驱鬼师 下-分卷阅读22-疯魔成活-综合其他-新御宅屋

分卷阅读22
作者:疯魔成活      更新:2021-02-22 21:38      字数:2211
  老是心里不安?别人喜欢我,说明你眼光好,你就算不高兴也不该冲我发火,就象金悦玉喜欢你,我再不高兴也没拿你撒气
  因为你并不那么在乎我。龙牧苦嘲一笑。
  兰瑠翻白眼,你有完没完?真要闹得不开心才好吗?我肚子饿死了,就算要吵架,麻烦给我一顿饱,否则没力气跟你吵!
  龙牧咬牙半天,终究端来早就准备好的饭菜,兰瑠狼吞虎咽,吃得肚儿滚圆,拉了龙牧的手放在上头,你摸摸,鼓鼓的,假装我有宝宝了好不好?
  龙牧哭笑不得,一直隐忍的怒火化作满腹柔肠,替小孩洗脸擦手,把小孩搂在怀里摩挲轻吻,带了无限珍爱,略微酸。
  我不想冲你发火,可我该冲谁?他不但送你回来,还替你的朋友解决了大难题,乔家对他有救命之恩,有教养之情,为了你,他忘恩负义,违背乔家陈规,拥立女人作主,背负不齿骂名,甚至血腥镇压各类不服,行事迅猛而果决,却不是为你的朋友,而是单纯为你,我却没法与之为敌,因为他求我让你幸福,弓身请求我让你幸福,这样的人已经不是人,而是情魔。
  情魔?兰瑠懒懒发问,然后笑,管他是人是魔呢!解决乔家的事就行了,倒是你说起血腥镇压,我突然想起金悦玉来,她怎么样了?
  这也是让我鬼火却无奈的事,除了求我给你幸福,他还问起你对金悦玉的态度,所以受乔家庇护的金悦玉应该没事,因为他会遵从你的意愿,如果可以比较,他大概比我爱你。
  龙牧自嘲苦笑,兰瑠双手掐了龙牧的脸,你是大笨蛋,就算他比你爱我有什么用?我爱的是你啊,我才是关键好不好?
  龙牧含笑点头,带了些许鼻音,说:再说一遍好吗?说你爱我。
  才不要!兰瑠做个鬼脸,我刚吃饱哎,情啊爱的,恶不恶心啊?
  龙牧轻笑摇头,食指点在小孩的唇上,这儿,从不肯给我一个承诺,只是这儿,龙牧抚在小孩的胸口,里面的东西是属于我的吗?
  兰瑠摇头,我才不要把心给出去,心是我自己的,你也是我的。
  龙牧听到后面一句才放下一颗悬心,闲聊般说:你给单飞取了外号,是哪种认可?
  单飞?兰瑠眨眼又眨眼。
  龙牧一脸奈何,你不是叫他大坏蛋吗?
  哦。兰瑠讪笑,随即有些烦恼地皱着眉头,我不知道为什么给他取外号,但我不讨厌他,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只是真的不在记忆中,可能他长得帅吧?
  长得帅?龙牧内心咆哮,小孩不是有脸盲症吗?
  是啊,虽然没你帅!兰瑠拍拍龙牧的脸,又拍拍自己的,我也很帅哦,大家物以类聚吧!
  兰瑠哈哈笑,龙牧暗里叹气,知道小孩故作玩笑不过是为了岔开话题,也许单飞不在小孩的记忆里,但是小孩一定是单飞的旧识。
  龙牧的这个怀疑很快得到了证实,三天后的下午,兰舞突然登门,龙牧以为兰舞来看小孩,正想打电话叫雷啸送小孩回来,却被兰舞阻止了。
  我今天是特意来找你,你已经见过单飞了吧?
  龙牧点头,但我不知道他的底细。
  兰瑠冷笑,你当然不知道,如同你曾经遗忘瑠儿一样,单飞也是被你遗忘的人。
  我认识他吗?龙牧努力回想。
  兰舞轻叹,你并不认识他,但你知道他的存在,只是当初的你对他不屑一顾。
  当初的我?龙牧恍悟,他认识从前的我,说明年月不短,但他年纪不大,难道他也是魂刺者?
  兰舞摇头否决,你大概不信,他是凭着一线执念,将尘世抛之身后的人。
  半魔半仙?龙牧冷笑侃言。
  兰舞则郑重点头,单飞是天生的悟道者,年幼时窥到冥界景象,看见了瑠儿与冥王的种种,也跟瑠儿有过短暂神交,瑠儿受难时,他曾奋力相救,奈何抵不过冥王的法力,负伤回来后,仍对瑠儿念念不忘,重新孕化瑠儿有他的灵力一份,他一直暗中守护瑠儿,我告诉你这些,只是想让你知道,单飞不是你的敌人,除非你辜负瑠儿。
  你应该说,单飞是你的朋友。龙牧有些郁闷,如果不是察觉我对单飞有杀意,你怎么会亲自来这趟?说他不是我的敌人,如果有人觊觎舞妖,你会毫无敌意吗?
  兰舞冷笑,你如此不安,甚至草木皆兵,难怪瑠儿不敢全心相许!此世还不怎样,将来回归冥界,你那些宠姬艳奴要如何安置?这恐怕不是瑠儿一人的忧虑,也是你的,才会令你焦虑难安,甚至此世也心无宁日,总要瑠儿死心塌地的承诺,无非是为将来能左拥右抱,并且不失瑠儿,你这算盘打得好,只怕事不遂意
  我没那种打算!龙牧激愤,心底却有一丝惊惶,仿佛被兰舞说中心事般,却实在不是他的意愿,最多只是冥王固有的一点旧习,何况也是冥殿千万年的陈规,难道要他驱散那些姬妾,独宠小瑠一人?
  龙牧暗自惊心,总算明白自己不安的源头所在,不是小孩的不坚贞,而是他藏于心底却不自知的忧思,所谓的只要小孩一人,其实只在今世,真正永恒的后世,他不可能只有小孩一个,却希望小孩只有他一个,这却是真正的残忍薄幸!
  想明白了?兰舞微带不屑,起身走到门边,拉门时顿了顿,并不回头,说:你不能全心爱瑠儿不怪你,你只带了七分心性而来,余下三分尚留守冥界,瑠儿虽不尽知,但能感知一二,所以不敢全心托付,于今看来倒也公平,何况太过完美也是缺憾,所以此世便如此吧!将来的事,谁又说得定?
  兰舞说完就走,龙牧恍然呆立,连小孩什么时候回来的都不知道,只听小孩嚷嚷饿了,却没习惯性拿出饭菜,而是一步上去将小孩搂在怀里,满腹爱语竟无颜出口,噎在喉头,化作歉意哽咽。
  你怎么了?兰瑠有些窒息,使劲挣扎拍打,你勒疼我了!
  龙牧仍紧紧抱一下才松手,亲亲小孩的眉间,此世唯你一人,将来的事
  龙牧迟疑难言,兰瑠愣一下就笑,现在就是过去的将来,所以每天都是将来嘛,想那么多干吗?及时行乐,努力挣钱!
  龙牧愕然失笑,心里释然许多,所谓的将来也会成过去,而真正永恒不变的只有过去,所以将来如何不重要,把握好现在便是真正永恒。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