕消息走漏风声……”
  “这事再说了!”娘娘目光落到了强壮孔武的赵九洋身上,缓缓道,“即使走漏了,又当如何?本宫凉她秦飞燕也不能拿我怎么样。”
  娘娘说完,示意柳烟,道:“柳烟,迅速搜搜这人的身上有什么,看看是何来路?伤得重不重?”
  “是娘娘!”柳烟这时也缓回了力气,急忙应诺!
  柳烟正要开始搜身,所有的人都下意识地围了过来,形成了一个包围圈。柳烟也许是许久没见过男人,如今要搜索对方的身体,双手也是微颤,但最后她还是克服了,而且尽心尽责,做得特别细致和彻底。
  不一会,她便把赵九洋的上身仔细搜了个遍,衣服都被扒开了许多,露出一抹强劲的腱子肉,看得围观的几个女人眼珠瞪得贼大,呼吸都粗重了不少。
  “娘娘,没、没搜出什么东西。”柳烟这丫鬟也是心如鹿撞,说话都有点不利索,但她冰雪聪明,咬了咬牙,红着脸道,“要不要搜搜他的下面?”
  由于抹不开面子,加上男女授受不亲,何况在几个娘娘热切的众目狠盯之下,柳烟只是搜了赵九洋的上半身,至于下半身,一直回避着,不敢雷池半步。
  娘娘听了柳烟的话,脑门一股热血往上冲。她何尝不知道柳烟这鬼丫头的主意,于是假装沉吟道:“呃……鼎宁寺向来不能匿藏来历不明之人,也是为了安全,你且搜他一搜。”
  “对!柳烟,别磨叽,你快点搜搜!”这时旁边穿淡红衣服的贵妇鬼使神差地急道。
  “是娘娘!”柳烟回着话,再度咬咬下唇,双手就朝裤头带摸去。
  忽然柳烟的脸色一僵,使劲地扯了扯,有些古怪道:“娘娘,里面有大物,不知道是何物。拿不出来,好像被什么卡住了,可能要脱、脱掉裤子……”
  这话说得众女一愣,个个脸上飞霞。娘娘毕竟是见过风浪之人,但她也不可能随口就应“准”,只能瓮声瓮气道:“你看着办!”
  柳烟今年年纪刚满十六,已是成年,虽未经男女之事,但是服侍娘娘多年,聪明伶俐,哪还不知道对方是何意思?于是,三下五除二便把赵九洋仅剩的衣物一扒。
  “啊!……”
  “啊!……”
  ……
  惊叫声不绝于耳,还有不少急忙捂住眼睛的,吓得花容失色,但随后又暗地张开了指缝。
  在场吓得花容失色的不过就是那几位不经人事的丫鬟罢,而至于那三位贵妇早就喉间耸动,口水连连吞,最后还不忘相互看了一眼,一切仿佛尽在无言中。
  赵九洋在没被诸葛青云强暴之前,聚化两极秘法的境界差点就跨到了玄境,而男人的特征也在那时暴涨了几倍不止,如今虽然境界跌为零,可形状还在,那绝对是世界之无敌的存在。
  “大家都别愣了,救人要紧,赶紧把他抬进去!”娘娘回神娇斥道,声音里都有些颤。
  “对对……大家别愣着,都别愣着。”淡红色宫装贵妇顺口催促众丫鬟道。
  娘娘此时再道:“柳烟,下去准备一碗参汤来,要最好的人参。本宫看此人脸色如纸,绝对是受了重伤!”
  “还有,本宫房里还有一株百年人参,也拿过来……”淡红色宫装贵妇似乎也想起了什么道。
  “还有,大家不得向外透露半点消息,否则……”紫色的宫装妇人说着,用眼看了在场的众丫鬟。
  丫鬟们立即做出保证,便七手八脚地忙活了起来!
  俗话说,吉人自有天相!此话不假。赵九洋以为自己从高空坠下,不死也残废,可偏偏掉进了一处女人窝里,被一群女人当着掌上明珠照料着。
  也或许赵九洋命不该绝,所以等他醒来的时候,已是第三天后的中午时分!
  这三天里,他高烧不断,迷迷糊糊醒来几次,都是口干舌燥得厉害,不过每次醒来都能及时地喝到口齿留香的汤汁,让他不至于立即暴毙。
  赵九洋眼皮翻动,片刻才艰难地睁开了眼睛,觉得外界无比的刺眼,只能眯着眼睛,许久才适应光线。
  随即他便闻到一股幽香,那是高级香料以及女人身上特有的味道。他的眼珠骨碌碌地转了一下,赫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柔软高贵的床上,被褥是金黄色的,质地酥软,豪华不已。
  赵九洋试着动了动身子,他便看到守坐在床边打瞌睡的一位女子。这女子年纪十六七岁,白净秀气,豆蔻青春惹人喜爱,她便是丫鬟柳烟。
  只见其托着腮帮子,整个人正钓着鱼,一晃一晃的,睡得那一个香。虽然睡得昏天暗地,可柳烟毕竟是侍候人的主,职业的使然,旁边一丁一点风吹草动都能使她醒过来。
  “姑娘……”赵九洋张了张嘴,喉咙里喊出了沙哑无比的话语。
  “哈!你醒啦!太好啦!……”柳烟还没等赵九洋说话,立即跳了起来,大叫一声,喜笑颜开,差点把赵九洋又吓晕过去。可还没等赵九洋反应过来,只见其疯疯癫癫如阵疾风往外跑了出去。
  这女子怎么了?我都还没说话,怎么就傻傻跑了呢?想如厕,找个人扶一下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