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瓷来运转 上-分卷阅读24-春溪笛晓-综合其他-新御宅屋

分卷阅读24
作者:春溪笛晓      更新:2021-02-22 21:51      字数:1961
  脚不沾地。
  偏偏奴役他们的老家伙们还振振有词:反正你们都直接保送了,不用担心学习上的问题,为学校服务一下有什么关系!
  宁向朗和苏胖子都深感无奈。
  这群老头儿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到底还要不要脸啊!
  两边都过得很充实,反倒是身体已经恢复过来的傅麟有点不习惯了。饭桌上傅麟问傅徵天:怎么最近都没见到小朗了?
  傅徵天顿了顿,说:他快毕业了,忙。
  傅麟说:哦,小朗确实快毕业了。不过他不是早就拿到保送资格了吗?怎么还那么忙?
  傅徵天搁下筷子,抬起头看着傅麟的眼睛回答:能者多劳,你懂的。他那学校哪个老头儿不是雁过拔毛的家伙?他们肯定不会放过小朗这么个出色的劳动力,保准是把能推给他做的事都推给他。
  傅徵天态度自然,语气也轻松,傅麟一时有些理不清头绪。他不是傻瓜,两个那么黏糊的家伙一下子变得连面都不见了,肯定有点儿问题。可从傅徵天这边看来一切如常,问起宁向朗的事他也对答如流,丝毫没有异常。
  傅麟蓦然发现自己对这个儿子的了解实在太少了,少到根本没办法判断出任何东西。
  傅母跟傅麟对视一眼,开口说道:过两天你爸爸生日,你爸爸病刚好,就不办大了,找自家人吃顿饭就好。到时候你把小朗他们叫过来吧,我也很久没跟小朗妈妈好好说话了。
  傅徵天点点头。
  回到书房后傅徵天看着手机怔愣许久,最后莫名地笑了笑。
  父母小心翼翼的试探,他当然察觉了。原来他表现得那么明显,明显到他们都能看出来的地步。
  他们显然是想在他醒悟之前把他拉回正道。
  傅徵天拉开窗帘,看着远处烂漫的春光,远处的山林绽开了一树树新绿,啾啾的鸟鸣声时远时近,吵得人心头烦躁。
  他知道自己正在关上一扇门,那扇门关闭以后他要忍受的也许就是无边的黑暗。
  但是他没有办法打开它。
  他必须亲手关上它。
  从小到大父亲希望他做到的事,他都会做到。
  无论是让父亲的期望落空还是导致两家发生矛盾,都不是他想看到的结果。
  胡家湾和第一机械厂正处于上升期,傅家也刚在西北扎稳根基,他们都要很多要做的事,这个时期最不应该让别的东西绊住自己的脚步。
  他可以做到。
  傅徵天静立良久,拿起手机拨通了宁向朗的电话。
  短暂的提示音之后,宁向的声音从电话那一端响了起来:天哥?
  宁向朗光是喊了这么一声,就让傅徵天的决心溃不成军。
  他已经很多天没有听见宁向朗的声音了。
  这是十年来的头一回。
  傅徵天感觉有无数虫蚁在啃噬着自己的心脏,不是特别疼,但很难受。
  傅徵天闭上眼,在脑海里回想着宁向朗的模样,从小小的个儿到半大少年,宁向朗的每一步成长他都没有错过,照现在这样一直走下去,往后的日子里他们应该也不会在彼此生命里缺席。
  但是他和宁向朗只能是朋友。
  至少目前是这样。
  傅徵天稳住心神,用最正常的语气说:后天我爸爸生日,你叫宁叔他们一起过来吃饭吧。
  宁向朗说:我还当是什么事,没问题,本来我们就这么打算来着。
  傅徵天说:那好,到时候见。
  这是要结束通话了。
  宁向朗以为傅徵天正忙,也没多想,嗯地一声挂断电话。
  耳边变得一片寂静,傅徵天静静望了窗外许久,抬手拉上了窗帘。
  满室幽暗。
  不知过了多久,书房的门蓦然被人从外面拧开了。
  傅母走进来打开灯。
  见傅徵天安静地倚着墙站在床边,傅母忍不住问道:怎么不开灯?
  傅徵天淡淡地笑了:在想事情,这样比较容易集中精神。他绕到傅母背后将手搭在傅母肩膀上把她往外推,语气不乏愉快的调侃,妈你打断我的思路,我得重新来一遍,你快去睡吧,我还得再好好想想。
  傅徵天少有的轻松和亲近让傅母一怔。
  她杵着不动了,打定主意盘根问底:你到底在想什么事情?
  傅徵天唇角微微上扬,露出个高深莫测的笑容:没什么,只是想告诉某些人一个道理做错事总要付出代价。
  躲着舔伤口这种傻事他从来都不会干,心里不痛快的时候,最应该做的当然是让别人更加不痛快!
  比如他堂伯傅敬城。
  傅母很快就知道傅徵天不是在说假话。
  傅徵天在傅麟生日之后就回首都本家住了一段时间,等他离开首都的时候他堂伯傅敬城的产业统统崩盘。
  傅敬城本人气得犯病了,一夜之间就躺进医院静休去了。
  见傅敬城的遭遇这么凄惨,傅麒对傅敬城一支特别友善,力排众议把傅勉推了上去,大方地让傅勉去接手傅敬城的产业主要是让他去收拾烂摊子。
  这一连串的意外发生后有人不服气了,把愤怒的矛头笔直笔直地指向突然跑回首都的傅徵天,直接找上门问傅老爷子要公道。
  面对那么不识趣的家伙,傅老爷子当然发话了:这只是帮他们长长记性。
  意思是他虽然老了,但还没有变成老糊涂,别把他当瞎子糊弄不收拾你是心胸宽广,真敢蹬鼻子上脸,收拾你根本不带喘气!
  出了一口恶气,傅徵天带着愉快的心情回到西北算算时间,这时候胡家湾办起来的瓷艺赛大概也正式拉开序幕。
  傅徵天从飞机上俯视着刚刚回青的西北大地。
  这片目前并不算富饶的土地将是他和宁向朗的舞台。
  他们会从这里腾飞。
  他们的目光现在最应该摆在这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