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秋(父子年下)-分卷阅读61-雾十-综合其他-新御宅屋

分卷阅读61
作者:雾十      更新:2021-04-02 07:27      字数:2234
  显得甜美,只是因为结局是定格在了王子和公主在一起的时候。
  而现实之所以显得残酷,则是因为它的结局一定要演到所有人都死了。
  十年前,白言的亲生父亲死了。
  那之后的一个月左右,莉莉死了,白秋是后来才知道的,这也就解释清楚了为什么莉莉和她的丈夫争斗了那么多年却才突然有那么一天急迫的花了大把的钱派人暗杀了她的丈夫。因为她清楚的知道自己时日无多。这也就是为什么那次白言和白秋在视频里穿黑色西装的真正原因,那天是莉莉的葬礼。
  七年前,白秋的养父终于没能挺住,在病床上结束了他后面几年几乎只能靠呼吸机才能活下去的生活。遗产问题毫无争议,家族产业和老宅归了白冬,剩下白父私人的财产统统留给了老伴,另外白家三位子女均无一丝财产。
  这是白家历来的规矩,而也就只有这样,才保证了白家一百多年来在风雨飘摇中屹立不倒,钱全部集中到一个能干的后代手里了才能达到最大功效。
  而其余子女从一开始就清楚的知道,要么靠自己出息,要么等死。
  那之后不到三天,白秋的养母也死了。死于伤心过度,老家人总是很脆弱的。白母死后的财产,也就是她个人这么多年来的私房钱以及白父留下来的财产,一式四份,很平均的分给了她的四个孩子,包括白秋也有一份。
  老太太看上去很公平,但其实也是很偏心的,因为她到死都还在对于白秋抱有愧疚,但财产却还是看似公平实则为自己儿女多谋划的分配干净了。这就是她的本性,一辈子都没改。
  而当时所有的媒体都在奇怪一个问题,为什么遗嘱里丝毫都没有提及多年前赴美留学的白家长孙,也是唯一的孙子白言。而这个问题,终究还是变成了一个没有结果的疑惑,白家不会给出答案,而旁人的胡乱臆测又岂能算数?
  不过大部分人都认同了一个观点,白言这个嫡子只是养子所出,算不得数的。
  五年前,裴安之死于一场飞机事故。对于那个死法,在白秋看来就像是一个笑话。也是在那个时候,已经真正长大的他才明白,没有谁是真正无所不能所向披靡的,哪怕完美如裴安之者,也会因为一场飞机事故就轻易的被夺去生命。那个在所有人看来仿佛永远都不会死的男人,就这么轻易的去了。裴越的演绎生涯也因此彻底结束。
  裴安之的遗嘱也颇有些意思,自己的事业留给了裴越这个他明知道不成器的,私有财产全部捐给了慈善机构用于救助z国的孤儿,最大的一处房产留给了妻子,简单明了的分配方式倒是与裴安之一向的风格很不符合。
  而媒体们再一次奇怪的焦点就变成了,为什么遗嘱中没有提及白秋这个一向为裴安之所宠溺的亲弟弟。最后,这个结果自然也就不了了之了。
  但其实裴安之不是没有留给白秋什么的,虽然遗嘱里没有提,但他早先给白秋准备的房产、车子、存入银行里的钱可都是写的白秋的名字,自然算不得他的遗产,而是白秋的私有财产。而且,他也托律师给了白秋一个钥匙,在那把钥匙能够打开的保险柜里,是一份签署着以白秋名义建立的信托基金。市价……就在此不提了。
  而现在,白冬也去世了,在他还不到六十岁的时候,他的死再一次证明了高智商人群无法长寿的论调。
  白秋伤心吗?当然。只不过,他们早在两年前就已经知道了这个事实。白冬,白秋,以及很多人,都知道白冬将要不久于人世,这两年的时间可以说是一个从上帝手里偷来的,那之后的每一天他们活的都很高兴。
  白冬的遗嘱自然也是早早就立好了的,也是和白秋商量之后的决定,把白氏原封不动的送给白二,至于白二怎么处理,那就不在他们的管理范围之内了。
  而至于白冬自己的私有财产,却是以白秋的名义捐给了慈善机构,毕竟白秋并不缺钱,甚至最近几年里他很热衷于这个事业,裴安之留给他的钱大部分都用来干了这个。白秋虽然不迷信,但他还是长笑着说这是在给裴安之积阴德,希望能够弥补他的尼桑造成的杀孽。
  在白冬的葬礼上,白秋再一次见到了一身黑衣的白言,他只有二十六岁,最年轻的黑手党教父。他让白秋想到了白冬和裴安之,白言就像是他们的融合体。
  白秋终于也体会了一把当年白冬说“我已经不再年轻”时的感觉。
  他比他的儿子大十八岁,也就是说,他今年已经四十五岁了。一个老男人,这个形容词真的是一点都不为过。
  但就是这样的一个老男人,竟然还会听到那个二十六岁的优秀男人对他说:“我想,现在是你需要我的时候了。”
  “我想,在白冬的葬礼上说这些并不合适。”白秋回答。
  “不,我觉得刚刚好。足以让他知道,我遵守了诺言。也可以让他放心,在他离开之后,你不会没有人照顾。”白言笑着说。
  “你们早就商量好的?”白秋突然觉得他的世界也许远比他想象的还要疯狂。
  “我更喜欢你称其为默契,秋。”白言笑着说。
  “你和白冬?”白秋回了白言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你可以给白冬一个机会,为什么我不可以?”白言依旧很执着。
  “更正,我是跟他相处了三年之后,才……”白秋觉得有些事情他必须澄清。
  “我也可以等你适应三年。”白言马上笑着回答,就像是一个小无赖那样。
  “如果你要这么算,你不妨再加上我和他过去冷战的那十几年。”白秋此时表现的像个大无赖。
  “等不起。”白言马上说。
  “那么你可以不等。”白秋也不知道自己这么说是否真心。
  “我是怕,你等不起。”白言的面色有些沉重。
  然后他们这才想起,这是白冬的葬礼,这足够说明一个十年到底可以改变什么的问题。
  于是,白秋长叹一声对白言说:“那么,还是三年吧。”
  白言和白秋因此相视一笑。这个三年并不是一个具体的数字,而是说明,白秋愿意给白言一个机会。
  而某则决定把故事在这里结束,并不是说白秋和白言的生活结束了,而是说明,某想让这文是he。
  从此,白言和白秋过上了幸福的生活,直到永远。