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洋春秋-第二卷 乱世浮沉 108 男人最危险的地方-故城春秋-玄幻魔法-新御宅屋

第二卷 乱世浮沉 108 男人最危险的地方
作者:故城春秋      更新:2021-01-21 04:22      字数:3265
  赵九洋的内伤多亏东禅院这几个女人的细心照料,不然真有可能熬不过去。昏昏沉沉的睡了三天,仿佛南柯一梦,元气恢复了些许,可还不至于痊愈。
  三天里他一直迷迷糊糊,汉广平原来的记忆纷扰而至,让人欲罢不能。至于今天能醒来,那全是被尿憋醒的,这尿可忍了直直三天。
  赵九洋忍着全身的疼痛挣扎几次才坐了起来,身上的被褥如丝滑下,赵感觉全身一凉,低头一看,原来自己全身光秃秃。再看到被尿憋得坚硬如铁的地方,如成人半截手臂粗长,吓得差点晕了过去。
  以后怎么穿裤子啊?能不成一物多用,把它当裤腰带?看来这聚化两极秘法当真不能再练了。倘若突破玄境,岂不壮如大腿?不能再练了,简直是变态。
  赵九洋正要咬牙起身,可这时房外脚步声密集而来,轻快无比。赵九洋抬头一看,迎面而来的是三位光彩照人的贵妇和三位青涩的丫鬟。
  赵九洋一见这群来人,目瞪口呆。
  乖乖,这是什么情况?掉进女儿国了吗?怎么个个长得貌美如花,风韵绰约的。
  还待赵九洋发愣的功夫,女人堆里便传来而来七嘴八舌的问候。
  “公子,你醒啦?”
  “怎么样?感觉有没有好一点?”
  “你要不要水?饿不饿?……”
  ……
  众女看着有点呆滞的赵九洋,心头有些凉,嘀咕:这人该不会是聋子?傻子?……
  赵九洋好大一会才缓过神来,脸上全是赧然,沙哑道:“不好意思,我、我想方便一下……”
  众女一听,不觉好笑,看着上身赤裸在外的赵九洋都忍俊不禁起来。柳烟眼疾手快,不假思索,立即从房里的屏风后端过来一个尿壶,递了过来,道:“公子,给!”
  我的娘,该不会让本将军当面就地解决吧?
  赵九洋在众女葵葵之下,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纠结了好大一会,道:“各位姐姐,你们能不能回避一下……”
  哦……切!又不是没看过……众女恍然大悟,心头又不由腹诽道。
  这话倒是大实话,因为这些天来个个抢着服侍赵九洋,就连几个娘娘都不例外,大伙忙得不亦说乎,乐在其中。赵九洋全身上下一天被人以擦拭身子之名义擦洗不下十回,各种缘由只有她们自己才知道。
  虽然众女都腹诽,但还是走出了门外,个个背对着赵九洋,就是没关门。赵九洋心头那个无奈啊,他怎么也想象不到这几个女人怎么这么流氓。
  “我、我想过去屏风后面,麻烦你们来一个人扶我一下……”赵九洋又开口了。
  为首的娘娘嘴角一扬,转头对柳烟道:“柳烟,你去帮一下公子!”
  “是!”柳烟说着,红着脸又走了回来。
  柳烟放置好了尿壶,走过来就要扶起赵九洋下床。赵九洋又道:“柳烟姑娘,我的衣服呢?”
  “公子,你的衣服都烂掉了,奴婢私做主张扔了!”柳烟赧然道,脸上带着些许歉疚。
  “哦……这里还有没有其他衣服?”赵九洋又不禁问。
  “没有了。”柳烟摇摇头,道,“有的,也是女装,不合公子穿……”
  “那麻烦你拿一件过来给我遮一遮……”
  “哦……”柳烟急忙拿了套衣服过来。
  赵九洋不由分说用它围住了曝光的地方,让柳烟撑扶着朝屏风走去。
  赵九洋十分无奈,身体暂时还没能康复,连站都有些困难,只能扶着柳烟,弓着身子进行放水。此间动静大得出奇,声势骇然,水击石穿,哐当直响,而且时间不下三两分钟。这让门外的众女皆是神采复杂,不知做如何想,但三位女主人眼神里却按捺不住精光闪动。
  起初身旁的柳烟不明就里,扭着身子,可动静太大,下意识一瞄,见到一恐怖的物体吞云吐雨,“啊”的叫了出来,不过立即觉得不合适,急忙用剩下的那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赵九洋也深感无奈和尴尬,最后还是厚着脸皮舒畅做妥一切,并在柳烟的帮助下,舒服地躺回了床上。众女这时才脸色各异地走了进来。
  赵九洋急忙挣扎起来,给几人作揖道:“在下鲁一白,各位姐姐的救命之恩,没齿难忘,他日定当涌泉相报!”
  “公子客气了!”为首的娘娘嫣然一笑道,旁人的两位贵妇也附和。
  “几位姐姐怎么称呼?”
  几人听了明显一愣,为首的娘娘在短暂的沉默之后,苦笑叹道:“我们这些未亡人不过是苦命的闲人罢。好多年不曾用过自己的名讳,如果不是鲁公子问起,都差点记忆不起来。我叫德吉梅朵,她叫卓玛尼珍,她叫拉姆格桑!”
  德吉梅朵指着旁边的两位贵妇人,从大到小介绍了一番,赵九洋急忙与众人见过礼!
  “梅朵姐姐,冒昧请教一下,这里是哪里?怎么我听柳烟呼你‘娘娘’呢?”赵九洋把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
  赵九洋这厮就是会撩妹啊,眨眨眼就“姐姐姐姐”的叫上了。
  果不其然,德吉梅朵被赵九洋这么一称呼,心头竟是狂跳了起来,玉脸相继发烫。许久,其嘴里才诧然与羞然交加,道:“鲁公子,难道你不知道这里是鼎宁寺?”
  “鼎宁寺?”赵九洋一脸懵地摇了摇头,道,“实不相瞒,在下并不是西夏人,最近才来的夏都。这次在山里不小心坠入水中,于是乎就被带到这里。”
  “哦……”德吉梅朵恍然。
  旁边的性子较急的拉姆格桑插嘴道:“难怪你会忽然从半山腰的瀑布中掉下来,吓死奴家了。”
  赵九洋无奈一笑,不语。
  “鲁公子,西夏王朝有‘一都两寺’之称。所谓的‘都’便是夏都;至于‘寺’,其一是藏国寺,其二便是这里的鼎宁寺!”德吉梅朵缓缓道来。
  听到“藏国寺”几字赵九洋有些意动。早前在长亭处与拓跋十三离别时,那位神秘的王爷便说起过“藏国寺”,而拓跋道成去的就是藏国寺。至于这个“鼎宁寺”,能与夏都藏国寺相提并论,那绝对不可小觑。
  “不过所谓的‘鼎宁寺’,安顿的都是历朝历代宫廷里出来的未亡女人罢。”德吉梅朵说着,抬眼看着赵九洋,有点凄苦道,“鲁公子明白妾身的意思了吧。”
  赵九洋神情凛然地点点头,后背已是汗流浃背。
  赵九洋当然是最清楚的,无论哪个王朝每一届皇帝后宫佳丽都不少,但自皇帝驾崩之后,宫中的女人都会去哪呢?有殉葬的,有留在宫中的,有遣回老家的,但绝大部分都会安排出家为尼的。而鼎宁寺便是安顿西夏王朝历朝历代出家为尼的皇帝女人之所。
  这地方女人成堆,有老的、少的、肥的、瘦的、高的、矮的……各色各样,但有一项相同的是——姿色绝对是万里挑一的,毕竟那都是皇帝的女人。这些女人遭遇非常凄苦,虽然皇帝在世之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荣华富贵衣食无忧,可一旦皇帝驾崩,不得不被迫入寺为尼,青灯古佛为伴。若年老色衰的还好,一心一意了此残生;如若正直青春年华的,实在是一种惨无人寰之罚。
  由于女人是世界上最难管制的群体,特别是一群女子堆在一起的时候。所以大凡这禁地都会有重兵把守,里面也会安排人手严加看管。既要管住里面的人不能外出,还要严防外面的人进来,特别是严防外面的男人进来。
  可想而知,里面个个都是深宫怨妇,如果被男人混迹进来,要替先皇戴多少绿帽子?不过一般的男人也不敢大摇大摆进来。勿论杀头凌迟诛九族之大罪云云,如经发现,岂不是羊入虎狼之口?说不得生生就被那群女人活剥了去,渣都不剩。
  虽说鼎宁寺是出家为尼之所,看管森严,可里面规矩却很混乱,如大千世界,千姿百态。譬德吉梅朵这般的,依仗还有些权势,在寺庙里头也不用削发,依旧过得逍遥仙气,唯一不好的就是不得自由,不得男人罢了。
  至于赵九洋能有这样的遭遇,那莫不过老天给他开了个玩笑。他也终于明白,这几个女人看他的眼神为何会散发着原始的光芒。也幸亏是皇帝的女人,还能克制道理礼仪,如果换做平常女人,赵九洋早就被强了。
  德吉梅朵似乎看透赵九洋内心的担忧,笑了笑道:“鲁公子不必担心,你好好养伤,在我这东禅院,鼎宁寺还没有人敢胡乱闯进来!”
  卓玛尼珍也宛然一笑,道:“姐姐说得对!鲁公子就放心养伤就是!”
  赵九洋心头大定,他担心的是杀头之罪,而非被女人群分之惧,当下急忙拜谢,道:“多谢几位娘娘的大恩大德!”
  “什么娘娘?从公子口中说出不好听,妾身还是喜欢听鲁公子呼‘姐姐’!”拉姆格桑笑着道,脸上桃颜纷飞。
  赵九洋紧张的心情再度一松,呵呵笑道:“那各位姐姐,恭敬不如从命!”
  “太好了,乖弟弟!”拉姆格桑咯咯笑着,花枝招展,不客气地盯着赵九洋,媚眼如丝,能拧出水来。
  赵九洋暗暗咋舌,心想:这都是皇帝的女人啊?怎么这么不矜持啊!
  不过随即一想,这么一个与世隔绝之处,阴阳无法协调,神仙来了都没办法活。如今她们见到了一个异性,是猪都会当神供着。呜呼!也亏好自己是个男的,在此处物以稀为贵,不然小命保不保还是个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